脱颈之发

一发难寻
  明朝万历年间,都察院周大人府上发生了一件怪事。
  那天,周大人刚下朝回府,突然听得院中乱成一团,一个家丁来报:“大人,不好了,公子疯了。”周大人赶到院中,只见儿子披头散发,龇牙咧嘴,一会儿在地上打滚,一会儿又啃咬树皮,一会儿又爬到了树上,远看就像猫一样。
  儿子周金天今年十七了,打小就爱跟猫玩,该不会是……周大人心中一紧,赶忙找来各路郎中。郎中们望闻问切一番,说周金天得的是疯猫病,要想治,一个字—难!周大人只有这一根独苗,看儿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,周大人心如刀绞。
  这天,来了一个江湖郎中,眼大如蛤蟆,说话嗡声嗡气。周大人想,名医都请遍了,这游医有戏吗?得了,死马当活马医吧!
  “蛤蟆眼”一番诊治下来,说法跟前面几位郎中差不多。周大人一时心灰意冷,就在他几乎绝望时,蛤蟆眼又说话了:“大人,这疯猫病,说白了是邪性作怪,小的老家有个偏方,说可用几缕‘脱颈之发’做药引,以正压邪,没准能奏效!”
  周大人一听傻眼了,“脱颈之发”可不是一般的头发。在明朝,如果皇帝判一个人有罪,而且罪当斩首,但又念其有功,可以削发抵罪,削下来的头发就是“脱颈之发”。
  在民间,人们相信正能压邪,而削发抵罪的必是忠臣义士,所以这用脱颈之发做药引、治邪病的偏方,周大人也不是第一次听说。
  可脱颈之发哪儿弄去?一来这个人必须是大官,二来要正直,这倒好办,可要犯了龙怒以发抵罪,太难了!周大人试着向几个关系不错、正直不阿的同僚讨来几缕头发,烧成灰入药,却毫无功效。
  蛤蟆眼听说了头发的来源,嘴一撇,说:“周大人,您别瞎忙活了,就是皇帝老儿的头发都不行。这脱颈之发,必须是大臣要以发抵罪那几缕头发。要是放在前些年,倒是不难找,现在啊,估计悬!”
  冒死进谏
  周大人听懂了蛤蟆眼的话外音。眼下朝廷里有个权倾朝野的太监,为非作歹多年,以前一些弹劾他的大臣都惨遭陷害,有的削发抵罪,有的受迫害致死。
  多年过去了,当初被削发的官员皆已离世,而今的官员都变得世故油滑,成了轻易不作声的“哑巴官”。
  周大人把自己关在房里一整天,终于想明白了一个道理—能救儿子的,或许只有自己。他为官多年,从前也敢于直谏,可后来发现朝廷一片乌烟瘴气,为了明哲保身,也就不敢再得罪小人。
  可今时不同往日,周大人暗自发誓:为了儿子,必须冒死一试!若进谏弹劾奸臣,极有可能被奸臣反咬一口。皇帝要定罪,念在自己对朝廷也算有功,或许可以削发抵罪;就算皇帝大怒要砍头,那从自己头上削下来的头发也是脱颈之发。为了儿子,舍出老命又如何?
  这天,周大人没有急于上朝,而是穿得破破烂烂,蹲在一家字画店门口。字画店一开门,他赶紧闪了进去,这看看那瞅瞅,最后目光落在一幅山水画上。说实话,那幅画画功低劣,山不像山,水不似水,与名人字画一比,简直是不堪入目。偏偏周大人看上了,说要买下这画。店主一皱眉头,仔细打量了周大人一番,摇摇头说不卖。周大人微微一笑,说:“自己人,我与作画之人相识……”店主笑而不语,收下银子,把画给了他。
  周大人上朝后,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朝廷之上,说自己耽误上朝,罪不当赦。皇帝问何原因,周大人从袖子里抽出一幅画,说自己从字画店经过,被一幅名画迷住了,有心想买下但无奈画作名贵,自己回府拿钱,又向邻居借了不少,凑足五百两银子才买了下来,自己十几年俸禄全都搭进去了。
  皇帝一听,来了精神:“快让朕看看是什么字画让爱卿拔不动步。”打开画作一看,皇帝差点笑了,这哪叫画啊,画中的风景全是败笔,就算是小书童也能画得比这强。
  皇帝问:“爱卿,这幅画竟要五百两?依朕看,画者的水平实在太过稀松平常,连五文钱都不值。”
  周大人说:“臣绝不敢犯欺君之罪,如果皇上不相信,可以派人去那家店查问。”
  皇帝问:“这是哪位大家的画作啊?”周大人说:“是司礼监太监画的。”
