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口都不能少

大江带着老婆秀梅,还有本村的两个小弟兄来城里打工,可是因为没技术,大半年过去了,他们不仅没挣到钱,反而把从家里带出来的一点钱花光了,连手机都欠费停了机,弄得弟兄仨天天凑在一块儿喝闷酒。这天,三人又在一块儿喝酒时,大江忽然叫道:“酱没了,我的个娘,这酒还怎么喝?”
  秀梅一看,可不是吗,从家里带出来的两小坛酱真的见底了,酱没了对别人来说没什么大不了,可对大江那地方的人来说,简直是件要命的大事。
  这话还真不夸张,因为家乡的酱鲜得特别,有一样外地人做梦也想不到的仙物:爬岩鱼。这种一寸来长的小鱼只有家乡的山涧小溪里有,口味鲜甜,得费力地翻开水底的一块块石头仔细捕捞,再腌制了才能入酱。这不,前段时间在一档热播的美食节目中,这种酱还得以隆重介绍哩!更令他们骄傲的是,在电视上出现的制酱人不是别人,正是大江的妈妈。妈妈是全村头一个能干人,制酱的手艺公认第一。
  现在大江见酱没了,当即对秀梅说:“你这就回家取酱去,记住,在家多陪妈几天,不要着急回来。”秀梅一听惊讶极了,说:“回家就单为带酱?这来回得多少钱?干脆过年回家时多带点得了……”
  大江把眼瞪得溜圆,暴躁地叫道:“没有酱,我连一天都捱不下去啊!”那两个小弟兄也央求道:“秀梅嫂,你就辛苦回去一趟吧,没酱我们也挺不得劲的,至于路费,我们三个人平摊好了,等挣到钱就给你,嘿嘿,说不定等你回来,我们就挣到钱了。”
  见他们这样,一向温顺的秀梅只得同意了,又低着头说:“那我就回去一趟呗,只是两手空空的,什么东西也没带给妈……”
  这话一出,大江的眼圈一下子红了,猛一仰头,“咕咚”一大口酒下肚,再“咣”的一声狠命砸了瓶子,骂道:“这穷日子还让不让人活了?”接着,他从床底拿出一包东西,说:“把这风湿药带给妈,让她好好保重。”
  秀梅没有耽搁,立即没日没夜地坐长途车赶回老家,一脚踏进院门就吃了一惊:只见屋内屋外全是人!这些人操着外地口音,嚷嚷道:“大娘,还有没有酱?我们老远慕名而来,就卖一点给我们嘛,多少钱不问的,一百块一坛够不够?”
  秀梅听了几句明白了,我的天,敢情这些人都是来买酱的!却见妈一个劲地直摆手,满脸歉意地说道:“不卖、不卖,真的不能卖了……咦?秀梅,你咋回来了?”
  原来妈一抬头看到了秀梅,秀梅忙挤进屋,把妈叫到房里说:“妈,一百块一坛,为什么不卖?妈您不知道,我们在外面挣钱难死了。”
  妈喜气洋洋地说:“秀梅,妈也不傻,哪能看着钱不挣啊,今年我腌了十几坛酱,原准备家里吃的,谁承想自从电视上播出后,来买酱的人一拨接着一拨,价钱出得一个比一个高。我好不容易留下两小坛,准备过年让你们吃的。再说妈这腿脚不便,逮些小鱼得费多大劲啊,所以再贵妈也不能卖……对了秀梅,这不过年不过节的,你咋回来了?”
  秀梅一听叹口气,说:“妈,幸亏您留下两坛子,这不,大江一看酱没了,立马催我回来,一秒钟都不让耽搁。”
  妈一听有点吃惊,说:“这么急?大江平时可不是这么急吼吼的人,妈又没在酱内放大烟膏子,哪能一天都不能缺……不成,大江这孩子外表上看是个闷葫芦,但妈知道,他心野着哩……秀梅,你这就打个电话给大江,我来问问他。”
  秀梅说:“妈,不瞒您说,大江他们欠费停机都好多天了……”说完,秀梅拿出那包药,递给妈说:“这是大江给您买的风湿药,他让您多保重身体。我说不用一下买那么多,药也有保质期的不是?可他偏不听,口袋见底了才凑起这么点钱全买了药,这下好,我真担心他们这几天喝西北风哩……”
  听了这话,妈吃力地抱起酱,装入秀梅的包袱后又递过一沓钱,说:“这些卖酱的钱你拿着。秀梅,妈腿脚不好,赶不得远路,你就再辛苦一趟吧—赶快回去!”
