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P买买树

阿P下岗以后,看到羊肉价格飙升,就到附近的乡村承包了两亩荒山,专门在那里喂羊,想发一个“羊财”。
  一天,阿P下山买饲料的时候,遇到一个愁眉苦脸的老人。阿P喜欢多管闲事,就和老人攀谈起来,得知老人叫有庆明,是附近有家庄人。老人院子里有棵老槐树,不知多少年了,反正老人小的时候就在那儿了。现在老人的孙子要结婚,急需翻盖房子,老槐树在院子里要占一大片地方,老人舍不得砍树,想找个地方移栽,就去县里找林业部门。林业部门的领导说:“我们县里唐楸宋槐尚有不少,都保护不过来,你这棵树,撑了顶是明朝的,自己想办法吧。”老人只好去找买树的贩子,贩子只给八百块钱,还说:“槐树做不了家具,只能做个锨把锄柄的,弄不好我们还要亏本呢……”
  有庆明舍不得把树砍了,一边跟阿P说,一边唉声叹气。阿P本来就是个心血来潮的人,听老人这么说,忍不住就想去看看。他跟着老人到他家里一看,只见老槐树的树干粗壮,一个人都抱不过来,树冠亭亭如盖,树荫几乎遮住了半个院子。阿P越看越喜欢,一冲动就对有庆明说:“八百块钱我要了,栽到我养羊的荒山地里,反正我有三十年的承包权。”
  有庆明一听说阿P要把树栽起来,激动地握着他的手说:“你愿意移栽,给五百块钱就行,再少点也可以。”阿P说:“那怎么行,别人给多少我给多少……”两个人一番推让,最后六百元成交。
   阿P买下树,才想起来自己没有工具,这么大的树怎么弄回去呢?只好联系了专业的园艺公司,把树挖出来,又找来吊车,想把大树吊到车上拉回去。
   一番折腾,用去了大半天时间,阿P给老婆小兰打电话,让她来领着拉树的车往回走,自己领着挖掘机先走一步,挖好坑等着,等树来了直接栽进去就行了。小兰过来一看就生气了,说阿P办事不过脑子,本来就没钱,还胡乱花钱。阿P紧着解释了一番,好说歹说,小兰总算答应领着汽车和吊车往回走。
   阿P在自己承包的地里瞅好地方,挖好树坑,可是左等也不来,右等也不来,给小兰打电话也不接,阿P急了,就直接骑上摩托车去了有庆明老汉的家。只见院子里空空荡荡,有老汉说:“他们走了一个多小时了,应该早到了啊!”
   阿P一听,急得直搓手,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啊?他拿出手机,给小兰的朋友和亲戚打电话,小舅子告诉阿P:“姐姐在我家呢,早就来了。”
  阿P骑上摩托车又去了小舅子家,小兰果然在那儿。阿P忙问小兰树哪儿去了,小兰说:“我卖给一个木匠了,还挣了二百块钱呢。”阿P说:“卖多少钱挣二百?”小兰说:“八百啊,你不是六百块钱买的吗?”阿P那个气啊,说:“好你个败家娘们,你只知道我买树花了六百,可是你知道我雇吊车、挖掘机花了多少吗?快两千啊!快告诉我树拉到哪儿去了,还有,为什么我打电话你不接?”
  小兰一听也心疼了,说:“我还不知道你那牛脾气,不接电话我不是怕你跟我吵架吗?”
  小舅子也在一边说:“赔点就赔点吧,姐夫你赔得还少吗?你见过谁家往自己地里栽槐树?‘槐’字怎么写?一个木一个鬼,那是鬼树,会给人带来霉运的。”小兰一听也害怕了,忙说:“就是就是,卖了算了。”
  阿P却不依不饶道:“都什么年代了,还迷信!快告诉我树拉到哪儿去了……”
  小兰知道,阿P认准的事八头牛也拉不回来,没办法,还好留了吊车司机的电话。阿P急忙打电话,吊车司机告诉他,树已经从车上吊下来了,还好没锯断。阿P说:“千万别锯啊,你抓紧给我再吊到车上,我给你和卡车司机加钱!”
   阿P又给加上五百块钱,才好歹把树栽到了自己地里。小兰那个气啊,闹情绪住在娘家不回来了。阿P也不去叫,只是自己起早贪黑给羊添草、加水、放料。你别说,这些活两个人干还挺轻松,可是放到一个人头上就难多了,阿P睡不好吃不好,连眼圈都黑了。
  过了四五天,小兰却笑眯眯地回来了,还给阿P买了许多好吃的。看到那笑,阿P本能地感到有敌情,不知道她又要闹哪样。小兰笑着说:“阿P啊,你还是有眼光的,这下你要发财了。”
  阿P警惕地说:“我发什么财?我每次买彩票,连五十块钱都没中过。”小兰依旧笑眯眯地说:“富贵苑的刘老板找到我,要出三万块钱买咱的老槐树呢。”
  富贵苑阿P知道,那是个富人的别墅区,全是青砖灰瓦的仿古小四合院,哪一套也要好几百万元。小兰又说:“富贵苑走的是仿古路线,可是盖起来了,却没有点古玩意儿,所以卖得并不好,刘老板要打咱这古槐树的牌呢。”
  不料阿P牛劲上来了,脖子一梗,说:“不卖!我答应有大爷了,就咱自己栽着乘凉。”小兰没有生气,笑着说:“对,不卖!咱家阿P有主意,我是头发长见识短,上次要是听了我的,可就吃大亏了。这树啊,备不住还涨钱呢。”
  果然,第二天刘老板亲自来了,他对阿P说:“你要是觉得三万元少,我们还可以加。”阿P说:“没得商量,多少钱也不卖!”刘老板只好讪讪地走了,一边走还一边说:“你可真是看见财神往外踢啊……”
  过了几个月,有庆明领着一个年轻人来了。年轻人对阿P说:“我叫有祥如,也是老有家的人。”阿P说:“姓有的人还真不多。”有庆明说:“是啊,咱这里有句俗话‘天下少有’。全国姓有的有一半在我们有家庄。”
  年轻人说:“我们祖先是远古时期的部落首领,叫有巢氏,善于在树上建房子,可惜后人不多。咱们这一支,明朝洪武年间从山西老家的一棵老槐树下出发,来到了咱阳州府。当时老祖宗从老槐树下挖了棵树苗,带来栽到了院子里,告诫后人不要忘了祖宗。”
  有庆明说:“这是我堂哥家的孙子。我堂哥1949年去了台湾,多少年魂牵梦绕,一直没能回来,但他忘不了老院子里的槐树。这不,他的孙子有祥如回来投资,也替他看看老槐树,可是我愧对老祖宗,把古树卖了,唉!”有庆明眼里流下了泪水。
  有祥如对阿P说:“爷爷告诉我:‘槐者,怀也。’无论身在哪里,永远不能忘了故土,我想把老槐树买回去,栽到我投资的工厂的院子里,多少钱您说,五万、十万都行。”
  阿P听着,也落了泪,说:“好,我卖给你。”有祥如两眼一亮:“你出个价。”阿P伸出三个指头,又伸出两个指头。有祥如脚一跺,说:“好,三十二万就三十二万。”阿P笑着摇摇头。有庆明在一旁忍不住了,说:“还嫌少?你也太没数了吧?”
  阿P说:“不是少,是多了。树本来就是你家的。我栽上花了三千二,你给三千二就行了……”
  小兰知道后气得直跺脚,不过这次她没发作,阿P这样的事做得太多了,她都习惯了。
阿P买买树
阿P买买树
阿P买买树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