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星痣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故事会2009年

江湖风起云涌,除了侠义之心,万夫之勇,驰骋江湖的大侠更怀有一技傍身,然而他,一个身无绝技的剑客,是靠什么笑立于江湖的呢?
  
  1.倒霉的剑客
  
  说起剑客,那多神气,仗剑天涯,跃马江湖,惩恶扬善,叱咤风云,那是何等的威风,可说起羊羽子这个剑客来,那可倒霉透了,归结起来,这一切都是师父没遇好。
  羊羽子出生剑客世家,他的父亲是名剑客,可父亲却不准他摸剑,他想让羊羽子成为读书人,考取功名,做官封侯。羊羽子虽然不愿意,却无可奈何,他的父亲十分严厉,说如果羊羽子握笔的手敢去摸剑,就要给他剁了,然而事情却突然发生了改变: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傍晚,一辆马车从远方而来,赶马车的是一个浑身伤痕累累的人,而马车上,就躺着羊羽子的父亲,面容苍白,胸口上还有一个碗大的窟窿,证明他已死去多时。那个赶马车的人告诉羊羽子,说自己是他父亲的结拜兄弟,他的父亲是被一个凶悍的剑客杀死的,那个剑客无恶不作,他们本来是想去教训那家伙一下的,结果成了这样。
  羊羽子悲恸万分,他安葬了父亲,同时决定要当一名剑客,报杀父之仇。羊羽子的这个决定,得到了父亲那位结拜兄弟的竭力赞赏,那人表示愿意将自己的剑术尽数传授给他,于是,他就成了羊羽子的师父。
  终于等到师父的伤口痊愈,羊羽子变卖了家产,揣着银两跟随师父开始了他的剑客生涯。在跟随师父的日子里,羊羽子渐渐发现师父并非像自己想像的那么勇敢和威猛,有一次,几个恶霸欺负一个弱女子,他以为师父会拔剑而起,令人悲哀的是,师父竟然低垂着脑袋、顺着墙根溜走了,羊羽子质问他为什么如此怯懦,师父竟然说“小不忍则乱大谋”,他们有大事要做,不能因小失大。
  更让羊羽子难以忍受的是,师父还老是干一些只有卑鄙小人才做得出来的事,他时常杀掉一些可杀可不杀的官爷和差役,而且大都是打埋伏,从背后偷袭,而不是像羊羽子心目中的那些剑客一样堂堂正正,杀掉人家之后,他还要拿剑在人家的胸口一阵乱戳。每当这时,羊羽子都会感到忍无可忍:“你杀都杀了,为啥还要那样作践人家呢?”
  “嘿嘿,我是在嫁祸于人!”师父笑笑说,“这样一来,官府的人就不知道是我们千的,而误以为是另外一个倒霉蛋。”
  “谁?”
  “你的杀父仇人。”
  羊羽子不太相信师父的话,以为师父在为自己的小人行径寻找理由。我怎么遇着个这么卑鄙的师父呢?羊羽子很想离开师父,可是身上除了一把锈蚀的破剑,真是一文不名了,没办法,羊羽子只得继续跟随师父,混迹江湖。
  就在不久前,师父偶感风寒,一病不起,因为没钱买药,只有眼巴巴看着师父等死。临终之际,师父叫来了羊羽子,要他答应自己一件事,说着伸手入怀,竟然摸出了一只银子做的狮子,羊羽子顿时诧异万分:“师父,你哪里来的银子呢?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,也好给你抓药啊!”
  “这可是我的宝贝,晓得么?师父原来在江湖上人称‘银狮子’,那可是名扬天下啊!”师父把那只小银狮塞到羊羽子手里,拼着最后的气力说道,“这东西留给你,是要你去干一件大事,你赶紧去土镇,找一个叫木耳的j人,把这小银狮给他,他会给你一件宝贝……”
  师父说完了这些,就咽气了,羊羽子没钱,只能草草安葬了师父,怀着为父报仇的雄心壮志,上路了。
  这一路上,羊羽子衣衫褴褛,蓬头垢面,要不是腰间的那把剑,谁都会当他是乞丐。羊羽子摸摸口袋,口袋里放的就是那只银子做的狮子,这银狮子虽然小,兑换几只烧鸡、几壶好酒是肯定没问题的,但羊羽子不敢,师父临终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,这只小银狮是和那个叫木耳的人见面的凭证,木耳,他是谁呢?
  
