逍遥法外

杜克是一个连环杀手,杀人不眨眼。这次,他的目标锁定了一位吉卜赛算命师。此时此刻,他正用结实的鱼绳锁住算命师的喉头,算命师在拼命挣扎,但脸上已渐渐失去血色……这时,数辆警车呼啸而来,杜克立马钻进车子,疾驰而去。
  警车在后面紧追不舍,杜克却显得十分淡定。没错,他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可以逍遥法外:今天他来找吉卜赛算命师的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学会那句“灵魂交换”的咒语,然后杀了算命师灭口。现在杜克已经掌握了咒语,接下来,他要做的就是第一次见证咒语的魔力。
  杜克的车越开越快,完全无视街上的行人和红绿灯,后面追赶他的警察也是一头雾水,难道这个亡命之徒真的为了避免牢狱之灾,而选择自我了结吗?
  这时,杜克的正前方是一个热闹的十字路口,只见他嘴角上扬,踩足了油门就冲过了红灯,一辆私家车刹车不及,垂直朝杜克撞来。
  杜克在撞车的一瞬间感到自己“灵魂出窍”—他飘浮在半空,看着地上自己不能动弹的身体。万事俱备!他默念起算命师嘱咐的咒语,接着,杜克的灵魂缓缓飞向了和自己相撞的私家车里……
  当杜克醒来时,看见一个美丽而憔悴的女人守在他的床边,她称呼杜克为丈夫,并关切地给他递毛巾、热牛奶,无微不至。病房里的电视正播放着午间新闻:今早在某十字路口发生一起恶性交通事故,逃犯杜克驾驶的车和一辆私家车相撞,紧随其后的警车也撞上了一辆幼儿园校车,场面混乱。车祸当事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,但幸好无人丧命,私家车司机汉斯先生伤情稍重,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,而逃犯杜克则当场被警察逮捕。
  杜克偷偷看了一眼镜子中伤痕累累的自己,看到自己迥然不同的面容时,他悬着的一颗心就彻底放下了。看来,算命师的咒语真的灵验了,杜克成功地与私家车司机汉斯交换了灵魂,此时此刻,杜克霸占着汉斯的躯体,以汉斯的身份活过来,从而逍遥法外;而可怜的汉斯当了杜克的替罪羊,被关进了监狱……
  接下去的日子里,杜克完全沉浸在愚弄了警察的“成就感”里,当然,他也没闲着,他还有更为险恶的目的—他要套取汉斯的一切信息,好让自己天衣无缝地“扮演”对方。他得知了在医院照顾自己的女人是汉斯的妻子琳达,汉斯与其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。更重要的是,汉斯刚刚继承了一笔丰厚的遗产,是个十足的富翁了。杜克乐坏了,这意味着他再也不用为了生计而杀人越货了。
  这天,杜克舒舒服服地坐在汉斯的书房里,他随手打开了汉斯的公文包翻看,发现皮包的隔层里放着一份离婚协议书,起草人居然就是汉斯本人。杜克大感意外,他正打算细看,琳达端着一杯香醇的咖啡走了进来。杜克慌忙把离婚协议书往公文包下一塞,琳达走近了,给了杜克深情一吻,说道:“亲爱的,我刚煮的咖啡,尝尝吧。”她看了一眼公文包,转而冲杜克温柔一笑,道:“又在忙工作了?别太累了。”说完,琳达扭动着曼妙腰肢,走了出去。
  杜克痴迷地望着她,心里暗想:汉斯是个傻瓜吗?竟然要抛弃这么美艳温柔的妻子,他一定是疯了!等琳达锁上了门,杜克立马拿出那份离婚协议书,撕了个粉碎,他可没那么傻:女人、钱、豪宅……属于汉斯的一切,他都要好好享受。杜克端起咖啡,面对窗外,惬意地品尝起来。
