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期主题:乞丐故事

乞丐是个古老的“职业”,在古往今来的从业者中,有“乞丐三年官不换”的自由派,有“大智若愚”的聪明人;有“落道不落价”的艺术家,也有“要想富,做乞丐”的投机者……今天,我们就来讲一组有趣、有料的乞丐故事。
  乞丐算命
  一个不甘心自己命运的年轻乞丐,总想有一天能发达起来。可好几年过去了,他还是穷困潦倒。最后,他心灰意冷,只好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一位算命先生身上。于是,他带上好不容易攒下来的一笔钱,找到了那位先生:“请您指点一下吧!十年后,我会不会还像现在这么穷?”
  算命先生稍稍抬头看了一眼乞丐,说:“年轻人,十年之后,你还是像现在这么穷。”
  乞丐听了非常难过,于是掏出一些钱递给他,恳求道:“大师,您再看看我二十年后有没有希望?”算命先生有些感动了,认真地看了看他说:“你二十年后还会这么穷。”
  乞丐更加伤心了。最后,他把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,跪在算命先生面前,十分虔诚地说:“大师,我就靠您了,您再给我指点一下吧,我三十年后会怎么样?”
  无可奈何的算命先生只好又看了看乞丐,很同情地说:“你三十年后不会那么痛苦了。”
  乞丐为之一振,高兴地从地上蹦起来:“哇!我终于有希望了。那么大师,再请问一下,到那时我能有多少钱呢?”
  算命先生说:“年轻人,你三十年后不痛苦,是因为你已经穷习惯了。”然后,先生拍了拍年轻乞丐的肩膀,飘然而去。
  古董迷
  从前,有个人迷上了古董。只要是他看上的古董,对方出价再高,他也要想方设法买下来。
  一天,一个人拿了张破席子来到他家,对他说:“你不要看它破,它可是有来历的,想当年鲁哀公向孔子请教治国大计,就是坐在这张席子上。”
  那人听了,两眼放光,心想,这是文物啊,值得收藏,便用祖传的田地与对方作了交换。
  过了不久,又有个人拿着一根破竹棍上门,对他说:“我这根竹杖,是周文王的祖父周太王用过的。当年他为了躲避狄族人,从豳地迁到岐山,一路上就是拄着这根竹杖啊!算一算,这比孔子还早好几百年哩,你愿用什么来跟我换呢?”
  那人听了,大喜过望,拿出家里的金银细软,换了那根破竹棍。
  后来,又有个人拿着一只破漆碗上门,说是舜帝用过的宝贝。那人听了,又心动了,就用自己的住宅换了那只破漆碗。
  从此,他拥有了三件古董—席子、竹棍和漆碗,却没有了房子,没有了田地,也没有了可供自己生存的钱财。
  就这样,他披着孔子坐过的破席子,拄着周太王拄过的破竹棍,捧着舜帝用过的破漆碗,沿路乞讨。不过,他喜爱古董的嗜好还是没有变,一路上念叨着:“行行好,哪个衣食父母,有姜太公时的九府钱,施舍我一文吧!”
  误哭遭打
  有个乞丐,一天经过一户人家,发现这家正在办丧事,他突然心生一计,走进门,对着灵堂就放声大哭起来。
  众人莫名其妙,于是问道:“先生贵姓?怎么不认识?”
