赶不走的侄儿

从前有一个秀才,父母双亡之后,因生活无依无靠,只得寄居在一个远房叔叔家。时间一长,叔婶老两口不高兴了,就决定想个法子赶他走。
  老头说:“依我看,赶侄儿走,千万不能发生争执,以免让街坊邻居耻笑。应该说些刺激他的话,旁敲侧击,让他产生自知之明,主动滚蛋。”
  老太拍拍胸脯说:“你看我的吧,保准几句话就能把他打发走。”说罢,便直奔侄儿的房间。
  侄儿见老太进来,忙说道:“婶婶,您请坐,有何话对侄儿讲?”
  老太阴沉着脸,说:“想不到咱家出了内贼了,我今天才发现娘家给我陪嫁的一对玉镯子不见了,找了半天也找不到,难道会长翅膀飞了不成?你来我家之前,几十年也没有发生过这种事!”
  侄儿一听这话,就明白婶婶是想找借口赶他走,便接茬说:“婶婶,我本准备住几天就走,可万没想到你家在这期间丢了贵重东西,这下我想走也不能走了,我一走就成了畏罪潜逃的嫌疑犯了!我不走了,等这案子破了再走!”
  老太听罢,不由一怔,后悔这招弄砸了,她灵机一动,便说:“我觉得你也不是那号人,我再去找找看,也许根本没丢。”
  老太回到屋里,故意磨蹭了一会儿,然后拿出一对玉镯子,又来到侄儿房间,说:“侄儿,我的玉镯子在哩,被我放在另一个包里了,你看我这记性,差点错怪了你。”她边说边瞅着侄儿,意思是东西没丢,你可以放心地走了。
  谁料这下侄儿又从坐着改为躺下了,边躺边说:“没丢就好!我总算放心了,现在我是一个清白之人,再在你家住个一年半载,也没有任何思想负担了。”
  老太碰了一鼻子灰,忙去向老头求援。老头听她说了刚才事情的经过,便嘲笑道:“你那是什么笨办法,真是自讨无趣。看我的吧!我这一招,准能客客气气地羞辱他一番,让他乖乖滚蛋!”
  老头打了一壶酒,又让老太给做了几个菜,然后邀请侄儿过来与他对饮。侄儿假装什么都不知道,客气地说:“叔叔,咱都是自己人,不逢年又不过节,何必如此破费,这叫小侄如何担待得起?”
  老头说:“咱叔侄俩不必客气,既然准备了酒菜,就边吃边说说话,解解闷儿。”
  侄儿高兴地应道:“我一定多陪叔叔喝几盅。”说完,就大吃大喝起来。
  老头还没夹几口,菜已经快见底了。老头一放筷子,问道:“你属什么的?”
  侄儿一边吃,一边满不在乎地回答:“我属狗。”
  老头笑了,说:“多亏你属狗,你要是属老虎,恐怕就连我也给吃了!”
  侄儿也笑着说:“我是吃得快了点,从小养成的习惯,没办法。真不好意思,叔叔以后发现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尽管指出,我保证改。”
  老头一听这话,脸立刻沉下来,说道:“你来我家时间也不短了,看到你这样,我就不由得想起一个典故来,给你讲讲如何?”
  侄儿连声说好。老头“吱溜”一下喝了一盅酒,说道:“有一条癞皮狗,整天贪吃,惹人讨厌。有一次,它追赶一只鸡,想把鸡给吃了,可鸡会飞,一下就飞到院里的树上去了。这癞皮狗不会爬树,便一动不动地卧在树下,等着鸡下来。这一来,把鸡给逼急了,鸡不由得说了一句话……”
  侄儿感到稀奇,忙问:“鸡还会说话?它说什么来着?”
  “你问说什么话?”老头瞪着侄儿,狠狠地说,“你这癞皮狗赖着不走,就坐等着吃老子吧!”边说边看侄儿有何反应。
  侄儿当然明白叔叔是在骂自己,却装作没听懂,满饮了一杯,说道:“叔叔给我讲的这个典故是成语‘指鸡骂狗’的来历,不怎么新鲜。我有一个新鲜典故,给叔叔讲讲如何?”
  老头气不打一处来:我如此明明白白骂他癞皮狗,赖着不走,他却装糊涂,还反过来要给我讲典故,我倒要听听他能讲出什么新鲜典故!
  于是老头便压住火,说:“哦?侄儿也有典故?讲来我听听。”
  侄儿放下酒杯,说:“刚才叔叔说我吃饭像老虎,这倒让我想起一个关于老虎吃食的典故‘黔驴技穷’,这典故出自柳宗元写的一篇文章《黔之驴》,说的是贵州本没有驴,后来有一个多事的人把一头驴运到贵州,放在山脚下。山上有一只饿急了的老虎看见了那头驴,就想吃掉它,可是那驴个头高大,老虎以为它本事也大,不敢贸然去吃。但老虎观察了很久后,发现这驴子除了吃草、吼叫、尥蹶子之外,再没什么本事,于是就放心了,扑过去要吃这驴子。驴子一看老虎要吃他,吓得拔腿就跑,因为跑得急,边跑边不住地放屁。老虎见驴子边跑边放屁,就边追边喊……”
  老头听呆了,不由问道:“老虎还会喊话?”
  侄儿说:“刚才你那鸡会说话,我这老虎怎么就不会喊话?”
  老头问:“它喊什么?”
  侄儿也学老头刚才那样瞪大眼睛,说:“你以为放几个屁我就不吃你了?放屁老子照样吃你!”
赶不走的侄儿
赶不走的侄儿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