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里送宝

从前,京城有一大户人家姓钱。钱老爷是位大商人,自己经营着一个车队,亲自从关外运货回来卖,家业越做越大。
  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钱老爷有三个儿子,都已成家,却都不学无术,三房媳妇还整日吵吵闹闹。
  钱老爷年纪渐长,身体大不如前。这天,他把三个儿子叫到了面前,语重心长地说:“爹这次是最后一次出关,要押一个重宝——手抄古兰经原本。这原本价值连城,若能顺利接货入关,送入朝廷,那就是高官厚禄,送给商贾,那就是金银珠宝。”一番话说得三个儿子眼中放光。说罢钱老爷又一再叮咛,“你们千万不可走漏风声,连媳妇都不能说。”三个儿子连连答应,他们不仅没说一句关心的话,还催促老爷子快快动身。
  钱老爷去关外来回一般要三个月,关内外相距甚远,钱老爷养了几只信鸽用来传信。这次整整三个月过去了,老爷子却音讯全无。
  三个儿子担心起来,这天终于有信了。
  三人正吃着饭,仆人阿虎送来一只信鸽,附有一封字体凌乱的家书:“钱货一讫,马匪来夺,孤身闯出,身受重伤,临危托得镇远镖局将古兰经送给……”后面缺了一角,显然是被人匆匆撕去的。
  老大一把拽住阿虎:“岂有此理,这宝贝肯定是托给长子,你平日与老二交好,所以撕去了关键字句。”
  阿虎赶忙跪下磕头,连连赌咒,绝无此事。
  老二剜了老大一眼,冷冷地说:“你怎么知道宝贝一定是你的呢?”
  老三一向懦弱,平日里大哥二哥吵起来谁赢就站在谁那边,是个标准的墙头草。这次,他一看大哥二哥斗了起来,退到一边说:“且听哥哥们的。”
  翌日,一队骠骑来到钱家,领头的是一位髯须大汉,他拱手行礼,自报家门,正是镇远镖局的镖头傅强,他受钱老爷之托来送宝。他见三子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身后的镖箱,不由一笑,说:“诸位,在下乃此次护镖的明镖头,货不在此。”
  老大忙问:“那货在哪里?”
  傅强回答:“此次镖太贵重,所以我佯装带着宝贝,大摇大摆地先来。实则宝贝在其他武功高强的暗镖头保护下,他们稍后就到。”
  老二听了,又阴阳怪气地对老大说:“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宝贝,着什么急啊?”
  老三还有点良心,问傅强:“父亲伤势如何?”
  傅强见这种情况,忙安抚说:“各位别争了,之前被撕掉的飞鸽传信也封在箱内,火漆封口。明日宝贝到了,你们三位同时在场才能开镖箱,箱内的信与你们收到的信须对得上,这是验镖的凭证。唉,老爷子受伤挺重,和我也失去了联系,愿老天保佑。”
  三个儿子听了也就闭口不言,安顿好镖局人马后,只待第二日验镖了。
  第二天不到午时,镖箱由几位镖师送到了钱府。傅强开箱验镖,那信的后半联果然在里边,与原文连在一起是:“钱货一讫,马匪来夺,孤身闯出,身受重伤,临危托得镇远镖局将宝送给老三保管。”
  老三接过箱子,说:“镖头作证,父亲亲自嘱咐的,并无虚假吧?”老大老二比对一番,竟双双将古兰经拱手相让。
  这天晚上,老三一回到房里,便把门窗掩上,与媳妇细细抚摸古兰经。这古兰经虽模样朴实,但气相庄严,名贵非凡。媳妇连连夸赞丈夫能干,从大哥二哥那里抢来了宝贝。
  原来,老三早就动了把宝贝据为己有的心思。要说三个儿子里,老大头脑简单,老二疏懒无能,老三平日里不跟老大老二争,可无论谁赢了都会给老三一点好处,所以他其实是最精明的。昨晚深夜,老三去找傅强,他开门见山道:“傅镖头,您肯定知道我爹在镖箱内写的是谁吧?”
  傅强一愣,问:“何以见得?”