  2.七星痣
  
  一路上,羊羽子都在想象那个叫木耳的人是个什么样子,想象他有多大的能耐,等见到了简直失望极了:木耳是个修脚师,兼营取痣,驼背,瘪嘴,还瞎了只眼睛。江湖上有句老话,叫海水不可斗量,人不可貌相,所以,羊羽子没敢小看这个驼背的修脚师,他恭恭敬敬地拿出小银狮,说了自己的名字,请修脚师把师父所说的“宝贝”交给他。修脚师得知羊羽子的师父已死,神情凄然,发呆许久,这才把羊羽子请进里屋,让他坐在一个结实的凳子上,并要他脱去衣裳。
  羊羽子十分诧异:“脱衣裳?为什么要脱衣裳?”
  修脚师也不回答,示意他脱干净,快点。羊羽子没办法,只得脱干净衣裳,规规矩矩地坐在凳子上。羊羽子估计这可能是一个神秘的交接仪式,正这么想着,那个修脚师却突然拿出一圈绳子,要把他捆绑住,羊羽子惊叫一声,挣开绳子,“噌”地一下蹦得老高,惊愕地嚷着:“你要干什么?为什么要把我绑起来?”
  修脚师也不说话,平静地看着他,’手里拿着绳子,等待他重新回到椅子上。过了一会儿,见羊羽子没有回到椅子上的意思,修脚师摸出那只银狮子,拍在桌子上,意思很明显,如果羊羽子不愿意的话,可以拿回自己的东西立马走人。羊羽子想了想,看看修脚师似乎并无恶意,便回到了椅子上,任由他将自己紧紧地捆绑住。
  修脚师拿来了一把小刀,还有几个瓶瓶罐罐。他先用温水洗干净羊羽子的胸膛,然后拿了刀子在上头比比划划。羊羽子吓坏了,他颤抖着声音问:“你要把我怎么样?”
  “你好像并没有你师父说的那样胆子大。”修脚师掂掂那明晃晃的刀子,在羊羽子的胸口动起手来,但他并没有剖开胸膛,只是在上面戳来戳去,但他并不是乱戳,而是很有章法,很小心,很谨慎,仿佛在绣制一副精美的图画,他一边精心制作着,一边和羊羽子聊着:“我原来也是个剑客,真正的剑客,靠杀人吃饭,在江湖上很有点名头,大家都叫我铁猴子,只可惜我不自量力,去杀一个恶魔,就是那个七星狼,结果被他打断了脊梁,打瞎了眼睛,还敲掉了满嘴牙齿。这事情被我的两个师兄晓得了,他们去找那个恶魔报仇,结果他们两个一个被杀,一个侥幸脱逃。而我呢,从此就成了个修脚师,也帮人去痘,只是没人知道我还学会了另外一个本事——种痣!”
  羊羽子觉得奇怪:“种痣?什么种痣?”
  “七星狼杀人之后都会留下一个记号,你知道是什么吗?”没等羊羽子回答,修脚师就讲了起来,他说那个记号是七个小窟窿眼,像北斗七星一样排列。
  听修脚师这么一说,羊羽子突然想起师父来,师父每次杀人之后,就爱拿剑在死人胸口上戳来戳去,为此,羊羽子还十分鄙视他,想不到师父有这样一番用意。
  “你想起你师父了?你师父可是个好人呐!”修脚师笑笑,自言自语似的说道,“你一定很纳闷你师父为啥爱逮官爷和差役杀,其实那些家伙都有过贪赃枉法、鱼肉百姓的案底,杀死他们一点都不冤枉。他这么做也都是为了你啊,小伙子。”
  羊羽子正想问个究竟,修脚师又发问了:“你想不想知道那个恶魔是个什么样子?”没等羊羽子回答,修脚师就讲了起来:七星狼剑法高超,心狠手辣,更有个可怕的嗜好,就是吃人心脏,而且他身上还有个特别醒目的记号——
  修脚师说到这里,不再言语,开始给羊羽子擦拭胸口,给他松绑。羊羽子低下头一看胸口,顿时吓了一跳:一排黑痣,七颗,大如绿豆,呈北斗七星状排列,醒目异常!
  修脚师得意洋洋地欣赏着自己的杰作,说:“你仔细瞧瞧,摸摸,看看是不是跟自己长的一样?”
  羊羽子只觉得浑身难受极了。像是爬上了恶心的蚂蟥:“你为什么给我弄上这些痣?”
  “这就是你师父要你取的东西啊!”修脚师说,“要晓得为了给你种下这玩意儿,我可没少花工夫!”
  什么?师父叫自己长途跋涉到土镇来,竟然是叫人在胸口给自己种下这么些恶心的黑痣啊!
  “你胸口的黑痣有个好听的名字,叫七星痣。”修脚师说,“七星狼之所以叫七星狼,就是因为他的胸口也长着七星痣,跟你现在长上去的这些一模一样。”
  一听这话,再一看修脚师的神色,羊羽子意识到事情开始变得复杂起来,而自己似乎正在陷入一个谋虑深远的计划……
  “这是一个深谋远虑的计划。”修脚师轻轻叹息一声,说,“你的父亲江湖人称金刚龙,你师父人称银狮子,而我呢,我已经告诉你了,我叫铁猴子。我们三个是结拜兄弟,为了这个计划,我和你师父筹谋了好多年,现在剩下的都是你的事了。”羊羽子先是一阵慌张,很快镇静下来,他点点头,决定担当起这个责任来,圆满地完成这个深谋远虑的计划……
  
