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秀英的“生意”

第一笔生意
  
  俗话说:“马无夜草不肥,人无外财不富。”在织布厂打工的杨秀英,一门心思要找机会发外财。机会还真来了!
  这天,杨秀英抱着三个月大的儿子上街,正巧遇到一个老乡,对方看到她后眼睛一亮,问她想不想赚点外快。杨秀英说:“当然想,我正愁钱不够花呢。”
  老乡便说:“我有个朋友,老婆刚出车祸死了,撇下两个月大的孩子。他想找人帮忙把孩子送回福州老家,因为路途遥远,就想找一个哺乳期的女人,可以一路给孩子喂奶。”见杨秀英有些犹豫,老乡又说,“事情很简单,到了有人接站,你把孩子交给对方就好了。而且,人家答应出一千块钱呢,你愿不愿意辛苦一趟?”
  杨秀英一听有点心动,沉吟道:“行倒是行,可我还要喂我自己的孩子啊……这样吧,一千五我就干。”老乡龇牙笑了:“你还真会讨价还价,好吧,就一千五。”
  第二天晚上,杨秀英抱着老乡送来的孩子,上了去福州的火车。第三天的早晨,顺利到站后,孩子的爷爷来车站接走了孩子,一千五百块钱就这样轻轻松松到手了。杨秀英很兴奋,这可比她一个月的工资还要多,又比做工轻松百倍啊。只可惜,这种活儿可遇不可求。
  想不到的是,刚过了两天,那个老乡又来找杨秀英,说:“还是跟上次一样的活儿,你干不干?”杨秀英先是一喜,而后一惊,心里就怀疑开了,她不笨,知道这种事绝对不会经常发生,便狐疑地问:“怎么可能呢?你们……不会是人贩子吧?”
  老乡高深莫测地一笑,不承认也不否认,只是说:“我也不清楚,我只是中间人。你呀,只管赚钱,其他事情不要多问。一句话,你干不干?要不,我就去找别人了。”
  杨秀英明白了,看来还真是人贩子,上次那孩子并不是回老家,而是被贩卖到了福州,怪不得当时自己感觉那“爷爷”的神情怪怪的。想到这里,她不禁有些后怕:“不会有什么事吧?”老乡轻松地说:“能有什么事?孩子又不是偷的抢的,是从他父母手里买来的,没人会追究。再说,你不过是被人托了送孩子的,什么都不知道,就是出事了,也跟你没有关系啊。”
  杨秀英觉着这话有些道理,心里就轻松了一些,又想到那厚厚的一千五百块钱,心就痒痒的。老乡立马看出她的心思,趁热打铁道:“这事儿一点危险都没有,小孩子又不会说话,有奶便是娘,路上要是有人问起,你就一口认定是自己的孩子,谁会怀疑啊?”
  杨秀英回忆起上次送孩子的过程,一路上,不但没人怀疑自己,反而倍受照顾,走到哪里都有人给让座,那孩子认生啼哭的话,只要喂他喝奶就安安静静的了,谁都不会注意到自己。想到这里,杨秀英在心里对自己说:你不是想发财吗?有钱不赚,你不是傻吗?于是,她就下了决心,说:“行,我干!”
  
