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云妨传奇

1.边关告急
  北宋年间,京城汴梁有一家著名的鞋作坊,叫“步云坊”,做的鞋子全国闻名,很多达官贵人都到这里定做鞋子。步云坊还有一项业务,那就是专门给前线的将士做鞋。作坊里成天都是忙忙碌碌的,一派繁荣景象。
  这年隆冬,步云坊的掌柜陆桥去南方采办做鞋的料子,一去就是一个多月,回来的路上,看到一个大汉冻倒在街头。那大汉衣着单薄,鞋子都磨破了,这么冷的天,不冻坏了才怪呢,陆桥是个有善心的人,他见大汉还有点气息,就叫伙计把大汉抬进车里。回到步云坊,陆桥给大汉生了火,还拿来暖和的被子,又找来大夫给他灌下一副汤药,大汉才慢慢地醒了过来。
  大汉醒来后,就问自己怎么到的这里。伙计说:“你是遇上好人,被我们老板救下了。”
  大汉看到床边的陆桥,挣扎着起身想表示感谢。陆桥一把将他按在床上,让他好好休息。大汉突然想起一件事来,问陆桥:“恩人,你知道步云坊在哪里吗?”
  伙计抢先说:“你算找对地方了,这里就是步云坊呀!”陆桥向大汉笑道:“不知你找鄙坊有什么事?我就是这里的掌柜陆桥。”
  大汉闻听此言,脸色一下子变了,他忽地从床上坐起来,指着陆桥就骂:“呸,原来你就是陆桥老贼,我要杀了你,为弟兄们报仇!”
  一旁的几个伙计见状,拼命拉住大汉,才没让他扑到陆桥身上来。一个伙计就骂大汉:“你真是个白眼狼,我家掌柜好心好意地把你救回来,你不但不领情,还要杀人,真该让你冻死。”
  大汉却说:“我郑重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,他救了我一命,我感谢他,可一码归一码,我那么多弟兄都被他害死了,我又岂能饶过他?”陆桥听得一头雾水,感到其中一定有隐情,就对大汉说:“这位郑重兄弟,有事慢慢说。我只是个做鞋子的,一辈子连鸡都没杀过,哪会害了你的弟兄呢?”
  郑重一屁股坐下来,讲出一段事来—
  原来,郑重是镇守边关的一名兵士,擅长奔跑,绰号“飞毛腿”。这几年,宋辽两国频频开战,是千千万万像郑重这样的将士守着边关,才没让敌军入侵一步。
  边关将士这些年穿的都是步云坊的鞋子,既合脚又耐磨。最近几个月,来了一批新鞋子,质量却大不如前,穿上走不了多少路,就磨破了鞋底。边关有规定,将士半年换一次鞋子,新鞋未到,将士们只好忍着。平时可以少走几步路,打仗却不是闹着玩的。边关环境恶劣,穿着磨破的鞋子走在大漠上,脚底痛如刀割。有好几场硬仗,本来有把握打赢的,却因为鞋子不行,竟然败给了辽国,将士们伤亡惨重。众人都恨死了步云坊,说步云坊的老板心太黑,为了多赚两个钱,竟然把这样的鞋子卖给将士。
  宋军连连败北,边关多次向京城发去告急文书,却连半点音信都没有。后来,皇上终于来了圣旨,不问青红皂白地责怪主帅指挥不力,对他降职处分,还派来了监军王主管军中事务。
  那个王根本不懂如何打仗,一通瞎指挥,让将士跑了冤枉路,把鞋子都磨破了,还被辽军打得惨败。将士们就商量,这仗败得也太窝囊了,光着脚丫打仗,怎么能赢呢?要想扭转战局,一定要先把步云坊告倒。于是,将士们蘸着血,在战袍上写了一张血状,委托跑得最快的郑重把状子带到京城,一定要面见皇上告御状。不料郑重因为穿得单薄,走到京城附近,再也支撑不住,就冻倒了。
  陆桥听了郑重的讲述,吃惊非小。步云坊制鞋多年,从来没有因为质量问题被人告状。给边关将士做的鞋子,更是不敢马虎,怎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?
