撞脸了

有这么一对夫妻,老婆叫秦雪,男人叫夏至。说起两人的结合,简直就是一场儿戏。当初,秦雪是个不婚主义者,视男人如粪土,誓要将独身进行到底。可老妈比她还强硬,动不动就以死相逼。几番折腾后,秦雪最终妥协,也不管是位尊的金龟还是浅水的王八,顺手捞到一只就进了洞房。这一只,便是夏至。
  夏至在一家IT公司上班,戴着高度近视眼镜,一副老实样。转过年,他们的儿子呱呱坠地。夏至喜不自禁,绞尽脑汁想了个好名字,不料,秦雪压根没给他开口的机会:儿子大名就叫秦二宝。儿子明明是头胎,怎么叫二宝?再说,按常理应该随父姓。夏至赔着小心问秦雪,秦雪不冷不热地回道:“想让儿子随你姓,自己生一个去!”唉,姓名本是个符号,叫啥都一样。夏至这么劝慰自己,这事也就没再吱声。
  一转眼,二宝上了幼儿园。这天傍晚,下起大雨,等夏至匆匆赶到幼儿园门口时,女老师丁慧正打着伞,牵着二宝等家长。
  夏至忙连声道歉:“不好意思,我来晚了。”说着,他从伞下抱起二宝就往家跑。回到家,夏至把孩子往秦雪怀里一送,紧接着钻进卧室,胡乱擦了下雾蒙蒙的镜片,又打开了电脑。近段日子,公司正在开发一款网游,日程很紧。他忙着忙着,就听“砰”的一声响,秦雪撞开门奔到了身后:“玩玩玩,就知道玩!什么时候才会发现孩子不是你亲生的?”这话一出口,屋里顿时静得可怕。夏至瞪着秦雪,一字一顿地说:“请你再说一遍!”
  “说就说,你什么时候才会发现孩子不是你亲生的?”秦雪嗓门陡高,声声震耳。夏至突然哈哈大笑,不过听起来像哭:“你终于敢承认了。小雪,从相识到现在,我哪里对不起你?你说啊!”
  “呵,你去客厅看看,你从幼儿园接回来的是你儿子吗?”
  开什么玩笑,儿子岂能接错?夏至跨出卧室一看,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小男孩,还真不是二宝!
  小男孩倒一点都不认生,竟冲夏至挥挥小手,道:“叔叔,我是你抱回来的,我叫魏小毛。”
  喂小猫?还喂小狗呢。夏至心里嘀咕了一句,就忙不迭冲向儿子的卧室。还好,二宝已被秦雪接回,正趴在被窝里睡大觉。夏至轻轻关上门,秦雪已咄咄逼人地跟上来。明摆着,发生了这种荒唐事,她要讨个说法。
  夏至挠挠头,赔着笑脸道:“我这800度近视,外面雨又大,我基本就是个睁眼瞎。再说,你瞧这小家伙和咱们家二宝就像从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嘛……”秦雪侧目而视,似笑非笑:“理由是不少,不过—”夏至急急打断了秦雪的话:“别不过了,还是先把孩子送回去,以免落下拐骗儿童的嫌疑。”
  但是,晚了,此刻,门板被砸得山响。夏至刚拽开门,一记老拳便砸上了脸,他的眼镜被打掉了,眼前模糊一片,他不禁大喊:“喂,谁啊?为啥打我?”
  还没等来人回答,魏小毛就脆生生地喊:“他是我爸爸魏大宝。丁老师,我很听话哦。”
  原来,魏大宝去幼儿园接儿子,没想到儿子让别人接走了,当场吓个半死。随后,在丁老师的带领下,魏大宝气势汹汹杀上了门。
  这边魏大宝怒不可遏,似要挥拳再打,那边秦雪已如母兽般扑上,狠狠咬向他的胳膊:“浑蛋,别碰我老公!”魏大宝用力一挣,手臂上登时多了两排渗血牙痕。一直守在门口的丁老师见事情越闹越大,忙将魏大宝父子拉出了门。
  “魏先生,路上你都答应我了,会心平气和不动手。你怎么说话不算数?”
  “老子就这德行!”
