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妈威武

江山易主

  每到晚上,华星广场就被大妈们分割成五个根据地,音乐震天,舞姿动地。每个根据地都有一个舞王,舞王在前排中心位置领舞,很有面子和派头。
  王美丽就是五个舞王中的一个,领导着三十多个跳舞大妈,且规模有扩大的迹象。能从其他根据地挖大妈过来,这是每一个舞王倍感自豪的事情。但这天,舞王王美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  挑战者来自内部,是一个叫陈广美的大妈。之前,陈广美是王美丽领导的根据地中的一员,但这天晚上,她居然拖着一台大音响公然和王美丽叫板:“王姐,我认为我们的团队需要变化,伴奏的音乐都是《最炫民族风》一类舞曲,舞蹈风格显不出我们的品位。”
  王美丽不爽地问:“陈广美,你什么意思?”陈广美没有理睬舞王,自顾自打开音响,一阵轻柔的江南丝竹乐响起,陈广美挑衅地说:“什么叫天籁之音?什么叫格调品位?这就是!”随后加大嗓门对众大妈说:“姐妹们,女人之美不在阳刚,而在柔美!从现在开始,随着我的舞曲舞蹈吧,把女人的柔美展示出来!”陈广美一转身,开始舞动,肥硕的腰身努力地扭出江南水乡女子的妩媚,大妈们见了,也不由自主地跟着扭动起来。
  就这样,老舞王被政变了,新舞王诞生了。王美丽试图夺回江湖地位,均无果,但她可不会束手就擒,她认为,必须拿出杀手锏了。

杀手锏

  王美丽的杀手锏就是儿子朱强。为什么呢?因为陈广美也有个儿子,叫马鹏,杀手锏的关键就在于,朱强可以置马鹏于死地。
  朱强原来是在市局工作的警察,前段时间调到某辖区当派出所所长,而马鹏在辖区内开了家酒吧。按说只要马鹏守法经营,朱强也不能怎么样他,但实际情况是,马鹏的酒吧赚不了钱,想赚钱,得打擦边球,但打擦边球,没人罩着根本没戏。马鹏使尽浑身解数和朱强成了朋友,希望朱强能罩着他。
  这天晚上,王美丽把朱强叫到面前,盯着他问:“儿子,有人想要你妈的命,你怎么办?”
  朱强惊讶地问:“妈,谁敢要你的命啊?”王美丽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了陈广美政变的经过,朱强听了大笑。王美丽怒道:“人家在我头上拉屎拉尿了,你还笑?对你妈来说,做舞王就是最大的精神支柱,不然我活得就没有意义!”
  朱强这才认真了,王美丽说:“我是打不倒陈广美了,只有指望你去找马鹏,你们不是好朋友吗?他不是最听你的话吗?你去找他,给他压力,然后让他给陈广美压力,把篡夺过去的权力还给我。”
  朱强点点头,说:“妈,你放心,我保证,明天你就会再次戴上舞王的桂冠。”王美丽这才笑了。
  第二天,朱强就找到马鹏,先来个下马威,板着脸不说话。马鹏赔着笑脸,道:“大哥,情绪不对啊!说,兄弟我给你出气。”
  朱强憋不住,笑道:“说起来这事可笑,你妈把我妈舞王的桂冠抢了,她和我没完没了,非要你妈把那桂冠还给她,否则,她要一哭二闹三上吊。”马鹏也笑了:“真是老顽童啊!没问题,我马上回去让我妈交出权力,退居二线。”
  朱强拍着马鹏的肩膀说:“够朋友!”

兄弟翻脸

  朱强要求办的事情,马鹏当然不敢怠慢,可他低估了问题的严峻性。陈广美听完儿子的话后,盯着儿子说:“马鹏,要我交出舞王的头衔,办法只有一个,让我去死!”
  马鹏被老妈的态度吓懵了,他想不到老妈会如此不识大体,他着急地说:“妈,你要知道,我的生意……”马鹏的话没说完,陈广美就“噔噔噔”地跑到厨房里拿起一把菜刀,冲马鹏喊道:“你真想让我死?”马鹏慌忙夺下老妈手里的菜刀,一番安抚后,再急匆匆地找到朱强,说了事情的经过。他无限歉意地说:“大哥,要不你回去和大妈说一声,另立山头?”
  
