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土豪朋友

我有一个很有钱的朋友,圈子里的人都叫他财主。财主很高调,儿子办生日宴时,最后一道菜直接上了一扎钞票,轰动一时。
  这天,财主请朋友喝酒,我也去了。一瓶酒还没喝完,财主接了个电话,是他家老头打来的。原来老头外出散步,不小心扭了脚,想叫儿子去接一下。
  财主连连答应:“好好好,你在那里等一下,别乱动啊,我叫人去接你。”说完,财主的眼光落到了我身上。
  我知道,自己又得替财主跑腿了。我也没等他叫,就站起来说:“财哥,我去接吧,你们先喝着。”
  “麻烦了,兄弟。”财主拍了拍我,“接完就回来。”
  走出包厢,我不禁自嘲地一笑。我跟财主的关系很好,财主送过一辆淘汰的小车给我,还借过一笔钱给我创业,可我总觉得有点别扭。财主就像旧社会的土财主一样,一遇上什么需要跑腿的事儿,他第一个想到的总是我,我也从来不好意思拒绝。
  我把老头送回财主家后,正想掉头回酒店,哪知财主打来电话,说道:“兄弟啊,还有个事要麻烦你一下,我老婆刚才打电话来说家里的马桶坏了,你帮我找个人修一下,你要看着他啊。辛苦了,晚上再和你喝吧。”
  放下电话,我心里有点憋屈,觉得自己真像财主的狗腿子。尽管老大不痛快,可没办法,都说吃人家的嘴短,自己得了人家那么多的好处,人家叫你帮忙跑个腿,你好意思说不吗?
  很快,我找到了修理工,把他带到财主家,看着他修好了马桶。正在这时,财主的电话又来了,这回,他只说了一句话:“你马上到花园路口来一下,别问原因,要快!”
  我急忙开上车直奔花园路,远远地就看见财主那辆涂着“土豪金”的宝马停在路边,财主就坐在车里。我下了车,跑到财主车前问道:“财哥,什么事这么急呀?”
  财主可能喝多了,喷出满嘴的酒气说:“你上来。”说着,他下了车,把我推上车。我还以为他醉了,要我开车送他,不料财主把嘴巴凑到我耳边说道:“我撞人了。”
  我大吃一惊:“在哪儿?人呢?”
  财主往后指指说:“就在后面那个路口……我没停,后来救护车来了,估计也没救了……”
  我怔了一下,忽然明白财主为什么叫我来,又为什么叫我坐到他的车上了。
  “兄弟,帮我一次。”财主紧张地说,“你开我的车回你家,让我开你的车……”
  一时间,我脑子里闪过了千百种念头。这回,我没有立即答应下来,犹豫着说:“财哥,这个行不通的,人家肯定查得出来……”
  “算我求你了!”财主苦苦恳求,“你就帮我顶一次吧,什么费用都算我的。如果坐牢,我一年补偿你五十万,行吧?”
  我为难地摇着头:“财哥,这个真的不行,我不能帮你……”
  “你……”财主恨恨地盯着我,却说不出什么话来。我知道他想说什么:我送车给你开,借钱给你起家,帮了你那么多,你就不能帮我一次?
  但我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,朋友之间的帮助也是有底线的,就算欠着财主再多的情,这样的忙是万万不能帮的。这么想着,我跳下车说:“财哥,对不起,我真的不能帮你。我陪你去自首吧,这样可以判得轻一点……”
  财主突然暴怒起来,骂道:“滚,老子再也没有你这样的朋友!”他嚷嚷着坐上车,呼的一下开走了。我看着远去的宝马,不禁一阵苦笑,财主肯定要恨我一辈子了。
  晚上,我打电话给财主,劝他赶快去自首。他一听我说这个,立马就挂了,再打就不接了。可第二天,财主还是理智地选择了投案自首。后来,他被判了五年。
  财主入狱后,我去探望他,他果然对我怀恨在心,头两次都不肯见我。几个月后再去,他才肯跟我见面,但表情很冷淡,说话阴阳怪气的。我知道他是记恨我不肯帮忙,也没往心里去,因为他肯跟我见面,我已经很高兴了。
  一晃过了三年,财主获得了减刑,很快就可以出狱了。但就在这时,他家里出了意外,他老婆竟然偷偷地把他所有的财产一卷而空,带着儿子跟一个男人私奔了。家里就剩下了他家老头,还是我帮忙租了个房子给他住,又请了个保姆照顾着。
  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财主时,他两眼瞪得滚圆,一动不动,足足保持了半分钟之久。我刚安慰了他两句,他猛地一拳打在我脸上,暴跳如雷:“王八蛋,你害得老子家破人亡,给我滚……”财主竟然把这一切怪罪在我的头上,我只能苦笑不已。
  财主出狱那天,只有我开车去接他。本来,在财主的老婆私奔之前,前去探望他的人可谓络绎不绝,但在那之后,去的人就渐渐少了。谁都知道财主已经变成了一个穷光蛋,过去的很多朋友都不希望财主找上自己。
  财主出来后,跟我一打照面,就立刻别开脸大步往前走。我知道他还是恨我,不会接受我的好意,就只好追上他,把写有他老头住址的纸条交给他。
  我在纸条里夹了五千块钱,说:“这些钱你先用着,有什么需要可以打电话给我。”
  财主默默地盯着那叠钱,突然抓起来摔在我脸上:“你他妈发达了,土豪了,老子不稀罕!”骂完,他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  我脾气再好,也不禁动了气。你自己闯的祸,为什么非得我帮你顶?你变成穷光蛋,干吗要怪在我头上?我愤愤地跳上车,从他身边呼啸着开了过去。
  过了些日子,我从一个朋友口中得知,财主现在过得很惨,在路边摆个小摊,跟自己的老头相依为命。想想自己毕竟受过财主不少恩惠,我于心不忍,就从朋友那里要到了财主的电话,准备打个电话问问情况。
  财主一听到我的声音,沉默不语。我真诚地说:“财哥,我想请你喝酒,就我们两个。”财主犹豫片刻,答应了。这有点出乎我的意料,但我转念一想,人要是穷到了这个地步,什么怨恨都该消了吧,他也许早就在盼着我的电话了。
  第二天,财主如约而至。乍一看,他跟菜市场上的小菜贩没什么两样,而且在我面前,显得十分拘谨。三杯酒下肚后,他才开始说话:“兄弟,谢谢了,帮我照顾我家老头。”
  我说应该的,然后又给他倒了一杯酒。他端起来一口喝干,眼睛转而望向我:“我想……盘个小铺面,兄弟,能不能……”
  他说话的语气非常不自然,显得很紧张,脸上的肉甚至还在发抖。我知道他想说什么,笑着问:“要多少钱?”
  “十万……”他十分自卑地说,“行吗,兄弟?”
  “行!”我一口答应下来,“喝完酒,我们一块儿去取。”
  他顿时惊喜交集,拿起酒瓶倒了一杯酒,站起身,颤抖着手端起酒杯,激动地说:“兄弟,谢谢你了!”
  我看着他的样子,心里感叹着,忙站起来接受了他的敬酒。
  “那些都是王八蛋!”坐下后,他一拍桌子骂了起来,“以前那么多朋友,就你是真心的,那些都不是东西……”他骂得正过瘾,我的电话突然响了,他立刻闭上了嘴巴。电话是我儿子打来的,说他的书包落在家里了,要我给他送过去。
  我对儿子说:“哎呀,老爸正忙着呢,你等着,我叫你奶奶给你送过去……”
  话没说完,财主一下子站了起来,说:“我去送!”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