殊途同归

有位作家老来得女,非常宠爱女儿。在女儿一岁多时,他因为工作不得不离家好几个月。
  临行前,作家找了一张自己的正面照片,放大后挂在卧室里,然后一再叮嘱妻子:“女儿这么小,肯定对我没什么记忆。我走之后,你有空就给她看看我的照片,免得她把我忘记。”
  作家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妻女,每次打电话回去,也都要追问一句:“有没有经常给女儿看我的照片?”每次,他都要得到肯定的答复才会满意。
  一个月后,作家又打电话回家,照例是老生常谈。妻子说:“这两天,多亏婆婆来帮忙照顾我们,她马上要回老家去,临走时她却做了与你截然不同的事情。”
  “哦,什么事?”
  妻子回答:“她说,还没离开宝宝,就开始想念宝宝了,心里好难过。宝宝虽然还不会说话,但她心里也一定会想我,会难过!所以让我千万不要在宝宝面前提起她,让宝宝忘记她,免得也伤心。”
  作家听了,心里一阵感慨。当我们爱一个人,想一个人的时候,总希望对方也一样想我们。岂知还有一种爱居然是:忘了我,免得和我一样承受相思之苦。虽然表现方式南辕北辙,但是最后都归结到一个“爱”字。
  《故事会》每天都会收到很多读者反馈,有来信的、有来电的、有写邮件的,甚至还有亲自登门拜访的。各种反馈也是五花八门,有夸赞的、有痛批的、还有看了民间故事来求医问药的等等等等。但凡你能想象的、超乎想象的反馈,我们都曾收到。编辑部的同仁们当然也会产生相应的情绪,有时是欣喜,有时是失落,有时是无奈……
  当我们从各种小情绪中挣脱,回头再看这些那些反馈意见,心中是有感恩和自豪感的。有一种无奈叫孤芳自赏,有一种伤害叫无动于衷。不管是褒奖还是批评,读者朋友们正是由于对《故事会》关爱有加,所以才直抒胸臆。正如阳光促使小草生长,细雨更让小草茁壮。
  农历新年即将到来,希望朋友们一如既往地关爱《故事会》,且不吝赐教。虽然我们所处的位置不尽相同,但所怀的美好盼望是一致的,愿世界更美好一点、家庭更幸福一点、故事更精彩一点!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