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P治理乱停车

最近,热心的阿P又开始为一件事操心起来。啥事呢?每天清晨楼下的喇叭声!
  阿P住的小区刮起了购车潮,本来地方就窄,一下子多了很多车,秩序就乱了套。一到晚上,楼下空地横七竖八停满了车,不是堵了出入口,就是挡了其他车的出路。于是,每天一早,有些居民想开车出门,却开不出去,就只好猛按喇叭。
  喇叭一响,楼里的人都别想睡了。这不,今天那万恶的喇叭又发疯似的响了起来,惊醒了美梦中的阿P。他一看时间,恨得牙痒痒,这还不到六点钟哩!
  阿P睡不着了,坐在客厅里生闷气。就在这时,外面有人咚咚咚地敲门。阿P气不打一处来,还让不让人活了,这么早就来敲门?
  打开一看,原来是楼上的邻居老关。只见他双眼红肿,头发乱蓬蓬的,进来就使劲抓住阿P的双手,声音嘶哑地说:“阿P,你快给大伙想个办法吧!”老关向阿P诉起了苦,他说自己的女儿马上要高考了,现在正处于冲刺阶段。他每天晚上陪女儿苦读,直到凌晨三点才上床。可刚一合眼,马上就被喇叭声惊醒了。他倒是能熬,就怕女儿挺不住。
  “阿P啊!”老关一脸期待地看着阿P,哽咽着说,“你就帮帮我女儿吧,治一治这该死的喇叭声,这事除了你,谁也办不成!”
  一听这话,阿P心里一阵得意,他拍了拍老关的肩,胸有成竹地说:“放心吧,这事我管定了!”
  老关喜形于色,冲阿P连连拱手:“阿P,我替我们全家谢谢你了!”
  送走老关,阿P拍起了脑袋,虽然给人家打了包票,可他心里一点儿底也没有。这事儿难度挺大的,要想大伙儿规规矩矩把车停好,相安无事,真不是一般人能办成的。阿P琢磨了整整一天,也没想到什么好办法。
  晚上,阿P心事重重的,迟迟没有上床睡觉。快到十二点时,他下楼观察,发现恰好就有一辆车堵住了出入口。阿P心说不好,明早准又是一阵喇叭声。想到这儿,阿P仿佛看见了老关一脸失望的表情。
  阿P急了,看了看车牌,认得是对面楼的,他立刻一家家敲门去找车主。在接连挨了几个白眼之后,阿P终于在五楼找到了车主。车主是个脑门光光的秃子,揉着眼睛问阿P:“是我的车,干啥?”
  阿P赔着笑脸说:“老板,麻烦你把车停好一点,你堵住出口了,如果明早有人开车出门的话,你就挡着人家了。”
  秃子挠挠脑门:“你明天什么时候开车啊?”
  “不不不,不是我要开车。”阿P不好意思地解释,“我还没买车呢。”
  秃子一听,口气顿时变了:“你没车呀!那你不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吗?明天有人一按喇叭,我就下去把车开走,行了吧?”说罢砰的一声把门重重地关上了,差点撞到阿P的鼻子。
  阿P被他呛得说不出话来,狠狠地一跺脚说:“什么素质!”
  第二天一早,阿P担心的事还是来了。五点多钟,楼下就响起了刺耳的喇叭声,而且持续了好一会儿,才听到那个秃子喊道:“来了,来了。”
  果不其然,当阿P在楼下碰到老关时,只见老关一脸憔悴,有气无力地望了他一眼,微微摇了摇头,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。
  老关的眼神深深地刺痛了阿P的自尊心,让他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。但就这么轻易认输,这绝不是阿P精神。仅仅过了一会儿,阿P又抬起头挺起胸,眼里充满了斗志。他决定,无论如何也要想个办法,不是为了老关的女儿,也不是为了全楼的群众,他要为自己的名声而战。
  又一个早晨,楼下的喇叭声如约而至,而且伴随着怒吼:“谁的车?谁的车?”
  阿P一个翻身下了床,再一个箭步扑到窗口,冲着下面暴喊一声:“我的!有本事你砸了!”只过了几秒钟,就听到下面咣当一声:“我砸了,你想咋样?”
