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顶有灯火

很久以前,有个郎中,他不但医术高超,而且医德高尚,经常免费帮穷人看病,所以常有人请他出诊。
  郎中出诊,晚上走夜路自然是免不了的,但令人奇怪的是:无论天多黑,走夜路,他却从不打灯笼。
  时间久了,人们发现了一个秘密:晚上,远远看见郎中头顶有一点黄豆般大小的灯火。而他走到近前,就什么也看不到了。等他再走远一瞧,那点灯火却又微微亮着。问郎中,他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,只觉得眼前亮堂堂的,行夜路一点也不费力。人们都说,这是因为他做好事,所以上天保佑。
  有一天,郎中出诊,眼看到了半夜,还不见他回来。媳妇在家不放心,就在门口向远处张望。可是,老半天也没有见有灯火出现。难道是出了什么问题?就在媳妇着急上火时,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。原来是郎中回来了。
  两口子回到里屋,就着灯火,媳妇大吃一惊。只见丈夫衣服破烂,鼻青脸肿,媳妇忙问他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  郎中说:“天太黑我看不清路,跌了好几跤。”
  媳妇好不诧异,她认真地说:“今天,你一定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。要不我在外面站了老半天,怎么都没看到你头顶的灯火?”
  郎中听了媳妇的话,有些不开心。他说:“我的为人你还不知道?我一天来做的都是帮别人排忧解难的事,哪里做过伤天害理的事?只是我也觉得奇怪,往日里走夜路,无论天多么黑,面前都是亮堂堂的,今天却一团漆黑。这到底是怎么了?”
  媳妇便让他把一天干过的事再复述一遍。
  于是郎中回忆起来:“上午,我去给瘫痪的王老太太扎针,老太太说经过几天的治疗,她的腿能活动了……”
  “你向人家多要钱了?”
  “没有。老太太的儿子留我吃饭,我都没答应。”
  “嗯,这是好事,不会有问题。”
  郎中接着说:“出来后,我又看了几个病号,路过杨庄,有户人家的母牛难产,眼看大牛小牛都保不住了,他们非要我帮忙接生。我哪里会给牲口接生?没办法,我只好试试看。还别说,经过一番捣鼓,小牛是生下来了,只是已经奄奄一息。我给它扎了几针,它才苏醒过来。母牛却因为失血过多死了。”
  媳妇想了想,判断说:“你给小牛接生,也算拯救了一条命,是好事。虽说母牛死了,但你也已尽了全力。”
  郎中点点头,继续说:“是啊!后来,我走到胡家巷,有一对小两口打架,都说日子过不下去了。丈夫求着我,帮他写份休书。我先是不同意,后来看他们针尖对麦芒,再不分开,说不定要出人命,便代他写了休书……”
  媳妇听到这里,非常生气地说:“你好糊涂呀!宁拆十座庙,不毁一门婚。小两口床头打架床尾和。人家一时斗气,你怎能当真?”
  郎中顿时茅塞顿开,急忙找来灯笼,火急火燎地连夜赶回胡家巷,敲开那户人家的门。
  郎中谎称,休书有一个地方写得不妥,必须马上纠正。待他把休书拿到手后,立刻点火烧了休书。
  其实郎中走后,吵架的两口子心里都不是滋味。因为当时天色已晚,媳妇并没有离去。两口子偃旗息鼓,分别躺在两屋炕上,只等天明各奔东西。两人辗转反侧,脑海中都是对方的好,哪里还睡得着?只是他们性格倔强,谁也不肯先主动求和。眼见郎中返回将休书烧了,他们都长舒了一口气,谁也没有再要求重写。
  郎中将休书烧掉之后,拍了拍手,掏出几吊钱放在桌子上,说:“都说‘穷了打,饿了吵’。你们两口子吵架肯定是因为穷。这点钱虽少,也是我的一点心意。你们拿着做个小本生意,好好过日子吧。”这一句话说到了两口子的心坎上。他们破涕为笑,和好如初。
  深夜,郎中回家,媳妇远远地看见:一点灯火又出现在丈夫头顶……
(作者:丁秀红)
头顶有灯火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