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庭影院

近来,网上出现了几个新颖的名词——“月光族”、“啃老族”、“房奴族”。这些名词和年轻人有着密切的关联,强子和小丽就是这样的一对夫妻。婚前,夫妻俩收入平平,靠着强子父母拿出的大半辈子积蓄,两人付了婚房的首付,迅速从“无房族”转型成为一对“啃老族”;婚后,两口子每月还房贷,再加上生活费、人情来往费,迅速从“房奴族”变相成为一对“月光族”。
  夫妻俩结婚三年多,小日子虽不宽裕,却也是恩恩爱爱、甜甜蜜蜜。强子这人什么都好,就是爱面子,好吹牛,小丽说过他好多次,却总是“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”。
  这天强子下班刚回家,小丽就笑容满面地迎上来,说是她爸妈要来城里小住段日子。
  强子一听连声说好,小丽家是乡下的,紧挨着山边儿,交通很不方便,岳父母还是三年前小两口办喜酒时来过城里。
  吃完饭,强子张罗着准备新床单新被子,小丽笑道:“着什么急啊?爸妈下周才过来呢。”
  ,
  强子这才笑笑,坐下看电视,刚看了几分钟,强子突然“啊”了一声,站了起来,神色立刻大变。
  小丽吓了一跳,忙问怎么了,强子涨红了脸,指着21寸电视机说道:“糟了,上次我跟你爸妈说的,咱家买了50寸的液晶大彩电、全套立体声音响、高级真皮沙发,全套的家庭影院,比电影院看电影还舒服!”
  “你啊,”小丽又气又急,“老毛病又犯了,吹吧,吹破大天!”
  强子挠挠头,讪讪地说道:“你爸妈问我家庭影院是什么,我就随口说咱家也有一套。我看,你爸妈八成不记得了吧?”
  小丽沉着脸,说道:“不吹牛你不舒服吧?我爸妈心眼儿实,脾气直,看你这次怎么办!”
  强子第二天就往小丽娘家打了个电话,明里是问老人家什么时候过来,怎么接站,暗里是想探探口风说说“家庭影院”的事儿,结果没等强子开口,岳父倒是提起了,说是这次进城一定要好好体验体验自个儿家的“影院”,说完“呵呵”地笑了。
  强子当场就僵住了,胡乱应付了几句就挂了电话。。
  强子这一整天都心乱如麻,他和小丽还完房贷就是标准的“月光族”,结婚几年几乎没什么积蓄,夫妻俩除了工资卡,就开了个零存整取的折,也就区区两万块,那可是为将来的小宝贝准备的“宝宝基金”,是雷打不动的。
  强子吹嘘的那套“家庭影院”挺贵的,上哪儿找钱去?强子几乎想破了头也没个主意。
  很快又到了下班时间,强子没有回家,鬼使神差地就走到市中心的几家大型家电卖场前。
  卖场门口热闹非凡,‘耳边充斥着售货员热情的推销声,眼前各式各样的产品海报铺天盖地,每台电视机看起来都是那么诱人,那么完美,让人久久挪不开脚步。
  看了好一会儿,强子才恋恋不舍地打算回家,就在这时候,突然传来一个甜美的声音,那是大喇叭里的商场播音员在播音,大意是商场为了答谢新老顾客,特推出十五天无条件退货活动……
  “十五天无条件退货?”强子猛地一个激灵,有了!他扭头就往家走,一边走一边盘算:岳父岳母也住不了几天,等他们一回去,货一退,钱不就回来了?强子越想越得意,不禁哼起了小曲:“甜蜜蜜,你笑得甜蜜蜜……”
  强子这人有时候办事效率还挺高的,他先是再次打电话确认了岳父母过来的时间,然后马不停蹄地就忙开了,事情办得很顺利,家庭影院在岳父岳母来的前一天就送货上门了。小丽虽然觉得不妥,却知道强子极好面子,也只能随他去了。
  第二天,岳父岳母就大包小包地进城了。
  这一年多没见面,小丽和父母极为亲热,强子也乐呵呵的,殷勤地忙前跑后。
  老两口对小夫妻的生活细细考察了一番:配套完善的社区,整洁有序的小家,快捷便利的电梯,这一切都让他们十分满意,当然了,还有那套全新的“家庭影院”。
  岳父倚靠在厚厚的真皮沙发上,端着茶壶,随着音响里的曲调自得其乐地哼唱着“现代京剧”,脸上的褶皱里都透着笑意,这个时候连小丽都觉得强子这招真值,强子就更得意了,暗地里向小丽吹嘘自己多么精明机变,还说是提前消费、美国潮流。
  时间很快过去了,老两口一晃在城里待了十多天,这会儿不仅仅是岳父,连岳母也爱上那“家庭影院”了。可这当日,强子开始暗暗着急了:原本岳父母说了只在城里待一周的,这十多天都过去了,却丝毫没有打道回府的意思,可家庭影院的退货期限却是十五天哪,这不是要他的命吗?