  一时间,朝上顿起波澜,人们议论纷纷。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,这叫“雅贿”:如果张三求李四办事,不会直接送钱。李四画一幅画“卖”给字画店,张三再以极高的价格买下,然后再送还李四,而字画店把钱与李四“分赃”,其实他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。
  皇帝已经露出不悦的面容,但还是说:“朕会按理查办的。”
  话虽如此,几天过去了,朝廷依然风平浪静,看来这事又一次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了。
  周金天的状况越来越差,茶不思,饭不想,唯独喜欢吃生鱼。把鱼递到他面前,他连鱼鳞都不去,直接活吞进肚里,俨然变成两条腿的猫了。周大人见了,心想若再不趁热打铁扳倒奸臣,拿到脱颈之发,儿子保不齐就……
  周大人明白,要想让皇帝把心腹查办,必须下剂“猛药”。于是,他暗地里安排了线人,几经探查,终于探得太监的谋逆之罪,现在是“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”。
  一剂猛药
  没过多久,周大人听说皇帝要外出祭祀,大喜过望,他找到一位养鸽人训练了一只白鸽……
  皇帝选了良辰吉日,召集文武百官前去祭祀,经过一处宅子时,突然飞过一只白鸽,这鸽子全身雪白,唯独屁股上的毛是红色的,俗称“雪中红”。
  雪中红在空中盘旋几圈,飞到皇帝头上,“咕噜咕噜”叫了起来。侍卫想去轰鸽子,却被一名官员拦住了:“这鸽子是雪中红,这是吉兆啊!人常说‘良禽择木而栖’,这雪中红为何偏偏在皇上头上盘旋,说明皇帝是人中龙凤,连鸽子都知道的。”
  皇帝听了马屁很是受用,叹道:“爱卿果然是博学多才,这雪中红甚是有趣。”
  周大人趁机道:“这雪中红喜欢美玉,据说见了美玉就不肯离开。”刚说完,雪中红飞进了一处宅子。那宅子看起来并不起眼,但明眼人知道,这是司礼监太监的私宅。雪中红飞进屋中,是不是说明屋里有宝玉呢?
  皇帝来了兴致:“让朕看看,里面是不是有美玉。”
  皇帝带众人进去,见雪中红落在桌子上,旁边果然有个玉像。走近了,众人都傻眼了,因为这玉像竟然是“行什”,行什是压尾兽的一种,皇宫的墙瓦上才能有。
  皇帝大怒:“这是谁的宅子,竟敢用行什?”
  众官员都知道司礼监太监是皇帝身边的红人,便说虽然宅子是太监的,但行什落在屋檐上才是压尾兽,在屋里摆放则不算太大的冒犯。
  皇帝收敛了一下怒容。周大人站了出来,说:“皇上,雪中红喜欢美玉,皇上身上也佩戴了美玉,这鸽子竟不理皇上,而飞到桌子上,说明这玉行什是玉中极品啊!”
  皇帝更生气了,太监收点好处也就罢了,贪的宝贝竟盖过了皇帝。皇帝命人将行什拿走,但那雪中红还是站在桌子上不动。周大人说:“这雪中红嗜玉,行什拿走了,怕是这桌子抽屉里还有稀世珍宝?”
  桌子上了锁,皇帝叫人把锁头砸了,打开抽屉,里面是一叠往来信件,里面的内容竟是太监与几位高官勾结谋反的内容。
  周大人道:“皇上,微臣该死,司礼监太监与人合谋,结党营私之事,微臣早有调查,但无奈太监身边爪牙众多,臣怕打草惊蛇,才……”结党谋反是大罪,而知情不报也是重罪,皇帝把太监流放,本来也想治周大人失察,但想到太监也是依附皇权作奸犯科,能设巧计锄奸已是不易,便下旨削去周大人的几缕头发,以发代头,结了案子。
  朝中奸臣被铲除,消息一传出,大快人心。周大人来不及高兴,举着被削下的头发,一路小跑,赶回府中。一进门,不禁愣住了,儿子正陪蛤蟆眼喝茶呢。
  周大人问道:“我儿的病……”
  周金天笑了:“父亲,这次是我们欺骗了您,装成患了怪病,编造一个药引,进而让您进谏铲除奸臣。这件事,我知道父亲一直想做,就是顾虑家中老小才选择明哲保身。眼看奸臣一日不铲除,百姓就无一日安生,我们就出此一计,望父亲切莫怪罪……”
  蛤蟆眼也说:“周大人,原谅我们出此下策,不过您看,朝廷虽噤若寒蝉,但是只要有一人带头摇旗呐喊,铲除奸臣,大家一定会一呼百应。”
  周大人非但没有生气,相反还有些自责,他将这缕脱颈之发悉心收藏起来,时刻提醒自己:为官清正,切莫助纣为虐。
脱颈之发
脱颈之发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