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歼叛匪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故事会2007年

露天电影场
  
  智歼叛匪
  这年深秋的一天中午,四川南部深山中的一条羊肠小道上,行进着一支五十来人的队伍。你可别小看这支队伍,他们是由优秀的解放军战士、公安、民兵骨干优中选优组成的精兵强将。他们这是赶往五十里外的一个山村,去抓捕叛匪“大炮”。
  说起“大炮”,这一带几乎无人不知。七年前,“大炮”参加了那场由国民党残余势力和奴隶主勾结发动的川南叛乱,虽然叛乱很快被剿灭,但“大炮”却仗着熟悉地形,带着几个手下逃进了川南绵绵群山中的莽莽密林。七年来,抓捕队伍甚至连他的高矮胖瘦都没搞清楚,为此,当地政府组织了这支队伍,专门负责抓捕“大炮”和他的手下。
  罗力是这支抓捕队的队长,他这次得到可靠情报,“大炮”将在里古村露天电影场与其手下木沙接头,罗力一边赶路一边想,这回再也不能让“大炮”跑了!
  太阳落山时,队伍到达离里古村不远的山坡隐蔽起来,罗力用望远镜观察坝子的情况,他安排侦察员小马带着五名精干的队员混入露天电影场,盯住那个将与“大炮”接头的家伙, “大炮”一露头,就马上抓捕。
  但是,电影都放了一大半,仍不见 “大炮”露面,眼看电影要散场了,准备和“大炮”接头的木沙还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一边,凭经验,罗力知道“大炮”一定混在观众里,再说,“大炮”这些年一直在东躲西藏,他急需活动经费,也急需知道外面的情况,一定不会放过放露天电影这个难得的接头机会。罗力决定临时修改行动方案,他一挥手,抓捕队悄无声息地扑过去,把放电影的坝子围了起来。
  电影终于放完了,把坝子挤得满满的观众朝场外走时,突然发现坝子被围了起来,一支接一支的火把将小小的坝子照得如同白昼,村支书正站在检查卡旁,和抓捕队员一起,对观众一一辨别,然后放行。
  村民们一个个通过检查卡,可人走了一大半,仍没有“大炮”的影子。
  
  三五成群的妇女
  
  罗力在一旁镇静地观察着坝子上剩下的观众,他让另一位村干部顶替村支书,悄悄把村支书拉过来,让他看看这些观众里面有没有陌生人,这时,小马带领的五名侦察员已经带着木沙离开了场子,村支书将场子上剩下的几十号人看了几个来回,全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村民……
  难道这次行动又失败了?就在罗力快要陷入绝望时,一道灵光突然在他脑子里一闪,他看到场子上有不少妇女,这些妇女大都五六个人拢成一堆,静静地聚在一起。他看了好一会,将目光集中在其中一群妇女身上,一声不吭地朝这群妇女走去,但就在他快要靠近这群妇女时,这群妇女突然紧张地往中心挤了挤,罗力停下脚步,默不作声地看看这些女人,又转过身走开了。这时,侦察员小马跑过来,奇怪地问:“队长,你怎么老盯着女人看?”
  罗力把小马拉过来,对着小马耳语一番,小马惊讶得差点合不拢嘴,问:“队长,这—这行吗?”
  罗力严厉地说:“少废话,马上执行命令!”
  “是—”小马答应一声,马上带着几个队员和两名村干部,匆匆离开了坝子。罗力仍然不动声色地在几堆女人中间转来转去,坝子外围的检查卡仍然在按部就班地辨别着一个个观众,让观众一个接一个走出坝子。
  智歼叛匪
  就在这时,坝子外传来阵惊叫:“牛惊了,快让开—”只见一条大水牛疯狂地冲进坝子,狂牛后面紧跟着小马他们几个人,几个壮汉硬是追不上这头狂牛,眼看狂牛直对着罗力刚才察看的那群妇女冲过去,那群人毫无思想准备,顿时尖叫着四散逃开。
  “砰—”一声剧烈的枪声突然在坝子上空炸开,随之是罗力炸雷般的吼声:“抓住他—抓住那个小孩!”随即,周围的队员闪电般朝着一个矮小的黑影围了上去。等场上的村民回过神时,罗力和十几名队员正举枪围着一个十岁上下的小孩,这个小孩手提双枪,绝望地盯着眼前十几个黑洞洞的枪口。
  罗力厉声命令这个被围的小孩:“‘大炮’,放下枪!”
  “嘿嘿—”这个小孩冷笑两声,突然抬起了手。
  “砰—”没等这小孩的手抬起来,罗力的枪已经响了,紧接着就是十几声“砰砰”的枪响,小孩的身子转眼间被打了一大堆窟窿,直直地倒在地上。
  
  原来如此
  
  站在不远处的村支书紧张地跑过来,紧张地喊道:“队长,你——你们怎么打死一个孩子?”
  罗力把村支书带到小孩跟前,说:“孩子?你再看看。”村支书拿过一支火把,对着躺在地上的小孩一照,只见倒在血泊中的小孩有一张成人的脸,原来是个侏儒。
  村支书不解地问:“队长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?他就是‘大炮’吗?从哪儿钻出来的?”
  “我敢肯定他就是‘大炮’。我们谁也没想到,抓捕了七八年的‘大炮’竟然是个侏儒。‘大炮’,‘大炮’,一般人都会想到那是个脾气暴烈的大个子男人,哪知道这绰号竟然是这个家伙用的障眼法!”
  村支书又问:“你又怎么知道他是个侏儒?然后用狂牛把他逼出来?”
  罗力走到一个身着百褶裙的少妇身旁,关切地说:“大嫂,刚才你受惊了。”
  这位身材高大的少妇仍然惊魂未定,颤声说:“你们刚把坝子围住,这家伙就突然钻进我的裙子里,拿枪顶着我,说如果我暴露了他,他就把我打成稀巴烂,我只要站住不动,轮到我时,我再罩住他往检查卡走,只要让他通过了检查卡,他就给我重奖。他还威胁我身边的几个女人,要她们围住我,不许吱声,更不许乱动,不然,就把她们全打死……”
  罗力接着说:“刚才辨认了那么多人都没‘大炮’的影子,我就想,如果他在这个坝子上,就一定还没逃出去,必然躲在某个地方,而这坝子上眼睛能看得到的地方我们差不多都搜了,他既藏在这坝子上,又在我们眼睛看不到的地方,那会是哪儿呢?我突然看到坝子上的妇女们,这里每个妇女都穿着宽大的百褶裙,虽然裙子下面藏不住一个大人,但藏一个小孩子是完全可能的。凭直觉,我感到这位大嫂的这一群与其他几群有些不一样,特别是这位个子高大的大嫂。但如果她们真的被挟持了,我们强行上去检查就可能造成伤亡,于是,我让小马弄来一条牛,让牛受惊发狂,狂牛这么一冲,妇女们出于保护自己的本能,肯定会四散跑开,这家伙就会暴露出来……”
  接下来,抓捕队又进行了缜密的查证核实,证实这个被击毙的侏儒就是流窜多年的叛匪“大炮”。
  紧接着,“大炮”的几名手下也相继落网。
   (题图、插图:谭海彦)
(作者:吴治江)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