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P送锦旗

阿P今年二十八岁,还没成家。前些日子,亲戚给他介绍了一个女朋友,约好今天下午在公园门前人行道左侧的第一棵香樟树下见面。俗话说,人逢喜事精神爽。阿P一边嘴里哼唱着:“咱老百姓,今儿个真高兴……”一边开始精心打扮,梳头抹脸换衣服,都快赶上演员登台唱戏了。
  不料唱着唱着,麻烦来了。阿P平时懒散惯了,衣服脏了随手一扔,放着不洗,所有的衣服轮流坐庄,一轮穿完,再在这一堆里采用优胜劣汰法,拣顺眼的重新启用。几轮下来,都已经和丐帮长老的差不多了。现在他挑了七七四十九遍,也没能找到一条可以担当大任的裤子。
  阿P立刻耗子吃花椒——麻了爪了。这可咋办呢?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:马上动身,到外边买一条新裤子换上,保证误不了终身大事。
  来到一条商业街,林立的店铺让阿P花了眼,哪家的更好呢?此时身旁一家名叫“翩翩”服装店的音响闹得最欢:“走过路过莫要错过,国际名牌服装跳楼、上吊、吐血清仓大甩卖!老人头——二百五了!”一听这,阿P便凑了过去。
  一到门前,他就给两个浓妆艳抹的小姑娘硬拽了进去。进门以后,便被重重包围,老板亲自操刀上阵,对着他天花乱坠地一通忽悠,阿P顿时掉进了云山雾海,于是乎掏了二百五,买了一条“老人头”牌裤子。
  穿着新裤子出了服装店,阿P满心欢喜,走在路上,觉得格外给力。为了省两步道,他飞身翻越马路护栏,然而人是过去了,可落地的一刹那,只听“哧”的一声轻响,裤子从前门一直裂到后庭,前一片,后一片,迎风飘成了旗。
  阿P赶紧蹲下身,将隐私保护起来。可老这样蹲着也不是办法啊!阿P四下一瞧,见路边有一家裁缝铺,于是哈着腰,夹着腿,一蹿一跳的,像只袋鼠似的奔了过去。
  还好,店里很清静,只有一位老太太坐店。阿P急忙回身掩上门,手忙脚乱地就往下脱裤子。老太太吓了一跳,抄起一把剪刀,高声喝问:“你干什么?”
  阿P慌得大汗淋漓,差点没跪下,奶奶、姥姥的乱叫,这才化解了被实施手术的危机。老太太放下剪刀,总算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,起身找出一条裤子,叫阿P换上,然后把破裤子拿过去,打量了一番,随手一丢:“补不了,不够工夫钱。”
  阿P赶紧央告:“我刚刚买的,二百五呢。名牌,老人头。”
  老太太笑了:“你再看看,是老人头吗?这样的我见得多了。”
  阿P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一堆洋文里的那几个汉字还真看明白了。哪里是什么老人头,分明是“老入头”。阿P气得牙根痒痒:“我入他家老头的!我真是个二百五,上了这么个大当。”
  “在那边的商业街买的吧,有名的假货一条街,这裤子三十块都不值!”老太太叹了一口气,“所以知情的都乐意到我这儿做衣服,穿个放心。小伙子,以后得长点儿心眼啊。”
  阿P咬牙切齿,愤愤难平:“我去工商所告他们去!”
  老太太冷笑道:“就是那里的工商罩着他们呢,那个所长跟他们有猫腻,钩挂连环,告也白告。”
  阿P一时没了主意,猛然间一抬眼,看到了墙上的挂表,糟了,约会的时间到了!阿P人慌无智,不由分说,立即夺门而出。只听后面老太太在喊:“裤子!裤子!我的裤子!你的裤子!”
