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比熊厉害

阿毛出山
  凤凰山地处东北,是黑熊故乡。有位精明的商人因地制宜,在山下开了一家熊胆粉工厂。工厂急需人才,阿毛就这样被高薪聘请了。
  从阿毛曾祖父那代起,他们家就养熊、驯熊,再凶狠的熊到了他们身边,就变成了小绵羊。到了阿毛这一代,凤凰山已经禁止狩猎,所以阿毛和熊打交道的机会就不多了,现在他被重金聘请到熊胆粉工厂,可谓英雄有了用武之地。
  但不到一个月,阿毛就被厂里开除了。他垂头丧气回了家,脸上还带着伤。这以后,阿毛整天闷在屋里,不愿出门。
  后来,村主任老孟上门来关心阿毛。阿毛支支吾吾,也没说被开除的原因。
  老孟拍拍他的肩膀,说:“我怎么说也是你远房表叔,我相信你小子的为人!”
  过了不久,老孟兴冲冲地来找阿毛,又要请他出山。原来,有位吴老板看好熊胆粉的前景,来凤凰山实地考察了一番,准备在村里建一家制药厂,主打熊胆胶囊。吴老板已经找人捕到了一只熊,想请阿毛这样的专业人才去指导怎么采集熊胆。
  阿毛犹豫了一下:“孟叔,现在不让捕熊了吧?”
  老孟不以为然地说:“人家有正规手续,这是采熊胆,又不是杀熊……”他看阿毛不情不愿,就说,“吴老板答应给村里股份,你可别在这时候讨价还价,工资的事亏不了你,你抓紧给我去采熊胆。误了村里的大事,我可饶不了你!”说罢,老孟一把揪起阿毛,扯着他就走。
  吴老板一听专家来了,赶紧叫人推来一辆小车,车上有一个铁笼子,笼子里蜷缩着一头体形不大的黑熊。
  阿毛看了看,说:“这小熊才四岁吧,现在取胆汁有点早。”
  吴老板笑着说:“阿毛师傅果然是专家,一眼就能看出这熊的岁数。我打听过,三四岁的熊也能采,今天就看阿毛师傅的了。”说着,有两个人递过来采熊胆的工具:一件铁制的“衣服”,一根长长的针管。
  阿毛看着这两件东西,仍然没有动手。
  吴老板嘴角一撇,说:“阿毛师傅轻易不出手啊,其实这两个兄弟也会采胆,只是手法不熟。这样,你们两个先动手,让阿毛师傅指点指点。”
  阿毛看那两个人都拿着一根长长的铁叉,他明白:这是怕黑熊伤人,要先把熊掌叉住,手重的往往会把熊掌刺穿。
  阿毛忙制止了这两个人,他伸手就把铁笼子的门打开了,那只黑熊立刻爬了出来。它也许是被关得太久了,站到地上就立起身来,怒吼了一声。
  吴老板等人吓得连连后退,他们看见阿毛做了几个手势,嘴里又发出几声怪怪的声音,再看那黑熊,立刻变得温柔起来,伏在阿毛脚下,嘴里也哼哼着什么,像是在和阿毛聊家常一样。
  阿毛面对这头野兽,不但不害怕,反而蹲过去抚摸它的头,没多大工夫,黑熊竟然眯着眼睛睡过去了。可真是神了!大家看得目瞪口呆,等黑熊发出了鼾声,吴老板这才回味过来,他一边兴奋得直冲阿毛竖大拇指,一边指挥着人把铁衣服给黑熊套上。那件铁衣服箍住了黑熊的胸腹部,胸前留下一个小洞,那是采胆的部位。
  吴老板把针管递给阿毛,但阿毛却没有伸手去接。
  旁边的人见吴老板面露尴尬,便伸手接过了针管,刚想把针插进去,就听阿毛喊了一声:“等一下,这、这头熊是小白。”说着,阿毛扑过去,指着黑熊脖颈子下面的一撮白毛,颤声说道,“这是小白,我的小白回来了。吴老板、孟叔,求你们不要伤害小白!”