  强子急得直跳脚,却无计可施,只好温言软语地央求小丽,让她委婉地在岳父母面前“提醒提醒”,谁知小丽却一改平日的温柔,态度极为坚决,绝不为强子收拾烂摊子。
  强子也知道她是心疼父母,开不了口。
  就在强子火烧眉毛的时候,小丽的老家来电话了,说是小狗子一就是老两口一手带大的孙子得病了,病倒不严重,就是普通的伤风感冒。可十多天不见,小狗子想爷爷奶奶想得厉害。岳父母一听那还得了?赶紧收拾东西,第二天就回去了。
  强子这会儿是长长地舒了口气儿,想不到这个只见过两次面的侄子还真是心心相通,病得真是时候,毫不费力地就把姑父从水深火热中解放了。
  上午送走岳父岳母,下午强子就张罗着退货了。
  好险,十五天的期限就剩最后一天了!
  就在强子感到万般侥幸的时候却出了岔子:电视和沙发退得倒是很顺利,音响却被检查出了问题:箱顶上有个淡淡的杯印,怎么也擦不掉,不能退货。
  强子心里“咯噔”了一下,隐隐约约记起:那一天给岳父泡茶,顺手把茶壶搁在音箱顶上,没想到这一搁就是四千多啊!
  强子连连叫苦,又鞠躬又作揖的,使出浑身解数,好话说了一箩筐,嘴皮子都快磨烂了,商场经理才勉强答应在不退货款的前提下,让他把音响留在店里低价“寄卖”一个星期。
  强子这才筋疲力尽地回了家,他怕小丽埋怨,只得说商场电脑出了问题,货退了,钱得过几天再去拿。
  过后这几天强子心里火燎火烤的,又不敢在小丽面前表现出来,可这事儿又只能怪自个儿,当初那么一“随口”,这段日子可真是备受煎熬。他在心里暗暗祈祷,老天保佑,那留着茶杯印儿的音响快点卖出去,损失才能降到最低。好在强子的运气不错,没几天商场来电话了,说是音响七折卖掉了。强子赶紧去把剩余的货款取了回来,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,虽说损失了一千多块也心疼,但总算是丢卒保帅了,亏空的钱嘛,自己还有点小私房,多多少少也能填补上,不用怕跟小丽交代不了。幸哉,幸哉!强子的心情又渐渐好了起来,不由得哼起了小曲“甜蜜蜜”,走进附近的超市,买了几个好菜,想了想,又买了瓶红酒。
  这二十来天把人折腾得够呛,总算过去了,云开日出了,得好好庆祝庆祝。
  回到家时,小丽也刚到家,知道货款都退了,也挺高兴,小两口拾掇了一下就打算开饭了。
  强子洗了两个玻璃杯倒上红酒,正要对小丽说几句贴心话,电话响了,强子顺手拿起了电话:“爸啊,您好您好!”原来是岳父,“我们挺好的,小狗子没事儿了吧?”
  “全好了!”电话那头传来了岳父欢快的声音,“小狗子听说咱家的影院那么好,非闹着来看不可,这不,就快署假了,我们打算带他来玩几天,还方便吧?。”
  强子一下子觉得舌头打了结,啥也说不出来了,耳朵边响的只是岳父乐呵畸的声音,“对了,你哥嫂也想一块儿过来长长眼,他们待不久,隔天就走,我琢磨着在客厅打个地铺啥的也够住了吧……”
  强子手一抖,一杯红酒全砸在地上……
(作者:杨沁仪)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