送你一件藏袍

在藏北山区盛产虫草的地方,有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集镇,除了虫草交易的季节外,这里很少有人来往。平常没等天黑,镇上的几家小店都关了门。
  这天傍晚突然刮起了大风,还飘起了雪花,一家羊肉杂碎店的门却还一直开着。这家店开了好多年了,夫妻两人,还有一个十五六岁、叫阿盼的小姑娘,平时卖点羊肉杂碎,虫草出来时就收购一些到山外去卖,日子也还过得去。今儿个父母有事出去了,只有阿盼守着店。
  阿盼在门口望了很久,见父母还没回来,正要关门,突然看见冷清清的街上,有一个身影迎着风雪,急匆匆地朝这边走来。到了跟前她才看清,是一个衣着单薄的女人,身后还背着个小男孩,孩子有气无力地靠在母亲的肩头,看样子病了。
  女人走进店,要了一碗杂碎,又把孩子放下后抱在怀中,靠近火炉坐了下来。
  阿盼盛了一碗热腾腾的杂碎端到女人面前,母子两人吃完后给了钱,正要走,伏在母亲肩头的小男孩突然说:“妈妈,我好冷。”
  母亲心疼地摸了摸孩子的额头,脱下外衣裹紧了孩子,正要出门时,阿盼叫道:“你等等,外面太冷,我去找件厚实点的衣服。”
  阿盼进了里屋,先是拿出自己的一件棉衣,想了想又放下,觉得小了,又翻出了父亲的一件藏袍。这件宽大的藏袍很厚重,特别暖和,父亲平时从来不穿,只有上山收虫草时才穿上,因为山上特别冷。阿盼觉得这件衣服对母子俩特别实用,就抱出来递给女人,说:“这衣服你别看它旧,穿上可暖和了。”
  女人连声道谢,并说等看完病一定把藏袍送来,然后她穿上自己的衣服,用藏袍裹紧男孩,走出了店门。
  看病要去很远的县城,这时候已经没有班车了,只有在班车停靠点去拦一辆过路车。母子俩在那里等了很久,仍不见有车经过。风雪越来越大,要不是从店里拿了那件藏袍,母子俩真的会冻得受不了。
  后来,总算等到了一辆返回县城的出租车。女人抱着孩子坐到了副驾驶的位子上,车里非常暖和,小男孩似乎也有精神了,好奇地这儿看看那儿摸摸。
  司机很年轻,面相憨厚,一路上少言寡语。不料跑了一多半路程时,发动机发出一阵异样的响声,突然熄火了。司机试了几次,车子就是开不了,他下车打开引擎盖,看了看,又无奈地合上。回到车内,他对女人抱歉地说:“对不起,车坏了,一时半会儿修不了,我给你们重新拦辆车。”
  这时候风越吹越猛,雪越下越大,没了暖气的车内渐渐寒冷起来,女人又用藏袍裹紧了孩子。
  好在没过多久,司机拦下了另一辆出租车,他与那个开车的老师傅不知说了些什么话后,就让女人上了那辆出租车。上车后,女人感觉暖和了很多,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,下了车,把藏袍给了那年轻的司机。
  憨厚的年轻人说什么也不要,女人说:“你就别推了,一件旧衣服值不了几个钱,但这会儿对你特别管用。”说完,她就走了。
  女人上了老师傅的车后,小男孩问妈妈:“妈妈,你不是说等看完病要把衣服还给人家吗,怎么又送人了?”
