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后一家报刊亭

两个月前,县文化局张局长接到一个通知,为了创建文明县城,迎接市里的大检查,让他将属于文化局管理的七家年久失修的报刊亭拆除。
  张局长头一下就大了起来,要说拆这七家报刊亭,本来也没什么,但当初文化局和报刊亭的主人签订的合同是十年,现在还没到期,要拆除,报刊亭主人要是不同意,可就麻烦了。局里的李科长知道后说,现在报刊亭的生意越来越差,只要补偿给到位,保证他们会同意。张局长就将这事交给李科长去办了。
  果然,六家报刊亭很快同意补偿,顺利拆除,偏偏离政府大楼不远的最后一家出了问题。报刊亭主人是个老头,姓刘,刘老头也不知怎么一根筋,就是不同意。
  李科长向张局长汇报了这一情况,张局长的眉头皱了起来。刘老头的报刊亭不拆,政府的人天天从那儿经过,那他的面子可就没地方放了。李科长嘟囔了一句:“咱遇上钉子户啦,总不能去强拆吧?”
  张局长白了李科长一眼,说:“亏你还是个文化人,强拆这个词怎么说得出口?回头我亲自去会会这老头,看能不能想出办法。”
  这天下午,张局长来到了刘老头的报刊亭前,随手拿起一本杂志问道:“老板,近来生意可好?”
  刘老头不认识张局长,只瞄了一眼张局长手里的杂志,爱理不理地说:“四块。”
  “唉,老板,你做生意怎么这个态度?”张局长有些不高兴了。
  刘老头放下正在看的报纸,懒洋洋地反问道:“这位老总,你觉得我这是‘生意’吗?”
  张局长奇怪道:“既然不是生意,那你还守在这里干吗?早点关门大吉算了。”
  刘老头鄙夷地看了看张局长,说:“你别看我的报刊亭现在不怎么样,以前政府里的大官常来我这儿买杂志,还夸我为县里的文化事业做出了贡献呢。前几天,有人想拆了我的报刊亭,我说什么都不干。为什么?贡献,你懂吗?我看你肚大腰圆的,你是对面工地上的老板吧?我说的这些都是文化人的事儿,说了你也不明白。”说罢,再不理张局长,自顾自闭目养神起来。
  张局长被无故抢白了一顿,闷闷不乐地回到办公室,觉得这事还真有点难办了。苦思冥想了一下午,他突然想到刘老头刚才把他误认为是工地老板,终于计上心来。
  第二天一上班,张局长就指派李科长去借一套民工服和两顶安全帽。李科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刚张嘴要问,张局长挥了挥手说:“别磨叽,快去!”
  李科长只好照办,拿回衣服后,已近午时,张局长让李科长穿上民工服,自己也戴上了安全帽,招手说:“跟我来!”
  张局长带着李科长来到报刊亭,问刘老头:“老板,你这儿有没有饮料卖?”
  刘老头摇了摇头,继续低头看杂志。张局长埋怨道:“这鬼天气,真热。”说罢,掏出一百元给李科长,“去,买两箱饮料来。”李科长彻底懵了,但又不好多问,只好接过钱,去买饮料。
  张局长对刘老头说:“老板,我看你这地方不错,离我们工地又近,以后你进点饮料卖,我让工人都来你这儿买水喝。”刘老头一听,来了精神,问:“真的?”
  张局长哈哈一笑:“要说你们文化人,就知道死读书,东方不亮西方亮嘛。”
  第二天,张局长到报刊亭边一看,刘老头果然腾出一块地方,卖起了各种饮料。张局长二话没说,买了两箱饮料。趁刘老头收钱的时候,他问道:“老板,香烟有没有?我手下这帮人全是烟鬼,我刚拆的一盒烟一会儿就散完了。”
  刘老头一愣,对啊,几十号民工要是都在这儿买烟,那生意不也很好?没过两天,刘老头的报刊亭又腾出一块地方,卖起了香烟。
  刘老头的报刊亭自从进了饮料和香烟,不但张局长来买,附近工地上的民工还真被吸引了过来,生意确实不坏,这可乐坏了刘老头。报刊亭自开张以来,什么时候出现过这样的“盛况”?刘老头忙得不亦乐乎,越发觉得当初不答应拆除的决定做对了。
  过了几天,张局长又如法炮制,让刘老头进一些日用品、方便面来卖。刘老头现在对张局长的话已经深信不疑,毫不犹豫地去进了很多货物。随后,张局长天天派人来大量采购,回头转手再卖给批发部,虽然亏了一点,但这和他的计划比起来,就不值一提了。
  现在,小小几平方米的报刊亭里堆满了货物,所有窗口都摆得琳琅满目,而报刊则仅仅剩下一小块地盘,看起来可怜兮兮的。这哪儿还像个报刊亭?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杂货铺。
  张局长看在眼里,乐在心里,但他知道,事情还不够成熟。这天,他又来到刘老头这儿,刘老头笑着敬上一支烟,张局长摆手拒绝了,哑着嗓子说:“上火,你这儿要是再进点水果就完美了,听说水果的利润也不错,让谁赚不一样啊,何况老板你还是个文化人哩。”
  刘老头连连点头称好。终于,报刊亭前又支起了一个水果摊,而那些报刊,大都成了免费的赠品。
  张局长看了暗暗点头,机会终于成熟了。
  这天一早,张局长远远地看着刘老头忙碌的身影,拿起了电话,接二连三地拨通了工商局、烟草局、城管局的电话。很快,三辆车子前后呼啸而来,刘老头吓得目瞪口呆。
  刘老头的报刊亭没有烟草证,没有营业证,没有食品健康证,还占地经营,罪状无数。三家联合执法,决定封闭刘老头的报刊亭,并处以各种罚款。
  刘老头的货物全部被收缴,地上散落着零乱的报纸和刊物,被人们踩得面目全非。刘老头蹲在地上,欲哭无泪。这时,穿着西装的李科长上前,和三个部门的执法人员解释,说这是文化局的失职,报刊亭可以封闭,罚款就算了,回头文化局会专门派人去检讨。
  事情圆满解决了,刘老头对李科长千恩万谢后走了。李科长回到办公室,对着张局长直竖大拇指:“高,实在是高!”张局长微微一笑,神情得意。
  说来也巧,事情刚刚办好,张局长就接到通知,还有三天,市里的检查组就要来了,由曾在本县工作过的副市长亲自带队。
  事不宜迟,张局长第二天就下令,立即拆除最后一家报刊亭。张局长亲临现场,看着挖掘机将报刊亭连根吊起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
  正在这时,张局长接到了一个电话。电话那头口气万分紧急地说,副市长今天特意询问了政府大楼附近的那家报刊亭还在不在,还说,一个县城的报刊亭,就是一个县的文化象征。据说,副市长当年在本县任职时,喜欢写些文章,发表后常去县政府附近的报刊亭买样刊送人,对那家报刊亭有着深厚的感情。这次,副市长主动提出带队来县里检查,有一个原因就是想旧地重游,再看看当年的那家报刊亭。
  张局长一听,傻了眼,看着悬在半空中的报刊亭,赶紧跳到挖掘机前猛打手势,大声对操作员说:“放下来,放下来!放回原处!”
  在挖掘机的轰鸣声中,操作员顺着张局长的手势,将破旧的报刊亭放回到地上。而此时,年久失修的报刊亭仿佛再也经不起折腾,像一副散了架的枯骨,裂成了无数碎片。
  张局长看着一地狼藉,呆若木鸡……
最后一家报刊亭
最后一家报刊亭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