局中局

请你抱抱我

  这天是周末,有个叫张吉安的男人在街头设摊,他先摆出数十部手机,接着支起了夺人眼球的招牌:“你给我拥抱,我送你手机”。招牌一出,过往行人纷纷拥来,将现场围得水泄不通。
  面对七嘴八舌的询问和质疑,张吉安慷慨激昂地说道:“现在,人与人之间越来越陌生,彼此猜疑,互不信任。我们公司搞这次公益活动,就是要打破这种社会现状。”说着,张吉安走向一个距离他最近、年约五十多岁的中年女人,问道:“阿姨,能来个拥抱吗?”
  中年女人犹犹豫豫:“怎么个抱法?”张吉安笑着伸开双臂:“像抱你儿子那样抱抱我就行。”
  “行,就当抱我儿子了。”中年女人边说边抱了一下张吉安。张吉安道声“谢谢”,接着,还真送上了一部手机。瞅着中年女人乐呵呵地走远,一个打着赤膊、露着胸毛的大块头也摇摇晃晃扎进了人群:“她肯定是托。天上会掉馅饼?鬼才信!喂,你来抱抱我。”
  张吉安皱皱眉,强笑迎上。胸毛男张开铁箍般的胳膊使劲一搂,嘴里说着:“胆敢耍花招骗人,可别怪我不客气!”
  “我宣扬的是信任,知道啥叫信任吗?信任就是你我虽是陌生人,但都没拿对方当外人。”一抱完,张吉安忙抓起手机塞给胸毛男。胸毛男按了几下,好使,扔下一句:“这小子没骗人,抱死他!”
  此言一出,众人呼啦围上,胖的瘦的,高的矮的,争着抢着和张吉安拥抱。张吉安被推搡得东倒西歪,张口正要喊别挤,有个人影高高跃起,直将他扑倒在地:“我抱住你了!”张吉安搭眼一瞧,差点晕倒。这家伙蓬头垢面、邋里邋遢,是路边行乞的流浪汉!
  短短片刻,几十部手机便被疯抢一空。张吉安低头瞅瞅满衬衫的鼻涕哈喇子,心说:明知天上不会掉馅饼,一个个还来贪便宜。想白拿手机,做你们的春秋大梦去吧!
  张吉安的真实身份是“杂活公司”的合伙人。所谓“杂活”,其实都是些不法的勾当。为把公司做大,他还招聘了财务员,所有收入存入账户,每月按业绩分红。这年头,空手套白狼的成功率愈来愈小,必须得撒点诱饵。俗话说:种豆得豆,种瓜得瓜,种下手机,得的自然是生财之路—在送出的那些山寨机里,全植入了极其隐蔽的定位和窃听软件,由它发送、接收的每一条短信,以及通话内容,都在公司技术人员的监视范围之内。也就是说,只要逮住一条有价值的信息,随之而来的便是滚滚财源。

鱼儿上钩

  这绝非夸大其词,危言耸听。上次撒出手机后,公司监听到有个家伙泄露了一桩要案,其中牵涉到本城某位重要人物的儿子。公司毫不手软,连敲带诈没少赚。可这次的效果好像不怎么理想,死盯死守了几天,却没半点有用的线索。
  
  就在闲得无聊时,张吉安监听到了一段通话,是那个拿走第一部手机的中年女人。她再三叮嘱儿子在外要守本分,别胡闹。尽管只是些家长里短,可张吉安还是嗅到了机会。半个小时后,张吉安拨通了中年女人的电话,凶狠地问道:“你是那个小混蛋的老妈吧?”
  中年女人显然有些慌,反问:“你是谁?”张吉安凶道:“你儿子勾引我老婆,给我戴绿帽子。我要让他身败名裂,死得很惨!”
  中年女人听得心慌:“别,别,我就一个儿子,求你饶过他。你有啥要求,我全答应。”
  年纪大的女人就是好骗,上钩了!张吉安强按着心头狂喜,口气强硬地提出了解决之策:“破财免灾,马上汇款,五万。若半小时内见不到钱,你的儿子可就得小心了。记住,只给你半小时!”张吉安知道,这事务必速战速决,以免对方醒过神,鸡飞蛋打。
  这厢刚布下骗局,张吉安的同伙光头又锁定了一部手机,从编号看,是那个流浪汉。只听他不无得意地说:“哥们,前几天我遇到一个傻瓜,抱一抱就送手机。我怀疑他脑袋不是进水了,就是被驴踢过。”
  拿了我的手机还损我!张吉安听得火大,刚要让光头换个对象,一个天大的阴谋却突然撞入了耳朵—流浪汉蹲街乞讨,实则是在踩点。他和同伙要抢金店,已策划好了时间、地点和逃跑路线!
  “安哥,是条大鱼!”光头顿如打了鸡血般兴奋。张吉安稍加思忖,回道:“锁定他!”
  恰恰这时,好消息接踵而至,那天那个胸毛男也用白捡的手机发出了短信:“宝贝,我老婆出差了。今晚我在家等你。”对方回复道:“万一我男朋友回来怎么办?”“好办,你就说去闺蜜家了。”“他多疑,知道我没有闺蜜。”“你就说新认识的,叫小丽。来吧,春宵一刻值千金。”
  听到这,张吉安喜不自禁地下了命令:“光头,你带两个人去捉奸,务必拍到让人流鼻血的铁证。剩下的人,跟我去黑吃黑!”