  突然,杜克竟一下子倒地不起,浑身抽搐起来。他试图大声呼喊琳达,但嗓子却像被什么堵住了,难以发声。而琳达似乎心有感应般地推门而入,朝杜克走来。杜克想向琳达求救,可是刚才还满脸温柔的琳达,此时竟一脸冷漠,她说:“我和他的事你知道了吧,他说,你迟早会跟我离婚,所以还不如先下手为强……”
  原来,琳达早有外遇,她一直怀疑汉斯掌握了自己出轨的证据,所以对汉斯的一举一动都非常注意,没想到他当真要提出离婚。然而,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离婚,琳达是分不到多少财产的。所以,琳达决定先下手,只要汉斯死于非命,她就将和情夫用遗产继续过着富足的生活。
  琳达冷笑道:“没想到你的命那么大,连车祸都能幸免一死,但我也有额外的收获,医生说在血检报告中发现,你对香草咖啡过敏……刚才的咖啡好喝吗?你真是太不小心了……”琳达边说,边掏出一块白布擦了擦咖啡杯的手柄,然后把杯子重新塞回杜克的手中,迅速跑了出去,留下杜克一个人慢慢等死。
  杜克难受地在地上打滚,他真是后悔,汉斯做了自己的替罪羊,而自己居然又碰巧当了汉斯的替死鬼。他艰难地起身,愤怒地砸碎了咖啡杯,他知道如果得不到及时救治,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去见阎王。
  
  响声惊动了汉斯的小女儿,她跑进来,惊慌失措地看着脸色发白的爸爸,奶声奶气地问道:“爸爸,你怎么了?”杜克看着小女孩儿,眼睛里放出光来。他抓起一把拆信刀放在背后,用微弱的声音说:“我可爱的宝贝儿,快救救爸爸!”
  被吓坏了的小女孩儿哪里知道,把她当成救命稻草的“爸爸”,正默念吉卜赛算命师的咒语……
  当晚,琳达被邻居告发,法院指控其谋杀亲夫汉斯先生,并由其女儿指认。人们都在感叹女孩儿的不幸,可又有谁知道,丧心病狂的杜克在垂死时对她下了手,使其灵魂出窍,并用咒语霸占了小女孩的躯体,从而再一次逃过一劫。
  庭审后,“女孩儿”被交由舅舅照顾,死里逃生的杜克不得不被送到幼儿园,这让他感到十分不耐烦。更加棘手的是,他必须尽快找到下一个替身—小女孩儿可干不成什么大事呀!
  几番物色后,杜克看中了高大健壮的男体育老师。当然,以现在的身体条件,他不会选择硬碰硬。这天,杜克使劲揉眼,费力地挤出几滴眼泪,恳求老师道:“帮我去杂物间找一下皮球好吗?那里太黑了。”事实上,杂物间废弃许久,只要对方弯腰进去,他就会在台阶上把一块石头顺势推下。
  毫无防备的体育老师着了杜克的道,可当杜克正要念咒语时,一个男孩儿的声音吓得他立刻把杂物间的门拉上。
  杜克回头一看,原来虚惊一场!是自己的同桌汤姆,他正拿着两根棒棒糖,非要让杜克也尝一尝。杜克接过棒棒糖,含在嘴里,啧啧有声,试图打发走汤姆,可是他突然感到头渐渐有些晕眩……
  汤姆吃着棒棒糖,说:“杜克,你真的以为可以再次逃掉吗?”杜克凝视着眼前这个瘦小的男孩,惊讶地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?”
  汤姆“咯咯”地笑了:“那天被你挟持的算命师捡回了一条命,他应该忘了告诉你,这个交换灵魂的咒语一旦念起,对施咒者周围的人都会生效。”杜克不由想起,新闻里说过,当天的车祸现场,当他和汉斯的车相撞时,有一辆警车和一辆幼儿园校车发生了撞击……
  那天,当杜克和汉斯交换灵魂的时候,一名警官也和校车上的小男孩完成了换身……杜克屡次逃脱法网的“秘密”终于曝露了。
  “小小警官”上前绑住已经晕倒的杜克,严肃地说道:“这一次,你再也不能逍遥法外了。”
逍遥法外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