  阿P气喘吁吁赶到公园门口,眼前的情景让他大吃一惊。人行道上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不少人,隐约听到说出了车祸。阿P心头突突乱跳,莫非……
  好不容易挤到跟前,只见一辆小汽车正好撞到自己要和女朋友约会的那棵香樟树上,碗口粗的香樟树拦腰而断,而小汽车也几乎报废。阿P忙问身边的人,谁受伤了?伤得怎么样?有人告诉他,是个喝醉了酒的司机,从马路上直飞过来,要不是香樟树挡着,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呢,至于人员伤亡情况不太清楚。
  阿P赶紧掏出手机猛打一顿,终于放下心来,原来,女朋友在树下等了一会儿,见他没来,一赌气走了。同时,人家明确表态,不想再跟他这样不守信的人交往了……任凭阿P如何解释,都无济于事。
  终身大事泡了汤,阿P垂头丧气。不过万幸,自己要是按时来了,还不得被汽车给撞到利比亚去?阿P擦了一把冷汗,谢天谢地!不对,要谢还得谢卖给自己假裤子的那个家伙。一个念头随即在阿P的脑子里出现了。
  这天,商业街上的“翩翩”服装店前忽然来了一群人,有吹号的,有敲鼓的,真是新鲜热闹,很快就吸引了一大群人围观。
  服装店的老板不知啥事,急忙出店欲看个明白。只见领头的是个小伙子,右手高擎一根竹竿,竹竿上挑着一条灰不拉叽的裤子,左手却持着一面锦旗,锦旗上鲜明地写道:救命大恩,永世不忘!
  小伙子一见老板出来了,竹竿一挥,鼓乐停止。随后他快步上前,对着老板猛地一口气鞠了好几个躬,接着激动地大喊:“救命恩人啊,请接锦旗。”
  老板一下子成了丈二和尚:“我……我不认识你啊!”
  来人正是阿P。阿P朗声笑道:“头几天我在贵店花二百五买了一条裤子,没想到这条裤子救了我一命,你不是我的恩人又是什么?”
  大家一听都犯起了迷糊,不觉议论纷纷。有的说,裤子还能救命,没听说过,这肯定是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;有的说,这是个托,帮服装店搞促销呢……阿P也不急,转过身把竹竿、锦旗交给旁边的人,而自己抄起了一只电喇叭,对着众人开始了广播。
  一广播,大家明白了。原来这是阿P自编自导的一场戏,一来为的是出口气,羞臊一下店老板;二来是给不知情的消费者提个醒,免得大家上当。
  大家七嘴八舌说开了,都是指责服装店老板赚黑心钱的。服装店老板像条疯狗,气急败坏地吼道:“滚!都给我滚!”
  阿P大喝一声:“来呀!把锦旗给他挂招牌上,顺便给他改个名,就叫‘骗骗’服装店。”
  服装店老板抄起一个衣服架子,虚张声势地挥舞着:“敢?我看谁敢?”
  阿P的火气腾地冒上来了:“我敢!还想动手啊?正好拆了你这家黑店。”
  闹得不可开交之际,一位戴眼镜的中年男子一把拽住了阿P:“这锦旗,我替他接了。”
  阿P一怔,上上下下打量着对方: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
  眼镜男一笑:“我是商业街工商管理所的所长,我接锦旗还够资格吧?”
  阿P一听,更来气了:“今天还轮不到你。你的那面,我计划明天送,锦旗上写——执政为己,大公有私!”
  眼镜男哈哈大笑:“我今天头一遭上班,你对我就这么有成见啊?请你放心,今天的事我一定会执政为民,大公无私!”
  阿P倒有点蒙了:“头一天?那原先那个……”人群里有知情的马上发布信息:原先的那个,倒了。阿P看了对方一眼:“你真要让老百姓满意了,我送你一面真锦旗。”
  眼镜男回身要过竹竿,取下裤子对阿P说:“我就要你这一面锦旗了。我要把它挂在办公室里,时时刻刻提醒自己,不要忘了身上的职责。你千万不要舍不得啊!”
  阿P带头喊起好来,大家都备感欢欣鼓舞,一个劲地拍巴掌。
  阿P忽然想起了什么,大叫道:“黑心老板呢?得好好跟他算算账。”
  不知什么时候,老板一见情形不妙,脚底抹油悄悄逃回了店里,紧关店门,再也不敢露面了。阿P冲里边喊道:“早该关门了!祝你关门大吉啊!”
阿P送锦旗
阿P送锦旗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