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后一笔债

主动还债
  李建在省城做了一笔大买卖,结果赔光了钱不说,还欠了不少债,债主天天上门来要债。他被逼急了,就偷偷溜回了农村老家,想把这笔债赖掉。
  李建前脚刚进家门,七叔后脚就跟了进来,跟他说:“半个月前,村里来了个小伙子,指名道姓找你爹。我觉得很奇怪,你爹去世都好几年了,咋还有人找,就问他是啥事。小伙子叫王喜,家住在永昌镇,是来还你爹几年前借给他爹的一笔钱。我听他说得有鼻子有眼的,就给你打电话,谁知你的手机却停机了。王喜临走时,给我留了个手机号,让我转给你,给他打个电话。”说完,七叔把一张纸条交给了李建。
  等七叔走后,李建仔细一想,觉得有些不对劲,爹在永昌镇一没亲戚二无朋友,咋会平白无故地给生人借钱呢,这肯定是债主设的一个套,只要自己去找这个王喜,他就会出现,到时候想跑也跑不了。想到这里,李建就把纸条给撕了。
  在老家躲了半个月后,李建担心债主找上门来,又躲到了一个远亲家。过了七八天,他打电话给七叔,问有没有陌生人来找。
  七叔回答说:“昨天那个王喜又来了。我问他,当初你爹给借了多少钱,王喜只说是最大的一笔,却不说具体的数额,非要见你,还说这是他爹临死前一再交代给他的事。你是不是忘了给王喜打电话啊?现在赶紧给他打一个吧。”记完王喜的电话后,李建禁不住皱起了眉头,想起了八年前的一件事。
  那年大年三十晚上,爹忽然拿出来一个存折,对李建说:“这些年你寄给我的钱没花完,陆陆续续存了一些,要是哪天我突然走了,你记着把这钱取出来。”当时李建有些意外,接过存折看了几眼,里面有五万块钱。他心想,自己常年在外,爹一个人在家里,万一要用钱,上哪儿去借啊,就又把存折还给了爹,让他想吃啥吃啥,想买啥买啥。谁知过年后没多久,爹就突发脑溢血,没有抢救过来。办完丧事后,他想起了爹的存折,翻箱倒柜折腾了一整天,存折却始终没找到。难道爹把钱借给了王喜爹?真要是这样,可就顶上大用场了!
  李建决定和王喜联系一次。为防万一,他来到县城,找了个公用电话拨通了王喜的手机号:“你是王喜吗?”对方答应说是,问他是谁,李建说出了爹的名字后,王喜一听,马上就问:“您就是李建大哥吧,我找了您几次,一直没见到您,您在哪里啊?”
  李建明知故问:“你找我啥事啊?”王喜回答说:“这事您可能不知道。我听我爹说,八年前,李大叔给我爹借过一笔钱,我去找他还钱时,才知道老人家已经过世了。您是他儿子,我就想把这笔钱亲自交到您手里,了了我爹的遗愿。李大哥,我在邻县打工,您哪天方便,我请假把钱给您送过去!”
  小题大做
  李建推说自己在外面办事,回来后再联系,就把电话挂了。半路上,他心想,债主不可能知道爹的名字,毫无疑问,王喜说的钱十有八九就是爹存折里的那五万块。
  第二天,李建就给王喜打了个电话,让他把钱送回来。王喜听后十分高兴,说明天上午就来。他还提了个要求,说想看一眼李大叔的遗像。李建只好答应了。
  回家前,李建多了个心眼,给七叔拨了个电话,问最近有人找过他吗,七叔说没有,李建这才放下心来。当天晚上,他悄悄回到家,把这事告诉了七叔。
  这天早上,李建一直等到了中午,却连王喜的影子都没等着,给他打电话,也始终拨不通。为了拿到钱,李建只好耐心等王喜。
  到了晚上,李建终于接到了王喜的电话:“大哥,实在不好意思,我在城里出了点意外,在县医院住院,没法回去送钱了。您要是方便,能过来一趟吗?”李建答应了。
  李建忙叫上七叔,赶往县医院。在车上,听司机说,今天上午城里发生了一起重大交通事故,一辆运送混凝土的卡车下坡时刹车突然失灵,撞向了前面的公交站,造成了大量伤亡。两人听后面面相觑。
  找到王喜住的病房,七叔问他是咋回事。王喜苦笑着回答说:“当时我正在等车,发现一辆卡车冲了过来,我一把拉起身边一个学生就跑,却还是慢了半步,被车撞倒的广告棚压在了下面,断了一根肋骨,幸好那孩子没啥事……”李建听后十分震惊。
  七叔对王喜说:“小王,这就是你要找的李建,还钱的事等你好了再说吧。”王喜冲着李建笑了笑,说不碍事,从口袋里拿出了几张钱,递了过来:“大哥,这是大叔当初借给我爹的两百块钱,连本带利是四百块,请您收下!本来我还想给大叔的遗像磕个头,现在够呛了。”李建一听愣住了,五万块怎么眨眼间就变成了两百块?他没有接钱,而是问王喜:“我爹当时就借给了你爹这些钱?”
