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伙计

老朱的女儿几年前被一个叫瘸猴的人强暴了,瘸猴被判坐牢。谁知老朱心底的伤痛还没平复,瘸猴却已刑满释放了,整天人模狗样地晃荡来晃荡去。老朱气得牙根直发痒,恨不得一刀宰了他。
  老朱有个老伙计,叫老白,跟他是发小。这些年,多亏老白时不时地开导劝慰,老朱心里才稍稍好受些。
  这天,在老朱家所在的长巷内发生了一桩血案:一个下夜班的女孩被人捅伤了!这件血案有点奇怪,凶手不为财不为色,借助黑夜冲过来就是一刀,然后迅速离去,似乎是专为杀人来的,幸亏没捅着致命处。警察断定这是件仇杀案,便问女孩曾跟谁结下深仇大恨,女孩躺在病床上想了半天,说:“只有一个外号叫瘸猴的人。十几天前他曾向我求爱,我当着好多人的面把他的花扔进了垃圾筒。警察同志,他是个强奸犯,你说我哪能看上他啊,我怕他纠缠不清,所以才当众羞辱他。肯定就是因为这个他才报复我,可惜当时天黑没看清。”
  警察听了,立即传讯瘸猴,不料瘸猴一口否认,说案发时他正在家中,根本没有作案。警察追问他在家可有证据,瘸猴一听支吾了起来,警察一瞧这情形立即严厉追问,瘸猴架不过,只好招供说:“有一个女人可以做证,不过她不好找了。”
  警察问那女人是谁,为什么不好找?瘸猴再也无法遮掩,说:“那是个站街女,天没亮就走了,她们这样的人都不说真名的,又居无定所,你说我到哪里找她。”
  作案现场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痕迹,被害人只是怀疑凶手是瘸猴,并没有确凿的证据,加之瘸猴又死不承认,案情一时陷入僵局之中,就在这时有人出面提供证据来了。
  来的人正是老朱。老朱告诉办案警察,他家就在发生血案的长巷的巷口,当时听到女孩的惨叫声,他在楼上本能地往外看了一眼,借助一盏昏暗的路灯,恰好看到一个人跑出来,从时间上推断那人应该就是凶手。
  警察问道:“你可看清了那人长什么模样?”
  老朱沉吟着说:“光线模模糊糊的,看不太清,不过可以看到那人个子不太高,有点瘦,这个……对了,他跑起来一拐一拐的,恐怕一条腿有点瘸。”
  警察一听互相对视一眼,凶手可以确定了,是瘸猴,瘸猴正是这副模样,可以抓了。
  老朱提供完证据回到家后啥事不做,立即蒙头大睡,一连睡了两天两夜,好似气球泄光了气一样,就在这时有人敲门,是警察上门来了,警察来干什么?
  出乎意料的是,警察竟狠狠训斥了老朱一顿,说:“老朱,你涉嫌故意做假证,原因是瘸猴跟你家有仇,本来依法要处分你的,考虑到你年老体衰,又受过伤害,所以这次就原谅你,若以后再犯,绝不轻饶——你这么一来耽误我们抓真正的凶手,知不知道?”
  老朱大惊,还要说,警察呵斥道:“案发当时你根本没在家,而是在你一老朋友家下棋喝酒,根本不可能看到凶手,是不是?”
  老朱一听顿时傻了。
  是的,正如警察所言,自个儿确实做了假证。当听说那被刺的女孩怀疑凶手有可能是瘸猴后,老朱就上了心,后又听说警察因缺少铁证无法定案时,忽然灵光一闪:这不是天赐良机吗?
  于是,老朱做了假证,为了把戏演得更像,他故意说凶手有点瘦、有条腿瘸,从而诱导警察联想到瘸猴。
  老朱导演的这一切可算是天衣无缝,只有一个破绽:案发时自己正在老白家喝酒,只有老白知道自己做的是假证。好在老白不会出卖自己。
  现在警察一口道破真相,不用说,正是老白说出了实情,这正应了那句老话:最好的朋友就是最危险的敌人。
  老朱正气得要吐血,又有人敲门,开门一看,竟是老白!他还有脸来!
  老白一脸胆怯地说:“老朱,对不起,是我跟警察说明真相的。老朱,我跟你虽是老哥们儿,但我不能由着你乱来,你作了假证一是会耽搁警察抓到真正的凶手,从而导致凶手还会行凶害人,二是糟蹋了法律……”
  没等老白说完,老朱早已雄狮般怒吼起来:“姓白的,那瘸猴曾害过我女儿你忘了吗?我女儿从小到大口口声声叫你‘叔叔’,你忘了吗?现在我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要报这个仇,可你干了什么?姓白的,算我瞎了眼,从此以后咱俩一刀两断。滚、给我滚!”
  老白被骂得脸色苍白,浑身发颤,还想分辩,结果“砰”的一声,老朱已用力关上了门。
  关上门后,老朱忽然有点后怕:自个儿是不是骂得太过分了?瞧刚才老白那脸色,太吓人了,他可是有严重的心脏病的,不会一下子气死吧。嗨,管他哩,谁让他做叛徒的。只是错过了这次机会,下回要报复瘸猴可就难上加难了。
  两个月后,警察逮住了真正的凶手,当时这家伙又借助黑夜刺伤一个女孩,幸好被人及时发现,警民一起努力,终于将他制服。经过审讯才知道,原来这家伙在爱情上屡屡受挫,时间一长导致心理失衡,专对单身女子下毒手。
  老朱听了暗暗心惊:如果当时老白没有向警察说出真相,警察必会逮捕瘸猴,而今日真凶落网,不仅警察处于被动局面,自己也将受到严厉处罚。
  可尽管如此,老朱对老白依旧抹不下脸来。接下来,老朱在街上碰到过老白几次,每次都假装看不见,有一次迎面相撞实在躲不过去了,老白张张嘴似乎要说什么,老朱却“呸”的一声狠狠吐了口痰,然后昂头扬长而去,不过在擦肩而过的一刹那,老朱眼睛的余光看到老白似乎消瘦多了,脸色也苍白了不少。
  这么做老朱自己也觉得残忍,心里也很不得劲,正空落落的,突然间接到一个噩耗:老白死了,凶手是瘸猴,瘸猴被当场逮捕。
 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:老白跟踪瘸猴,发现他把一女孩灌醉后带回家。老白就报警了,然后躲在外面,等着警察来。瘸猴快速脱了自己衣服,又来脱女孩的衣服。老白急了,等生米煮成熟饭,警察来了也晚了。于是,老白等不了警察了,他破门而入。瘸猴大怒,只两下就把老白打翻在地。谁知老白更加拼了老命,把瘸猴的脸抠得不成样子。瘸猴暴怒,拳脚相加打在老白的胸口上,老白身子一软倒了下去,几乎就在同时警察来了。
  老白有严重的心脏病,瘸猴的暴打要了他的命。老白给老朱留下一封简短的信:老伙计,这段时间我发现瘸猴不大对劲,狗改不了吃屎,我天天都跟踪他。他一定会再次作恶的,那时我会抓住他,算是为侄女报仇。
  老朱一句一句读完后,叫一声:“我的老伙计啊!”便失声痛哭起来。
老伙计
老伙计
老伙计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