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赌

1.非常乞丐
  百花楼是京城最大的妓院,这天出了件新鲜事儿:一个衣衫褴褛、蓬头垢面的乞丐硬要往里闯。伙计赶紧过去往外轰,却被那乞丐用讨饭碗砸了个瓷实。等一个伙计吐出三颗碎牙,他这才看清那讨饭碗竟然是纯金的。这可是财神爷呀!伙计急忙拦住众人,点头哈腰地把乞丐迎进百花楼,并把老鸨请出来接待。乞丐看都没看老鸨一眼,牙缝里喷出六个字:“我点秋荷姑娘!”
  秋荷可是百花楼里的头牌,琴棋书画无所不通,现在是红得发紫,多少人愿出大价钱求得一见。就连京城的乞丐们也立下誓言:“起早贪黑多乞讨,凑足银子见秋荷。”大家都以为是笑话,没想到还真有这不怕死的来了。可现在秋荷正在陪客人,的确无法抽身。乞丐不容解释,把手里的打狗棒狠狠往地下一顿,表示多少银子都成,他现在就要见秋荷。
  老鸨一笑:“我知道大爷有钱,可话说回来了,到百花楼来的,哪个没钱呢?就现在侧厅候着的那些爷,也都是等着见秋荷的。你现在就要见秋荷,他们也不一定答应吧?”
  一句话引来了侧厅的那些人,他们早就听说一个叫花子进了百花楼,现在听说他要点秋荷,顿时血往上涌,“呼啦”一下冲过来,什么官宦子弟、风流名士、富商巨贾,各亮身份,然后指着乞丐的鼻子说:“你是什么玩意儿?凭什么要见秋荷姑娘?”
  乞丐轻蔑一笑:“凭什么?我到这儿就凭一个字—钱!”
  一提钱,众人都笑得前仰后合,一个脑满肠肥的人摇了摇折扇:“端个金碗就算有钱吗?如果我想的话,我家的狗都可以用金碗盛食。而且秋荷姑娘也说了:宁与雅士清茶一盏,不同俗客弄金半升。”
  “这是秋荷姑娘说的?”乞丐向众人求证后,什么也没说,而是把手指放在嘴巴里,连吹了三声响亮的呼哨。很快,伙计跑进来报告,说门口两个讨饭的弄个大箱子要进来。乞丐应声说是自己的手下来送东西,让他们进来。老鸨也搞不清楚他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就点头同意。很快,两个叫花子把箱子弄了进来。
  乞丐大手一挥,说道:“宁与雅士清茶一盏,不同俗客弄金半升。”
  话音刚落,那两个叫花子就打开箱子,刷刷点点,很快,刚才那两句话变成了十六个明晃晃的金字放在了老鸨面前。老鸨和众人都愣了:“这是—”
  乞丐面无表情:“只要秋荷陪我,她说的每一个字我都用笔蘸了金粉写下来,回头再刻在金条上相送。”
  老鸨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,其他人眼睛里的火焰跳了几跳,最后都熄灭了。
  老鸨急忙去找秋荷,很快又匆匆跑回来,小声告诉乞丐,秋荷说她喜欢风流才子。乞丐并不恼怒,而是从口袋里摸出一小片浮萍,随手扔进一个装满水的玉盆中,只见浮萍漂起来,叶面逐渐浮现出三个字:“缘”、“相”、“聚”。
  好一个“萍水相逢、有缘相聚”!乞丐一抬手,让老鸨把玉盆送给秋荷。
  老鸨兴冲冲地端盆而去,很快,随着一阵花香袭人,秋荷满脸绯红地走了过来,径直投进乞丐的怀里,随后,两个人携手并肩进屋了。
  人们大为惊叹,纷纷叫骂着甩袖离去,还有人朝着秋荷房间的方向狠狠唾了一口,说道:“癞蛤蟆吃了天鹅肉,等着扒皮吧!”