  陆桥叫人拿来一双步云坊的鞋子,递给郑重。那鞋是地道的千层底,既结实又有弹性,穿在脚上十分舒适。郑重看了半天,说:“不是这种鞋子,发给我们的鞋子,鞋底比这薄多了,料子也差。”
  陆桥又问郑重:“郑壮士,以前你们穿我步云坊的鞋子,可曾出过这种状况?”郑重摇头道:“以前的鞋子都很好,穿了几个月,还跟新的差不多。”
  陆桥又说:“我步云坊在全国有多家分号,光京城就养着几百个鞋匠,不但规模首屈一指,质量更是有口皆碑,因此才被朝廷指派为边关将士制鞋。这是莫大的荣光,我们岂能当成儿戏?我给你看的这双,是步云坊最普通的鞋子,送到边关的鞋,还要经过特殊加工,怎么会不经穿呢?”
  郑重听罢,一时答不上话来。陆桥又劝郑重:“郑壮士,如果你信得过我,就在这里多安歇几天。这事关系到我步云坊的名声,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。”
  不料郑重却是个倔脾气,既然和步云坊有仇,便执意不肯在这里住下。陆桥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叹了口气,陷入了沉思……
  2.怪事频发
  自从陆桥知道,边关失利与鞋子有关,心里就如同压了块大石头。他暗想,步云坊的鞋子,每次都由军需官前来验货,验好了才运到军需库里,这中间不可能做手脚,怎么好好的鞋子,到了边关就变了呢?正百思不得其解,伙计来报:明王府的管家赵义来访。陆桥忙说有请。说起来,这明王可不是一般人,他是当今皇上的弟弟,叫赵光。他不但是王爷,还官封当朝太尉,负责军需要务。明王的管家,就代表着明王,陆桥敢有所怠慢吗?
  管家赵义进来后,陆桥给他奉了茶,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,赵义说:“我是来给明王千岁定做鞋子的。过几天就是万岁的寿诞了,明王千岁需要一双新鞋子,一定要用最好的料子,你可明白?”
  陆桥当然明白,明王府里一年四季穿的鞋子,都是他步云坊定做的,店里存着明王全家每个人的鞋样,谁需要鞋子,说一声就是。赵义办完了事,就要起身离开。陆桥突然想起边关的事,就试探着问:“请问大人,现在天气越来越冷了,不知小店做的鞋子送到边关没有?”
  赵义脸色一沉,说:“你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件事来了,难道你听到了什么风声?”陆桥吓得低下头,说:“我只是随便问问。”
  赵义冷冷地说:“陆桥,你要知道自己的身份,只管做好你的鞋子,不该问的就不要多问。”陆桥嘴里应着:“是、是。”额头不觉冒出了冷汗,自己刚才的确是犯了大忌,做买卖的不该问官场的事。陆桥把赵义送到门外,等轿子走了才敢抬起头来。他隐约觉得,明王掌管军需要务,边关鞋子之事说不定真与明王有着某种关系,但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生意人,连问的权利都没有呀!
  陆桥正想着,耳边传来一阵喧哗,回头一看,只见一个乞丐披头散发,手里拿着块干粮,拼命地跑。后面几个乞丐喊叫着追赶,原来是乞丐在夺食。陆桥不觉对跑在前面的乞丐多留意了一眼,却意外地发现,这个乞丐身上破破烂烂,脚下蹬的却是步云坊的鞋子。陆桥心里直犯嘀咕,步云坊的鞋子要价不菲,不是一般人能穿的,那是一种身份的象征,这乞丐连肚子都吃不饱,却穿着步云坊的鞋子,岂不是咄咄怪事?
  陆桥正想着,后面的乞丐已追了上来,抡起拳头就把前面那乞丐“噼里啪啦”打了一顿,嘴里还嚷着:“叫你不懂规矩,叫你不懂规矩!”陆桥看着不忍心,喊了一声:“住手!”走上前去,对那几个乞丐说:“你们都是乞丐,同病相怜,为何要下如此狠手呢?”
  一个乞丐说:“这个新来的不懂规矩,竟敢抢我们讨来的东西,你说该打不该打?”
  那个被打的乞丐这会儿有了喘息之机,就张开嘴咬了一口干粮,拼命咽着,又瞪着眼睛惊恐地看着陆桥。陆桥看到乞丐的面孔,吓了一跳,不禁脱口而出:“黄老板!”
