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怨两亲家

半路遇上歹人
  故事发生在民国末年。这天上午,丁丑挑着麻糖饼货担,出门走村串户。当他翻过小山梁踏上平路时,碰见一个问路人。这人五十多岁年纪,西装革履,风度翩翩,提一只小皮箱,看样子是个生意人。
  两人一番寒暄,丁丑得知此人名叫何有,是个药材商。丁丑说:“老弟,你就跟着我走吧,出了这条五里冲,再向左拐三里多地,就是你要去买药材的地方,听说那里名贵药材多着呢。”
  两人边走边聊,走过一个小山村时,丁丑见四下无人,突然产生了邪念,他趁何有不备,用扁担照着何有后脑壳猛敲一记,何有当即倒地。丁丑以为何有被打死了,就慌忙把他的小皮箱放进自己的大木箱里,抄山间小路仓皇逃跑。
  丁丑胆战心惊地跑回家,骗老婆说:“今天我在路上捡到一只小皮箱,你打开看看,里面装了什么东西?”
  老婆用钉锤砸坏小铜锁,打开小皮箱一看,不由被满箱的银元惊呆了。
  “我们发大财了!再不用做麻糖饼叫卖,赚辛苦钱了!”丁丑高兴得差点跳起来。
  而丁丑的老婆却并没那么开心,她想:如此贵重的东西丢了,失主肯定心急如焚,在到处寻找。于是,她对丁丑说:“外财不富命中人,用了心里不踏实。依我看,咱们得去找失主。”
  丁丑一听就摇头,说:“我捡的,又不是偷的,怕什么?放心用吧。”
  老婆警惕地问:“莫不是你谋财害命,抢劫路人的吧?”
  老婆这话,把丁丑吓得面如土色,赶紧掩饰道:“老婆,我杀鸡手都发软,怎么敢害人劫财呢?真是捡的!”
  老婆还是那个意思:“丁丑,不管你是捡的劫的偷的,这皮箱里的银元我们不能动用。放在家里,由我保存,过段时间再说。”丁丑拗不过老婆,只好依了她。
  再说何有,当时只是被丁丑打昏了,在地上躺了好半天后,慢慢苏醒过来。当他睁眼一看,卖麻糖饼的人走了,自己的小皮箱也不在了,这才知道碰上了谋财害命的歹人。
  这时,一个赶着毛驴的年轻人路过,他见何有满头是血,便止步询问。听何有说了原委后,年轻人顿生恻隐之心,说道:“何先生,我是‘八方客栈’的伙计,我看你头伤得不轻,不如到我们客栈休息一宿,我们掌柜的是个大善人,就是白吃白住,他也不会说什么。”
  何有感激涕零地说:“小哥,歹人谋财害命,你却路遇相救,我不知如何谢恩啊!”
  年轻人忙说:“区区小事,谢什么恩呢。快,我扶你上驴。”于是,何有骑上毛驴,二人一起继续赶路。
  “八方客栈”店老板叫魏明,是个热心肠。他忙请来郎中为何有疗伤,还安排厨师做了鸡蛋汤,让何有喝下。魏明安慰何有说:“何先生,你不用担心,你说的卖麻糖饼的人,根据你说的模样,一定就是那个叫丁丑的,我认识他。他每天都要过来叫卖,见到他后,我非抓他送官府不可!”
  谁知,他们等了四五天,却不见丁丑的影子。看来丁丑做了亏心事,呆在家里不敢出门了。魏明见何有伤势好些了,就对他说:“我带你一路打听,准能找到丁丑的家,要回你的银元。”
  何有感动得热泪盈眶,说:“魏掌柜,你真是菩萨在世,我的救星啊!”
  魏明连连摆手,说:“什么菩萨、救星,我们开客栈招揽生意,图的就是为人解难,和气生财嘛!”
  河中救起女人
  这天上午,魏明和何有出了门,边走边一路打听丁丑的家。当走在一条大河边时,忽听河里有人呼喊救命。跑近一看,是个女人,何有顾不得多想,跳下河将女人救上了岸。
  女人见何有救了自己,感激地说:“恩人,我从娘家回来,路过河边,一不小心滑了一跤。多亏你相救,不然我就没命了啊!”
