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P坐高铁

阿P最近在网上结识了一个女朋友,叫小兰。两人通过视频聊天,好感倍增。阿P觉得小兰漂亮温柔,有一份稳定的工作;小兰则觉得阿P阳光帅气,特别有经济头脑,是个“潜力股”。
  经过商议,二人决定要面对面地交谈一次,如果来电的话,就将关系再深入一层。阿P激动地把胸膛一拍,说:“兰兰,这个周末,我就去你那儿!我坐高铁去,很快就到你那儿了!”
  阿P放下电话,就急匆匆地去买车票。可巧,在车站遇到了中学同学阿洋,阿洋在铁路部门工作。阿P见了老同学,十分兴奋,就将和小兰认识、要去见面的事全说了。阿洋一听,两眼放光,说:“阿P,你行啊!还坐高铁,够赶时髦的呀!”
  但是,阿P一看高铁的票价表,傻眼了。这高铁票价比起一般火车票可是高多了呀!阿洋似乎看出了阿P心里的小九九,就说:“你要是没什么急事,就坐普通快车吧,能省不少钱。”
  阿P一听,头摇得像拨浪鼓,说:“那怎么行?我已经对小兰说了的。唉,阿洋,我知道你们铁路部门职工坐火车不用花钱,你有没有什么门路让我走走?”
  阿洋苦笑了一下,说:“我们也是根据工作需要才能免费乘坐火车的。至于你这样的旅客,估计只有在误乘时才能免费吧。”
  “什么,什么叫误乘?”阿P急忙打听,阿洋就一二三四地解释了半天。阿P听完后,笑了,心说:我阿P这次就要来钻钻铁路误乘这个空子。他抬头看看票价表,买了一张小兰所在地前一站的高铁票。这个站距离小兰那个站有一百多公里,可以省下近百块钱呢。
  阿P买好票,立即兴奋地通知小兰:我将于某日某时乘坐某次高铁到达你那儿,请到车站接我!
  这天,阿P高高兴兴地踏上了高铁列车,一声鸣笛后,列车似脱缰的烈马蹿了出去,那显示屏上的车速“刷刷刷”地直上到三百多公里……阿P像刘姥姥进大观园,这儿看看,那儿转转,觉得哪儿都新鲜。突然,他意识到了什么,马上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闭上眼睛打起了瞌睡。迷迷糊糊中他听到广播:前方就要进站,请旅客做好下车准备。列车在本站停靠一分钟!广播中报的站名,正是阿P车票上的目的地。
  不一会儿,列车停了下来,而阿P的心却“嗵嗵嗵”跳个不停,他感到这60秒似乎比60年还要长。
  “呜—”列车又启动了,风驰电掣地飞驶。这时,阿P激动地跳起来,高声地大喊:“我要下车!我要下车!”乘务员走过来,查看了一下阿P的车票,摇摇头,说:“对不起,列车已经开了。您只能在下一站下车了!”
  阿P装模作样,急赤白脸地说:“我还有急事呢!”
  乘务员一笑,耸了下肩,说:“那也没办法!”
  “那、那我怎么回去?”
  乘务员说:“放心,我们会安排的。您这属于误乘了,我们有一定的责任,按铁路部门的规定,我们将免费把您送回。”
  阿P心中暗暗一乐:看来阿洋说得不错,铁路部门果真有这样的规定。不过我可不是真要你们送我回去,等到了下一站,我还有我的计划呢!
  半个多小时后,列车到达了小兰所在的地方。车长领着阿P下了车,并把阿P转交给了在站台上的车站值班员。刚刚交接完毕,列车又启动了。
  阿P似乎看到此时的小兰正在出站口等着自己,他急不可待地就要向出站口奔去。值班员一把拉住了他,说:“哎,您别乱跑呀!”阿P挤挤眼,说:“我出站去买包烟!”
  “不行,十分钟后,就有一趟高铁列车回上一站,我写个误乘证明,您就搭这趟车回去。”
  阿P一听,差点晕过去,急急地说:“别别别,我在这儿就挺好,就挺好!”说着,他还想趁值班员不注意时溜走。可这个值班员十分忠于职守,紧紧看护着阿P。
  这时,手机响了起来,阿P一看,是小兰打来的。他接也不是,不接也不是,急得直冒汗。值班员不解地看看阿P,提醒他:“您的手机响了!”
  阿P脸憋得通红,他突然蹲下来,痛苦地大叫:“哎哟哟,疼死我了!我要上厕所!”
  俗话说:管天管地,管不了拉屎放屁。值班员只好松手,阿P一溜烟地奔到站台上的厕所。在厕所里,小兰的电话还是不停地响,阿P无奈,只能把手机关了。他在里面等呀等,他听到有一列火车进了站。阿P估摸着,这趟车就是值班员说的那班能带他回前一站的车。短短一两分钟后,列车又开走了,阿P这才得意地探出脑袋,看看有没有机会溜出站。可刚刚探出半个脑袋,天呀,那值班员还站在外面等着他呢!
  阿P还想说什么,那值班员先说了:“同志,别急,马上还有一趟高铁进站,一定能送您回去。”
  就这样,阿P没能出站,乖乖地被送回了从他家到小兰所在地中途的一个车站,也就是他票面上应该到达的那个车站。
  
  没辙,阿P只能又买了一张车票,急急地赶到小兰所在地的车站。可不巧,出站时,又遇上了那个值班员。那值班员看看阿P,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。
  阿P出了站,到处找小兰,可哪儿还有小兰半点影子?他给小兰打了很多电话,可小兰就是不接。阿P不知道小兰住在哪儿,只能垂头丧气地坐火车又回去了。
  回家后,阿P想在网上找小兰解释,可小兰根本不上网。第二天,第三天,阿P不停地给小兰打电话。小兰终于接了,那一刻,阿P激动得快哭了。他竹筒倒豆子,哗啦哗啦把自己的遭遇全说了。当然,他说的是自己的手机坏了,而自己也是突然有急事没能赶上火车。
  小兰在那边冷冷地说:“编!继续编!你真有能耐,我看你能不能编出个新天方夜谭来!”
  “小兰,你什么意思呀?我说的全是真的。”
  小兰只一句话就把阿P说得大汗淋漓,无地自容。小兰说:“前天,我的舅舅在车站值班时,遇到一个误乘的男人,他先是急着要出站,接着又装病,怪的是,他被免费送回车票标明的车站后,又坐车回到了我们这个车站。”
  阿P还在急着想一个什么“合理”的解释,“嘀嘀嘀”,小兰发送过来一个截图,阿P一看,是自己前天在车站的模样。不用说了,这是那个值班员,也就是小兰的舅舅拍下来的。
  就这样,阿P的一场恋爱结束了。阿洋听说了后,对阿P说:“你呀你,总爱耍小聪明,铁路部门的人性化规定,你倒用来钻空子,大家都像你这样,还不乱套了?你呀,也太想当然了!”
  阿P不服气,说:“我哪知道‘误乘’容易,出站没门呀!不过我这也是体验生活,为创作积累素材!”
  当天,阿P就把自己这次的经历,总结了一下写了出来,然后投给了报社。几天后,还真发表了,赚了不少稿费,文章题目就是:《火车误乘故事多》。
  阿P把稿件截图发给了小兰和阿洋,心里说:让你们看看,我阿P就是能处处找到商机!
阿P坐高铁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