  眼前这个人,虽然消瘦了许多,但陆桥还是认了出来,他就是京城最大当铺的老板,人称“黄金万两”的黄万两。他也曾是步云坊的老主顾,今天怎么竟落到这个地步,入了丐帮?陆桥摸出点散碎银子给乞丐们:“你们拿着,买点东西吃吧!”乞丐们得了银子,一哄而散。
  陆桥凑到黄万两面前,关切地问:“黄老板,你还好吧?”黄万两目光呆滞,嘴里只是念叨着:“不可能,不可能,不可能呀!”然后又疯跑起来,陆桥想追也追不上。
  陆桥失落地回到店里,就问伙计,最近黄万两老板来做过鞋子没,伙计却说:“还黄万两呢,您是不知道,您去南方办货的这段日子,京里发生了好几件怪事。黄万两的当铺一夜之间归了别人,还有仁和药铺的刘老板、青云酒楼的张老板、义祥绸缎庄的段老板,好几个老主顾都突然不见了踪影,他们的买卖也换了主人……”
  陆桥想起黄万两刚才说的“不可能”,短短一个月,京城商家发生这么多变故,真是有些“不可能”了。但他无暇多想,他还要做明王的鞋子呢。像明王这一级别的客人,陆桥都是亲自动手制鞋。三天后,他做好了鞋子,送到明王府中。
  明王刚好在府里,他穿了陆桥送来的鞋子,很是满意,夸了陆桥几句,又吩咐陆桥:“我有个朋友,也想要你做一双鞋子。”陆桥嘴里应着,却没告退。明王看了陆桥一眼,问: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陆桥赔笑道,明王府里上下人等,他那里都有鞋样,可这个“朋友”的脚码,他却不知道,怎么做鞋呢?
  明王皱眉说:“我还真不知道他的脚码,这就不好办了。”一旁的管家赵义见状,对明王耳语了几句,明王脸上立刻有了笑容,对陆桥说:“随我到后花园去。”
  陆桥虽说已来过王府多次,却连后花园的门在哪里都不知道。这次,他随明王进了后花园,明王把他引到湖边,指着湖边湿地上一个脚印说:“就是这个了。”
  陆桥蹲下来,仔细看了看那个脚印,虽然他没带尺子,但只用手比画一下就了然于胸了。明王又对陆桥说:“这鞋要用最好的材料,你要全力以赴,亲自去做,不能有丝毫差池,可记下了?”陆桥点头应允,说三天后一定把鞋子做好。
  离开明王府,陆桥走到街上,突然听到前方一阵喧哗,有一个人大喊:“我要面圣,我要见皇上!”陆桥定睛一看,只见前面几个御林军正拖着一个人,那人手里还拿着一块布,这不正是前两天被自己救下的郑重吗?陆桥忙走上前去,拦住那几个御林军,客客气气地问:“军爷,他犯了什么罪呀?”
  有个御林军认识陆桥,就告诉他说:“这个不知死活的,竟敢拦圣上的御轿,若惊了圣驾那还了得!要不是皇上寿诞将至,不许杀人,否则早就把他乱棍打死了。”
  陆桥忙作揖求情,说这人是自己的朋友,天生有些呆傻,又塞了不少银子,御林军才把郑重放了。 郑重见了陆桥很不好意思,他告诉陆桥,自己这几天一直在皇宫外面转悠,想拦轿告御状。今天他好不容易见到銮驾出宫,刚扯开嗓子喊了两声,就被御林军给轰开了,想见皇上一面,真是比登天还难呀!郑重说罢,展开那块写满血书的战袍,瞪着眼对陆桥说:“陆老板,其实你真没必要救我,我告御状就是要告你们步云坊呀!”
