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殊教育基地

刘民在郊区搞了个爱心收养所,不收人,专门收留被遗弃的狗狗,他一干就是一年多。这天,老朋友胡烨上门,说有只名狗想送给他。
  刘民大喜过望,但看过胡烨怀里的那只名狗后,刘民却不住地摇头。
  胡烨不高兴了,说:“你摇什么头?这狗你收也得收,不收也得收。”
  刘民意味深长地说:“名狗我见得多了,一看你这只,就知道是娇生惯养霸道惯了的,来我这儿怕是要受点罪了。”
  胡烨笑了:“你真成专家了,这名狗的主人当过局长,现在主人被查,关起来了,它也落魄了。没地方去,只好投奔你,你就收留它吧。”
  刘民这才点头表示愿意收下这只狗。
  刘民把胡烨带到收养所,把名狗从胡烨怀里揪出来,放到面前的桌子上。刘民从抽屉里取出彩色记号笔,在狗牌上写了“局长的”三个字,挂在了名狗脖子上。然后刘民叫工作人员带来一队普通狗。
  名狗见来了一队同类,从桌子上一跃而下,连跳带叫加咬,简直不可一世。
  而那些普通狗,似乎认得名狗的狗牌,没一个敢乱叫乱动的,只是用可怜的眼神,向刘民求助。
  胡烨的脸一下就红了,他难为情地说:“它以为自己还是局长大人的宠物呢,一时改不过来,有点霸道。”
  刘民朝外一挥手,从外面跑进来一只狗,狗牌上写着“警犬”字样,嘴里还发出十分威武的叫声。
  胡烨当下就乐了:“刘民,你哪里搞来的这只狗?叫声很有威慑力嘛!”
  刘民不理会胡烨的话,一脸正色,当着众狗的面,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,很严肃地冲工作人员说:“你带着警犬,把这家伙带到它应该去的地方!”
  那队普通狗,好似听懂了刘民的决定,一下子欢呼雀跃起来。
  刘民得意地对胡烨炫耀道:“刚才那只狗原来是只警犬,只是后来犯了错误,才被警队淘汰到我这里了。”
  这时,有人进来通报,说又有太太团来参观了。
  刘民点点头,表示知道了,然后他拍了一下胡烨的肩膀,得意地说:“带你开开眼,哥们的爱心收养所,现在还是响当当的特殊教育基地呢。”
  “教育基地?”胡烨没听明白,他稀里糊涂跟着刘民来到院子里。
  这里已聚集了十来号参观者。胡烨一看,竟然认识几个,都是有头有脸的官员的太太。
  带队的太太跟刘民握了下手,严肃地说:“大家都挺忙,直接进入正题吧。”
  于是刘民吹了一声长哨。随着哨响,狗狗们自觉地排起了队,有带队的,还有几只是帮着整顿秩序的,一点都不乱。
  狗狗们有秩序地进入“餐厅”,走到各自的餐位前,胡烨都看傻了。只见那些负责维持秩序的狗也都戴着狗牌,有“处长的”,有“科长的”,还有“秘书的”,最后就餐的,是那只领头的,狗牌上写着“厅长的”字样。
  狗狗们就餐完毕,刘民又吹了一声长哨,普通狗都散去,只留下那几只“位高权重”的狗,它们自觉排好了队,屁颠屁颠地跟在刘民身后。
  刘民领着参观的官太太们,转了几道弯,来到一片封闭的犬舍,那几只跟在后面“有职位”的狗,立即都有了敬畏的神色,官太太们的表情也更严肃了。
  这里是一排独立的犬舍,里面关着几只狗,狗牌上都写着过去的“官职”,看到刘民带来了一群人和狗,它们都老老实实地站到各自笼舍的铁窗边。
  刘民向大家解释道:“这些狗,以前都是有职位的,但因为各种问题被关在这里,闭门思过。” 笼舍边挂着标牌,胡烨凑近一读,差点笑出声来。牌子上写着笼内关着狗的“罪状”:有任意欺压犬民的,有抢夺下属食物的,有乱搞雌雄关系的……五花八门。原来这里是“反省室”呀。
  胡烨看到了自己带来的那只名狗,正眼巴巴地隔着铁窗望着自己,一时间,竟觉得它有些可怜。想想前些日子,这只名狗多么霸道,它没有吃饱前,自己就别想吃饭;它占了沙发,自己就只能坐凳子;它遇到想看的电视,自己就别想换台;就连晚上睡觉,它也睡在自己床上。
  胡烨想到这里,也就释然了,觉得这只名狗是“罪有应得”。
  参观结束了,官员太太们很受启发,纷纷表示,应该多组织人来这里参观学习。
  还有人说:“这种体验方式让人颇有感触。回家一定要和我家那口子说说。”
  大家正说得热闹,忽然,那只喜欢凑热闹的“警犬”摆脱了工作人员,直溜溜跑过来,发出警车响动一样的叫声:“威——武——威——武——威——武——”
  参观团里有人听了,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。参观团离开前,还有一项重要活动,那就是题词,算是留念。
  有位太太想了很久,写下了一行字:生动活泼,意义深远。
特殊教育基地
特殊教育基地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