  2.路遇高人
  乞丐在秋荷那儿整整住了三天,这才离开了百花楼。可他刚出百花楼没多远,就被一大群叫花子围住了。
  原来,乞丐独占花魁的消息早在京城里传遍了,这些叫花子是来讨赏的。乞丐也不多说,朝左右摆了摆手,那两个手下就打开箱子,从里面取出一些零散银子,天女散花般扔了出去,那些讨赏的狂呼着,恶狼抢肉般撕扯在了一块儿,乞丐一行连忙趁机走开了。
  刚走过两条街,前面一阵道喜声,只见迎面又一字排开十几个叫花子,旁边的桌子上摆着酒碗。领头的是个独眼龙,他抢前几步,手捧一碗酒敬到乞丐面前,大声说道:“兄弟,满京城的弟兄都想见秋荷一面,就你见着了,给咱露脸争光了,这碗酒,敬你!”
  乞丐接过酒碗:“多谢!”
  可他的话音还没落地,独眼龙手一抖,从袖子里抽出一把尖刀,一翻腕子,朝着乞丐的咽喉刺去。
  “当心!”乞丐的一个手下惊叫,用力往旁一扯,独眼龙的刀走空了。另外那个随从狠命一脚,正踹在独眼龙的腰上,独眼龙闷吭一声,被踹出老远,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其他叫花子一见事情不妙,纷纷踢翻桌案,露出暗藏的兵器,各擎刀棒,“呼啦”一下把乞丐三人围在正中,狼一样扑了上来。乞丐三人拼命抵抗,虽然打倒了好几个,但终究双拳难敌四手,被他们打倒在地。
  独眼龙刚要举刀往下砍,乞丐见山穷水尽,干脆豁出去闭眼等死。千钧一发之时,只听“当”的一声,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一枚小石子,正中独眼龙的手腕子,独眼龙一声惨叫,钢刀飞出老远。
  紧接着,一个气宇不凡的年轻人走了过来,身旁跟着一个壮汉。独眼龙用手一指,几个叫花子蜂拥而上,可那壮汉三下五除二就全部打倒。见路遇高人,独眼龙不愿再恋战,招呼起那些叫花子,一溜烟儿逃得无影无踪。
  乞丐的两个随从向年轻人一抱拳:“谢大侠出手相救,我们都是小福王爷的人,此处不便说话,请跟我们一块儿去王府见小福王爷!”
  小福王爷是福王爷的独子,有名的京城四少之一,挥金如土,目空一切,常出惊人之举。年轻人思考了半天,同意跟乞丐他们去福王府。
  一见乞丐回来了,而且是被这个仪表不凡的年轻人救的,小福王爷兴致大发,摆下酒宴招待年轻人。年轻人自称姓艾,几杯酒下肚,问道:“小王爷为何花钱让一个乞丐去占花魁呢?”
  小福王爷仰天大笑:“这是我和小侯王爷打的赌。”
  3.奇特赌局
  小福王爷说的小侯王爷也是八旗子弟,同样是京城四少之一,为人争强好胜。秋荷成了百花楼的头牌后,小侯王爷自然要去点名找秋荷侍候,可不知道秋荷冲撞了哪路神仙,死活就是不肯,这让小侯王爷特没面子。
  一次,小侯王爷遇到小福王爷,两个人坐在一起喝酒。酒过三巡,小侯王爷就提起了秋荷,说她自视甚高,轻易不见客人。小福王爷一摆手,说娼妇就是娼妇,只要银子花到了,就是乞丐她都不会拒绝,这不,京城的乞丐也正在乞讨凑钱要见秋荷。一句话惹恼了小侯王爷,两个都极好赌的人最终决定打赌,小侯王爷选出一个乞丐,小福王爷负责出钱,看秋荷同不同意陪乞丐。以一个月为限,输者承担所有费用,并当众向赢者再付百两黄金。
  于是,小侯王爷就找到了那个乞丐,交给小福王爷,由小福王爷教他怎么做,又派府里两个下人一直跟着乞丐,既是保护,又是防止他逃跑。没想到乞丐第一次去百花楼就成功了,而且一住三天。不过,他们都没想到乞丐会路遇歹徒,幸亏有艾公子及时相救。
  小福王爷叫艾公子暂时留在王府,他派人去把小侯王爷请来,他要小侯王爷当面愿赌服输。
  艾公子轻叹一声:“乞丐独占花魁,恨不得杀了他的人多了去了,我只是路遇不平出手相助而已。不过听下来,你们打的这个赌有问题。你想啊,乞丐进了秋荷的房,就能证明秋荷侍候乞丐了吗?没准一进去就被打昏了呢!如果百花楼和那个乞丐合起伙儿来,就为了骗小王爷的银子呢?还有,如果是你和百花楼合的伙儿呢?那小侯王爷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?”