  陆桥却说:“我也想弄清真相,如果真与步云坊有关,我甘愿领罪;如果不是,也好还我一个清白。我一定帮你告下这个御状。”
  郑重闻言,不由得感激地看了陆桥一眼。
  3.天下豪赌
  陆桥回来后,就一头钻进屋里,给明王的朋友做那双特殊的鞋子。一连做了两天,快要完工了,伙计来找陆桥,说吉赖子来了,在客厅里等着呢。这吉赖子本名吉平,是个破落子弟,平时游手好闲,嗜赌成性,没了钱就耍赖,人们就送他个外号“吉赖子”。以前吉赖子常来陆桥这里打秋风,陆桥听说是他,就有些不耐烦,对伙计说:“这事也来找我,给他几两银子,打发走他不就行了?”伙计却说:“他是来做鞋子的,还点名让您亲自做。”
  陆桥心里纳闷,这世道还真是变了,黄老板成了乞丐,像吉赖子这样的人,却摆开架子了。
  陆桥来到客厅,就见吉赖子衣着光鲜,俨然像个富贵的员外爷。见到陆桥,吉赖子拿腔拿调地说:“陆老板别怕,现在我不缺钱了,来找你是想让你给我做一双步云坊最好的鞋子。”说罢,就从袖子里拿出一张银票来,看来他真是有钱了。陆桥给吉赖子量好尺码,想到自己心里的疑惑,就说要请吉赖子喝几杯,吉赖子一口答应了。
  陆桥把吉赖子请到酒楼,酒过三巡,吉赖子有些晕了,陆桥才悄悄地问他:“吉兄突然发财,真是羡煞小弟了,不知你在哪里找到的发财门路?”吉赖子眯缝着眼睛,说:“陆兄,我就知道你不会白请我的。要问如何发财,其实很简单,就是赌博。”
  陆桥听了直摇头,见陆桥不信,吉赖子就把嘴巴贴到他耳边,说:“也就是你平时对我不错,我才说的。我的确是靠赌博发了大财,我参加了一场豪赌,真叫我大开眼界啊!”吉赖子说,他跟明王府里的管家赵义有点亲戚关系。这天,他赌博又输了,就去跟赵义借钱。赵义被他缠得没办法,就说:“你不是好赌吗?我教你去个地方,只赢不输。”哪有只赢不输的赌局呀?吉赖子以为赵义是在敷衍自己,赵义却对他说了一件事。
  在宋辽边关,有一家赌场,叫“天下赌坊”,在那里下注的都不是一般人,最小的一注都价值千两黄金。他们赌的内容也很奇特,是宋辽两国的战事。有人赌大宋赢,有人赌辽国赢,具体结果,就要看一场仗打下来,究竟哪国败北了。
  这可真是天下第一的豪赌呀,赌注押的是千万边关将士的性命。赵义让吉赖子去边关赌上一把,吉赖子连连摇头,战场上的胜败,简直比骰子的点数还难测,谁能保证哪一方赢?赵义却神神秘秘地说,只要他押辽国胜,保证就能赢。吉赖子就想,与其这么成天死乞白赖地活着,还不如去边关豪赌一把,赢了就回来过上等人的日子,输了就把尸骨扔在边关得了。
  于是吉赖子变卖了祖宅,凑了几百两银子来到边关,找到了赵义说的“天下赌坊”。赌坊里的豪客有大宋人,也有辽国人,吉赖子还看到了几个熟人,其中就有黄万两黄老板,他押的是大宋胜。这些豪客一上手就押几千两黄金,吉赖子那几百两银子,人家根本就不看在眼里。他好说歹说,又报了赵义的名字,赌场的人才勉强同意他上桌,吉赖子就押了辽国胜。
  几天后,宋辽两国开战,辽国真的胜了,吉赖子把赢来的钱再次押上,赌辽国胜。几天后的一场战役,果然还是辽国胜了,这下吉赖子发财了,他见好就收,拿着那些银子回到京城……
  陆桥不敢相信,天下竟还有这样的事,就问吉赖子:“赵义为什么那么肯定,押辽国胜就能赢呢?”
  吉赖子也很迷惑:“我也不知道,反正我是赢了。这事可千万别说出去呀,真要传出去了……”吉赖子在脖子上做了个“咔嚓”的动作。陆桥隐约感到,危机正向大宋袭来,他耳边又响起了黄老板的话:“不可能,不可能……”
  吉赖子喝得太多,说完后,一头倒在桌子上就睡过去了。陆桥付了酒钱就走了,他在路上已经有了一个打算:赌一把,一定赌一把!
  陆桥从酒楼出来,并没直接回步云坊,而是去找飞毛腿郑重。他费了好大的劲找到郑重,对他说:“你想赌一把吗?我已经押上了步云坊,还有我的身家性命。”郑重一咬牙,说:“你都敢赌,我还有什么不敢赌的?说吧,赌什么?”
  陆桥说:“就赌大宋江山稳固,边关将士常胜!”郑重豪爽地说:“好,我赌了,可我没赌注呀!”