  秀梅一听吃惊得不得了,叫道:“立马回去?妈,我这刚回来,一口水都没喝哩,再说大江说了,一定要我陪您多待几天……”
  妈神色更坚决了,说:“秀梅,听话,赶快回去—算妈求你了!”
  在车上又是一天一夜,当秀梅精疲力尽地推开出租屋的门时,大江哥仨眼神一下子全僵住了。突然间大江飞起两脚,“咣咣”几声,也不知把什么东西踢进了床下。
  然后大江接过背篓,大声嚷嚷道:“你这个不听话的婆娘,不是让你多陪妈几天的吗,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……哇,有酱了!”
  秀梅一边散了架似的坐下,一边闷闷地说:“我倒是想在家里多待上两天,可妈不让,非让我立马上路,妈这回可真有点怪……对了,妈让你立即充上话费,她有话跟你说。看,这是妈卖酱的钱,我们没钱给妈,妈倒先给我们钱了……”
  两兄弟接过钱,出去充话费了。秀梅舀了一勺酱给大江,大江一脸陶醉地嗅了又嗅,再用大葱蘸了,饿狼似的吃起来,然后深深吁口气,一脸享受地说:“舒坦啊,几天没吃,可把人想死了!”
  秀梅手没停,又从篓子里掏出一个本子递过来,说:“大江,这是妈让我带给你的,她要你看一下中间折着角的那篇,也不知妈是什么意思。”
  大江接过一看,是自个小时候的作文本,想不到这么多年了妈还收着,本子中间果然有一页折着角,打开一看,只见最上面端端正正写着一行字:世上最好吃的酱。
  想起来了,这是自个小时候的大作,大江连忙认真看起来,一直看到最后一句:妈做的酱是世上最好吃的酱,我要妈做一辈子的酱给我吃,然后等妈老了,我再做酱给妈吃,因为妈说过,有酱吃的日子就是最好的日子。
  大江的手哆嗦起来,就在这时,他的手机响了,显然小哥俩为他充上话费了。大江掏出手机一看,口中顿时“啊”了一声,说:“是妈!”说着摁下了免提键。
  妈的声音一下子响了起来:“大江,秀梅到了吗?”
  大江说:“到了,刚到……”
  妈的声音满是后怕,说:“阿弥陀佛,到了就好,可吓死我了,那作文你也看过了吧?儿子,你说过的,要妈一辈子做酱给你吃,等妈老了,你也做酱给妈吃,你是男子汉,可不能忘了哦!”
  大江一听直点头,说:“我没忘,不会忘的。”
  妈又说:“还有,秀梅告诉你了吧,自从妈上了电视后,来咱家买酱的人都挤破门了,如果你们愿意,就回来帮妈的忙,这样一来,又能赚钱,还能把咱这手艺传下去,是不是?”
  大江和秀梅静静地听着,妈又说:“儿子,你知道的,做酱这行当可不比别的,要有耐心等,提前一天开坛,那酱都会发酸,过日子也是这样,急不得的……”
  大江叫起来:“妈,我不急了,我再也不糊涂了,我要做酱给您吃,给您孙子吃……”
  放下电话,大江老牛似的号哭起来,可把秀梅吓得,一颗心怦怦直跳,正要问怎么了,大江拉她坐下,然后从床下拿出刚才踢进去的东西。天哪,那竟是两根长长的撬棍,还有一柄尖刀!这是想干啥?
  大江一脸羞愧,说:“秀梅,你再迟回来一步,我们弟兄仨就准备……撬开一家仓库了,不瞒你说,在你回家的时候我们都踩好点了,准备今天夜里动手,让你回去陪妈几天,实际上就是支开你。怕这事不成被逮进去,那给妈的风湿药,我也是准备了三年的量,幸亏……”
一口都不能少
一口都不能少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