  3.走出土镇
  
  经过修脚师几天时间的努力,当羊羽子走出土镇的时候,已经成了七星狼。为了让他更像七星狼,修脚师让羊羽子丢了他原来那把锈蚀的破剑,给了他一笔银子,叫他去镇上刀剑铺子买了把镶金嵌银的宝剑。
  这样真的就是七星狼吗?羊羽子心头没底,他决定冒险去试一试,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如修脚师所说,有那般灿烂风光。
  羊羽子找到一家黑店,吆喝好酒好菜端来,旁若无人地享受起来,吃饱喝足,他拍拍桌子,叫老板过来。老板早已看出来者不善,看样子是来寻衅闹事的,他暗暗向手下使了眼色,一帮家伙已经亮出了亮晃晃的刀子。
  老板慢吞吞地走了过来:“算账啊?五十两银子!”
  “五十两银子就打发我啦?以为老子是乞丐啊!”羊羽子冷笑一声,扯开衣衫,亮出胸膛,老板和他的手下一见羊羽子胸口上的七星痣,顿时有如雷击,齐刷刷地跪了下来,直呼“七爷饶命”,紧接着,黑店老板哆哆嗦嗦地奉上一笔丰厚的银两,战战兢兢将羊羽子送上大路,这才抹了把汗水,为捡回一条性命庆幸不已。
  这一下,羊羽子再也不敢小看修脚师了,他遵照修脚师的指示,准备前往一个叫花荄的地方,在哪里等待一段艳遇,并且开始一个惊天动地的壮举。羊羽子沿途用那些银子做了不少好事,他还用胸口的七星痣吓退了几帮为非作歹的土匪,他第一次感觉自己像个真正的剑客,像个英雄,他找到了顶天立地的感觉。
  浮想联翩之际,花荄的地界就到了。花荄是个小镇,一面靠河,一面靠山。羊羽子扛着长剑,来到花荄,选了一家最好的客栈住了下来,饿了,就去酒店大吃大喝,吃喝到兴头上,干脆袒胸露乳,显得豪气万丈;闲了,就敞开胸怀,旁若无人地在大街小巷溜达,一时间花荄到处传扬,说这里入住了一位可怕的剑客,他的名字叫七星狼,于是那些平日里欺男霸女的地痞流氓们都藏匿了起来,耍枪弄棒、不可一世的所谓剑客侠士,也都销声匿迹了。
  这天,羊羽子刚刚来到大街上,正准备去酒店吃喝,突然,一辆马车直奔他而来,在他面前停下。羊羽子怀抱宝剑,看着马车帘子,这样的目光很容易让帘子后面的人以为他已经看透了里面的情形,这是剑客的目光,深沉,尖利。
  可马车帘子后面传来的声音却是十分的娇美,如同莺啼:“花荄城西十五里,树德山庄有请侠客,酬谢百两黄金……”话音一落,马车走了。艳遇果然来了,羊羽子立马动身前往树德山庄。树德山庄很大,里头亭台楼阁,小桥流水,古木葱郁,显得清幽静雅。一位衣着艳丽的美貌女人早在厅堂恭候,见了羊羽子,款款一礼。
  羊羽子虎生生地说:“请我何事赶紧说来,别耽搁我杀人!”
  “请大侠来,就是为了杀人的事。”那女人轻声说,“不过还请大侠耐下性子,暂且住下,等待杀人时机。”
  于是那女人叫来下人,要他们每日好酒好菜款待,不得怠慢。这么多年来,羊羽子还从来没有享受到过这样的款待,酒是美酒,菜是好莱,管够不说,每餐还变换着花样。有时候那女人还亲自来陪酒,东拉西扯地说着闲话。这一天羊羽子喝得兴高采烈,他乘着酒兴,猛地扯了自己的衣裳,袒露胸膛,向那女人夸耀着自己的“丰功伟绩”,杀了多少人,吃了多少心。那女人听得眉飞色舞,轻轻抚摸着他胸口的黑痣,夸赞羊羽子是了不起的大英雄……
  过了一段时间,有一天,那女人突然唤人来请叫羊羽子,羊羽子提了剑便去,到了后院,只见那女人正和一个男人呆在一起,一边喝酒,一边下棋,很有闲情逸致。
  那女人指着羊羽子,向那男人介绍说:“这就是我找来的剑客。”她又向羊羽子介绍那男人,“他是我夫君,树德山庄庄主。”
  男人点点头,看看羊羽子,问:“听说你胸前有北斗七星痣?”
  羊羽子扯开衣裳,亮出胸膛。
  “哦,这么说,你就是那大名鼎鼎、江湖上人称七星狼的杀手啰?”那个男人凑到羊羽子跟前,仔细看着他胸口上的七星痣,越看越兴奋,就像发现了藏宝图。羊羽子傲慢地说道:“你们想要我干啥?痛快点,我没时间在这里磨蹭,我的时间宝贵得很,耽搁我一个时辰,我就少杀一个人,就少赚百两黄金!”
  “百两黄金算什么?”那女人走到羊羽子跟前,给他抛了个媚眼,“我可有黄金万两呢,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拿!”
  羊羽子仰天大笑:“好啊,我早就盼望着这一天了!”
  
