陪你重走青春路

  最近,大学刚毕业的李东急需一笔钱,因为他接到消息,当初资助他上大学的人家遭遇了不幸,叔叔出了车祸,阿姨患了重病住院。李东想趁此机会,好好回报一下恩人,可是自己眼下工作还没着落,手里哪有钱呢?
  后来,李东找了份晚上替班开出租车的活儿。这活儿虽然辛苦,但来钱比较快,他听说晚上歌厅、酒吧之类的场所活儿多,就天天到那守着。
  这天晚上,在一家歌厅前,一个年轻漂亮、穿着鲜亮的姑娘上了他的车,李东在后视镜里也不免多看了几眼。可是当他听清姑娘要去的地方时,脸上立即浮现出一丝不屑。
  原来那是一所大学的学生公寓。李东知道有的女大学生为了虚荣,故意去那种场所挣钱,他本能地厌恶这种女孩,但反过来想,自己不过是个临时司机,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。十分钟后,李东把车停到了学生公寓门口,看了一眼计价器,冷冷地说:“十五块。”可那女孩竟然毫不理会地下了车。
  李东慌忙下车拦住她道:“你还没给钱呢?”没想到那女孩把胸脯往他面前一挺,嗲嗲地说:“帅哥,能打个折吗?”李东脸一红,说道:“对不起,不行。”
  那女孩撇撇嘴,从包里抽出一百块钱,但只是在李东面前晃了晃,随后说道:“那—跟你商量个事行不?”女孩说想长期坐李东的车,但必须得优惠点儿,享受包月价。
  没等李东反应过来,女孩拿过李东的手机打通了自己的手机,留了电话号码,说:“每晚十点,你准时来歌厅接我,我要是过十五分钟还没出来,你就进去找我,我叫程小蝶。这一百块钱算是定金,到了月末,我再给你剩下的。”捏着手里的一百块钱,李东想自己正着急用钱,有个固定的客户也不错,就答应了。
  转眼到了月底,这晚,李东在歌厅外等程小蝶,打算顺便提结账的事。可等了很久也不见她出来,手机也关机了。李东又进去找,领班说她根本没来上班。
  再有程小蝶的消息,竟然是在网上。一则“女大学生当三陪”的微博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,女主角正是程小蝶。李东不禁暗自骂道:“不知廉耻,活该!”
  李东不甘心自己的二百多块钱,就去学校找程小蝶。可学校说程小蝶因涉黄,已经被学校开除了,并且在这之前,她还借了同学们的两万多块钱,一直都没还,现在学校也找不到她。李东这才感觉自己上当了,只好自认倒霉。
  几个月过去了,当李东攒到一万块钱的时候,他来到医院,见到了资助他的叔叔阿姨。看到两人的境况,李东难过极了,叔叔因车祸一直昏迷不醒,成了植物人,而阿姨尿毒症也很严重,目前只能靠透析维持生命。
  李东关切地问:“怎么没人在医院照顾你们呀?”听了这话,阿姨就伤心地落下泪来,说:“孩子小,还上学呢,不能耽误她……”说着拿起床头上的照片,李东扫了一眼,一下子怔住了,原来照片中的女孩竟然是程小蝶。李东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,可怜的阿姨还不知道女儿在外面的真相。
  为了报恩,李东决定留下来照顾叔叔阿姨,晚上照旧去拉活儿,白天实在困了,就在病房外的椅子上眯一会儿。这几天,阿姨病重了,医院说再不做肾脏移植手术,就错过最好的时机了,而直系亲属的肾脏匹配率是最高的。听了这,李东决心要把程小蝶找回来。
  李东一家家歌厅地找,终于找到了程小蝶,不由分说地将她从包间里拽了出来。人们以为他是来闹事的,上来要揍他。李东急了,顺手抄起一个酒瓶子,“哐”的一声一砸两半,举起半个瓶子,锋利的缺口对准围上来的人,嚷道:“她是我妹,她不务正业,我要领她回家,你们要是拦,可别怪我不客气……”
  那几个人只好作罢。
  李东把程小蝶拉到门外,程小蝶挣脱开李东的手臂,嘴里不停地骂:“谁是你妹啊,你想干什么,你不会就是为了那二百块钱吧?你要钱,好,我给你,你立马给我滚蛋……”说着,她从包里掏出二百块钱扔给李东。
  李东气呼呼地说:“你说,叔叔和阿姨那么好的人,怎么会有你这种不思进取、自甘堕落的女儿……”
  听到李东这么说,刚才还撒泼打滚的程小蝶突然安静了,她迷惑地看着李东说:“你、你、你怎么知道我家?”
  李东说:“我是你爸妈当年资助的一个大学生,我去看他们了。你妈现在病重了,必须马上做肾脏移植手术!”
  跟李东回去的路上,程小蝶沉默着一句话也没说。
  来到医院,一个值班护士正在喂程小蝶的妈妈喝汤,李东说:“谢谢你呀,你真是好心人。”没想到护士“扑哧”一笑说:“小兄弟,你才是真正的好心人。我只是受人之托帮个忙而已,这汤呀,是阿姨的女儿托我给炖的,每月给我二百块钱……也难为这孩子了,这么小的年纪,家里遭了这样的事,一边上学,一边还得打工挣钱交医疗费……”
  此时的程小蝶悄悄躲在病房门口,满脸都是泪,但她紧咬嘴唇,就是不肯哭出声来。李东似乎明白了什么,赶忙追出去,追上程小蝶,李东有些歉意地说:“对不起呀,我一直以为你……”
  程小蝶低头说:“行啦,事儿没摊到你头上,你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不过我觉得你心眼儿还不坏,帮个忙吧,我那些丑事,能替我保密吗?”
  看李东一脸纳闷,程小蝶才跟他说了实话。家里发生变故后,程小蝶为了挣钱,找了一份歌厅推销酒水的工作。可是一天晚上,一个客人喝高了,点了酒不肯付钱,点名让程小蝶自罚三杯才行,老板娘就求她去救一下场。无奈之下,程小蝶只好答应就这一次,可就是这一次让她彻底栽了。因为那晚包间里的陪酒场面第二天不知被谁“微博”了,还传得铺天盖地,恰巧又正值市里严打黄赌毒,警察来学校调查,学校迫于各方面压力就将她开除了。妈妈辛辛苦苦供她上大学,千万不能让她知道自己被开除的事。
  李东问:“你后悔吗?”
  程小蝶眼圈红红的,咬咬牙说:“后悔?我哪有后悔的资格?我爸已经成了植物人了,我只有我妈一个亲人了,我必须留住她!一个肾我拿得起,但手术费呢?住院费呢?你以为我愿意陪酒,我愿意发嗲卖萌?不就是为了多挣点钱吗?有时候我也想干脆一走了之,但我能吗?你说我能吗?”
  程小蝶似乎把一肚子的委屈发泄了出来,声嘶力竭,泪雨滂沱。
  程小蝶和妈妈做手术的那天,李东来了,除了带来两万块钱,在程小蝶进手术室前,他还悄悄对她说了几句话。
  “你、你不是开出租的吗?”听了李东的话,程小蝶很惊讶,眼里瞬间涌满了泪水……
  原来,李东告诉程小蝶,自己已经成功应聘到一所私立高中当老师,并跟学校的领导沟通好了,说暑假后,自己有个妹妹要来复读,他要程小蝶去好好复读一年,再考一次大学。李东最后那句话是—“我愿陪你重走青春路,你愿意吗?”

(作者:王永光 来源:《故事会》杂志)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