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错的电话

事发蹊跷

  这天晚上十点半,屋里的电话响了,曾根原拿起电话,脱口而出:“喂,你好。我是曾根原……”
  “啊,是曾根原君?”从听筒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,原来是他的未婚妻山村瞳。这个时候,阿瞳怎么会向这里打电话?曾根原的脑子一片混乱,不知该如何作答。
  “哎!是我打错了吗?”山村瞳刚要挂电话,曾根原赶紧说道:“不……是我……”
  “真是你呀,吓我一跳。”山村瞳一副埋怨的口气,“我还以为你不在家呢。”
  “对不起,我今晚正约了人见面,电话里不便向你说……”刚说到这,曾根原忽然感觉背后有人,他本能地将身体避开,但后脑勺紧接着就挨了一击。他发出一声惨叫,倒在地上,黑暗中,一根手指将电话键按住了。
  电话突然中断,山村瞳不禁喊道:“曾根原君,你怎么啦?”她放下听筒,重新向曾根原打电话,但是没有人接。曾根原一定是出事了,山村瞳感到了不安。山村瞳住在高元寺,离曾根原居住的白冈,即使是坐列车也要一个多小时。现在,她得尽快赶到他那里去。
  她想:要找辆汽车!她随即想起了冢本。冢本是山村瞳的前男友,虽然一年前两人分了手,不过冢本心里一直对山村瞳念念不忘,若是她有事相求,冢本是不会拒绝的。她立刻向冢本家打电话,将刚才的事说了一遍,冢本一听,马上答应将车开过来。
  坐在副驾驶座上,山村瞳仍感到焦虑不安:“还是先给警察打个电话吧。”冢本镇定地安慰她说:“不,先看看情况再打也不迟。”
  不到一个小时,他们就赶到了白冈。曾根原居住的是一幢公寓,他的房间在五楼。电梯门一打开,山村瞳便朝曾根原的房间跑去。她迫不及待地按下门铃,但是没有人开门。她敲着门喊道:“曾根原君,你在的话就回答我!”
  冢本在身后问:“这家伙是不是还没有回来?”
  山村瞳摇了摇头:“不会的!他在电话里说还要和人见面。”
  “看来只有叫警察了!”冢本建议道,他转身去报警,但随即停了下来,“要是歹徒还在房间里的话,怎么办……”
  “歹徒?”山村瞳不由发出一声惊叫。
  冢本说:“为了预防万一,还是我留在这里,你去报警怎么样?要是歹徒冲出来,我兴许还能抓住那家伙。”山村瞳点点头,冲向电梯,朝公寓外的电话亭跑去。

迷雾重重

  等警局的黑星警部赶到现场时,看到现场这对男女,不解地问:“两位是……”冢本满头大汗,向前跨出一步,说:“我叫冢本。这位是被害人的未婚妻山村瞳。我们俩以前是恋人。”说着,冢本亲热地搂了搂山村瞳的肩膀。黑星警部不禁感到一阵厌恶:冢本这个人太轻薄了。
  很快,警察撬开了门。黑星警部一走进房间,便看见一个男子仰面躺在地上,显然已经死亡。据勘查,死者身上没有刀伤,脖子周围有淤血,很可能是被勒死的。山村瞳看到这一幕,心都碎了:“曾根原君,你快起来,别吓我了!”说完,她腿一软,晕倒在地。
  黑星警部叫人送走昏迷的山村瞳,然后询问了冢本。冢本简单地向黑星警部讲了赶到这里的经过。黑星警部试探性地问:“现在情敌被杀,你看起来气色不错哟?”
  冢本怕引起误会,边擦汗边说:“不是啊,警官。虽然我和曾根原是情敌,但阿瞳的选择是对的,曾根原远比我要好。”黑星警部听了这话,笑而不语。
  黑星警部的助手竹内连夜调查了冢本的情况,他告诉黑星警部:“冢本不在场的证据简直无懈可击。就在案发的十点半,冢本在获洼自家公寓门前还与邻居打了招呼。这家伙接到山村瞳的告急电话是十点三十五分,到山村瞳家是十一点整,而从获洼到白冈,若是乘车,最快也要一个小时。”
  黑星警部喃喃道:“这么说来……冢本,这家伙的作案时间是不成立的。”一旁的竹内说道:“凶手另有其人。曾根原不是说在家等人吗?也许就是那个他要见的人袭击了他。”
  黑星警部说:“凶手会不会是山村瞳呢?她和旧恋人一起去现场,这本身就很令人怀疑。”
  “山村瞳?”竹内爽朗地笑了,“不可能。她的那种哀伤,怎么看也不像是演戏啊!如果你能体会到男女之间的情感,就很清楚了。”