  小福王爷恍然大悟:“赢要赢个光明磊落,输让他输个心服口服。一会儿我把小侯王爷请来,重新定规则,再赌一把!对了,你说该怎么赌?”
  艾公子一笑:“很简单,赌秋荷肯不肯嫁给那个乞丐。这样,如果小王爷您赢了,那可是坦坦荡荡,而小侯王爷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。”
  小福王爷一拍大腿:“好主意,就这么赌了!”
  小侯王爷很快被请进王府,他思忖半天,最后点头同意,但他又追加了一个条件,那就是如果秋荷愿嫁,在他们成亲一年内,秋荷如果怀孕,就是小福王爷赢,否则就是自己赢。要不怎么能知道秋荷和乞丐真的履行夫妻之实了呢?至于赌注嘛,除了之前所谈的百两黄金,他提议再加一条,输者要向赢者公开磕三个响头。小福王爷赌红了眼,没多想就答应了。
  于是,乞丐受两位王爷之托,又到了百花楼,提出要给秋荷赎身。老鸨当然不肯轻易放走这棵摇钱树,于是赎金一加再加,竟然加到了一千两银子。可老鸨最后还提出了一个条件,再拿出一件稀世珍宝,她才同意让秋荷从良。
  乞丐离开了百花楼,很快转了回来,手里多了一对晶莹剔透、精雕细琢的和田玉酒杯。见多识广的老鸨一眼认出那绝对是珍品,刚要接过去,乞丐一摆手,叫人取过酒来,他亲自往酒杯里倒酒。
  只见那酒杯内壁接近杯口的地方有一圈金丝,随着杯中美酒逐渐与金丝持平,刚才还空空如也的杯底竟然冒出了一朵缓慢绽放的莲花,当酒超过了金丝圈,即将斟满时,整整一杯酒竟然全部淌出,一滴都不剩。
  太神奇了!老鸨像捧着心肝一样捧着这对酒杯,毫不犹豫地在秋荷的从良文书上签了字,画了押。
  接下来就看秋荷的意愿了。出人意料的是,她对嫁给乞丐竟然没有丝毫异议。小侯王爷听了捶胸顿足,小福王爷则喜不自胜,忙派人把一套小院准备好。
  很快,秋荷和乞丐正式成亲了。就像当初乞丐独占花魁一样,秋荷从良嫁给乞丐这件事再次轰动京城,许多人都对乞丐羡慕不已,可也有许多人皱着眉头说:“这事咋感觉从里到外都透着邪性呢?”
  4.局中有局
  眼看最后的赌局拉开序幕,小福王爷和小侯王爷约定:每人一月,轮流到乞丐家看望,密切关注秋荷的动静。奇怪的是,小侯王爷从未去乞丐家探望过,似乎胜券在握。可是没过几个月,小福王爷突然派人来告诉他,秋荷怀孕了,让他准备黄金百两,磕头认输。
  小侯王爷大吃一惊,立即赶到福王府,小福王爷春风满面,指着小侯王爷说:“你准备在什么地方给我磕头呀?”
  小侯王爷盯了小福王爷老半天,皱着眉说道:“这不可能啊!你能确定这孩子就是乞丐的?”
  小福王爷勃然大怒:“愿赌服输。本小爷还从未在打赌上耍过赖,你凭什么乱怀疑?”
  见小福王爷动了肝火,小侯王爷也气不打一处来,脱口而出:“哼,我能不怀疑吗?因为乞丐他根本不可能让秋荷怀孕!”