  听着两人在楼道里争执,秦雪跨出门,狠剜了魏大宝一眼后,看向丁老师:“丁老师,让你费心了。你过来,我跟你说句话。”
  丁老师凑过来,说:“对不起,出了这事都怪我。”秦雪冷不丁出手,送上了一记响亮的耳光:“我警告你,要再敢打我儿子和老公的主意,我绝不客气。滚!”
  
  秦雪可不是无端打下这一巴掌的。等轰走了魏大宝和丁老师,在“咣当”关上门的同时,夏至膝盖一晃,“扑通”跪了下去。
  秦雪冷脸问道:“男儿膝下有黄金,你怎么还跪下了?”夏至讪讪道:“我错了,我实话实说,为啥抱错孩子,其实还有个理由。”
  这个理由说来话长。不久前的一天,夏至去接二宝,无意中瞅见了魏小毛,这两个孩子长得极像。起初,夏至暗暗称奇,可丁老师一个别具深意的眼神,顿让他浮想联翩:儿子叫二宝,莫非还有个大宝?秦雪让儿子随母姓,莫非料到早晚会露馅?越琢磨越不对劲,他便偷偷做起了调查。结果一出,夏至只觉脑瓜发沉。能不沉吗?头上扣着顶绿帽子呢—在认识夏至前,秦雪有个前男友,就是魏大宝。根据两个孩子的年龄推算,夏至想到了一种可能:在魏大宝的妻子怀孕期间,秦雪与魏大宝旧情复燃,珠胎暗结。也难怪,播下的种子相同,长出的模样自然差不多。想到这,夏至总是阵阵胸闷。
  秦雪追问:“你说,今天抱错孩子是怎么回事?”夏至支支吾吾:“我就想试探试探你……”
  秦雪冷脸道:“还不说实话?那你就跪着吧。”秦雪抬腿要走,夏至重重拍了下脑门,道:“丁慧是一厢情愿,我发誓,我从没动过歪心啊!”
  这,才是最重要的一环—丁慧不帮忙,抱错孩子的几率等于零。就算夏至说了一堆原因,可魏小毛被人抱错了家门,肯定会哭闹,除非,丁慧事先做足了工作。在丁慧带魏大宝找上门时,魏小毛已说漏了嘴,“丁老师,我很听话”,这让秦雪猜到十有八九是丁慧在捣鬼。其实,夏至一发现抱错孩子时,他就已意识到这很可能是丁慧布的局。原来,丁慧不止一次明里暗里表示过对夏至的好感,夏至私下里调查秦雪与魏大宝情史的事,也被她看在了眼里。这次,她就想着,何不点破丑事,“撮合”魏大宝与秦雪破镜重圆,借机挑拨夏至和秦雪的感情,而她则可以趁虚而入,把夏至拿下!可万万没想到,魏大宝爱子如命,会在昔日情人面前大动干戈;秦雪竟也拼命捍卫自己现任的老公。两人之间除了宿怨,根本没有半点旧情……
  这天晚上,夏至被罚睡客厅,他一晚上都翻来覆去,倒不是心里苦闷,反而是高兴:秦雪心里根本就没那个魏大宝,她爱的是我!为了我,她竟然豁出门牙把魏大宝咬得哇哇叫!哈哈,痛快!
  第二天一大早,夏至还在梦里笑得流口水,秦雪则推醒了他,说是要带二宝去做亲子鉴定。夏至一听,脸一直红到脖子根,忙说:“老婆,我错了,咱不做成吗?咱家二宝甭管亲生的、别人的,我都当自己的!”这番话让秦雪听得牙痒痒,她二话不说,硬是拽起夏至去做了鉴定。
  后来,鉴定结果一出,夏至乐得一蹦三尺高。其实呀,这事儿没那么复杂,两个孩子就是撞脸了,长得像而已!随后,三人又去派出所户籍科给二宝改了姓名,用的正是夏至最初拟的那个好名字。
  回家路上,夏至问秦雪:“当初为啥给孩子取名叫二宝?”
  “当年魏大宝负了我,我就不信爱情了。我妈逼我嫁给你时,我还赌着气呢!直到儿子出生都没爱过你,所以名字都是瞎取的。”说到这儿,秦雪突然满眼爱意,“不过时间久了,我真心感谢那个负心汉和老妈。不然,我也不会蒙上一个始终包容我的好老公……”
  夜色下,当两人卿卿我我说这些时,街角,一个女人正低着头,落寞走远……
撞脸了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