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右手

说起黑老大,那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他外号叫“金右手”,这金右手可是大有来历的。据说当年为了降服手下的兄弟,黑老大显示了他的绝活:先在砖头外面包上一层纸,然后用金右手打砖头,结果外面的纸安然无恙,可里面的砖头却已化成粉末。
  这天,黑老大正悠然自得地喝着茶,忽然进来一个人,也不说话,“啪”地打开手提箱,里面全是百元大钞。
  黑老大瞥了一眼,粗声粗气地问:“干啥?”原来这是个房地产开发商,姓胡,最近相中了一块地,可当地居民死活不同意搬迁。情急之下他想请黑老大出手摆平,这箱子里的五十万就是“摆平费”。黑老大手下有帮兄弟,常干这种事,他便欣然同意了。
  胡老板见黑老大只是点了点钱的摞数,便提醒道:“仔细数数吧,免得日后……”
  听对方这么一说,黑老大便开始数钱,他数钱很有意思,不是一张张数,而是一摞摞掂。当掂到第二十六摞的时候,他猛地甩给了胡老板。胡老板小心翼翼地问:“怎么了?”
  黑老大不屑地说:“九十九张,少一张。”
  胡老板哈哈大笑:“都说黑老大是金右手,果然身手了得,连少一张都能掂出来。”原来,胡老板是在故意验证黑老大的金右手。看来名不虚传,胡老板放心地走了。
  接下来,黑老大三天两头率领一帮兄弟骑着摩托车,气势汹汹地来到拆迁地,对各家各户吆五喝六、威逼恐吓。可奇怪的是,各家各户根本不理他,看上去毫不畏惧。
  黑老大觉得事有蹊跷,一打听,原来这里有个姓金的老汉,挑头组织各家各户坚决拒拆。说起这金老汉,原来是个老八路,而且是赫赫有名的战斗英雄,巧的是,他的外号也叫“金右手”。这样的人连日本鬼子都不怕,何况是他黑老大?
  就在黑老大一筹莫展的时候,狗头军师猴三想出了一个损主意,请蛇帮忙。黑老大摇摇头说,金老汉可不一般,当年敢跟小日本白刀子进红刀子出,能怕蛇?
  猴三坏笑着说:“不用担心,我早摸清了,他跟小孙子住在一起,他不怕,小孙子怕呀。”
  说干就干,当天晚上,猴三带路,黑老大亲自出马,两个人来到了金老汉的小院前。院墙还挺高,黑老大不愧为金右手,只见他用金右手搭住了墙头,轻轻一跃就进了院内。
  黑老大打开院门,和猴三一起来到房门前,借着朦胧的月光往里一看,祖孙俩正躺在床上。猴三把一个塑料袋伸进窗户轻轻一抖,一条擀面杖粗的五花蛇进了屋里,径直向床边游去。猴三怕小孙子不醒,特意把窗户边上的暖瓶碰到了地上,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祖孙俩惊醒了,金老汉赶紧打开床头灯。
  灯一亮,只见那条蛇抬着半截身子,吐着猩红的信子,正虎视眈眈地盯着小孙子。小孙子“哇”地哭了起来。
  就在这时,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。五花蛇刚开始还挺神气,可一看到金老汉凌厉的眼神,居然立马俯下身子,将头扎在中间盘成了圆圈,一动不动了。金老汉见状,做出了一件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:让小孙子去抓蛇。
  小孙子哪敢呀?金老汉说:“瞧你这样子,哪像我的孙子?这样吧,用棍去拨。”小孙子听话地照做了。你说怪不,任凭小孙子拨弄来拨弄去,蛇还是一动不动。最后,金老汉大喝一声:“滚!”五花蛇立刻蔫蔫地溜走了。
  黑老大和猴三简直看傻了,赶紧夹着尾巴溜之大吉。
  这可咋办?黑老大急得直搓手,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要栽在金老汉手里,可他又不甘心,如果真栽了,一世“英名”就毁了,今后也别想在道上混了。想到这儿,他便和猴三商量,最后决定还是采用老办法:断水、断电、断路。
