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刃断虱

北宋年间,麦县有一家赫赫有名的霍家刀铺,刀铺的掌柜叫霍晋阳。最近,当地瘟疫暴发,霍晋阳带着儿子逃到鹿城,走到一户人家门前,忽觉浑身一冷,倒在门前。
  听见动静,这户人家的仆人打开门一看,只见一个长得黑黑的小孩抱着地上的一个汉子在哭。麦县闹瘟疫,鹿城人早有耳闻,仆人正想赶他们走,这时,主人出来了,他上前试了试汉子的鼻息,说:“还有口气呢,到了我家门前,我李更培怎能见死不救?”他毅然将病人搀进了家门。
  真是天助善人,三天后,霍晋阳不仅没将瘟疫传给李家,反而在李更培精心的照料下醒了过来。霍晋阳从床上挣扎起来,拽过儿子跪在李更培面前说:“少甫,记住眼前这个人,长大后要报恩!”霍少甫点点头说:“记住了。”
  李更培忙上前扶起父子俩。这时,从外面跑进来一个小男孩,跟霍少甫差不多的年纪。李更培介绍道:“这是犬儿,六岁了,叫李苗卿。”
  霍晋阳拉着儿子说:“少甫,这是咱救命恩人的儿子,也要记在心里。”霍少甫又点点头。
  这时,李更培一挥手,一个仆人捧着一把腰刀走上前来。霍晋阳眼前一亮,说:“这是我的刀吧?”
  李更培答道:“正是。”他小心翼翼地从仆人手里接过刀,郑重地放在霍晋阳床前,“在你卧床养病期间,我一直好生保管着呢。”
  霍晋阳疑惑地问:“怎么,你没有拔出刀看看?”
  李更培道:“那怎么可以?没得到主人的允许,怎能私自窥刀?有违规矩。”
  霍晋阳越听越激动:“你怎么知道这观刀规矩?莫非你是……”
  李更培也更确定了,忙拱手道:“难道你真是霍家刀传人?此处正是李家刀铺呀!”
  原来,当时天下的刀铺不计其数,而千里之内最出名的,就是李家刀铺和霍家刀铺了。
  这时,霍晋阳“哐啷”一声拔刀出鞘,递向李更培,道:“面对恩人,霍家刀没有秘密。”李更培急忙让下人捧来一把李家刀,递向霍晋阳:“请霍大哥也多多指教!”
  俩人都是制刀高手,很快看出对方刀的精妙之处,都赞不绝口。忽然李更培心中一热,说:“既然今日有缘,你们父子俩就别走了,委屈在这里住下,刀入鞘,鞘藏刀,李霍往后是一家。”
  霍晋阳罹难流落异乡,却遇上这古道热肠的李更培,想来也是上天安排的缘分,便答应下来。从此,李霍两家合二为一,取长补短,锻出的刀更是不同凡响,并将牌匾更名为“李霍刀铺”。
  转眼许多年过去了,霍晋阳与李更培相继故去,长大的霍少甫和李苗卿接下了李霍刀铺。可是,锻刀业渐渐萧条起来,买刀的人越来越少,李霍刀铺快开不下去了。
  这天,霍少甫突然低头来到李苗卿面前,说:“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我们还是分了吧,各干各的……”
  李苗卿一听,这是要分家呀!父辈结下的刀缘,就这样斩断?虽有不忍,但见霍少甫执意坚持,他还是答应了:“你是从外乡来的,这里没根叶,宅子留给你吧。”
  谁想霍少甫像受了侮辱似的怒道:“不,这里本来就是李家宅子,还给你,我自己出去开刀铺,从此与你李家再无瓜葛。”
  李苗卿顿时一愣:不仅分家,还要另开刀铺,这是要与他唱对台戏呀!
  更可气的是,霍少甫重开的刀铺,就在李家刀铺的街对面,关上门也能听得到霍家刀铺锻刀的声音,这对台戏唱得太绝情了……
  这天,李家刀铺开门不久,一个人走了进来,这不是霍家刀铺的掌柜霍少甫吗?分家后半年多没照面了,今天来这里干啥?