  阿P激动地一握拳头,情不自禁地自言自语道:“砸得好!”
  又过了一会儿,对面楼上有回应了,听声音居然是那个秃子:“谁砸我的车?”
  这一吼把几幢楼的人都惊醒了,大伙儿纷纷穿着睡衣跑下来看热闹。阿P不慌不忙地走下楼,只见那秃子早已和一个胖子打成一团,好在邻居们纷纷劝架,两人这才没有酿成血案。
  胖子气喘吁吁地指着秃子说:“你堵路也就罢了,还这么嚣张,真以为自己是老大啊!”
  “我没喊!”秃子发誓赌咒,“不是我喊的!要是我喊的,我不得好死!”
  胖子自然不相信,车是你的车,不是你喊的,难道是鬼喊的?
  秃子的眼光在围观的人群中扫来扫去,忽然停留在阿P脸上。阿P吓了一跳,心想,我就是死不认账,你能咋样,你又没有证据。好在秃子并没有指向他,只是一个劲地解释不是自己喊的。两人吵吵嚷嚷了好半天,才鸣金收兵。
  第二天,阿P发现秃子的车已经修好了,暗地里一打听,秃子显然吃了亏。因为那胖子是个厉害角色,只甩了秃子二百块钱就算数。
  阿P在家里偷乐了半天,晚上又是加菜又是喝酒。更让阿P高兴的是,自打出了砸车事件后,接连几个清晨都听不到喇叭声了。邻居们兴奋地议论,都说该感谢那个冒充车主的幕后英雄,但就是不知道他是谁。阿P有时听到大伙在那里猜来猜去,喉咙痒得不行,好几次差点就说出来了。
  可惜好景不长,这才过了十多天,宁静的早晨再次被喇叭声打破了。阿P自然被惊醒了,一看窗外,天空还黑乎乎的。
  好啊,你们这些家伙,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!阿P灯也不开,摸到窗户前,猛地冲下面就是一嗓子:“按什么按!车是我的,有本事你砸了!”
  喊完,阿P捂着嘴把脑袋缩了回来,就等着下面咣当一声。不料,他却听到一声怒喝:“阿P,你跑不掉了,就是你喊的!”阿P大吃一惊,这不是秃子的声音吗?接着他明白过来了,自己中了秃子的套。
  那秃子在下面口口声声叫阿P下来。不用说,邻居们也都被吵醒了,纷纷下来看热闹。阿P一咬牙,决定来个死不认账。于是,他抱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念头,大大咧咧地走下去。
  秃子一见到阿P,大叫一声向他扑过来:“我就知道是你,上次就是你喊的,赔我的修车费!”
  “谁说是我喊的?”阿P歪着脑袋嚷嚷,“你有什么证据?你看见我喊了?”
  “就是你,就是你!”秃子指着阿P大叫,“我认得你的声音,我今天就是特意来揭穿你的!”
  阿P不管秃子怎么说,就是不认账,还不时报以一声冷笑。吵到后来,有些邻居都站到了秃子一边,将怀疑的目光落到了阿P身上。
  更让阿P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,老关忽然挤了上来,苦口婆心地劝阿P:“阿P啊,上次我就怀疑是你搞的鬼。我是叫你想办法治一治喇叭声,没想到你竟然采取这样的手段,这会破坏邻里间的团结啊!”
  阿P听了,差点把肚子气炸了,老关啊老关,当初你来求我时可不是这个态度啊!他猛地血气上涌,振臂高呼:“就是我阿P干的,你想咋样?”
  秃子一把抓住阿P的手:“咋样?赔钱!”最后,在居委会的协调下,阿P赔了五百块给秃子了事。
  不用说,阿P郁闷透顶,自己又是出力又是出钱,为的谁呀?不过,当他第二天早上下楼时,看见楼下划出了禁止停车的位置,墙上贴了车主文明停车的公约,阿P的心里顿时又亮堂起来:要不是我阿P做出了牺牲,文明之风能吹进这里吗?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