节外生枝

  当天色暗下来后,张吉安让几个手下埋伏在城外通往山区的路口。从监听中获知,流浪汉团伙只有两个人,他们得手后会开车出城逃进大山。张吉安的计划是让手下撒下铁钉,扎烂他们的车胎,然后趁火打劫。而他自己则躲在金店外望风,一旦流浪汉打劫失手,他会在第一时间通知手下撤退。
  来了!在约定时间,流浪汉和同伙准时现身,一前一后走向金店,张吉安则紧盯着他们的行动。不得不承认,流浪汉确实老到,眨眼工夫,两人已得手奔出金店,钻进车逃之夭夭。张吉安当即告知手下车牌号,命令务必拿下他们。
  10分钟后,张吉安又打去了电话:“得手没有?”
  “得了。满满一大包金链子,我们哥几个发了!”手下激动地大叫。张吉安警告道:“马上回撤。所有财物归公司—”哪知手下打断张吉安的话:“去你的皮包公司!金子哥几个分了,拜拜!”
  “你们这帮见利忘义的龟孙子,真该死!”张吉安气得暴跳如雷,对着电话那头一通骂,只听电话那头有人吼:“别走!把东西交出来!”接着,就是一阵人声嘈杂,电话被挂断了。张吉安估摸着那帮龟孙子多半是分赃不均,吵起来了。这时,光头的电话到了:“安哥,你那边如何?我这边成功了一半。”
  张吉安气哼哼质问:“啥叫一半?”光头回道:“我们破门而入,拍了照、录了像,可那个男的一身蛮力,愣是掩护女的逃了。”
  张吉安叮嘱光头看好胸毛男,自己火速赶去。金子的一票干黄了,捉奸这一票可不能再搞砸。可他正开着车,一个人影冷不丁冲上了街。张吉安猛踩刹车,并硬生生扭转了方向盘。“砰—”人是躲开了,车头却撞上了路边的大树。张吉安爬出车,骂咧咧扬手正要打,却发现面前被吓得六神无主的那个年轻女子,正是他的女朋友!
  张吉安回过神,问道:“你去哪儿了?”女友支支吾吾:“我、我闷得慌,就去闺蜜家了。”
  “闺蜜?我怎么没听说你有闺蜜?”张吉安不由得生疑,追问道,“她叫什么?住哪儿?”
  “叫小丽,新认识的。”女友的回答,顿时让张吉安想起了胸毛男的短信,也想起了自己在送手机现场说的话:信任就是你我虽是陌生人,但都没拿对方当外人……
  奶奶的,胸毛男还真没拿我当外人呀!

谁在收网

  当街赶跑女友,张吉安再次拨通光头的电话,咬牙切齿地命他冲胸毛男要十万,少一分就废了他。但让张吉安做梦都没料到,电话里乱作一团,还传来了“蹲下,抱头”的呵斥声。
  坏了,光头出事了!张吉安暗叫糟糕,连忙往家跑。
  事到如今,必须跑路。可跑路需要钱,公司财务都跟光头捉奸去了,提不了现。张吉安后悔得直骂娘,当初要不雇财务,直接把钱全装进自己的口袋该多好。眼下,只能先跟老爹借几万块了。他一阵风似的奔回家,刚跨进一只脚,便注意到屋里多了一个人—那个拿走第一部手机的中年女人。张吉安急问:“爸,她是谁?”
  “她是你赵姨。”张爸笑道,“你妈去世后,你让我再找个伴。经人牵线搭桥,我认识了你赵姨。她暗中观察你有些日子了,说你搞公益活动,有爱心,比她儿子强一百倍。前几天她还主动给你当过托呢!”
  张吉安恍然大悟:原来这女人出现在拥抱现场,还说抱我就当抱儿子,敢情是在考察我!张吉安顾不上多废话,直入主题:“我急需要用钱,快给我拿五万。”
  “我、我……我手里没现钱了。”张爸为难地挠挠头,“也不知是哪个王八蛋勒索你赵姨,人命关天,她又拿不出钱,我不能不管呀!可转完账,我们才觉出不对劲,这不,我俩报了警,正等警察来呢。”
  张吉安一听,转身就往门外冲。可晚了,门口站着几个人,领头的,居然是那个流浪汉!只不过他换了警服,人显得格外精神。
  很快,精明的张吉安便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:屡屡得手,特别是上次敲诈完那位重要人物后,警方就查出了手机里暗藏的猫腻,并盯上了他的“杂活公司”。为引蛇出洞,将公司成员一网打尽,流浪汉设了抢金店的套,先抓了他的手下,随后赶到胸毛男家里,逮住了光头一伙人。
  唉,马失前蹄人掉脚,作恶自当受惩罚,张吉安能接受这个事实,但有一个事实,打死他也不想接受—在打给赵姨的恐吓电话里,他信口扯淡说“你儿子色胆包天给我戴绿帽子”,而赵姨那个混账儿子,居然就是胸毛男!
  老天,这也太捉弄人了吧?
局中局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