  陆桥说:“赌注就在你身上,就是血状子。”郑重迟疑了一下,说:“陆老板,我知道你是个好人,我就信你一回。”说着从怀里拿出那块用战袍写的血状子来。
  陆桥把血状子拿在手里,肃然道:“我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,你等着吧!”
  4.鞋里乾坤
  陆桥回到步云坊,把明王吩咐做的鞋子做完,第二天便捧着鞋子去了明王府。明王见了陆桥的手艺,很是满意。
  从明王府回来,陆桥召集所有伙计,让他们各自解散,说几天后如果店里失了火,他们再回来;如果看到官兵把步云坊围住了,他们便各奔东西,跑得越远越好。伙计们不知掌柜的为什么要这样安排,可他既然说了,就一定有他的道理,于是大家就都散了。
  过了几天,皇上的寿诞到了,京里如过节一般,处处张灯结彩。陆桥却哪里都不去,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等在铺子里,他是在等一个人。谁也不知道,陆桥赌的这一把太冒险了。他赌的是,明王让他做的那双鞋子,是送给当今皇上的。
  陆桥推测,什么人能有这么大面子,让明王出面给他定做鞋子?什么人又能随意出入明王府的后花园?除了当今皇上,还会有谁呢?陆桥认定,那双鞋子,是明王向皇上献的寿礼。于是,陆桥在鞋子里做了手脚,鞋底接触脚掌的那面,用特制的药水涂过,表面看起来毫无异样,但穿了一会儿,鞋底接触脚掌,温度上升,药水受热,就会显现出事先用药水写的字迹,那是一个“冤”字。而鞋子的千层底里有一层是中空的,可以藏东西,里面藏了郑重告步云坊的血状。
  陆桥这次豪赌,赌上了自己的身家性命:如果鞋子真是送给皇上的,那他还有一线生机;如果鞋子的主人不是皇上,而被明王发现了其中玄机,就会借机除掉他,步云坊更会有灭顶之灾,所以陆桥才把店里的伙计们都遣散了。
  陆桥在店里默默地等着,真是度日如年。这天夜里,他正要睡下,突然有个人影闪进店堂,走到陆桥面前。陆桥深吸了一口气,镇定地对来人说:“你是来杀我的吗?”
  来人微微一笑,说:“咱家是大内总管刘招,奉皇上旨意前来请你。皇上穿了你们步云坊的鞋子,觉得很合脚,想让你进宫再做一双。”
  陆桥长舒了一口气,对刘招说:“刘总管,皇上不是觉得草民的鞋子舒服,而是看到鞋子里的东西了吧?”刘招笑道:“你真聪明。”
  一切都如陆桥所料,皇上大寿那天,明王向皇上献了不少新奇的礼物,其中就有步云坊的鞋子,皇上穿上后觉得很是合脚。夜里就寝,皇上脱下鞋子,惊讶地发现,鞋子里浮现出一个“冤”字,他命人拆开鞋子,在鞋底里找到了用血写的状子。皇上看后大吃一惊,就让刘招秘密接陆桥进宫。
  刘招对陆桥说:“此次进宫,事关机密,一定不能让人发现。”
  陆桥胸有成竹地说:“我早就准备了一条地道,可通往外面。不过临走要放一把火,让人们以为我已经烧死在店里,这样更神不知鬼不觉。”刘招夸陆桥想得周到,于是陆桥在步云坊放了一把大火,然后两人悄悄地从地道里钻了出去。
  5.赌胜江山
  陆桥跟着刘招进了皇宫,见到了皇上。皇上对陆桥说:“你的状子朕看了。从古到今,都是原告交状子,头一次见被告千方百计地递状子,你就不怕事情查下去,你的步云坊要遭殃?”