  李苗卿闻声从后屋迎出来,发现霍少甫的脸更黑了,刚要问候,霍少甫冷冷地说:“给我拿一把刀。”李苗卿一愣,可还是示意伙计把刀拿来。霍少甫拔刀出鞘,冷眼看看闪着寒光的钢刀,在柜上留了一锭银子,拿起刀就走。
  霍少甫自己开着刀铺,却来买李家刀,这是为何?不一会儿,跟出去打探消息的仆人跑回来说:“掌柜的,不好了,那霍少甫把买去的刀扔河里了!”
  李苗卿一听,像是明白了什么,脸上苦笑了一下。
  过了几天,霍少甫又来了,进门后照旧买了刀就走,然后走到一户人家的菜园边,手一扬把刀扔进了粪坑,看得仆人都气坏了:“这是成心糟蹋咱李家刀呀!阴毒小人,再也不卖给他了。”
  李苗卿听了,苦笑道:“买刀毁刀,扔的是霍家自己的银子,生意人怎么能张口拒卖呢?”
  打这以后,霍少甫隔三差五就来李家刀铺买刀、扔刀、辱刀,伙计们都看不下去了,而李苗卿还是不气不急,照样收银子卖刀。不过伙计们发现,掌柜卖给霍少甫的,不是火候不够的残货,就是准备回炉的锈刀。
  这天,霍少甫又来买刀,可这回他不扔了,而是拔刀出鞘站到门口喊起来:“都来看看吧,这就是天下闻名的李家刀,锈成了废铁,还卖出去,这不是欺世盗名嘛!”果然,那出鞘的刀黑黑的,看上去被锈渍裹了一层。
  不料,李苗卿淡定地拿过霍少甫手里的刀,让仆人抬出一个装满乌汤的桶,接着将锈刀往桶里插入片刻,又抽了出来,接着用刀鞘敲一下刀身,一片锈斑落下来,再敲一下,又落下一片锈斑,直至锈斑全部剥落,整把刀立刻寒光闪闪。
  原来这锈斑是故意裹上去的,刀被锈斑包裹锋芒,藏而不露,除去锈斑后更锋利无比,出奇制胜。李苗卿淡淡地说:“这正是我李家刀的精华所在。”
  霍少甫本想买刀辱刀,没想到反而自取其辱。他恼羞成怒,“哐啷”一声拔出带着的霍家刀,说:“你敢跟我比刀吗?别是驴粪蛋子表面光!”
  李苗卿还没回话,围观的人群先嚷嚷上了:“太欺负人了!跟他比,让他心服口服!”
  这下,李苗卿没有退路了。先是有人掏出铜钱摞地上,很快被霍李两家的刀斩断了;接着,有人抬来一副榆木辘轳,也被分别斩断;有人又抬来一根碗口粗的铁棍,霍李二人“唰唰”两声,两把刀的刀锋入铁,尺寸深浅竟不相上下。看来李霍两家的刀真的难分伯仲,俩人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往下比了。
  这时,只见一条懒洋洋的土狗从河边走过来,李苗卿眼睛一亮,上前捉住,伸手在狗毛里找来找去,捏出一只米粒大的扁虱来,将刀刃朝天一翻,把扁虱放在刀刃上,扁虱便顺着刀刃爬行,还没爬到刀中央,已被拦腰切作两半,落在地上不动了。
  霍少甫没料到李苗卿还有这一手,他硬着头皮照做,可扁虱在霍家刀锋上走了个遍,落在地上还是完好无损。霍少甫的黑脸膛渐渐变成了土色,他长叹一声,惭愧地走了。人群中这才爆发出叫好的声音。可李苗卿看着渐渐远去的霍少甫,却现出一脸的不解……
  从此,李家刀的威名不胫而走,尤其那手“游刃断虱”的绝活更是被传得神乎其神,前来买李家刀的人又络绎不绝,而霍家刀铺却门庭冷落。
  李苗卿常常远远地望着霍家刀铺,心中越来越凝重不安。忽然有一天,霍家紧闭的铺门开了,里边传出哭声,原来是霍少甫尘积的瘟疫复发,死了。
  “活该!”李家的伙计说,“谁让他为了抢生意,损人不利己……”
  “住嘴!”李苗卿忽然落下泪来,他这才明白,难怪霍少甫面色越来越黑,原来是从前染下的瘟疫复发。霍少甫自知已时日无多,却不忘父亲从小的嘱托,所以故意到李家刀铺寻衅比刀,不惜自毁家业,背上恶名,就是为了传扬李家刀。因为这“游刃断虱”正是霍晋阳传授给李家的锻刀绝技啊。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