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溅成“宋”

宋朝时,敌国侵扰,大将军呼延保兵分五路抵抗敌军,战了多日,四路宋兵与敌军战个平手,双方成胶着阵势。可是,另一路人马却渐渐不支,这支队伍是由将领宋景中率队的,眼看就要全军覆没,宋景中便率领残兵败将落荒而逃。这一路队伍溃败,敌军便有了突破口,决堤般地掩杀过来,其他几路宋军再也支持不住,一起溃退。
  宋军退了数百里,方才压住阵脚,停歇下来。这一仗,将宋军的大好形势葬送殆尽,呼延保铁青着脸,坐在大帐里,众将们大气都不敢出。半晌,呼延保举手一拍案头,如晴天霹雳,一字一顿地说:“把宋景中给我推出去斩了!”
  几个军汉一拥而上,就将宋景中给绑了,推着就要往大帐外走。
  宋景中叫道:“呼延将军,敌军太强悍,我实在抵挡不住啊!”
  呼延保板着脸,喝道:“抵挡不住?那你就应该战死沙场,还有什么脸面逃回来?”
  这时,另一路统领史在威为宋景中求情:“胜败乃兵家常事,还望呼延将军网开一面……”
  呼延保没等史在威把话说完,手一挥,断然地说:“形势如此,每一战都是生死战,务必拼死相搏,岂容后退,杀!”军汉不敢怠慢,推着宋景中就走。就在这个时候,忽然看见远处尘土飞扬,遮天蔽日,原来敌军追杀过来了。宋军仓促应战,一片混乱。那几个军汉也顾不得宋景中了,各自跑散。宋景中愣了一会儿,突然醒悟:我命不该绝,还等什么,跑呀!
  宋景中乘乱逃出来,他一路狂奔,一口气跑到了猪头岭。后来,他看这地方不错,便留了下来,开了家客栈,过起了隐姓埋名的生活。
  时间一晃过去了三年。这天,客栈来了个客商打扮的人,手里拎着个包裹,鼓鼓囊囊的。宋景中琢磨着那里面一定是金银财宝,就打上了那客商的主意。可是那人十分机警,时刻不离开房间半步,把那大包袱始终抓在手里,宋景中根本无从下手。没办法,他只好使出了一手狠招,一把火将厢房点着,大声呼叫:“不好了,快救火呀!”
  这一声喊,客栈里的人都从睡梦中爬起来,急着去救火。宋景中的眼睛紧盯着那客商的客房,可是不管外面多么喧闹,那客房还是没有一丝动静。宋景中急了,把那客房的门敲得山响:“救火啊!”那人先是不应,见宋景中喊得急,便吼道:“你家失火,与我何干,休来烦我!”宋景中气得半死,但又不能硬来,只好悻悻地离开。
  第二天,那客人提起包袱就上路了。宋景中悄悄跟着出了客栈,从一条小道抄了过去,到了路口,他埋伏下来。没多久,那客商背着大包袱过来了,宋景中抡起家伙,冷不丁地向客商扑过去。不想那客商却很警觉,侧身一让,竟然躲开了。宋景中接连攻击,那人虽然机敏,武功却在宋景中之下,只有招架之功,并无还手之力,始终落于下风,最后被宋景中打翻在地。
  宋景中捡起那包袱,解开一看,愣了,哪是什么金银财宝,这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,再一看,这头颅正是宋朝的大将军呼延保!
  宋景中用脚踩住那客商的头,大声喝问:“你是什么人,是谁杀了呼延将军?”
  那人嘴中吐着泥渣,说:“兄弟,你不就是为了抢几个钱吗?小意思,我们有呼延保的人头,就可以去领数不尽的金银财宝,还可以封官加爵!”
  “敌军悬赏重金买呼延将军的人头,一直不能得逞,你是怎么害了将军的?”
  那人说,他本是敌国的细作,潜伏了多年,才有了个机会,取了呼延保的首级。那人对宋景中说:“你要是放过我,我们就一起去领赏!”
  宋景中听了,怒从心头起,抡起家伙,照着那人的头就打,打了几下,又停下手,说:“你这个奸细,我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你,我要把你交到宋营,好好处置你!”