  小福王爷一愣,立即追问:“为什么?今天你要是说不清楚,就别想走出王府。”
  小侯王爷一跺脚,说:“既然这样了,我干脆就全说了!”
  当初,小侯王爷到百花楼寻欢遭到秋荷的拒绝,这让他恼羞成怒,和小福王爷酒后吐露,意外挑起小福王爷的赌兴,这让小侯王爷心生一计—不妨就赌一把,借小福王爷的手报复秋荷。令他没想到的是,中途杀出个艾公子,提出后续的赌局。小福王爷兴致盎然,小侯王爷也不好抽身,正寻思着怎么增加胜算的时候,艾公子提出赌二人成亲的事,小侯王爷立马来了精神,追加赌孕。他之所以敢下如此赌注,就是因为他在挑选乞丐的时候,偏偏选了一个无法生育的乞丐,这个秘密,小福王爷并不知道。
  这样一来,小侯王爷觉得自己定会雪洗耻辱,反败为胜,彻底击败小福王爷。其实赔多少黄金白银他倒不在乎,他更在意的是小福王爷失败后对他的叩拜,如果那样,他将会成为京城四少之首。
  如此精心的布局,小侯王爷就等着小福王爷磕头认输,突遭变故怎能忍得下这口气?他气冲冲地去找秋荷对质,小福王爷也紧随其后。
  小福王爷和小侯王爷一脚踹开乞丐家门,秋荷瞟了他们一眼,没说话。
  小侯王爷指着秋荷的肚子,问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  秋荷盯着两位小王爷,微微一笑,没有答话。
  小福王爷用脚一踢乞丐:“孩子是不是你的?”
  乞丐摇着头,战战兢兢地开口:“不……不是我的……我……我不能……”
  “的确不是。”秋荷接过话头,“你们啊,都不配做我孩子的父亲。”
  精心设计的赌局竟然成了一场闹剧,两个小王爷气得脸色发紫,小侯王爷叫道:“大胆!乞丐,去,你去把她掐死!要不然我们剐了你!”
  秋荷一听,脸“刷”地白了,她抢步冲向房门,小福王爷和小侯王爷立即去拦,三两下把她扯回屋,可她手里的东西却随风飘了出去,许多人都看得清清楚楚:那是一条绣龙的明黄手巾。手巾很快被抢了回来,可是小福王爷和小侯王爷却捧着它呆住了,因为他们清楚,能用这种手巾的只有一个人—皇上!
  老半天,小福王爷一把扯过秋荷:“这真是皇上的东西?你怎么会见过皇上?”
  秋荷鄙夷地看着蔫掉了的两位小王爷,带着胜利的神色讲起了她的故事。
  几个月前,一位气度不凡的公子来到百花楼,第一次就点了秋荷。那时候她还没成头牌,隐隐感觉到公子定有来头,可公子一直没说,秋荷也就没问。后来,秋荷成了头牌,公子又来过几次,秋荷无意中发现了公子的明黄绣龙手巾,吃了一惊,她清楚那代表着什么,就悄悄藏了起来。打那以后,秋荷就只陪客聊天喝茶。一个月后,她发现自己怀孕了,而且确定那孩子就是皇帝的,她就打定主意要把孩子生下来。这时候,偏巧福侯两位京城阔爷拿她打赌,还赌她是否愿意嫁给乞丐。于是,秋荷干脆借坡下驴,跳出火海,安心养胎。想着找机会再把自己怀了龙胎的消息放出去,她相信皇上一定会来救她们母子。
  小侯王爷听得心惊胆战,不过他还是悻悻地唾了一口:“你这是痴心妄想!”