  4.阴谋
  
  这天晚上,窗外的雨浙沥沥地下着,乍暖还寒的时候,正适宜睡觉,但是羊羽子却彻夜难眠。他隐约感觉到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阴谋之中,而这个阴谋,要比修脚师的盘算高上一百,,倍。这是一个啥样的阴谋呢?
  羊羽子越想越觉得自己不应该坐以待毙,他偷偷起来,持剑出房,循着更声,蹑手蹑脚地劫持了那个更夫,更夫先是不肯说,后来面对着亮晃晃的宝剑,不得不吐露了实情:“我家夫人是要杀你……”
  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  更夫说,有一天深夜,他在巡夜时听到夫人正在和庄主密议。
  羊羽子放了更夫,第二天一大早,他去见了那女人,女人很坦然地承认,确实想谋害羊羽子,不过,她现在改变了计划,已经将羊羽子列入了她的合伙人。
  羊羽子大惑不解:“合伙人?”
  “昨天我问了你,你说你很期待,这才使我改变了计划。”那女人说,“实话告诉你,这个谋划天衣无缝,如果做成了,我再加十倍酬金,千两黄金如何?”
  羊羽子一听大喜。
  “不过你首先要跟我坦白,你究竟是谁?”那女人盯着羊羽子,那神态像是已经瞧出了端倪。
  羊羽子一笑:“你既然这么问,肯定已经知道了答案。实话告诉你,我么,不过是个借着七星狼的名号四处混饭吃的骗子。”
  那女人点点头,并不觉得诧异,她也要告诉羊羽子一些她的事,她说,树德山庄的得名,并不是因为这里有很多郁郁葱葱的树,而是它的主人名叫步树德。步树德为人豪爽侠义,乐善好施,很得乡邻敬重。步树德有一贤妻,膝下有一女儿,生得貌美如花,一家人和和睦睦,日子过得甜美如蜜,但是就在十年前,一个江洋大盗闯入庄园,杀了步树德夫妇,见步树德的女儿貌美,收了杀机,动了邪念,霸占为妻。
  女人说到这里,泪水涟涟,如同梨花带雨:“步树德是我父亲。”
  羊羽子吃了一惊,指着外面,小声问道:“他就是那个江洋大盗?”
  女人抹着眼泪说:“他何止只是一个江洋大盗那么简单!他杀人无数,而且还有一个令人发指的吃人心的嗜好……他,才是真正的七星狼!”羊羽子倒吸了一口凉气,面色苍白,尽管他到花荄来,为的就是实现师父和修脚师那个深谋远虑的计划——除掉七星狼,以报杀父之仇,但一旦知道七星狼就在面前,羊羽子禁不住惊骇得浑身颤抖。
  女人告诉羊羽子,哪个剑客杀死了刀客,哪个刀客灭了剑客,这些发生在江湖上的事,一般来说,朝廷是不大过问的。这个七星狼也很懂得混江湖的门道,那就是别去招惹官府,官府上头牵连朝廷,朝廷是惹不起的,要晓得天子一怒,是要血流成河的,所以,七星狼从来不会动官府的人,可就在十多年前,不停地有官员和差役死在“七星狼”的手下,之所以认定那是七星狼干的,是因为那些死人的胸口,被剑戳了一些窟窿眼,这些窟窿眼呈北斗七星之状,事实很清楚,有人在冒七星狼的名义杀人,为的是惊动朝廷。果然如此,因为不停地有官员被杀,于是逐级上报,最后惊动了皇帝。皇帝一听,龙颜大怒,就在半年前降下旨意,命刑部的四大金牌捕头合力追捕杀人凶犯。荆部为了尽快完成皇帝的旨意,许下五千两黄金的赏金……七星狼听说这个消息后,吓得不行,他非常清楚,刑部的金牌捕头出马,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也是枉然,更何况还有五千两黄金的赏金,这不知道要激发起江湖上多少赏金猎人的兴趣。就在七星狼准备仓皇出逃的时候,女人叫住了他,说不必如此惊惶,她有一个办法不但可以使他逃离劫难,还可以得到五千两黄金……
  “我晓得了。”羊羽子拍拍胸口,说,“你找我,是因为我胸口有北斗七星痣。你把我骗进庄园,是想杀了我,把我的尸体送到四大金牌捕头手里,捕头一看我胸前的北斗七星痣,肯定会确认我就是七星狼。这样,真正的七星狼逃脱了不说。你们还得了五千两黄金的赏金!”女人点点头。
  羊羽子咬牙切齿地冷笑道:“这确实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好谋划。”
  女人含泪说道:“我对七星狼这么说,只是为了稳住他,让他别逃,因为逃了更麻烦。其实,我怎么会以一个无辜者的性命,去拯救灭门仇敌呢?十年了,我一直在寻找一个报仇雪恨的机会,现在,机会终于来了。”
  女人悄声说了她的计划,这个计划实在太周全了,羊羽子听后,大喜过望。
  
