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车奇遇

索菲娅是个盲人。这天她独自坐在开往佛罗伦萨的列车上,听着外面滴滴答答的雨声。她已经二十岁了,不曾因为自己看不见而麻烦任何人,包括爸爸妈妈。
  “这雨真把我害惨了,身上都湿了,只有该死的佛罗伦萨才这样!”有个男人的声音从正对面传来,离索菲娅很近。突然,男人开口说:“小姑娘,你有手绢吗?我脸上都是水,你能不能……”索菲娅听得出来这话是对自己说的,但很快对方发现了自己是盲人,声音戛然而止了。
  但索菲娅却不以为意,她从口袋里掏出手帕,向前递去。她本以为会碰到对方迎接的手掌,却一下子碰到了一个鼻子,吓得她赶紧把手缩了回来。
  男人又说:“我的脸没那么吓人,小姑娘。”
  索菲娅再一次把手帕递过去,这回碰到了他的下巴。但她没缩回来,而是顺着他的脸颊给他擦了擦。她心说:这人可真怪。
  男人又问:“你能感觉出我长什么样子吗?”
  索菲娅回答:“有些瘦。”
  男人听了,哈哈哈地大笑起来。
  索菲娅有点好奇地问:“看你这样抱怨天气,你不是佛罗伦萨人吧?”
  男人用夸张的语气说:“我?当然不是。不过我家比这还要糟,我家在那不勒斯,更是个鬼地方,冬天下雨下得比这里还要勤。不过你知道吗,我去过东方,那里的冬天可真是好,会下雪……”
  索菲娅听他描述下雪的美妙场景,羡慕极了,心说:做一个健康的人是多么好!如果自己能看见,一定也会去看雪。那将是一次长途的、独自的旅行。不像现在这样,只短短的一段路途,还只能搭火车前进。她羡慕地说:“您真幸运!”
  “哈哈,谢谢。”男人说道,“你有敏锐的听力,你也很幸运。”
  索菲娅干笑了几声。再好的听力,怎么比得上看得见外面斑斓的世界呢?
  男人继续热情地说:“现在外面雨已经停了,火车正路过田野。真得感谢地中海啊,让佛罗伦萨的冬天也有绿油油的颜色……”
  “您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索菲娅打断他。尽管她已经尽力按他的描述想象了,可眼前依旧是黑洞洞的一片,什么都没有。
  男人突然提议说:“我是个画画的。要为你画一幅画吗?免费的,就冲着你一个人出门的勇气。”尽管索菲娅一再婉拒,他还是执著地开始作画。
  索菲娅听见尼龙搭扣和撕纸的声音。男人问她:“这纸湿了一个角,你不介意吧?”
  “不,不介意。”索菲娅说。反正自己也看不见,这又有什么要紧呢。
  车上的广播提示索菲娅下一站就要到她的目的地了。男人还兴致勃勃地说着,索菲娅有些听不进去,她收拾了东西,随时准备走出去。她伸手摸到自己的探路棍,扶着座位缓缓地站起来向前挪动:“真是抱歉,先生,我得下车了。”
  男人的声音透露出焦急:“可我给你的画还没画完……你再等一等,马上就好。”
  索菲娅礼貌地说:“恐怕来不及了,真是感谢您。”这时,列车一下子停住了,车身猛地震动,让索菲娅往前摔了下去。她本能地想抓住对面的男人,让自己稳住,可却扑了个空。她抓住的是男人空空荡荡的两条袖管。啊!原来……
  索菲娅脸红红的,摸索着从男人那里接过画,她碰到了男人的脸。男人是用嘴把画递给她的。
  男人乐呵呵地说:“让你的朋友看看,这是不是用脚画出来的最好看的画?我的胳膊因为小时候触电被截掉了。”
  索菲娅拿着画,久久地站立着。她失明的眼睛因为眼前的男人,感觉到了世界投射进来的一点光亮……
火车奇遇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