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始丛林音乐会

拉齐奥是一位歌剧明星,他应邀来到巴西演出。演出的几周内,他到处受到热情款待。旅程就要结束的前两天,有人敲响了拉齐奥住的酒店房间的门。
  拉齐奥打开门,门外是一个身材矮小、穿着深蓝色西装的男人,他露出礼貌的微笑,说:“是拉齐奥先生吗?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保罗,是玛瑙斯剧院的经理,我们想邀请您过来开六场音乐会,并将支付十万美元作为报酬。”
  十万美元,这个出价可不赖!经理还承诺,如果拉齐奥愿意过来,立刻就可以得到五万美元的定金。
  如此优厚的条件,叫拉齐奥怎能拒绝呢?不过,最后经理郑重道:“拉齐奥先生,我们的合同有一个小小的前提,那就是无论发生了什么,您都不能提出问题!”
  拉齐奥脱口道:“但是为什么呢?”
  经理摇摇头:“不可以提问,拉齐奥先生,无论如何都不可以。”
  两天之后,拉齐奥准时到达了机场的出发大厅。几小时后,飞机降落在了玛瑙斯,这座城市位于亚马逊丛林腹地,被称为“森林之城”。拉齐奥稍事休息后,便前往歌剧院,眼前的景象却让他大吃一惊——这座殖民时期遗留下来的建筑早已破旧不堪,废弃多时。
  拉齐奥满心疑惑地回到宾馆,这时,经理终于出现了。拉齐奥冲向他,一把揪住他的衣领:“你听好了,刚刚我看到歌剧院了,一片废墟,纯粹是一片废墟!”
  经理看起来有点不安,他解释说:“您说得对,我之前没有跟您说出全部的事实。您的音乐会不在歌剧院举行,除此以外,要举行的也不是当初我跟您说的六场音乐会,而是一场音乐会。”
  拉齐奥一头雾水:十万美元只办一场音乐会?这真是前所未闻,而音乐会不在歌剧院办,又能在哪儿办呢?
  经理安抚道:“拉齐奥先生,到时您只需要唱歌就行了,其余的什么都不用担心。”接着他拿出一本支票,开出剩下的一半报酬五万美元,并约定第二天晚上八点过来接拉齐奥。
  第二天晚上八点,经理如期而至。车子在颠簸的路上一路前行,渐渐驶入了丛林深处,拉齐奥坐在车上,觉得世界上再不会有其他地方像这里一样昏暗、沉寂了。他心里越来越后悔:为了十万美元来进行这样的冒险,简直蠢到家了,他怀疑自己很可能被绑架了,这是个阴谋!
  就在他的心提到嗓子眼的时候,车子停住了。经理友好地微笑着说:“就是这里了。”

  拉齐奥下车后惊讶地发现,在原始丛林深处,搭建着一座崭新的歌剧院。他走到舞台上,伴奏已经坐在钢琴前了,他就要在这里一展歌喉。
  拉齐奥登台时通常会有掌声,但这里只有寂静。拉齐奥往台下看去,奇怪的是,台下观众人数并不少——起码得有几百号人。问题是,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呢?为什么他们要在原始丛林里听他唱歌呢?还有,为什么他们不鼓掌,这些……这些难道是不愿被人认出来的鬼魂?
  钢琴伴奏开始弹奏《塞维利亚理发师》的选段。拉齐奥抛开杂念,唱了起来。他有些胆怯,有些迟疑,第一段演唱结束,同样没有掌声,没有任何声音。拉齐奥拿出手帕,擦了擦汗,他感觉就好像是在评委或者是老师面前唱歌一样。虽然没有掌声,但有一点拉齐奥可以肯定:这些幽灵一样的观众在认真听他唱,并且很敬重他。
  渐渐地,他的恐惧消失了,他能感觉到,自己和这些沉默的观众的交流非常密切。此时他只有一个念头——一定要做到最好。又过了一小时,幕布静静地降下,演出结束了。经理冲向拉齐奥,看得出,这个小个子男人深受感动,他久久地握着拉齐奥的手,连声说:“谢谢,先生!谢谢,您表现得好极了,谢谢!”拉齐奥这时候也没有提出问题,他已经被这一天发生的离奇事情弄得精疲力竭了。
  许久之后,拉齐奥才得知了这个让人难以置信的真相。当他向一个巴西的医生朋友讲述他的奇遇时,朋友呆住了,嗫嚅道:“也就是说,这是真的。”这位医生继续讲述道:“我听说,离玛瑙斯大约20公里远有一个村庄,谁都不能进入,那里叫麻风村。是的,我的朋友,您为一群麻风病人开了一场音乐会。”
  拉齐奥久久地抱着头,思索着:“但是为什么,为什么会是这样呢?那个经理是假冒的,那他为什么给了十万美元呢?”
  朋友答道:“看来,这个假冒的经理应该是一个真正的亿万富翁,也许是一个慈善家……谁知道呢,也许观众里有一个对他来说十分珍贵的相识。”
原始丛林音乐会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