  陆桥跪倒在皇上面前,说:“万岁,为了边关万千将士的性命,小民不得已才出此下策。区区一个步云坊,和大宋的国运相比,又何足道哉!”皇上听后大为感慨,说:“你一个普通百姓都懂的道理,赵光他身为皇室宗亲,却不懂得。”原来,皇上接到血状后,秘密调查了几日,发现“天下赌坊”的幕后有一个重要人物,正是自己的亲弟弟赵光。
  皇上赐陆桥平身,又吩咐把一个人押进来。陆桥一看被押来的人,正是明王府的管家赵义。赵义跪倒在皇上面前,早就吓成了一摊泥。皇上问赵义:“明王到底干了什么勾当,快从实招来!”赵义哪里还敢隐瞒呀,竹筒倒豆子般都说了:
  原来,“天下赌坊”是辽国开的一个赌场,为的是激励辽国人的斗志,辽国将士在这里下了注,打仗的时候就更加拼命。这件事被赵光知道后,发现可以利用,就想了个发财的办法。赵光不懂兵法,没有把握让辽国打败仗,但他负责军需供应,有的是法子让大宋输。于是,赵光跟大辽国主做了个交易,每次辽国打胜仗,他要得到“天下赌坊”所有赌金的一半,大辽国主只为得到大宋天下,才不在乎那点钱呢,就同意了赵光的要求。赵光便把军需库里步云坊的鞋子都处理掉,换上些劣质的鞋子。鞋子送到边关,自然一穿就破,赵光还不放心,又派心腹王去边关,名为监军,实际上就是瞎指挥,故意让将士在打仗前多走冤枉路,把体力消耗得差不多了,鞋子也磨没了底,这样再打仗就没了战斗力,不输才怪呢。
  有了赵光的暗中操作,大宋军队接连败北,赵光却每次都能从“天下赌坊”得到巨额黄金。边关来了告急文书,他就给扣下,不让皇帝得知,这笔交易就一直进行了下去。
  皇上听罢赵义的供述,气得一拍龙案,说:“御弟也太过分了,竟然不惜输掉大宋江山,用来敛财。朕一定要惩治他。”说着就要下旨,把明王赵光抓起来,陆桥却上前启禀:“皇上,请不要惊动明王千岁,京城布满辽国眼线,只要明王那里一有动静,辽国便会知道。”
  皇上说:“就是让他们知道了又有何妨?”
  陆桥想了想说:“草民这里还有一计,不但能让我军重振国威,还能大赚一笔,充实国库。”然后,陆桥对皇上轻轻说了几句,皇上听后拍掌叫好。
  不久,从边关传来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,在一场宋辽两军的大战中,大宋打败辽国,辽国损失惨重。而在“天下赌坊”的赌局中,押辽国赢的都输了个精光,只有一个人押了大宋赢,他得到了所有的赌金,这人正是大宋的皇上。此时,黄金正成车成车地运到国库里呢。京城百姓对此议论纷纷,连声称道,却无人知晓,这一切都是陆桥向皇上所献的计谋。
  陆桥离开步云坊前放的那把大火,不仅放松了明王的警惕,还是个信号。他早已向京城里的“扬威镖局”托了镖,就是十万双军鞋,让镖局看到步云坊着火后,就把军鞋押到边关,送给将士们。陆桥又恳请皇上下一道圣旨,把监军王处死。那道圣旨交给飞毛腿郑重,不出三天就送到了边关。最后一件事,就是皇上向“天下赌坊”下了巨额赌注,赌大宋赢。
  很快,这三件事都起了作用。“扬威镖局”日夜兼程,把十万双鞋子准时送到边关,将士们都穿上了新鞋子;飞毛腿郑重也赶到边关,把圣旨送到主帅手里。主帅把王杀掉祭旗,将士们受够了窝囊气,顿时群情振奋,到了战场上个个如狼似虎,勇猛异常。而辽国连打了几场胜仗,早就存了轻敌之心,两军再次对垒,毫无准备的辽军一败涂地……
  陆桥功成身退,重新回到步云坊,此时,步云坊已被烧成了白地。伙计们见老板还活着,万分高兴,都愿意跟着陆桥重建步云坊。就在陆桥和伙计热热闹闹重整旗鼓的时候,又传来个消息:明王赵光死了,听说是守着他的金库饿死的。
  当年先皇把皇位传给当今皇上,担心日后兄弟相残,驾崩前给了明王一道免死金牌,就是因为有这道免死金牌,明王才肆无忌惮,竟然拿着大宋江山做起了买卖。明王虽然罪行昭彰,皇上却不能明着处死他,就想出个主意,把明王困在他的金库里,让他守着上百万两黄金,却没有东西吃,最后就给活活地饿死了。
  以后,步云坊还是负责做边关将士的鞋子,手艺精益求精。将士们穿上制作精良的鞋子,如虎添翼,作战愈加勇猛了……
布云妨传奇
布云妨传奇
布云妨传奇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