  吴老板听得不明所以,老孟也愣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  熊厂惊魂
  阿毛搂着小白,眼泪刷刷刷直往下流。
  原来,三年前阿毛进山采松果,救了一只踩了兽夹子的小熊崽。当时小熊的脚掌已经被夹断了,奄奄一息,阿毛把它带回家,精心照料,又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小白,等小熊伤好了,才把它放回山林。
  没想到,前几个月阿毛去那家熊胆粉工厂上班时,又遇到了小白。小白紧紧挨着一头母熊,一看它们的样子,阿毛就知道这是一对母子。小白认出了阿毛,眼里流露出亲昵。那天,阿毛和几个工人把母熊带出兽笼,固定起来,有人把长长的针管插进它的胆囊,随着胆汁被抽吸出来,母熊四肢剧烈地颤抖,发出“呜呜呜”的惨叫,场面可以用“惨烈”二字形容。
  母熊取完胆汁,瘫软在地,连叫的力气都没有了,只是抖个不停。阿毛把母熊推回笼子时,看到了小白的眼睛,那眼神里有无助、有乞求,还有仇恨。
  那天晚上,几个新来的工人议论开了,老板真能算计,连麻药钱都省了,一头熊半个月就得采一回胆,这得遭多大罪。一位老师傅说,以前有黑熊疼得受不了,自己把胸膛掏开了,所以现在都给黑熊穿上铁衣服,防止它们自残。那天,阿毛失眠了,他只要一合上眼睛,就能看到小白仇恨的眼神,听到母熊凄厉的惨叫。
  从那以后,阿毛有机会就去给小白母子弄点吃的,慢慢地,小白对他又亲热起来。半个月以后,母熊又被拉出去采了一回胆。这一回,阿毛闭着眼睛没敢看,可那声声惨叫却仍然让他揪心。母熊被推回兽笼的时候,有人在小白跟前放了一碗蜂蜜水。
  阿毛吃了一惊:熊只有在采胆前才能喝蜂蜜,以保证体力。
  阿毛急忙说:“小白还小,不能采胆!”
  那人斜了他一眼,回了一句:“老板说行就行。”
  兽笼里,小白正甜甜地喝着蜂蜜水,它哪里知道,噩运马上就要降临在它头上。母熊却晃晃荡荡地站了起来,它走到小白跟前,伸出熊掌一巴掌打过去,小白被打倒在地。母熊扑过去抓住小白的头,用力往笼子上撞。
  阿毛连连呼喝,可母熊却不肯停手。后来大家赶过来,用铁叉制服母熊,小白已经头破血流,好在母熊采胆后力气不足,它才算捡了一条命。因为小白受了伤,就把它关在另一间兽笼,第二天再采胆。就在这天晚上,阿毛打开了小白的兽笼,带着小白逃出了工厂。守卫的人发现了,阿毛和小白就拼命往山上跑,天黑路滑,阿毛摔得不轻,带着伤跑回了家,但他一直惦记着小白是否脱险,没想到今天,小白又被吴老板逮着了,又要面临痛苦的采胆。
  阿毛说完,泣不成声。众人脸上也都有了不忍之色。
  放熊归山
  只有吴老板一脸不以为然,他说:“熊胆都是这么取的,现在人比熊厉害,就能整治熊!古时候,熊比人厉害,不一样拿我们老祖宗当点心吃?想挣钱还顾得了这些?”
  可阿毛不管吴老板说什么,只是搂着小白不放,宁可赔熊钱,也不能动小白。
  旁边老孟也是满脸不忍心,上来说情。吴老板十分扫兴:“孟主任,你们村还想不想要股份,这样子怎么合作?”
  老孟赔着笑脸,说可以领吴老板先到别的熊胆粉工厂考察一番。吴老板这才不情愿地上了车。
  阿毛趁机连熊带车都推回了家,他一看小白身上有伤,连忙找来伤药。
  第二天下午,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,阿毛把小白推到了村后的松树林子前,他刚想打开笼子,就听身后传来了汽车喇叭声,阿毛回头一看,暗暗叫苦,是老孟开着车来了。
  老孟看了一眼熊,不敢下车,就在车里探出头来,冷笑着说:“好你个阿毛,编个小白的故事来骗我们!我昨天去了熊胆粉工厂才知道,凤凰山的黑熊脖子下面都有一撮白毛。你小子破坏咱们村的大计划!还不把黑熊给我……”
  阿毛连忙恳求道:“孟叔,小白的事虽然是编的,但是那头小熊的事是真的……我求求你,熊钱我出,这熊就别再往回推了!”
  老孟一看阿毛急成这个样,叹了口气,说:“你把熊放了吧!”
  阿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孟叔,你……”
  昨天,老孟领着吴老板去了那家熊胆粉工厂,了解到阿毛“偷”了一头小黑熊逃跑的事是真的,他们也看到了采熊胆的全过程。当天晚上,工厂老板请他们在厂区喝酒,兽笼那边上百头黑熊齐声嘶吼,一头刚被采过胆汁的母熊奋力撞墙,撞碎了铁衣服,撕开胸膛,掏出了干瘪的胆囊……
  老孟年轻时也打过猎,可是那种场面仍看得他双腿打颤。
  吴老板更是吓得胆战心惊,临走的时候还说,要重新考虑投资计划。
  阿毛听了,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,仿佛那头自残的熊正是小白的母亲。他打开笼子,吆喝了几声,小黑熊很快消失在密林深处。阿毛说:“孟叔,药厂真不办了?”
  老孟又重重地叹了口气,他在想吴老板的那句话:人比熊厉害,就能整治熊。可是人总能这么厉害吗?
(作者:刘江波)
人比熊厉害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