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枚小铜钿

秦家村有个老头叫蒋福林,好几年前的一天,他家后门口的河滩边来了只卖甘蔗的小船,蒋福林便上前去买甘蔗,几句交谈后蒋福林得知,眼前这位卖甘蔗的老头竟然是自己的老乡,老家离此地有百里之远。更有趣的是两个老头同名,都叫福林,只不过一个姓蒋一个姓蔡。
  到了傍晚,天公不作美,又是刮风又是下雨,蒋福林一想,卖甘蔗的蔡福林在小木船上过夜有危险,便热情邀请他到家里寄宿。蔡福林非常感激,于是二人由同乡成了好朋友。
  从此以后,蔡福林每年冬春两季必定摇船来秦家村卖甘蔗,白天在村口卖,晚上寄宿在蒋福林家。

  去年春天,蔡福林像往常一样再次来到秦家村,买卖顺利,一船甘蔗不到三天全部卖光,他便来和蒋福林道别说:“蒋师傅啊!我今晚吃过饭后,趁涨潮前要回去,到时就不跟你打招呼了。”蒋福林听后忙回答说:“好的!老蔡路上小心,下半年再见。”
  可不一会儿,蔡福林又回来了,手里还拎着几斤大米和一个热水瓶。蒋福林见了奇怪地问:“老蔡,你拿着这么多米做啥?”蔡福林苦笑着说:“蒋师傅,不瞒你说,刚才回到船里洗锅烧饭,可在洗锅时一不小心手一滑,铁锅沉到河里去了。没办法,只好再借用你的灶头多烧点饭,准备路上吃!”
  蒋福林一听便说:“这怎么行呢?你回去有三天路程,你也是上了年纪的人,连吃几天冷饭,会生病的!我看这样吧,我家有只铁锅,空着没用,你拿去路上好烧水煮饭。”蔡福林听了,说:“蒋师傅,可我借了回去,要到下半年才能来还……”“嗨——老蔡,一只旧铁锅,说什么‘借’呀‘还’呀,你尽管宽心拿去路上用。”蔡福林也就不再推辞了,谢过后,拿着铁锅回去了。
  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又到了下半年甘蔗上市季节,可蒋福林迟迟不见蔡福林前来卖甘蔗。等到第二年春天,眼看又是甘蔗上市季节,仍不见蔡福林的到来。
  这天,蒋福林像往常一样,在堂屋边听收音机边喝茶。突然“滴滴”一声,一辆出租车在他家门前停了下来,从车上下来位中年妇女走到他面前开口问:“大伯,有位蒋福林师傅是住在这里吗?”
  蒋福林一听眼前这位陌生妇女是来找自己的,觉得有些奇怪,就反问说:“同志!你找他有什么事啊?”那中年妇女回答说:“我是从浙江来的,找他是替我爸爸还东西的。”
  蒋福林一听,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便又问:“那你爸爸是谁呀?”中年妇女说:“我爸爸叫蔡福林,我是他的女儿,名叫蔡引仙。”
  听她这么一说,蒋福林才恍然大悟,连忙说:“唷,原来你是老蔡的女儿,我就是蒋福林呀!来来来,快屋里坐,屋里坐。”他把蔡引仙迎进屋后,边倒茶边问,“闺女啊,你爸爸今年怎么没来卖甘蔗?近来他身体好吗?”蔡引仙立马眼睛一红,眼泪“刷”地流了下来,她哽咽着说:“大伯,我爸爸他走了!”
  接着,蔡引仙就把蔡福林去年在地里收甘蔗时不小心摔了一跤,回家后卧床不起,上个月去世的经过说了一遍。她抹了抹眼泪,对蒋福林说:“大伯,我爸临走前再三叮嘱我,说他去年回家时向您借了一只铁锅,让我务必要来归还!”
  蒋福林听罢,叹了口气说:“这老蔡也真是,一只旧锅不值钱,可他怎么老记在心里!闺女,你也真像你爸爸,为了这只旧锅,竟要花掉几百元车钱……”
  蔡引仙听了忙说:“大伯,话不能这么讲,借东西要还这是天经地义的事。您老也知道,我们那里的乡俗:老辈欠人家的,小辈一定要替他还。只有这样,活着的人安心,逝去的人也放心!大伯,我还想问一句,我爸爸除了借您一只铁锅以外,还有没有借过其他东西?”
  蒋福林听了马上肯定地回答:“没有,没有!”蔡引仙听后放心地站了起来,摸出二十元钱,放到蒋福林面前,说:“大伯,我爸爸借的铁锅今天乘车不方便带来,现在只能折价还铜钿给您了。”