  何有说:“区区小事,何足挂齿,我能路遇相救,也是一种缘分。”正说话时,一个拉人力车的师傅路过,何有想:救人救到底吧,他就拦下人力车,掏出身上仅有的两块银元作车费,请车夫将女人送回家去。
  何有的言行,令魏明敬佩不已。两人又步行了四里多路,终于打听到了丁丑的住处。他们来到山脚下一座草屋,敲门叫道:“家里有人吗?”一会儿,门开了,双方一看,都愣了:开门的正是何有刚刚救过的女人!
  魏明试探着问:“大妹子,我们是来找丁丑的。莫非你就是丁丑的夫人?”
  女人说:“我是丁丑的老婆,两位恩人,你们找丁丑有事吗?”
  “有事,有大事呢。”魏明开门见山地说,“大妹子,几天前,你男人丁丑路遇这位何先生,他见财起意,伤人劫财,提走了何先生装有五百块银元的小皮箱,他是不是回家跟你说了?”
  “什么?”女人听后大吃一惊,差点气昏过去。她万万没想到,丁丑拿回的那箱钱竟然真是劫财害命得来的!
  这时,丁丑从外面回来了,进门一见何有,顿时魂飞魄散,面如土色,还未等他开口说话,女人就抄起一把菜刀,要上前砍他,但被何有拦住了。
  何有说:“嫂子别冲动,这只怪丁大哥他头脑一时发热做错了事,我会原谅他的。”
  女人长叹一声,对丁丑说了自己刚才得救的事。丁丑顿时愧疚得无地自容,他扑通跪在地上,连扇自己耳光,说:“何兄弟,我丁丑不是人,罪该万死。我这就去县衙投案自首。”说罢就要破门而出,又被大家拦了回来。
  这时,丁丑老婆也给何有跪下了,央求道:“何兄弟,你那皮箱里的银元,我们分文未动,现在就完璧归赵还给你,我求你不要报官好吗?”
  何有点点头,说:“放心吧,我何有一生只会帮人不会害人,只要你丈夫痛改前非,我就不追究了。”
  丁丑夫妇听了千恩万谢,很快就把皮箱拿出来。临分手时,何有说:“丁兄,嫂子,我是做药材生意的,住在城里,离你家不到百里路。我们不是冤家不聚头,就交个朋友吧。以后,你的麻糖饼也可以运到城里,我帮你代售,保证能卖出好价钱。”
  丁丑两口子听后感激涕零,差点又要跪地给何有磕头。
  亲家竟是恩人
  再说丁丑,他有个妹夫在城里做生意,也算是个有钱的主儿。丁丑的女儿叫丁小花,十三岁那年,就被妹夫接到城里念书。如今丁小花已长成了大姑娘,与学堂的同班同学何小伟暗暗相恋。后来这事被何小伟父母知道了,他们就想见见小花。
  这天,何小伟约了丁小花来到家里。这何小伟的父亲正是何有,何有见丁小花长得眉清目秀,温文可爱,立刻就喜欢上了。何有夫妻商定,八月初八到丁家提亲。
  八月初八这天,何有夫妇带上厚重的聘礼,和两位年轻人一起去小花家拜访。马车赶到丁家门口时,亲家公亲家母正在作坊里忙着做饼,见客人到来,两人赶忙放下手中活计出门迎接。
  两对亲家一见面,一时都惊得目瞪口呆,说不出话来。
  何小伟和丁小花目睹此情此景,都一头雾水,小花问道:“伯父,您认识我父母吗?”何有说:“认识,一年多前,我出门买药材,在路上认识的。”
  “是呀,是呀。”丁丑忙接过话道,“小花,你妈那天从娘家回来,不小心掉进河里,是何叔叔救了她,何叔叔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呢。”
  “好了好了,快屋里坐,我来拿烟泡茶。”丁丑老婆喜滋滋地劝大家进屋。
  丁丑对何有说:“何兄弟,小花和小伟相亲相爱,真是天作之合,我们丁家高攀了。只是这儿女好事不能无媒呀!媒妁之言,名正言顺,你说呢?”
  “对,是得有个媒人牵线搭桥呢!”何有沉吟了一会儿说,“丁老兄,依我之见,咱们就请‘八方客栈’魏老板做媒可否?”
  “好,好,就请魏老板做我们两家儿女的媒人。”丁丑说着就去套马车,要将魏老板请来喝“托媒酒”。
  不一会儿,就见何有和丁丑两位亲家赶着马车,直向“八方客栈”奔去……
恩怨两亲家
恩怨两亲家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