  女人笑了笑,说:“傻瓜,人家一片好意送给你就没打算要了,妈妈好意思把我们用过的藏袍再还给人家吗?等你看完病,妈妈买件更好的新藏袍答谢他们。”
  老师傅接口说道:“幸好你给他这么一件厚实的衣服,不然这夜里他非冻死不可。这司机我认识,是个大好人啊,可命苦,一直在山里长大,前不久才开上了出租车,好不容易找个老婆,半年前又查出了癌症,欠了一屁股债,没日没夜地跑车。刚才我劝他丢下车跟我们一道回县城,因为修车的师傅要明天早上才会来,可他却放心不下他的出租车。”
  女人听了,心里不是滋味。
  到了县城医院,急诊室的医生看了孩子的病情后,说:“这病要想控制得好,得送市医院才行。现在赶火车还来得及,快去吧。”
  在火车上,女人焦虑起来,出门时匆忙,没带多少钱,去市医院看病,身上的钱肯定不够,心里想着到了市里找谁去借钱。懂事的小男孩似乎看出了妈妈的焦虑,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钱夹:“妈妈,给你。”
  女人大吃一惊,拉开钱夹一看,里面钱没多少,却有一些证件和医院的账单什么的,一问,孩子吞吞吐吐地告诉妈妈,是在第一辆车上捡的。
  女人细细一看,这才发现钱包里有年轻人的驾驶证。女人的眉头不由皱紧了,一个跑车的人没有这个证件可是寸步难行啊,她恨不得此刻插翅飞到还在雪夜里守候的年轻人身边,把证件还给他,可列车在飞驰,她毫无办法。此刻,她除了为儿子的病情担忧外,也为儿子的不懂事而感到自责。
  第二天,女人在市医院安顿好儿子后,就带上钱夹,匆匆登上了火车,往回赶。她想,这个时候年轻人应该早就修好车回县城了。
  可是列车快要抵达县城时,她在窗外看到了意外的一幕:不远处的公路边,昨晚坏掉的那辆出租车仍静静地停在原地,那个身穿藏袍的年轻司机正在路边张望着。他在等修车的师傅吗?难道他的车还没修好?现在已经是下午了,这似乎不大可能。莫非他知道儿子拿了他的钱夹,在等我给他送来?想想他应该没这么傻。女人迷惑不解,他究竟在等什么呢?
  在县城下了火车后,女人立即打的赶到那儿。年轻人看到她一脸惊喜,说:“我知道你肯定会来的。”
  女人把钱夹递给他,不解地问:“为什么?”
  年轻人说:“你在送我藏袍的时候,我就知道你是一个替人着想的好心人。”说着,年轻人把藏袍脱下来,然后又说:“其实我在这儿不是等钱夹……这藏袍不是你的吧?你能说说它的来历吗?”
  女人就把阿盼送她衣服的事说了出来,年轻人说:“我知道这藏袍不是你的,快点把藏袍还给人家吧,我估计为这件藏袍,那家人一定急疯了……”说着,两人赶紧上了车。
  再说昨天晚上,阿盼等父母回家后,便说了送女人藏袍的事,母亲一听急得跺起了脚:“天哪,那藏袍里我藏着五万块钱哪,打算等些天你爸上山收虫草时用的。”阿盼听了,心里一沉,可嘴上却说:“妈妈别急,她说过一定会来还的。”
  一家人好不容易熬到天亮,然后分头去找,都无功而返。
  就在一家人万分沮丧时,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店门前,年轻人抱着藏袍,和女人朝店里走去,阿盼惊喜地叫道:“妈妈快看,她把藏袍送来了。”父母喜出望外,急步出来,就在这一刻,奇异的事情发生了:那父母看着怀抱藏袍的年轻人,不由呆住了……
  从父母的眼神中可以看出,此时此刻,他们根本不在意那件藏有五万块钱的藏袍了,却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年轻人。
  年轻人被盯得不好意思起来,说:“对不起,我们来迟了。谁也没想到这藏袍里有钱,早上我修车时才发现……”
  阿盼的母亲接过年轻人递来的藏袍,随手放在了一边,说:“孩子,我给你看样东西。”说完,她从里屋取出一张老照片。
  大家看着那张照片,都呆住了。照片上是一家三口的合影,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和年轻的父母相依相偎。而那出租车司机,和照片上那年轻的爸爸长得十分相像,这是怎么回事呢?
  看到大家满脸疑惑,阿盼母亲这才道出了二十多年前的一段往事。
  原来阿盼的父母不是本地人,在阿盼出生之前,她的父母带着四岁的儿子来藏北旅游,就在准备回家的那天,也就是在这个地方,想买一些虫草带回家,谁知选好虫草后,才发现不知何时儿子走散不见了……他们找了很多地方,也找了很长时间,却一直没有儿子的消息,于是就在儿子走失的地方,高价盘下了这家杂碎店,他们坚信总有一天儿子会回来的。
  几年之后,他们有了女儿,特意取名叫“阿盼”。
  听完这个故事,年轻人想到自己从小跟着僧人在山里长大的身世,似乎明白了什么,莫非照片上那个小男孩就是自己?时隔二十多年,小男孩已长得和照片上的父亲一模一样。年轻人抬起头,望着眼前一脸沧桑、两鬓斑白的阿盼爸爸,他的泪水不由得夺眶而出。
  阿盼母亲的泪水早已溢出眼眶,哽咽着说道:“如果我没认错的话,你就是我们寻找了多年的儿子……”
送你一件藏袍
送你一件藏袍
送你一件藏袍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