  5.阳谋
  
  羊羽子被软禁了起来,每日里还是好吃好喝地送来,那些下人也还是一如既往地周全地照顾他,羊羽子也做出一副认栽的样子,默默无语地吃饭,默默无语地睡觉。七星狼有些迫不及待了,每天要过来看他两三次,那眼神,痴痴迷迷的,好像不是在看一个人,而是在看一坨巨大的闪耀着熠熠光辉的黄金……
  有消息传来,刑部的四大金牌捕头已经到了花荄。据悉,他们之所以到花荄,是因为听说“七星狼”在花荄耀武扬威地出现过,正住在树德山庄……不等明日天亮,那些捕快肯定就会带领官兵,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。
  这天晚上,女人安排了一顿“最后的晚餐”。席上,羊羽子表现得慷慨豪迈,他举起杯子,说:“这天底下很多剑客都以死在七星狼的剑下为幸事,既然如此,我还有什么好后悔呢?”羊羽子说完,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“说得好!”七星狼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赞叹说,“看不出来你真乃大丈夫也,死到临头,居然还这般无惧无畏,如果在剑术上好好练练,肯定会是一个了不起的剑客!”
  羊羽子斜视了女人一眼,问:“这药咋不起劲啊?”这一句话把七星狼吓得够呛,可是晚了,他一个筋斗栽倒在地上,七窍流血。真不愧是杀人恶魔,七星狼一个筋斗翻起来,举起剑就向女人刺去,女人躲了,他又刺向羊羽子,羊羽子挥剑抵挡,这还是羊羽子第一次跟人斗剑。这个七星狼虽然中毒,可仍然招法凌厉,每一出剑都直逼羊羽子的命门。幸亏羊羽子当初跟师父学的时候,还算下了功夫,有了点儿真本事,这抵挡起来尽管吃力,却还能勉强撑住。
  但是毒药攻心,七星狼渐渐地支撑不住了,出剑也越来越慢,最后被羊羽子瞧见一个破绽,一剑刺进了七星狼的后背。
  看着倒在血泊中的七星狼,羊羽子气喘吁吁,他来不及擦去剑上的血迹,将剑紧握胸前,似乎还要去面对更可怕的恶战,这时,女人捧了一杯水来,温柔体贴地送到羊羽子嘴边:“你杀死他了,来,喝口水,歇歇。”
  羊羽子后退一步,朝那女人瞟了一眼,说:“你不是步树德的女儿,你和七星狼是一伙的,对不对?”
  女人惊愕地看着羊羽子,许久,终于点了头。
  “你是七星狼的相好,你还替他窝赃!”羊羽子说,“你很清楚,如果七星狼被四大捕头抓住,你也逃脱不了干系。”
  女人默认了。
  羊羽子指着女人手里的水杯,大喝一声:“你这水里有毒!”
  女人一惊,水杯“啪”地掉在地上,摔成了碎片。
  “你虽然跟随七星狼多年,但是你一直讨厌他吃人心,为他的残忍感到恐惧,所以,为了独吞赃物,为了逃脱干系,为了永远摆脱他,你才想出了这样好的谋算!”羊羽子上前踹了七星狼一脚,说,“他是注定要死的,而我呢,在你的计划里头,也是注定要死的,因为你不想看到还有个‘七星狼’活着,那会让刑部的人起疑心,万一把我逮住了,我必然会交代出你的这些阴谋,所以,你想毒死我!”
