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伙计

老夏和老朱是发小,玩了一辈子也斗了一辈子:小时候斗谁力气大,长大成人后斗谁酒量大,老了斗谁棋艺高,斗谁新奇好玩的宝贝多,几乎没个消停的时候。用他们自个的话说:越斗越快活!
  本来大半辈子下来,两人都是差不多打平手的,但临老了老夏占了上风,因为机缘巧合,他淘到一件宝贝:一柄齐白石画的扇子。本来老朱还嘲笑老夏的扇子是假的,后来市里来了鉴宝专家,老朱带着看笑话的心态陪老夏让人一鉴定,谁知竟是真的,价值十几万!从那以后,老朱一下子蔫了,再也没翻过身来,为此老夏可没少瑟。
  这天,老哥俩下棋,老夏一连输了好几盘,看老朱得意洋洋的样子,老夏火了,拿出宝贝扇子叫道:“我棋是下不过你,可你有这个吗?一辈子都甭想有!”
  老朱一听,脖梗子都气红了,终于忍不住,把棋子用力一掼,回家了。老朱从没发过这么大的火,老夏知道自个这回瑟大了,有心追上去说个软话,却迈不开腿张不开嘴,这下好,两人死杠上了。
  这天,老夏遛弯回来,偌大的院子空落落的,正纳闷呢,院子门“哐当”一声响,抬头一看,是老伴回来了。只见老伴浑身大汗、神色紧张,靠在院门上一步也迈不动,嘴唇一个劲地颤抖,好一会儿才怯怯地开腔了:“老头子,我找你半天了。我、我闯下大祸了,咱家宝扇……没了!”
  这一声就如同打雷一样,老夏一下子惊呆了,一时间气血翻涌,眼前阵阵发黑,只听老伴又说:“这几天光下雨,我怕宝扇霉了,便拿出来晾晾,谁知出去买袋盐的工夫,扇子没了,刚才路上有人帮我报了警,估摸着这会警察该到了,老头子你别急,宝扇会找到的……”
  宝扇没了,老夏的魂也没了,一夜基本上没合眼,早晨起来时眼泡虚肿,脚下直打飘。老夏家的卫生间在院子一角,当他没精打采地走过去时,眼睛一瞥,一下子定住了,他看到墙角有个烟屁股,长长的过滤嘴是蓝色的,所以特别惹眼,一下子就看见了。
  此后的两天,老夏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脸色阴沉得能拧出水来,好像一直在合计事情。老伴夏阿婆正担心他不要憋坏了,就在这时,老夏出门了。
  出门后,老夏直奔老朱家。一见面,老夏心里就是一颤,几天不见,一向气色不错的老伙计好像瘦了些,眼圈也黑得怕人。
  两人啥也不说,只是下棋,好像要把几天没下的棋给补回来,“啪啪啪”,你进我退,落子如飞,听着热闹,但实际上两人都不在状态,像丢了魂似的,那棋下得颠三倒四、全无章法。
  回家后,老夏又是一宿无眠,一早起来,又去老朱家下棋,老朱更没精神,眼圈黑得像大熊猫,而老夏根本没受凉感冒,却不停地干咳,好像有话要说,却又提不开那壶盖。
  正有一搭没一搭地下着,村干部领着民警进来了,民警显然还在调查这件说小不小、说大不大的案子。他们只是随便问了几句后就走了,然后老夏看到老朱那因抽烟而发黄的指尖在轻微颤抖。
  老夏再也忍不住了,他不是为扇子,而是为老朱的身体,便大声说道:“我说老伙计,来了这么长时间了,你还没给我倒杯茶哩。”
  老朱好像梦游似的“哦”了一声,进了厨房拎了水瓶出来的时候,老夏人没了,棋盘上却多了一样东西。
  那是一本红册子,走近了一看,封面上有五个大字“无偿献血证”,老朱一下子想起来了,几年前自己生了场大病急需输血,恰好老夏的血型匹配,就主动献了好多血,事后除了喝顿酒,老夏什么钱啊礼物的都不肯要……
  老夏救过自己的命,可自己却仅仅因为斗嘴怄气,就……拿了他的宝贝,这做的还是人事吗?
