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山头我包了

有一个姓古的老板,他出生在一个小山村里,靠着自己拼搏,挣到了上亿的财产。他多年没有回过老家了,最近老是梦见小时候在后山森林里粘知了、掏鸟窝的趣事。有一天,古老板终于坐不住了,开车回到了老家古塘镇。
  然而,古老板一到家,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:只见后山上的树木花草全部被破坏,成了一座秃山。古老板那个心疼啊,他察看了一天,当即做出一个决定:承包下后山,自己投资,恢复植被!
  古老板的本家二叔是这个村的村委会主任。古老板想自己人好说话,便直接找到二叔,说:“我想和您商量个事。”
  二叔笑呵呵地说:“哟,我有出息的大侄子回来了!有事你尽管说,在咱这个村,没有二叔办不到的。”
  古老板听了,赶忙说了自己的想法。
  二叔听完,激动得连声说好:“这山都是乱采乱挖糟蹋的,早就该治理了,只是村里没有钱。大侄子,你这是回报家乡的善举,我一定会大力支持。”
  古老板想趁热打铁,又说:“既然二叔这么痛快,不如咱们现在就把合同签了。”
  二叔抓了抓脑壳,笑着说:“大侄子你太心急了,如今讲民主,有些程序该走的咱还是得走,比如开村委会,征求村民们的意见,你等着吧,一有消息我就通知你。”
  古老板回到城里,一等就是半个月,二叔那边竟然没有任何消息。古老板就有点想不通了,按道理:这不仅是对乡亲们有利的事,还是二叔的一笔政绩,他不会不上心吧?又等了半个月,古老板主动打电话给二叔,了解情况。
  二叔一听是古老板,就抢先说道:“大侄子,你等急了吧?实在对不起,这一段时间村里的事多,我们还来不及研究哩,你再等几天吧。”
  放下电话,古老板虽然不解,但也只好等着。过了几天他再打电话去问。二叔又说,他把几个村干部叫到家里,杀了鸡,买了酒,边请他们吃喝边研究,可惜没有把意见统一起来。
  古老板立刻明白了,二叔这是让自己请客呀。古老板心里有点不痛快,现在是自己出钱造福乡亲,难道还得请客送礼才能办成?古老板真想放弃算了,后来想想乡亲们,他只好忍了。
  古老板又耐心地等了半个月,仍然没有消息,只好再打电话问。这一次二叔告诉他,通过三番五次地做工作,村干部和绝大多数村民已经同意把后山承包给他,之所以还没有通知他,是因为……说到这儿,二叔有些口吃了:“我、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……”
  古老板有点不耐烦地说:“二叔,你有什么事,直说吧!”
  于是,二叔说道:“大侄子,咱爷俩不是外人,我就直说了吧。村民们说,你不可能做亏本的买卖,你一定是明里打着恢复植被、回报乡亲的旗号,暗地里另有所图,是为了挣大钱。所以你付承包费外,村民们还想让你再出点钱……”
  古老板听到这里,只觉得头“嗡”的一声炸开了,自己一片好心,乡亲们竟然不理解,还以为自己是借机做生意。一种屈辱感袭上古老板的心头,他气愤,他无奈。但是,事已至此,如果就此放弃,反倒会被乡亲们误解。
  古老板冷静之后,问二叔:“主任,您倒是说说,他们说我图啥?”
  二叔也不再遮掩,直言不讳地回答:“乡亲们估计这山上有矿,你是为了采矿才承包这座山的。”
  古老板一听,好呀,既然大家这样猜想,那我就证明给你们看看。于是,他出钱请地质部门去勘查,出具了此山没有金属、煤炭等矿物质的报告。
  古老板把报告交给二叔。
  二叔没想到古老板这么顶真,他翻了翻报告,拍着胸脯说:“都是些无知的村民……这回行了,有了这份报告,我就好做工作了。这事包在我身上,大侄子。”
  然而,古老板一等又是很多天。后来这事不知怎么传到了镇长那里,镇长亲自给古老板打了电话。
  古老板像是找到了知音,一股脑把自己的想法和遭遇说给镇长听。
  镇长呢,则告诉了古老板一件出人意料的事。原来,最近镇里接到了村民的举报,说村主任为了一己之利,百般阻挠古老板的承包。如今政府要插手这件事了,为了抓紧时间,古老板先投资干着,签合同的事,由镇长找村主任落实。
  古老板一听,高兴坏了,立刻雇用了乡亲们,又请来了专业技术队伍,在山坡上挖鱼鳞坑,修建环山渠,筑坝拦截山沟,想尽办法把雨水留在山上……
  这一天,有人报告古老板,说挖环山渠时,真的有人挖出了一块矿石,好像是含铅,也不知道让谁拿走了。
  古老板已经请有关部门勘查过了,山上根本没有矿石,所以并没有在意。
  不料当晚,古老板就接到了二叔的电话。他又提到了矿石的事。
  古老板无奈地反问二叔:“你不是看过有关部门的地质报告书吗?”
  二叔“嘿嘿”一笑,打断了他:“别蒙人了,你财大气粗,什么样的报告搞不到手?”
  古老板见自己怎么解释都没用,便索性问他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  二叔说得挺干脆:“你吃肉,我喝汤!”接着告诉古老板,如果挖出矿石来,得分给他百分之十。
  古老板见二叔已经财迷心窍,懒得再与他争论,就说:“如果真挖出矿石来都给你。从现在起,你就天天去山上看着,看到底有没有矿石吧!”
  转眼到了第二年的春天,山上的工程已经完成了不少,可是承包合同还没有签下来。二叔的意思是,古老板只管投资,工程由村里来完成。
  经过了这么多事,古老板再也不相信二叔了,把钱交给他,自己实在不放心,可如果老是不签合同,工程就不合法。
  古老板正为难哩,突然听乡亲们说,村委要换届选举了,古老板心里突然一亮,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。
  古老板将手上的大部分工作转给副手,又派人到村里大造舆论,他相信凭自己的人品和财力,只要参加村主任竞选,就一定能成功。他发誓:自己一定要当上村主任,带领乡亲们治山治坡,尽快让他们脱贫致富!
  (题图、插图:谢颖)
这个山头我包了
这个山头我包了
这个山头我包了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