  女人不得不承认,这的确是她的计划,但是现在已经被羊羽子看穿了。
  “我这里也有个计划,我的这个计划现在看来,要比你高出一筹。”羊羽子告诉那个女人,这个计划,是他的两个师叔谋划出来的,简直是万无一失。很多年前,有个叫铁猴子的人想要除掉吃人心的恶魔七星狼,但是没想到自己不是七星狼的对手,差点死在七星狼手里。他的两个师兄金刚龙和银狮子决定为他报仇,一起找到七星狼,谁知道也不是七星狼的对手,金刚龙被挖心,银狮子侥幸逃脱。后来银狮子找到师兄金刚龙那个做梦都想成为剑客的儿子,开始了一个深谋远虑的计划,这个计划的第一步,就是四处宰杀那些贪赃枉法的官员和差役,然后伪造七星狼的杀人证据,嫁祸七星狼,让他成为朝廷之敌,因为只有刑部的四大金刚捕头,才是他的克星;第二步就是在金刚龙那个儿子的胸口,种下七星痣——
  女人惊愕地看着羊羽子:“你就是……”
  “接下来发生的这一切,都在我的两位师叔的计划中,没出半点差错。”羊羽子微微一笑,告诉女人,他清楚女人跟随七星狼那些年,是怎么助纣为虐的,照理说,他本来是该一剑宰了她的,但是他不想这么干,因为这不是计划的一部分,他的计划主要是除掉七星狼,同时拿走他藏匿在这里的那些不义之财。
  那些金银珠宝是女人的命,她哪里舍得让羊羽子拿走?她叫了起来:“你拿走了,我怎么办?”
  “你最好给我,否则的话我可能会杀掉你,然后把你和七星狼一起交给刑部的捕头。”羊羽子扬扬手上的利剑,轻描淡写地告诉女人,如果照他说的那样做的话,对双方都有好处,他会带着七星狼藏匿在这里的金银珠宝远走高飞,而女人呢,则可以留下等候四大捕头的到来,用七星狼的尸体,换回刑部许下的五千两黄金的赏金。
  女人没有其他的选择,只好乖乖地交出七星狼藏匿在这里的金银珠宝,金银珠宝实在太多,女人搬了一趟又一趟,累得气喘吁吁。
  黎明时分,羊羽子赶着满载金银珠宝的马车,冲出庄园。外面真是广阔的自由的天地啊!羊羽子一边纵马驰骋,一边想着他的计划。他要回到土镇,第一件事情是去掉胸口的七星痣,第二件事是买一片地,再购置两头耕牛,第三件事就是跟修脚师学习修脚。从此丢弃剑客梦想,远离江湖,做一个勤劳的人,做一个幸福的人,耕地种菜,喂马劈柴,关心粮食和蔬菜……
  在丢掉那把虚张声势的剑的时候,羊羽子猛然想起,还得丢掉一样东西,他从怀里摸出来一块皮肉——这是刚才离开的时候,偷偷从七星狼胸口割下的,看着那呈北斗七星排列的黑痣,羊羽子感到一阵恶心,刚丢出去,就被一只乌鸦叼走了。
  此刻,想必刑部的四大捕头已经赶到树德山庄了,他们正在“啪啪”地敲门,可老半天都没人开。女人呢?女人正对着面前的七星狼的尸体,哭丧一般地嚎叫着——尸体胸前的一块皮肉没了。
  羊羽子放声大笑起来……
(作者:安昌河)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