柳暗花明

  就这样,三天过去了,案件还是没有一点进展。这天,黑星警部又去了案发现场,想看看有什么遗漏的,却一无所获。然而,就在回来的路上,他忽然发现迎面走来的一对男女很眼熟。
  
  “难道是……”黑星警部惊诧不已:竹内竟然挽着一个女子在走。再看那女子,嘿!那不是谷川志保吗?
  谷川志保也是一名警察,长得非常美丽。难怪说起山村瞳时,竹内还扭扭捏捏地说着恋爱经验之类的话,原来他是感同身受啊!
  翌日晚上,竹内约黑星警部在家里相见。黑星警部问:“案件有进展了?”竹内的脸稍稍泛红,羞涩地说道:“没有,不是案件的事。我爱上了一个人,可她也是警察,而且她还向我求婚了,所以请您来商量一下。我……我们还是边喝酒边谈吧,我现在出去买酒。”然后竹内红着脸跑出了房间。
  黑星警部笑了起来,原来这家伙这么害羞。竹内走后,黑星警部打量起房间,这时,电话铃响了。黑星警部拿起电话:“喂,你好。我是黑星……”他刚说到这,突然意识到:这里不是我的家!刚才不知不觉还以为是在自己家呢,正要自报姓名。
  “喂喂,竹内君,”对方是一个女人,嗓音有些亢奋,这是谷川志保的声音,“我想问你,我们的婚事,你考虑了吗?”黑星警部觉得有些失礼了,他只好打断了对方的话:“我不是竹内。我是竹内的上司,他出去了,等下才回来。”挂了电话,竹内刚好推门走了进来。黑星警部抱歉地说:“刚才你女朋友打来电话。她把我当成了你……”说这句话的时候,黑星警部脑海中忽然闪过一念:如果这是一个打错的电话,那么……

打错电话

  第二天,黑星警部就赶到了山村瞳的住所,他问:“那天晚上你打的电话是给谁的?”山村瞳满脸诧异,道:“是曾根原君呀!”
  黑星警部注视着她的脸,说:“是真的吗?难道你不是想打给冢本的?冢本追恋着你不放,所以,你为了拒绝他才向冢本打电话的,是吗?”
  “是的,是那样的。”山村瞳点点头,“可接电话的是曾根原君,这时我才发现电话打错了。”
  “你为什么认为是打错了?”
  山村瞳站起身来,取起电话机,说:“我将常打的电话号码用快捷键存在电话机里。曾根原君的是3,冢本君的是6。”
  黑星警部接过一看,3和6紧挨在一起,她果真认为自己按错了号码。可黑星警部摇摇头,一脸认真地说:“你没有按错,你的确是打到了冢本家。”
  山村瞳很不解,问:“那为什么是曾根原君接的电话?”
  “很简单。因为那时曾根原君正在冢本的家里。你打电话去时,曾根原就在电话机旁,他马上拿起了听筒,而且他产生了错觉,以为是在自己的家里,所以会脱口而出 ‘我是曾根原’,你以为是自己打错了电话,如果再特地向对方道歉,生怕对方会产生误解,所以你便和曾根原交谈起来。”黑星警部斩钉截铁地说,“而曾根原受到袭击的时候,正是在接这个电话的时候。”
  “这么说来,凶手是……”山村瞳的脸扭曲了,眼泪从她的眼眶里涌出来。
  黑星警部点点头,说道:“没错,凶手就是冢本。为了你的事,曾根原想作一个了断,所以去拜访冢本。按照我的推测,冢本对曾根原恨之入骨,巴不得杀了他,所以当时他没有锁上房门,自己躲在房间里等他。他杀了曾根原以后,接到你的求救电话,大吃一惊,但他马上将计就计,利用帮助你的机会将曾根原的尸体装在后备厢里,和你一起去了曾根原的家。”
  山村瞳一脸吃惊:“怎么会?曾根原的尸体明明是在房间里被发现的啊!”
  黑星警部意味深长地笑起来:“这是一个绝妙的计划。当时,他故意要你去报警,而趁你在打电话报案时,冢本从车后备厢里将曾根原的尸体背出,放进了曾根原的房间。这就是为什么当初我刚到现场时,那家伙满头是汗,显然是搬运尸体的剧烈运动造成的。昨天晚上,我们已经对冢本家进行了搜查,在他的房间角落里找到了勒死曾根原的绳子。在汽车的后备厢里,我们也发现了几根头发。我们已经将那些头发送去化验,相信DNA的匹配结果也会符合我们的推断……”
打错的电话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