  两人正拉扯着,忽然一队宋兵从远处奔了过来,顷刻到了眼前,“哗啦”一下将两人围在中间。宋兵一下就发现了呼延保的人头,大声叫了起来:“找到呼延将军了,找到呼延将军了!”然后就都跪倒在呼延保的人头前,哭声一片。
  带头的宋兵头目,挥了挥手中的大刀,对手下兵士说:“把这两个奸细给我绑了!”
  那些兵丁一哄而上,把那个客商和宋景中一起给绑了个结结实实。宋景中挣扎着,叫道:“放了我,我是抓这个奸细的!”
  话音未落,那个客商也大声嚷道:“笑话,他才是奸细,我发现他杀了呼延将军,就在这儿截住了他!这贼着实厉害,我打不过他,正好你们赶来了,这下可好了!”
  这个家伙竟反咬一口,诬赖起宋景中来。那宋军头目谁的话也不听,下令道:“都带回大营里去!”
  到了宋军大营,那个头目走进大帐禀报,片刻,他又出来,一声吆喝,将宋景中和客商推了进去。
  宋景中走进大帐,抬头一看,正中坐着的不是别人,正是史在威!史在威定睛一看,见是宋景中,也是大吃一惊。宋景中心中一喜,心想这下好说话了,便不慌不忙把来龙去脉细细说了一遍。
  史在威听了,一阵冷笑,咬牙切齿地骂道:“好你个宋景中,你还跟我编!算我错看你了,你原来是如此歹毒的小人!不错,呼延将军是有些错怪了你,但大敌当前,军令不严,军威何在?不想这么多年了,你还记着仇啊,你提着呼延将军的人头向北而去,是不是早就投靠了敌军?”
  宋景中听了大惊失色,竟一时张口结舌,无言辩白,史在威一挥手说:“还有什么好说的,这难道不是很清楚了吗?现在我要用你的人头来祭奠呼延将军!”
  整个宋营全部披麻戴孝,为呼延保举行隆重的祭奠仪式。几个军汉将宋景中押到呼延保的灵柩前,准备行刑。宋景中冲着史在威朗声喊道:“史将军,我是冤枉的啊,我抓的那个人才是真正杀害呼延将军的人,他才是真正的奸细啊!”
  可是此刻史在威哪里还听他的,“哼”了一声,说:“妖言惑众,你是死有余辜,斩!”
  刀斧手一挥鬼头大刀,只见银光一闪,顿时鲜血四溅,洒在地上。接下来,奇怪的事发生了,宋景中的鲜血洒在地上,慢慢流淌了起来,最后竟凝结成了一个“宋”字,殷红殷红的,格外醒目!
  宋兵全都大惊失色,随即交头接耳,都感觉这事儿够怪的。史在威心里也嘀咕着:难道呼延将军真的不是宋景中所害?于是,他当即命人将那客商好好看着,重新审查,再行发落。
  史在威斩了宋景中后,一连几个晚上都睡不好觉。这天,他躺在床上迷迷糊糊之间,宋景中推门而入,史在威吓了一跳,从床上坐了起来:“你、你不是死了吗?”
  宋景中缓缓走到史在威的面前,悄声说道:“在威兄不要害怕,我有一心愿未了,在威兄帮我完成,我才甘心离去!”
  史在威说:“什么心愿,说来我听!”
  宋景中说:“我自遭呼延将军责罚后,一直报国无门。我经营那猪头岭客栈,已有三年,但凡有富人借宿,我都要设法捞一点,积攒了不少钱银,一心要献给宋军作为军饷,你一定要帮我完成这一夙愿!”然后,宋景中说了具体地址。
  史在威一惊,从梦中醒来,他觉得事情蹊跷,第二天一早就亲自带着人来到猪头岭客栈,在梦中宋景中所说的一个僻静之处,果然发现一个地窖,打开地窖一看,里面都是金银财宝,上面还有一笔笔来源的记录,清清楚楚。
  地窖一侧的石壁上还有刻着的字:宋军饷筹集处!
血溅成“宋”
血溅成“宋”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