  秋荷似乎意犹未尽地说:“是我痴心妄想吗?成亲那天,我竟然在迎亲队伍中看到了皇上!我就知道,他心里有我们母子。你们拿我当赌注,可我也有我的赌注,哈哈哈……”说着,她轻轻抚摸着自己隆起的肚皮。
  “什么?”小福王爷和小侯王爷的脸白得像窗户纸。
  这时候,门外马蹄声响,一个人甩镫下马,竟然是艾公子的那个壮汉随从。他来到屋里,一言不发,亮出皇宫大内腰牌,正式宣布:“奉皇上之命,你两人沉溺勾栏,有辱八旗,欺男霸女,怙恶不悛,带回去问罪。”
  两位王爷大惊:“难道……艾公子就是当朝新帝?哎呦喂,我们真是瞎眼啊!”二人双膝一软,跪在地上。
  5.赌在最后
  皇上早就知道小福王爷和小侯王爷是京城两霸,而他们的父亲福王爷和侯王爷因为是前朝重臣,居高位不免骄奢倨傲,对新帝处处掣肘。这让登基不久的皇帝心生不满,伺机整治风气,无奈二位王爷位高权重,为了不打草惊蛇,皇帝决定从他们的儿子入手。
  还别说,这小侯王爷好色,小福王爷好赌,在京城可算出了名的。听闻百花楼来了个新人,皇帝料定小侯王爷必定会去捧场,就精心布了一局。
  亲自夺了秋荷的芳心不说,皇帝还暗地收买了小侯王爷找来的乞丐,教他在适当时候亮出“缘、相、聚”三个字,秋荷就自然会同意见他。为什么呢?因为这三个字恰恰就是皇帝跟秋荷说过的情话啊!果不其然,秋荷一见,便知乞丐是皇帝派来的,欣然接纳。
  接下来,皇帝雇了一帮叫花子半路打劫乞丐,他化装成艾公子出面救下他们,由此和小福王爷他们接上关系,并成功游说他们以乞丐娶秋荷为标准重新打赌。
  在为秋荷赎身的过程中,为了满足老鸨的要求,在乞丐的撺掇下,小福王爷爽快地拿出家里的一对御赐酒杯。小福王爷可能不知道,那酒杯又名廉洁杯,是先皇赐给福王爷的,目的就是警示他们要控制欲望,戒贪戒腐,不料一失足成千古恨啊!
  小侯王爷不惜掷重金于声色豪赌,有辱八旗门风;小福王爷用御赐酒杯赎了妓女,这也犯了欺君灭族的大罪。证据如山,皇帝已经把他们的小命牢牢地捏在了手里。
  两个人被押到了大理寺,皇帝亲自审问。平时盛气凌人的两人早已没了往日威风,交代了平时腐败堕落、沉溺酒色、欺压百姓的种种恶行。最后皇上决定:罪证如山,处以极刑。
  处决没有公开,两人被带进一个屋子,屋子中间只有一张桌子,桌两旁各有一把椅子,桌子中间竖着一段木桩,木桩作轴,一个小型跷跷板伸向了两边的椅子,两端各有一个小筐,正不偏不倚地停在那儿。
  两个人被固定在椅子上。侍卫走了过来,说道:“皇上口谕,本想把你们同时处死,但念你们都是功臣之后,所以给你们一个机会,你们再赌一把,胜者活命。”
  两人同时问道:“赌什么?”
  侍卫一指那个跷跷板:“你们嗜赌为恶,如同割肉一样,今天让你们也尝尝割肉的滋味。现在它是平衡的,一炷香内,谁那边重谁就活命。”说着,扔给每人一把刀,转身离去。
  当两个人拿起尖刀才发现,这个刑具设计得极为精密,他们俩坐在那儿,根本碰不到那个筐,要想让跷跷板垂向自己,只能割自己身上的肉往筐里扔。两人还在犹豫,可一见香已经点燃了,他们就再顾不得许多,操起刀来,割起了自己身上的肉。
  没过多久,小福王爷和小侯王爷都因流血过多死了,福侯两户名门的辉煌灯火,一夜之间黯然失色。
  当天夜里,一把冲天大火在乞丐家的胡同里烧了起来,整整一条胡同没剩下一个活口。
  后来,有人说看到了秋荷,她已经疯了,逢人便说她生下了皇子,但让人抱走了,还有人说看到了秋荷的尸体。不过,据宫中有亲戚的人说,乞丐家胡同起火半年后,的确有一个新生儿被抱进了宫,有人说他的生母就是秋荷,但从未有人在宫中见过她……
绝赌
绝赌
绝赌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