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个“蜘蛛人”

老山干了一辈子“山爬子”,什么叫“山爬子”呢?就是在山上讨生活的人,凭借一根麻绳,在悬崖上采摘铁皮石斛、灵芝、石耳等药材和山珍。那年,老山正在悬崖峭壁上劳作,恰好三个高中生参加完高考,在山中游玩,看见了老山,觉得这门技艺很神奇,就想拜老山为师,学习山爬子的技艺。当时,老山问三个学生:“你们三个说说,为什么想学山爬子?”
  年纪最大的喻大国说:“能挣钱。”
  老二皮二友说:“能练胆。”
  年纪最小的苟三官挠挠头皮,说:“够刺激。”
  学了一个月,老山发现,这三个人中,苟三官最机灵,一般要领,说一遍他就能掌握。皮二友最胆大,不管什么地方他都敢去。最笨的是喻大国,一个动作在安全的地方反复练习多遍,又把麻绳检查多遍后,才敢爬上悬崖实际操作。
  这天,老山又问他们三个人:“山爬子的技艺,最应当注意的是什么?”
  喻大国说:“安全。”
  皮二友说:“胆大。”
  苟三官说:“随机应变。”
  苟三官的话得到了老山的赞许,山爬子经常会遇到许多突如其来的事,一定要学会随机应变。
  后来,三个徒弟的命运果然像老山预料的,和他们的性格密切相连。苟三官考上了大学,毕业后在城里工作,一帆风顺,不到十年,先当科长,后当局长。喻大国和皮二友都没考上大学,只好出门打工,两人吃的还是山爬子这碗饭—喻大国给城里的高楼擦外墙玻璃,皮二友则在一家杂技团玩空中飞人。对皮二友从事杂技表演、把山爬子技艺发扬光大,老山还挺满意,可一想到喻大国用自己教的本事去擦玻璃,老山就觉得是一种耻辱。
  一晃又过了好几年。这天,老山听说三个徒弟不知为啥,先后都受了伤,回到村里休养。先是喻大国被人抬了回来,接着,皮二友也因伤回到村里。这还不算完,就连老山最器重的苟三官,也开着他的奔驰车回到村里。平时每逢春节,三个徒弟都会带着礼物上门给老山拜年,所以,这次三人受伤回家,老山怎么也得去关心一下。
  老山本不想先去看望喻大国,但要去皮二友和苟三官的家,必须从喻大国家门前经过。喻大国每次拜年,虽然送的只是几十元钱的烟酒,但也不枉师徒一场,于是,老山顺路先来到喻大国家里。他见喻大国伤的是胳臂,就问:“你是最讲究安全的,怎么把胳臂弄伤了?”
  喻大国听了,哭笑不得地对老山说:“师傅,您说我伤得冤不冤?”接着讲起了受伤的经过。
  原来,喻大国给高楼擦玻璃,一直很注意安全,他知道,如果自己遭遇事故,就会给整个家庭带来不幸,所以,别人系一条保险绳就行了,他为了安全,一定要系两条保险绳。前不久,他给一幢高楼清洗外墙玻璃,清洗到二十多层的时候,突然发现,有个七八岁的小孩从窗户里好奇地望着他,还大叫道:“蜘蛛人!”喻大国就善意地挥挥手,冲小孩打了个招呼。谁知道,随着绳子放向下一层,喻大国发现上面的保险绳不规则地晃动起来,抬头一看,那个小孩拿着把剪刀,正在剪右边的保险绳!喻大国忙对小孩喊:“你不要剪!”可小孩根本不听他的,手里那把剪刀特锋利,一下就剪断了保险绳。喻大国失去平衡,只好一边用左手死死地抓紧左边的保险绳,一边大声呼救,生怕小孩再剪断左边的保险绳。好在小孩看见闯了祸,把头缩了回去。在工友的帮助下,喻大国保住了性命,可是左手在绳索的缠绕下受了伤,暂时不能工作,只好回来休养。
  老山问:“那小孩为什么剪你的保险绳?”
  喻大国苦笑了一下,说:“他看《蜘蛛侠》的动画片看多了,想看看我能不能飞檐走壁。他以为剪断我的保险绳,我的手上还能生出一根蛛丝。”
  老山听了,觉得不可思议,说:“乡下的小孩,七八岁都能帮家里挑水做饭了,城里的小孩怎么还这么不懂事?”
  离开喻大国家,老山来到了皮二友家,看见皮二友伤的是脚踝。
  问起受伤的原因,皮二友说:“师傅,我们杂技团排一个新节目,这个节目是要冲击摩纳哥金小丑大奖的,有个空中飞翔的动作是由我完成的,为了增加难度,我们取消了保险绳。可惜事不凑巧,排练的时候,我的搭档没有接住我,我摔在防护网上,又被弹到地上,把脚崴了。”
  老山听了,说:“你那个搭档也太不小心了。”
  皮二友说:“师傅,你放心,等我伤好了,我还要继续挑战这个动作,为国争光。”
  老山赞许地点了点头。
  接着,老山来到苟三官的家里,奇怪的是,苟三官是脸上受了伤,有一块块青紫的瘀伤。苟三官对老山说:“师傅,我在城里太累了,不是别的累,是心累。这次,只想来老家休养休养,过一段时间,我还要回去上班的。”
  正聊着,突然,村头的公路上响起了警笛声。老山发现苟三官一下子变了脸色,一直到警车离开后,苟三官才回过神来。
  见苟三官脸色不好,老山忙辞别回家。在回家的路上,他打听警车刚才来做什么,别人告诉他说,警察刚才把皮二友抓走了。老山愣了半天,才喃喃地说了一句:“他们抓皮二友做什么?”
  过了两天,皮二友被抓的内幕终于传来了—最近,城里一直盛传“蜘蛛大盗”的消息,据说,“蜘蛛大盗”来无影去无踪,还能像蜘蛛一样,通过一根“蛛丝”来往于各层楼房之间。前不久,警察得到消息,终于将“蜘蛛大盗”围困在一幢楼上。可让警察没有想到的是,眼看要抓住“蜘蛛大盗”了,“蜘蛛大盗”却胆大过人,做了个不要命的举动—抛出一根绳索,勾住十米外的另一幢楼,然后拼尽全力,荡了过去,掉进对面楼房的一个窗户里。可能是受了轻伤,“蜘蛛大盗”跛着脚逃走了。事后,警方抓住了收赃的人,收赃的人交代,“蜘蛛大盗”就是皮二友。
  听说皮二友就是“蜘蛛大盗”,老山有些吃惊,心想:难怪皮二友出手大方,拜年时总送自己上百元的烟酒,原来都是当飞贼偷来的啊!正在老山为皮二友的事耿耿于怀的时候,警车又开到村里,竟把苟三官也抓走了。
  对于苟三官被抓,老山更想不明白。直到几天后,警察到老山家里取证,老山才明白事情的原委。
三个“蜘蛛人”
三个“蜘蛛人”
三个“蜘蛛人”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