  乞丐说道:“这老先生和我是最要好的朋友,几个月没见,没想到他就与世长辞了。刚才我经过门口的时候,才刚刚知道,来不及买纸烧,就先进来哭一番,以表我们之间的情谊。”
  那家人很感激他的情分,就留他吃饱喝足了再走。
  乞丐往回走,遇到一个穷相识,那人问他:“今天从哪里得来的酒食?”乞丐告诉了他,那人也准备仿效。
  第二天,那人也到一户办丧事的人家痛哭。那家人问他,他说:“过世的人是我最相好的人……”
  话还没说完,众人的拳头就雨点般打过来。原来,这家死的是个少妇。
  四个乞丐
  有四个乞丐,分别是哑巴、聋子、瘸子和瞎子。一天,他们四个正倚在马路边等人施舍,瞎子嘴里念念有词,不知在嘀咕些什么;哑巴东张西望,在搜寻着目标;聋子半躺在地上闭目养神;瘸子正抽着不知哪捡来的香烟蒂……
  过了一会儿,从不远的洋行里走出一个胖老爷,天气很热,胖老爷从裤兜里掏出手帕擦汗,接着便挥手叫了一辆黄包车走了。
  可胖老爷没注意的是,就在他掏手帕的时候,从裤兜里带出来一张银票,飘落到地上,路人们都匆匆赶路,竟然无人看到。
  哑巴首先看见了这银票,但毕竟隔着一点距离,他起先并没意识到那居然是一张银票,后来他越看越像,就在这时,一阵微风吹过,稍微把银票刮起了那么一点,这下哑巴确定了,他惊叫:“呀,地上有一张银票!”
  坐在哑巴身边的聋子第一个反应过来:“什么?哪里?在哪里?”
  瘸子也回过神来,“噌”地从地上爬起来,把手里的烟头往地上一扔,用脚踩灭,脚步敏捷地顺着哑巴和聋子注视的方向跑了过去,一脚踩住了那银票,冲着哑巴和聋子大声喊道:“这是我的了!”
  正当哑巴和聋子也想起身去和瘸子抢那钱时,瞎子开口了:“都别抢了,那是张假银票!”
  乞丐郭公子
  涞阳名乞郭公子早年也是富家出身,无奈输掉了整个家业,又被债主打断了一条腿,最后沦落到乞讨的地步。涞阳城受过他家恩惠的人,怀报恩之心,遇郭公子讨要,施舍起来就很大方。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郭公子乞讨很有艺术。
  一到吃饭的点,某家富户的大门便被有节奏的声音轻叩:“嗒—嗒嗒”,一长两短,主人若听不到,门不开,依旧是“嗒—嗒嗒”,不急不慌,夹有一句:“叔叔大爷,行个方便。”
  主人听到,会隔着门答一句:“郭公子来喽—”便用一空碗,把各种饭菜搛进去一些,端出来。
  到了门口,郭公子见了主人,忙躬身施礼,却不急着接碗,而是先把肩上的背包放下来,然后从包里掏出一块两尺见方的白布,费力地蹲下来,噘起嘴巴,“噗噗”吹吹主人家的台阶,再把白布“啪啪”抖两下,平平展展地铺在台阶上。
  接下来,郭公子重又站直身子,欠身一礼,把碗接过来,放在白布一角,扭头从包里掏出碗筷。碗虽豁牙露齿,却也洗得干净。
  碗共四只,正好在白布单子上排列成正方形。郭公子把主人施舍的饭菜分门别类地搛到自己碗中,青菜一碗、肉一碗、豆腐一碗,米饭或馒头一碗。若主人施舍的种类不够四样,他便把空碗装回背包,免得伤主人面子。这时候主人往往觉出不好意思,下次再见到郭公子,饭菜自然就丰盛些。
  郭公子席地而坐,开始吃饭。他把筷子拿起来,对着阳光照照,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,然后把两根筷子互相敲击一下,再甩一下,开始搛菜搛饭,一小口一小口津津有味地吃,吃得优雅而有气质。
  饭毕,不管饱不饱,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郭公子都会很响地打个饱嗝,然后从兜里摸出一块叠得方方正正的白布手帕,打开,里面躺着一枚牙签,两根手指捏起来开始剔牙。这时主人会问一句:“公子,吃好了?”
  郭公子忙起身,说:“饱饱的了,叨扰大叔。”说着就开始收拾碗筷,一瘸一拐地去找有水的地方洗刷碗筷去了。
  有道是“落道不落价”。郭公子把讨饭讨出了艺术,也算是乞丐中的一绝。
本期主题:乞丐故事
本期主题:乞丐故事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