  生意兴隆
  
  万事开头难,但只要有了一,就会有二,接下来三、四也就都来了。刚开始,杨秀英还有些内疚,尤其是看见三四个月大的婴儿,总觉得像自己的孩子一样。她就这样为自己开脱:反正自己不送,也会有别人送,那些孩子还是摆脱不了厄运。渐渐地,杨秀英就麻木了,她是越做越顺手,越做越大胆,后来,干脆把工厂的工作辞掉,搞职业化了。
  这“行当”,并不是天天有活儿,有时候一两个月没生意,有时候可能要连轴转,一趟接着一趟,整月都不着家,即便回家,也是来去匆匆,顾不得跟儿子亲热一会儿。好在儿子有奶奶照顾着,即使喝不到母乳,只喝奶粉,也长得很快,跟庄稼似的,见风就长,几天不见,小模样就有变化。
  最近,生意特别红火,杨秀英南下北上,已经整整一个月没回家了。这天,她刚回来,还没到家呢,就接到雇主老李的电话,让她立即去广西接一个孩子,杨秀英只好立马转身,直接返回火车站,南下去了广西。
  在广西却遇到点麻烦,因为当地风声紧,警方正在拉网查找该男婴,杨秀英在一家小旅馆足足躲了七天,等风声过去,才抱了孩子登上返程的列车。一路上,杨秀英是归心似箭,心说:都一个多月没见儿子了,小家伙一定又长了不少吧?
  列车到站,杨秀英按电话指示,将婴儿送到了指定地点。来接孩子的是人贩子老李,老李验完货,非常满意:“好货,能卖个好价钱。”说着,把一沓钱交给杨秀英。杨秀英一点,有三千块,心里一喜,就问:“涨价了?”“不是。”老李掏出一张火车票,说,“你马上把这孩子再送到甘肃,还有一个小时就发车。”
  杨秀英不太愿意去:“甘肃太远了,来回又得一周。我很久没回家了,你换别人去吧。”老李说:“有钱赚还不愿意?好吧,再给你加五百,总行了吧?”说着,点出五百块钱,拍在杨秀英手上。杨秀英眉开眼笑,对着钞票猛亲了一口,说:“好吧,看在你的面子上,我再跑一趟吧。”
  七天后,杨秀英顺利返回。在火车站,老李将一个男婴送到她怀里,而后是一卷钞票和一张火车票,说:“把这孩子送到安徽,这次很近,来回三天就够了。”杨秀英看看表,距发车时间很近了,又来不及回家看儿子了。她不由叹口气,心说:反正已经一个多月没回去了,也不差这三天。她把钱掖进腰里,腰里顿时鼓鼓囊囊的,令她兴奋:有了这,再怎么辛苦,也值了!
  
  赔本生意
  
  杨秀英抱着孩子上了火车,坐定后,她打开了襁褓,大概是老李给孩子喂了镇静药,孩子正睡得香甜。看这孩子,也就八九个月光景,长得白白胖胖,肥头大耳。她心说:这孩子可真胖啊,吃什么好东西吃的?
  邻座的一个中年妇女探头看了一眼杨秀英怀中的孩子,惊讶道“这孩子怎么这么胖呀?”杨秀英骄傲地说:“我儿子吃得好呀。”中年妇女摇摇头:“我看这不是正常的胖,倒像是大头症的症状。”杨秀英不高兴了:“你儿子才大头症呢!”
  中年妇女也不生气,微微一笑,说:“我建议你尽快带孩子到医院检查一下,现在市场上有一些劣质奶粉,婴儿喝了会患大头症。”杨秀英挺了挺胸脯,说:“我家宝宝是母乳喂养的。”中年妇女见她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,也就不再多说了。
  其实,杨秀英也听说过劣质奶粉的事情,她也觉得这孩子有些不正常,不过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?明天,还不知他会成为谁的孩子。
  第二天下午,杨秀英把孩子交到了接站人的手里,那人见孩子胖乎乎的,还挺高兴:“嘿嘿,这大胖小子,值了!”而后,杨秀英就返程回家。
  这次,终于没有新任务了,杨秀英直奔回家,还没进家门,她就感觉有些异常,屋里好像有人在哭,冲进去一看,见婆婆正在抹眼泪。杨秀英顾不得别的,先去看儿子,床上却没有,她问:“妈,宝宝呢?”婆婆“哇”的一声大哭起来:“闺女,俺对不起你,俺没用,宝宝丢了!”
  顿时,杨秀英脑子里“轰”的一声,冷汗都冒出来了,连声问:“什么时候丢的?怎么丢的?”
  婆婆断断续续说了事情的经过。原来,三天前,趁着孙子熟睡,她出门去买菜,回来发现孩子不见了,还以为是被儿子抱走了,也没在意,后来等儿子回家才知道不是,赶紧报警,却已经晚了。如今找了三天了,毫无音讯。
  杨秀英气急败坏:“出了这么大的事,你们怎么不打电话给我呢?”婆婆低声说:“我怕你着急,又以为很快能把孩子找回来呢,就……”
  杨秀英绝望地一屁股坐在床上,恨得是咬牙切齿,却又无计可施。突然,她脑中一激灵:三天前,会不会……她问婆婆:“宝宝现在长什么样了?有照片吗?”婆婆抽泣着,找出一张照片:“这是上星期刚照的。”
  杨秀英只看了一眼,就猛地跳起来——照片上的一个大头娃娃,正是三天前老李交给自己的那个婴儿。她目瞪口呆,心里咒骂道:这老畜生,偷孩子竟偷到我身上来了!只是杨秀英奇怪,当时自己竟没认出儿子来,一方面是根本想不到,另一方面,一个半月未见,儿子的变化也太大了啊,她忙问:“妈,咱宝宝咋胖成这样了?”婆婆道:“吃得好啊,那奶粉比你的奶质量都好。”
  杨秀英气得浑身发抖:“什么呀!这是得了大头症啊,谁让你给宝宝喂奶粉的?”婆婆委屈地说:“你又不在家,不喂他奶粉喂啥呀?”杨秀英一听,顿时哑口无言。
  
