米大师的米料理

南粤市有一位赫赫有名的“米大师”,名叫吴远修,他擅长用米来制作各种料理,他的一道金玉良缘炒饭,是南粤市款待贵宾的压轴料理。
  吴远修凭着这道料理在世界美食展会上大出风头,得到各国评论家的好评,同时也接到了欧洲“威尔逊美食协会”的邀请。“威尔逊美食协会”每年都会在全世界选拔料理人才,一旦通过协会的考核,就会成为世界级的料理大师,更牛的是他所经营的餐厅将加盟为“威尔逊美食协会”的全球连锁店,享受各种经营特权。
  邀请函上明确指出,考核地点就近选在吴远修的餐厅,当天会有安保人员严密监控整个餐厅和考核现场,断绝一切通讯方式,看样子相当地严格,吴远修接下了这个挑战。
  吴远修的徒弟李辉兴奋地说:“师父,这真是一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我儿子刚刚出生,如果我们通过考核,获得这个荣誉,以后儿子长大,一定会为我感到骄傲!”吴远修认真地说:“没那么简单!”
  考核当天,“威尔逊美食协会”的几名评委严阵以待,气氛异常紧张。吴远修胸有成竹,和李辉平稳、细致地进行着每一步操作。
  考核的第一项内容很特别:请用米为主材料,制作两道料理,主题分别是印度、墨西哥。
  李辉拿着试题看了看,笑着说:“很明显,这是让我们制作能够代表这两个国家的料理。用米来做一道印度的美食,那么咖喱饭是再合适不过的选择了。”
  第一道印度料理,吴远修选了常用的黄咖喱,佐以仔鸡块为辅料,一道咖喱鸡米饭呈现在评委面前。米饭中规中矩,评委更青睐于鸡块的制作,有位评委说:“吴先生,我冒昧地问一下,您如何让鸡块变得如此嫩滑、可口?”
  吴远修微笑着点点头,说:“其实这是我们中国江浙一带特有的一种美食制作方法,首先将鸡肉用擀面杖捶软,然后混入米渣中。这些米渣事前我已调好味道,把沾满米渣的鸡块直接放进笼屉中蒸熟,最后取出鸡块,剔除粘在表面的米渣,再放入咖喱汁中即可。”
  评委们听完大呼神奇,有人问:“这就是传说中的粉蒸肉吗?”吴远修笑着说:“我们还叫它渣渣肉,五花肉、鸡肉、咸肉都可以制作。”评委啧啧称赞:“中国的食物,太神奇了!”
  第二道是墨西哥料理,墨西哥菜讲究各种香料的搭配,口味浓重辛辣,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墨西哥卷饼了。吴远修选用小牛的牛腩肉,鲜嫩又富有嚼劲,配上番茄一起慢炖,中途顺着锅沿倒入椰汁,增加香味。李辉在佐料上使用了进口的罗勒叶和柠檬草,配合墨西哥产的青红辣椒,使得酱料更加回味无穷。
  当然,主料依然是米。墨西哥卷饼用的是玉米粉,但是吴远修打算另想奇招。李辉看着师父在用大铁锅做米饭,疑惑地问道:“师父,干吗要做饭?”吴远修回答道:“这次我不用面饼,采用传统的锅巴来代替。”
  果然,当这道牛腩番茄配锅巴上来时,评委们眼睛都看呆了,他们说:“吴先生,我们吃惯了卷饼,今天第一次用锅巴蘸着酱汁来吃,简直是天堂般的享受,天才的想法,太棒了!”
  考核有条不紊地进行着,一切看起来非常顺利,时间已经到了晚上,评委们满意地互相交流着意见,最终协会主席站起身来,郑重地对吴远修说:“吴先生,看来我们的选择没有错,这个世界上又将诞生一位料理大师。不过在宣布结果之前,按照惯例,我们将对您提出一个即兴考题,这个考题没有标准答案,只要您能得到在场所有评委的认可,我们就将这枚荣誉奖章颁发给您。”
  说完,协会主席从身边取出一碗米,递给了吴远修,说:“吴先生,请用这碗米做一道主食,要求清淡、营养、助消化。请自行发挥,限时30分钟,开始吧。”
  果然不出吴远修预料,考核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,居然还有这么一个环节。他端着米回到后堂,李辉连忙上前说:“这考题,如果从字面理解,那也太简单了。用米来制作主食,米本来就是主食,直接煮成米饭呗。”李辉接过碗继续说,“半个小时有点紧,不过我们可以用高压锅,我这里还有家乡的竹根水,用它煮出来的米饭,保证让他们香掉大牙。”
  吴远修盯着碗小心地说:“李辉,你仔细看看碗里的米。”李辉定睛一看,不由得喊了出来:“不会吧,师父,这、这碗里的米长长短短、大大小小的,应该不下十几种大米的品种。”
  吴远修双手抱怀,踱着步子说:“这里有大米、小米、糯米、香米,甚至还混进了西米。如果把这些米放在一起煮,在30分钟内,不管是做成米饭、稀粥还是炒饭,因为品种不同,有的已经煮烂了,有的可能还是夹生,根本没办法食用。”
  “师父,那我现在就把这些米按品种分开。”李辉挽起袖子就要抓米,被吴远修一把拦住:“你看看我们还剩多少时间?行不通的。看似简单的问题,其实隐藏着巨大的难度。”
  师徒二人平静了下来,呆呆地看着墙上的钟,时间在一点一点地流逝。李辉急得抓耳挠腮,吴远修则静静地思考着……
  这时门外响起了吵闹声,执勤的保安进来解释道:“非常抱歉,一名抱着孩子的女士,要见李辉先生。”
  李辉听了连忙迎了出来,只见老婆抱着孩子被保安拦在门外,老婆着急地隔着门喊道:“李辉,我知道你在考试,只是孩子饿了,这么晚,附近的超市都关门了,等你考完记得从厨房带点孩子能吃的东西回家。”
  李辉慌忙应了下来,而旁边的评委们也无奈地一笑,毕竟考核没有结束,李辉必须回到后堂继续这道试题的操作。而此时的吴远修突然一拍脑袋,端起碗,大步流星地走进厨房。
  30分钟到了,评委紧张地等待着厨房门打开的那一瞬间。“吱呀”一声,只见李辉端着一口小锅,来到评委面前,一人舀了一碗洁白如玉的汤水。
  李辉笑着说:“请评委过目,即兴考题的答案就是—米汤。”
  这时,吴远修从后堂走了出来,笑着说:“主席先生故意选用了多种米放在一起,明显是不能做成一锅米饭的。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,听到我徒弟的老婆抱着孩子来闹腾,这给了我极大的启发,不如把所有米全部磨成米粉,再熬成米汤,这样,生熟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。不知道这算不算我作弊呢?”
  评委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点头表示了认可。
  吴远修会心地一笑,接着说:“米汤在我们中国,自古就是婴儿最好的食品,清淡、营养、助消化。这婴儿食物的上品,难道不能作为米料理的最佳选择吗?吃腻了世界各地的美味料理,今天,让我们返璞归真,一同感受婴儿断奶后的第一口美食!”
  听完吴远修的话,在场所有人起身报以热烈的掌声,“威尔逊美食协会”的主席竖起大拇指赞叹道:“吴先生不愧是米大师,这枚世界顶级料理大师的荣誉勋章非你莫属!”
米大师的米料理
米大师的米料理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