  王喜见李建一脸的不信,从床头的一个包里摸出来个发黄的本子,翻到了其中的一页:“大哥,您看看这里,这是我爹当时所有的借钱记录,一笔一笔记得很清楚。”
  李建拿起本子仔细看了起来,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写了许多人的名字,紧跟着就是五块、十块的数额,后面写着家庭住址,只有他爹的名字后面数额最大,是两百块,时间是2006年3月2日。
  看样子不是假的。李建感到十分失望,王喜接二连三来找他,没想到只是为了还这区区两百块钱,结果还出了事故,一点也不值。这时,一旁的七叔拿起本子翻了翻,问:“小王,这到底是咋回事啊?”
  王喜这才慢慢说出了发生在八年前的一件事……
  最后一笔债
  王喜十六岁那年,脑子里长了个瘤子,需要五万块钱的手术费。爹找遍了亲戚朋友,才勉强凑了两万,还差三万。无奈之下,他想出了个不是办法的办法,拿着户口本和诊断证明,到河对面的镇上挨家挨户借钱。许多人一看,你拿五块,我凑十块,都说不用还了。爹却一笔笔记在了本子上,说将来一定要还。就这样,爹不到一周就借够了钱,给他做了手术。王喜长大后,爹才把这事告诉了他,要他挣钱把好心人借的救命钱还了。王喜在南方打了两年工,挣了三万多块钱,正准备去还钱时,爹却突然得了中风,花光了这笔钱不说,还倒欠了不少,最后也没治好。直到去年,他还完了爹住院借的债后,还剩余一些,就开始按本子上记的地址,挨家挨户还钱,最后,只剩下了李大叔一人……
  七叔听后,过了好一会儿才点头说:“我听人说起过,是有这么回事。”李建没有吭声,心里却在想,爹的存折去哪儿了呢?
  在回家的路上,李建把存折的事告诉了七叔,七叔一句话也没说,临下车时,七叔忽然说:“你说,王喜为了救人家的孩子,把自己搭进去不说,居然还一直惦记着还钱的事,多好的小伙子啊!”
  到了村口,七叔忽然问李建:“大侄子,你给我说实话,最近你是不是出啥事了?”他愣了一下,摇了摇头。七叔看了李建一眼:“有件事,我一直没告诉你。在王喜来之前,村里就来过个生人,找到我家里,说你欠了他十几万的债不还,躲了起来。”李建知道瞒不下去了,只好把做生意赔钱的事说了出来。
  七叔问:“你打算咋办?”李建苦笑了一下:“我现在是身无分文,还能咋办,只能是四处躲呗。”七叔又问:“躲得过初一,能躲过十五吗?”李建没有回答。
  回家后,李建又在屋里翻腾着找了几遍,还是没找到爹的存折。沮丧之余,他担心债主再次找上门来,决定晚上就离开。正收拾东西时,七叔却忽然一脚踏进门来,没头没脑地说了句:“明天你哪儿也别去,我一大早去趟镇上,等我回来!”说完就转身走了。李建十分纳闷,七叔这是要干啥啊?
  第二天上午,李建左等右等不见七叔,决定去他家问问,刚推开院门,却发现七叔蹲在门外,一口接一口地抽烟。李建不解地问:“叔,你咋不进屋啊?”七叔低下了头:“大侄子,我……我是没脸进去见你啊!”李建愣了一下:“您在说啥话啊?”七叔忽然拿出来个存折,往上一递:“这是你爹的存折。”
  李建惊呆了:“叔,您……”七叔愧疚地说:“那年我家二小子订婚,手头钱不够,你爹知道后就拿来这个存折,让我去取钱。谁知女方家后来变卦了,可还没等我去还存折,你爹就突然走了。后来,我没听你提存折的事,以为你不知道,一时鬼迷心窍,就……”
  李建打开存折,发现上面刚刚存了五万五千块钱,他一下子明白了,去拉七叔:“叔,您啥也别说了。走,进屋喝茶去。”
  七叔终于站起了身,却摆了摆手:“大侄子,我就多一句嘴。欠债还钱天经地义,你躲到哪里也赖不掉,就别再躲了吧。先把存折上的钱取出来,还一点算一点,然后给债主说说好话,找个工作踏踏实实干,过几年不就还完了嘛!”说完,他就扭头走了。
  李建连忙应了一声……
最后一笔债
最后一笔债
最后一笔债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