  最后的生意
  
  杨秀英把儿子送到合肥火车站就出手了,具体被卖到哪儿不清楚。她急忙拨打老李的手机,语音提示:电话暂时无法接通。杨秀英再打自己那老乡的电话,倒是通了,等她把情况说完,老乡也急了:“这老李太不仗义了,连你的孩子都偷!唉,可我现在也找不到他啊。”
  杨秀英哭泣道:“那我要报警,让警察去找他。”老乡立刻阻止道:“千万别!一报警,事情就败露了,你也得栽进去。”杨秀英说:“他是重罪,我怕什么?我不过是帮着送送孩子。”
  老乡却说:“那也是同谋,也是重罪!小杨,你算算一共送了多少个孩子?一个就能判你三年五年,十多个,够枪毙了,千万不能报警!”杨秀英傻眼了:“那怎么办啊?”老乡说:“你先别急,我一定帮你找回儿子。你等我的消息。”
  十天后,绝望中的杨秀英终于接到老乡的电话,她迫不及待地问:“找到老李了?”老乡说:“老李没找到,但我打听到买主的地址了。”杨秀英大喜,这可比找到老李还要管用,激动之下,她哽咽着连句道谢的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  老乡问:“小杨,你有没有把你做的事跟家里人说过?”杨秀英说:“没有,他们一直以为我在外面跑供销呢。你快告诉我,我儿子被卖到哪里了?”老乡说:“你别着急,咱们到火车站见面,我再告诉你。”
  杨秀英急忙收拾好行李,对家人说声要去出差,就直奔火车站。在候车厅,老乡交给她一张纸条,说:“这是我好不容易查到的地址,你赶快去吧,别让他们又把孩子转移了。”杨秀英千恩万谢,老乡摆摆手道,“咱这关系,你跟我千万别客气!”
  老乡把杨秀英送上火车,等火车开动后,他不慌不忙地拿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电话,说:“货已经上路了,你收到后,就把钱打到我的账号里。还有,这女人心眼多,你让买主千万看管好,别让她跑了。”对方道:“放心吧,她心眼再多还不是着了你的道儿?自己被卖了都不知道,还帮你数钱呢。”“哈哈……”
  列车上,杨秀英透过车窗,看到站台上的老乡在打电话,心里感激万分:真是好人啊,他肯定是为了自己的事,还在到处联系。列车开动了,杨秀英凝视着渐渐远去的车站。此刻,她当然不会意识到,这是她参与的最后一笔生意——她将没有机会再看到这座熟悉的车站,她的余生,将要在纸条上所写的那个荒僻的山村中度过……
(作者:黄 胜)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