  老朱颤颤巍巍地拿起献血证,夹在里面的一样东西掉了出来,是个烟屁股,有着当地少见的长长的蓝色过滤嘴。
  今年过年时,老朱在外做生意的儿子回来带给他一条烟,相当高档,据说国内都没得卖,再配上蓝色的长过滤嘴,更显得华贵气派、与众不同。这烟老朱谁也没给,只给了老夏五包,算是一人一半。烟瘾极大的老夏早就抽完了,而老朱还留着慢慢抽,直到现在还有。
  话说回来,那天老朱去找老夏,想主动示个好,一进院子发现没人,然后一眼瞅见了正晾着的扇子,老朱心生一念:你不是爱瑟吗?你不是动不动就拿这扇子压人吗?我让你着急着急……
  就在神魂动荡之际,老朱把叼在嘴上的烟屁股随手一扔,而自个却浑然不觉,眼中只有扇子了。
  等他回过味来,咂摸这玩笑开得大了,却来不及了,夏阿婆已报了警,全村人都知道了。有心还吧,又怕说不清,以后在老夏面前更抬不起头了。老朱左思右想拿不定主意,时间越长越发骑虎难下,压得他是吃不下饭、睡不好觉,一时间连死的心都有了。
  现在老夏把烟屁股送来,就像窗户纸捅破了,明亮亮的阳光“哗”的一下洒进了心窝里。
  傍晚时候,院子里饭菜都摆好了,夏阿婆催老夏吃饭,谁知喊了好几次,老夏却只是嗡声嗡气地回她一句话:“再等一会儿,唉,我说,你多弄了两个好菜没有?”
  夏阿婆一头雾水:“多弄两个好菜干什么?谁来吃?”
  就在这时,院门“吱呀”一声开了,是老朱。老朱还是瘦,但看上去好像卸下一块大石头似的轻松,眼神亮亮地一扬手,叫道:“老夏,吃晚饭了没?看,我带了两样好东西,是我儿子孝敬我的—名牌火腿和烤鸭,我一直舍不得吃,你一定没尝过。”
  再看老夏,“噌”地一下蹦了起来,喜气洋洋地叫道:“是吗?那我可要好好尝尝了,看,这是我闺女过年带给我的好酒,今天算是便宜你了,你一定没喝过。”
  一阵风吹来,满院槐花香。两个老伙计一边斗嘴一边急不可耐地喝上了,然后突然像闷葫芦一样不说话,只是喝,可把夏阿婆吓得,照这样喝法还不要了老命?可刚止住了这个,那个又大口喝起来。
  她正吃惊,老朱忽然长叹一声,抹把脸,舌头硬硬地说道:“老伙计,我好险啊……”他下面的话被老夏搛的一大块肉给堵住了,老夏眼睛红红地叫道:“喝酒、喝酒,只许喝酒吃肉,不许说话!”
  这顿酒喝得爽快,等送走老朱,夏阿婆返身一进屋就叫了起来:“这有个小包,不好,肯定是老朱酒喝多了落下的,我得送还给他。”
  老夏“嘿嘿”笑起来,嘴里喷着浓浓的酒气说:“你这傻老太婆,送什么送……现在好了,听着,明天就把这劳什子卖了,管它卖多少钱,必须卖!奶奶的,差点害死人了,卖了后我们就可以像从前一样打平手了……听着,这事绝不能外传,否则我跟你急眼!”
  明天把什么劳什子卖了?什么不能外传啊?乱七八糟的,夏阿婆完全不懂老头子说的什么酒话,打开小包一看,里面是那把扇子。
  夏阿婆什么都明白了,忽然想起一件事,说:“老头子,那案子咱还没销哩,要不明天一大早你去派出所一趟吧。”
  老夏一听哈哈一乐,说:“还等到明天哩,我昨儿就销了,说是扇子无意中落在自家橱柜里,后来找着了。”老夏说完,心满意足地倒头就睡,呼噜打得惊天动地,那个踏实安逸哟,那边的老伙计肯定也是这样吧?
老伙计
老伙计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