  老三一看有戏,忙说:“我爹写的信字迹潦草,肯定是用最后力气写的,而且还要等墨干,再撕去一角,放入盒内用火漆封口,需有人帮他吧?你千里送镖,刀口舔血,我爹又命悬一线,你总得知道向谁要镖银吧?”说起镖银,老三拿出一张银票塞给傅强,“据我所知,我的哥哥们可没我大方。”
  傅强摇头:“三少爷果然聪颖,大少二少远远不及,不过可惜,在下直说了吧,老爷子想将宝贝传给二少爷,恕在下帮不上忙,请。”
  老三脸色一变,强笑道:“傅镖头,我看您误会了,这是给兄弟们的辛苦费。”说着,老三从另一只袖子里摸出了一袋流光溢彩的珠翠和十几张田契,这可是老三媳妇的全部嫁妆。
  傅强一看,眼睛都直了。
  老三又细细说来,只有傅强知道暗镖头是谁,何时能到,暗镖头到时,傅强接货,打开箱子,在写着“老二保管”的那张字条上加上一横,变为老三保管。
  傅强翻了翻白眼,这个主意可说是拙劣至极,不说字迹容易被看穿,而且那个封口的火漆损毁难道看不出破绽?
  傅强想把手上的珠翠推回去,老三摆手说:“别着急,重点在后头呢。”原来,老三要傅强夜里分别去找老大老二,跟他们说老爷子把宝贝传给了老三,若他们肯出点钱,他就愿意把真品的古兰经给他们,到时候给老三一个赝品,从老大老二那里,傅强还能弄到不少赏钱。待到隔天,傅强分别约老大老二,假装时间紧迫来时就拍碎了火漆,送出古兰经仿本,待到三子齐聚一堂时,已经午时,而老大老二心里有鬼,自然不会细细验证。而且他们各怀鬼胎,巴不得老三赶快收掉“赝品古兰经”才好。
  实际上只有最早见着完好火漆,及细细比对过“老二保管”字条的老三拿到的才是真品古兰经。
  老三得意地摸了摸到手的古兰经,在媳妇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:“要不是媳妇你倾其所有,这事怎么能成啊,哈哈哈……咱们收拾收拾,趁夜黑,赶紧送宝贝到奇珍斋。”
  这时,院子里传来阵阵嘈杂声,老大老二异口同声地喊:“我们被骗啦。老三快来看,爹回来了。”
  什么?老三跟媳妇连滚带爬冲了出去。他们面无人色地问:“爹,您没受伤?”
  “受什么伤?”钱老爷一身风尘仆仆,“这次关外沙尘天气,困得人动弹不得,跟送古兰经的人错了信期,鸽子也放不回来,只好带了些日常皮货回来了。你们怎么回事?一个个愁眉苦脸的。”
  老大老二哭丧着脸,抢着把事都说了。
  钱老爷一听事情经过,立马命人把收信鸽的阿虎找来,下人回报阿虎不见了。
  钱老爷虎目一瞪,问:“你们是谁走漏了风声?”
  老大老二互看一眼不敢吱声,原来几天前大伙算得钱老爷归期将至,老大老二就为了古兰经大闹一场,闹得府内人尽皆知。估计阿虎那时起了心思,叫人假扮镖师来浑水摸鱼。果然,老大送了百两黄金,老二给了珍品古玩,老三更是砸了血本……
  钱老爷怒喝:“此事破绽甚多,你们收到信鸽第二日镖局就上门了,他们哪里有如此快的脚程?再有那字条,对方将托付给谁掐掉,让你们起了争夺之心,降低防范,就轻易地骗过了你们!儿啊,长进些吧,爹还能护你们多久啊……”三兄弟听了,都惭愧地低下头去。
 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经过此事,钱家三兄弟改头换面,齐心协力学起了做买卖,没几年就把钱老爷的生意做到了大江南北。
  但大家都不知道,此事发生的一年后,钱老爷曾收到一只信鸽,附一封书信:“钱老爷,在下幸不辱命,将所得钱财分给了江南灾民,大家都感念您的大恩。傅强阿虎敬上。”
千里送宝
千里送宝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