辣椒辣不辣

暑假期间,小丫随父亲去菜市场摆摊卖辣椒。不一会儿,来了一位少妇,指着辣椒问道:“这辣椒辣不辣?”小丫的父亲见少妇操着四川口音,忙一脸笑容地答道:“辣!辣!本地辣椒,辣得很!”
  少妇皱了皱眉头,准备离去,小丫父亲不解地问:“怎么,你们四川人不是喜欢吃辣吗?”少妇摇摇头,说:“我能吃辣可我肚里的孩子郎个办?”边说边摇头走开了。嗬,敢情是个孕妇!
  不久,又过来一个老汉,问:“这辣椒辣不辣?”小丫的父亲有了刚才的教训,忙抬头观察,见老汉岁数不小,看样子又像是个北方人,估计不能吃辣,就改口说:“不辣,不辣,老少皆宜。”老汉听了,撇撇嘴说:“不辣的辣椒有啥吃头。”边说边摇头走开了。原来,他来南方好多年了,已喜欢吃辣了。
  小丫看在眼里急在心上,她脑瓜子一转,想出一招来,对父亲说:“爹!看我的!”于是她把一堆辣椒分成两小堆摆在摊前,然后高声吆喝起来。
  吆喝声招来了几个顾客,有人上前问道:“这辣椒辣不辣?”小丫答道:“左边的辣,右边的不辣!”于是,那人买下了左边的那一小堆。旁边另一买主听说右边的不辣,便买下了右边的那一小堆。
  第二天,小丫又随父亲去菜场,有两个买主前来抱怨,说小姑娘净说谎话。小丫狡辩道:“你们站在我的对面,我的左边右边和你们的左边右边正好是相反的呀!是你们自己拿错了,怪我干啥?”俩买主面面相觑,说不出话来。
  开学了,第一节语文课,小丫的班主任吴老师布置了一道作文题:《忆暑假的一件趣事》。小丫想起了帮父亲卖辣椒这件事,觉得挺有趣,不但赚了钱,顾客还挑不出刺来,于是便以《左边右边》为题,写了一篇作文。
  晚上,吴老师把作文带回家批改,被丈夫老王看见了,巧的是,老王就是买辣椒上过当的买主之一。老王读完作文后,说:“这小丫头从小就有经商头脑,长大了不得。”
  当得知丈夫上过小丫的当,吴老师笑弯了腰。笑过以后,吴老师认真地说:“她小小年纪,为人处事就这么不诚信,还写到作文上来炫耀,她的道德底线在哪儿?好在整篇文章遣词造句还不错,就给她60分吧。”
  吴老师为卷子打上分数后,又在后面加注了一句评语:为人处事,良心要居中,切不可“左边右边”摇摆不定啊!
  用心写出的作文只得了60分,小丫心里不爽,回家后晚饭也没吃,躲到自己房间里大哭了一场。父亲追问清楚事情的原委后,好久没有说话。
  吃完晚饭,父亲把小丫叫到客厅,语重心长地说:“丫头,我看了吴老师的评语,想了很久,觉得吴老师说得对啊。”
  小丫心里委屈,不是说商场如战场吗,打仗不用脑子怎么行?见女儿不服,父亲又说:“做生意还是要讲诚信,骗人只会丢掉回头客的。”
  躺在床上,小丫思前想后,觉得自己确实做错了。可是怎么解决 “众口难调”的问题呢?小丫突然想到一个好办法。第二天,她对父亲说:“爹,我们明天去进货时,把各种辣椒都买些回来,自己先做成菜尝尝,这样我们就有了第一手资料,就能满足不同顾客的需求了!”
  到了星期天,小丫父亲的摊位前又摆放了两堆辣椒,并分别插上一块硬纸板,写明了“辣”和“不辣”的字样。自此以后,小丫家的辣椒生意做得风生水起。
  这天课上,又到了写作文的时间,吴老师这次出的题目是:《一件小事》。小丫写的作文内容仍然和卖辣椒有关,她把和父亲早早起床赶到邻县去选辣椒,买回辣椒后怎样做成菜,品尝辣椒后怎样分辨不同品种的经过和心路历程写了下来,写得情真意切,生动感人。
  这一回,吴老师在小丫的卷子上打出了100分,并再次写下一段评语:小丫,你写的虽然是件小事,但在我看来,却是一件大事:它使你有了正确的价值观。与你的美好心灵相比,这100分实在显得分量太轻了!
辣椒辣不辣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