  朱强虽然不快,但毕竟不能因为这点事情和朋友翻脸吧,他应付了几句,便回到家,想再劝劝老妈。
  没想到王美丽一听朱强说没成功,骂了一句:“没用的东西,你不是我儿子!”然后整个人一下子垮了,卧床不起,以泪洗面。
  朱强没想到老妈态度如此坚决,他又找到马鹏,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:“兄弟,这事你必须帮我解决!”
  此时的马鹏快要疯了,一边是不能得罪的朋友,一边是生养自己的母亲,谁都不能拒绝,但又一定要拒绝其中的一个。想了半天,马鹏还是拒绝了朱强。
  朱强怒了,喝道:“什么意思?这点小事都搞不定?”马鹏解释道:“哥们,其实这真的不是小事,你换位思考一下,你妈为什么那么在乎舞王的位子呢?我妈也是老太太,也就那点心眼啊!”
  朱强怒火中烧,此时此刻,这不是两个老顽童较劲了,而是他一个能罩着马鹏的人和马鹏较量。他拉下脸,说:“兄弟,你不是计划酒吧扩大经营范围吗?你妈就不能考虑一下你的事业发展吗?”朱强的意思很明确,你妈不答应我妈,你马鹏想打擦边球,门儿都没有。
  马鹏何等精明,但还是无奈地说:“我说了利害关系,可老太太油盐不进,我实在没办法。”

朋友和敌人

  马鹏看着朱强气呼呼离去的背影,知道朱强被自己彻彻底底地得罪了,那本来就脆弱的“朋友”关系也彻彻底底地了断了。
  得!咱老老实实做生意吧,否则,犯在朱强手里,吃不了兜着走。咱不做违规犯法的事,你朱强就是警察,又能拿我怎样?
  人是有弹性的,王美丽原本确定儿子能通过马鹏搞定陈广美,故而心系舞王,不得舞王而不欲生。但得知马鹏无欲无求翻脸了之后,知道夺回舞王头衔无望,她也只得认了。在装模作样地扭捏了几天后,王美丽老老实实地加入了以陈广美为舞王的队伍中。
  这天晚上,新晋舞王和曾经的舞王聚在一起,相视一笑。王美丽道:“老妹妹,我们是朋友,可咱们的儿子不能做朋友啊!”陈广美道:“是啊!马鹏铁了心要打擦边球,怎么劝都不听,咱们要不使这招拆散他们,后患无穷!”
  “可不是!”王美丽说,“我语重心长地跟儿子说,交友要谨慎,行事需小心。可他总是说,大家都这样做,自己不过是随大流,只要别太贪,查不到自己的头上。没办法,咱们老姐妹只能装老顽童演戏了。对了,广美,你别怂恿老姐妹们展示柔美了,都这把年纪了,要扬长避短,咱们舞姿还得刚劲起来,锻炼身体嘛。”
  “是是是!好好好!”陈广美说,“这些日子装模作样,难受死了,今晚咱们就跳《最炫民族风》!”
  两个星期后的一天晚上,朱强和老妈在一起看《中国好声音》,广告时间,朱强对老妈说:“妈,幸亏你和陈广美翻脸了,不然儿子就麻烦了。”王美丽问怎么了。
  朱强说:“所里的指导员当一家娱乐公司的保护伞,被抓了。”
  与此同时,在马鹏家,马鹏也对陈广美说道:“妈,幸亏你和王美丽翻脸了,不然儿子就麻烦了。有个开酒吧的朋友,找派出所的指导员当保护伞,涉毒涉黄,今天被抓进去啦!”
大妈威武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