绝妙自杀

  这天下午,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小伙子来到一家酒店。他压低帽檐,走到一间包房门口,推门进去。
  此时,包房里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,他的脸胖胖的,戴着一副黑色宽边眼镜,穿着一身黑西装,显得文质彬彬的。见到小伙子后,中年男人微微一笑,示意小伙子在对面坐下。
  小伙子恳求道:“听说你是这个行业里的顶尖人物,从来没失过手。所以我想请你……帮我杀一个人。”
  男人听完,咧嘴一笑:“你找对人了。不过,你最好告诉我关于他的一切。”
  “好的。”小伙子清清喉咙,直视着男人问,“你可知道我是谁?”
  “不知道。”男人摇摇头,微笑着说,“一般情况下,我了解主顾的情况越少,主顾相对来说就越安全。”
  小伙子咬咬牙说:“谢谢你的提醒,不过,我的情况告诉你也无所谓,我叫埃姆斯基。”
  “埃姆斯基?”男人皱起眉头,若有所思,显然他对这个名字有印象。突然,男人的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:“你就是报纸上的那个大倒霉蛋埃姆斯基?本城首富皮科尔的小儿子?”
  小伙子咬牙切齿地说:“对。那个大倒霉蛋就是我!我的哥哥洛克篡改了父亲的遗嘱,抢夺了我的财产,使我一夜之间变成了一无所有的穷光蛋。不仅如此,他还抢走了我最心爱的女朋友,还四处向媒体散布我的谣言,让我被世人所耻笑!这,实在让我忍无可忍!”
  男人微笑着说:“哦,我明白了,你是让我干掉你哥哥?”
  不料,埃姆斯基一字一句地说:“不是的。我不是让你去杀我哥哥,而是请你来干掉我。”
  “哦?”男人一愣,眼睛里充满了好奇,“为什么?”
  “因为我的女朋友。自从哥哥谋夺了我的财产,她就变心投入了哥哥的怀抱。” 埃姆斯基的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,“你不知道,我是多么爱她,她简直就是我生命的全部,没有了她,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就等于行尸走肉。从她背叛我的那一刻起,我就失去了自己的灵魂。我现在万念俱灰,只想尽快离开这个世界。”
  “真是个可怜的人。”男人的眼光里流露出同情,“那你不想报复你哥哥他们了吗?你完全有理由去夺回属于你的东西啊!”
  埃姆斯基摇摇头说:“我是在我哥哥的压迫之下长大的,从小他就是我生命里的大山,我对他怎么也恨不起来,确切地说是我连恨他都不敢!更何况去报复他!”说完,埃姆斯基开始低声哭泣。
  过了一会儿,埃姆斯基擦干眼泪继续说:“还有,我确实和媒体描述的一样,我真的是个胆小、怯懦的窝囊废。我虽然想早点解脱,可是,连杀死自己的勇气都没有……所以……求求你,你一定要帮我!”
  “这样的生意,我还是第一次遇到……”男人狡黠地一笑,“不过很有意思,这桩生意我可以接。”
  埃姆斯基冲上前去,使劲握住男人的手,连声说着谢谢。
  男人想了想,又问:“不过,如果媒体报道属实的话,你目前应该是身无分文了。请我这样的职业人士干活,每次的出手费可是相当高的啊!请问你现在能付得起吗?还有,干完活之后,我怎样才能拿到报酬?”
  “我现在确实是身无分文,你看,我连一毛钱都没有了。” 埃姆斯基放开男人的手,翻开两边的裤子口袋,说,“但我绝对请得起你,并能保证你会拿到你应得的报酬。”
  “哦?”男人饶有兴趣地听着。
  埃姆斯基胸有成竹地说:“这些事我已经安排好了。我目前仍在家族的银行里上班,就是这个酒店门口右边的那家银行,走过去只要五分钟。我之所以还能在那里上班,是出于哥哥的‘恩典’。其实,他恨不得我立刻死去,他这样假仁假义,无非是想减少外界对他的非议。不过我现在只是个普通的小职员,在柜面接待顾客……”
  男人催促道:“你继续说,怎么付给我报酬?”
  埃姆斯基清了清嗓子,看看表:“银行马上就要上班了,一会儿我回去后,你就到银行的5号窗口前,我会在窗口后面等你。我将你的报酬装在袋子里交给你,然后,你就冲我的心脏开枪!”
  男人皱着眉头,似乎在思考。
  埃姆斯基盯着男人的眼睛,继续说道:“我都替你设想好了。现在是银行业务的高峰期,营业厅里的顾客很多,警卫绝对不敢冲你开枪,他们怕误伤顾客。还有,你开枪打死我之后,立即走出银行,隐没在街头的人群中。这里是繁华地段,行人众多,警卫也是不敢开枪的。整个过程大约只需要三十几秒,快速、安全,一笔不菲的收入就到手了。”
  见男人还在沉默,埃姆斯基继续劝说:“我这种自杀的要求虽然古怪,但我也是无可奈何。做银行小职员的那点薪水,连我喝酒都不够,我根本就没有一分钱的积蓄。这样做,一来我能够支付你足够的报酬,二来我也可以死得体面些——是被他人枪杀,而不是自杀。希望你能够理解我。”
  男人又沉默了一会儿,终于伸出拳头,砸在桌子上:“成交!”
  埃姆斯基露出会心的笑容:“我现在就回银行,去准备给你的钱,然后我坐到5号窗口后面等你。你五分钟后就可以动身,直接到5号窗口把事情办了就行。”
  男人点点头说:“OK!没问题。”
  “那就拜托你了!绝对要一枪毙命!给我来个痛快的,我可不想受罪!” 说完,埃姆斯基站起身,向男人握手,“那我先告辞了。预祝我们成功!”
  男人自信地说:“一定成功!”
  埃姆斯基走出酒店后,快步走向自己的汽车。他启动汽车,车子向城市的郊区驶去。他一边开车,一边掏出电话给他的下属下达命令:“艾米主管,你马上把我办公桌上的袋子交给5号窗口的营业员,并告诉他过会儿有个四十来岁、微胖、戴眼镜、穿黑西服的男人来取,让他什么也不要说,直接将袋子交给对方。”
  挂断电话,埃姆斯基又开始拨打第二个电话给他的女朋友:“亲爱的,我是洛克。事情办完了。可我还是觉得,我那个窝囊废弟弟根本就不会对我们造成任何威胁,我对他太了解了。不过,为了你高兴,为了你放心,我还是做了一些安排。十分钟后,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!”
  挂了电话,洛克打开汽车里的广播。他相信,他马上就会听到有关他的银行遭遇打劫和5号窗口的营业员遇害的报道。想着想着,他的嘴角浮现出得意的微笑。
  此刻,银行5号窗口后面坐着的,正是他的弟弟——埃姆斯基。
  (推荐者:辰宝)

(作者: 来源:《故事会》杂志)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