  蔡引仙说的“铜钿”是浙江方言“钱”的意思,可蔡福林听到“铜钿”二字猛地想起一件事来,他马上站起来对蔡引仙说:“闺女啊,你要是不讲铜钿我倒忘了,去年你爸爸回家后,我在收拾他睡过的床铺时,发现你爸爸在我家遗忘了一把钥匙。”
  蔡引仙一听,笑了笑说:“大伯,这钥匙不要了,我家重新装修过了,这旧钥匙没用了。”
  蒋福林忙解释说:“不,那钥匙上还用红线系着一个小铜钿呢。”
  蔡引仙听后说:“那小铜钱是我爸爸上山干活时捡到的。他怕单个钥匙放在衣袋容易丢,才系上去的。”
  蒋福林郑重地说:“闺女啊,你不知道,你爸爸系在钥匙上的那枚铜钿可是一枚古币。前些日子我家收藏古玩的邻居阿三看到这枚小铜钿,非要出三百元钱跟我买,我不答应,因为这是你爸的。现在你爸爸不在了,那我就把它交给你。”说完起身到房间里去拿。
  蒋福林再出来时,手里只拿着光秃秃的钥匙。只见他拉长脸仰头就朝楼上喊道:“阿东,阿东!你给我下来!”随着应声,从楼上下来一位青年,蒋福林将钥匙往桌子上一扔,问:“蔡伯伯钥匙上的铜钿哪里去了?”
  阿东一听,脸“刷”的一下红了,支支吾吾地说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!”
  蒋福林眼睛一瞪,怒吼:“不知道?铜钿自己生脚跑了?这钥匙一直放在我床头柜里,只有你知道,不是你拿的还有谁?”在蒋福林厉声逼问下,阿东只得承认是他拿的,并已卖给了阿三。
  蒋福林听了,气得脸色发青:“小鬼!别人家的东西你也敢卖!”
  阿东吞吞吐吐解释说:“我想,蔡伯伯本来每年都来卖甘蔗的,自从去年回去后到现在这么长时间不来,一定是他上了年纪,家里人不让他再出来卖甘蔗了,估计他是不会来取的!我家又不收藏古玩,阿三又盯着要买,就……”
  “放屁!”蒋福林打断阿东的话,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往外拖,并大声说,“走!跟老子去把铜钿赎回来!”
  邻居阿三看到蒋福林拉着儿子气势汹汹上门来,心里猜到几分,只好把小铜钿拿出来,不过他对蒋福林说:“蒋伯伯,铜钿您可以赎回去,但我们这一行有规矩,收进来的东西,跟赎出去的东西价钱不一样……”
  “加多少?”蒋福林问。阿三说加一百。
  “一百就一百。”蒋福林摸出四百元钞票往桌子上一扔,抓起铜钿就走。
  回到家里,他郑重地把小铜钿重新系到钥匙上,双手交给蔡引仙说:“闺女啊,这是你爸爸的遗物,现在我交还给你,请收好。”同时向她道歉,“对不起!是我教子不严,让你见笑了。”
  蔡引仙忙说:“大伯,您言重了,应该是我感谢您才对,您保住我爸爸的这枚古币,我一定将它保管好!”说完,深深地向蒋福林鞠了躬,然后道别说,“大伯,时间不早了,我要回去了,出租车还等着呢,再见!”
  送走了蔡引仙,蒋福林又将阿东臭骂了一顿,然后语重心长地说:“儿子啊,今天爸对你发这么大的火,不是心疼一百元钱,是希望你能记住这个教训,人家的东西就是人家的!任何时候都不能起贪心。你看蔡伯伯,借了一只旧铁锅,到死不忘要还;她女儿为了替父亲还几块钱的东西,宁可花几百元车钱也要来还。这就是做人的诚信!”
一枚小铜钿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