  很快,电被掐断了,家家户户点起了蜡烛;接着,水断了,家家户户去提水;最后只剩下断路了,黑老大赤膊上阵,领着兄弟挥汗如雨地挖路。正干得起劲呢,忽然猴三跳了起来。
  “怎么了?”黑老大问道。猴三把黑老大拉到一旁低声耳语几句,黑老大顿时眉开眼笑,喝令众人停下,亲自跳进坑里,小心翼翼拂去浮土,忽然黑老大像被踩住了耗子尾巴一样蹦了出来,紧接着就赏了猴三几记耳光。
  猴三惊问:“大哥,你……” 黑老大阴沉着脸说:“你什么你,下去看看!”等猴三下到坑里才看清,那是一颗锈迹斑斑的手榴弹。刚才他只看到了点锈斑,还以为是青铜器之类的古董。
  最后,这帮小混混清理出上百颗锈迹斑斑的手榴弹。别看这帮人平时吆五喝六惯了,可见着这么多会冒烟的家伙也都唯恐避之不及,谁也不敢再挖路了。
  万万没想到半路上杀出了手榴弹,黑老大顿时没了主意。还是猴三精明,他低声耳语几句,黑老大立刻给兄弟们下了命令:“去,挨家挨户通知,就说挖到了东西,请大家快来看。”居民们听说后,纷纷围拢过来。
  好家伙,手榴弹摆成了一长溜。这时,黑老大开口了:“各位乡邻,你们看看,这些可是真手榴弹,挖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,还有炮弹、炸药埋在这里,你们就住在火山口上呀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爆发了。”
  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一听,不禁犯起了嘀咕:“当年这里曾是日本鬼子的军营,传说投降时埋了好多弹药,难道是真的?”
  不过也有人说:“不对,别是假的手榴弹,他们事先就埋好了,现在在演戏呢,想让咱们搬迁。”众人七嘴八舌。
  就在这时,金老汉挤出人群下到坑里,仔细看了看说,这些手榴弹是真的,而且确实是刚挖出来的。
  金老汉这一肯定,加上黑老大之前的一通忽悠,居民们心里打起了鼓:这是每晚枕着炸药包睡觉呀,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毕竟性命要紧啊!于是,有人开始动摇了。
  金老汉心里跟明镜似的,黑老大在忽悠人呢!可苦于没有证据,总不能挨个儿翻挖各家的房地基吧!眼看局面向黑老大导演的方向发展,金老汉忽然哈哈大笑,笑声凄厉而诡异,震得大家的耳朵“嗡嗡”直响。黑老大捂着耳朵问:“你笑啥?”
  金老汉冷冷地说:“笑啥?笑你借题发挥,这些手榴弹埋了这么久,根本就不会爆炸!”
  黑老大眼珠一转,立马借坡下驴:“好,既然你说手榴弹不会爆炸,那你举一颗试试?不过有一点,拉完弦可不能扔出去,要一直攥在手里,这样才能证明你说的话千真万确。”
  金老汉牙关一咬:“好,我举!”说罢就要拿手榴弹。
  不料,黑老大大喝一声:“慢着!”他嘿嘿一笑,亲自挑选了一颗手榴弹,还找了一根绳子把手榴弹牢牢绑在金老汉的右手上。居民们一看,纷纷窃窃私语,这黑老大可够歹毒的,这回就算手榴弹冒烟了,金老汉也扔不出去了,他想用这种方法彻底吓退金老汉。
  金老汉真不含糊,只见他用左手拧开了手榴弹的后盖,拽出里面的拉环,然后用右手把手榴弹举得高高的!周围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惊呼声,大家吓得纷纷朝后退去。
  可等了老半天,也不见手榴弹有任何动静,金老汉再一次哈哈大笑起来。黑老大很郁闷,不服气地说:“你笑啥?这次算你运气好,碰到了一颗哑弹!”
  金老汉摇摇头说:“不是我运气好,是你没见识!咱这一带降雨充沛,气候潮湿,这些手榴弹埋在地下这么多年,火药早已失效了,根本不会变成火山口。”
  周围人群中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。到了此时,黑老大算是彻底蔫了,他觉得金老汉的右手才是名副其实的金右手,因为金老汉连手榴弹都敢举!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