费尽心机赔到底

一张离奇失踪的欠条,一个失手摔碎的花瓶,看似两桩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儿,却有一个共同之处:它们都值200万元。为了得到200万元,众人都费尽了心机……
  1.又偷又抢一小贼
  沈彤有个不着调的哥哥沈春林,满脑子歪门斜道,偏偏又眼高手低,尽干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事。
  两年前父亲去世,给他们兄妹俩各自留了几百万遗产。沈彤投资开了家饭店,起早贪黑、兢兢业业;沈春林则用这笔钱开了家古董店。两年后,沈彤凭着自己的努力,财富翻了个番;沈春林却用假玩意儿骗人,把店折腾得快倒闭了。

  沈春林急得团团转,想找朋友周转一下,直到这时他才发现,这些年来他不干好事,把仅有的几个朋友全得罪光了。这种时候,沈春林只能厚着脸皮,去找最亲的妹妹沈彤求助了。不过两人之间的矛盾可不浅,想当年父亲去世时,沈春林曾想借长子之利,吞掉妹妹应得的那份遗产,结果却被妹妹告上了法庭。兄妹俩打过官司之后,两个人现在基本不说话,更别提借钱这种敏感的事儿了。

  果不其然,他给妹妹打去电话,刚说想借五百万,沈彤二话不说挂了电话。沈春林再拨过去,说:“小彤,我是咱沈家唯一的男人,咱爸一直惦记着把沈家千秋万代传下去呢,你真忍心看我破产流落街头?”
  沈彤沉默了半天,说:“五百万没有,当我开银行呢?两百万足够你盘活生意了。不过我丑话说前头,这钱你得按银行贷款付我利息。”沈春林喜出望外,只要两百万到手,利息算得了什么?他求沈彤把钱送来,沈彤大怒道:“肯把钱借给你就不错了,还得我给你送去?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吧!”
  沈春林解释道:“小彤,怪我没把话说清楚,有个客户约好一会儿来取货,我实在是走不开。小彤求你了,辛苦你跑一趟吧!”
  畢竟是自己亲哥,沈彤不由得心软了,她把两百万转进一张银行卡里,送到店里给沈春林,说:“本来我不应该借钱给你,但你打着爸的旗号,不借你钱,好像我不给咱爸面子似的。打个欠条吧,利息和还款日期都写写清楚。”
  沈春林忙不迭地答应道:“应该的,欠条我早就写好了。”沈春林赶紧拿出欠条给妹妹,说:“看一下,有没有问题?”
  本以为写欠条的事得费些口舌,没想到沈春林如此痛快,沈彤不禁有些意外。她拿着欠条正细看的工夫,门外走进一个人来,沈春林眼睛一亮,赔着笑、躬着腰迎了上去:“张老板终于来了,我一直恭候大驾呢,请坐请坐!”
  张老板说道:“我就不坐了。两百万元我带来了,瓶子呢?”
  沈彤一听是两百万的大买卖,心里一“咯噔”:这张老板,不会被哥哥用假货骗了吧?
  沈彤可以在心里这么想,但绝不能把话说出来,毕竟她是沈春林的亲妹妹,况且没凭没据,不可能不负责任地乱说。沈彤匆匆看完欠条,见没什么问题,就跟沈春林打了个招呼,赶紧离开了。这时候正是盛夏时节的中午,天热难耐,大家都猫在屋里,街上没几个人。沈彤好好地走着路,迎面一个戴着墨镜的小伙子一边回头张望,一边急匆匆地走过来,一个不留神,撞在沈彤身上。
  沈彤警惕地护住包,说:“这么宽的道儿你都能撞我,有啥想法吧?别以为姑奶奶我是好惹的。”
  小伙子闻言大惊,心说这姑奶奶一语中的,今天的活儿可难干了。小伙子姓尤,是个贼。因为他“干活”一直小心谨慎、滑不溜手,在道上得了外号叫“油球球”。油球球刚才出手极快,但沈彤第一反应就护住了包,油球球竟然没能得手。见沈彤防贼的样子,油球球知道暂时没法得手,只能装作急着赶路的样子,匆匆道了歉离开。
  走了几步,油球球回头一看,沈彤像刚才一样,继续不紧不慢地往前走着。油球球蹑手蹑脚地跟上沈彤,刚伸出手,沈彤猛然转过头来。原来,沈彤从地上的影子发现了他在接近自己。油球球气急败坏,眼见偷窃不成,立即改偷为抢,一把攥住包往回就扯。
  油球球本以为他一个大男人,对付一个娇弱女子必然手到擒来,可他却不知道,沈彤是个空手道爱好者,标准女汉子。女汉子也不跟他争抢,手一松,任由他将包抢走,却一掌劈在他的肩上。油球球只觉得肩膀剧痛,禁不住一个踉跄,这时沈彤的飞脚又到,他身子一仰,四仰八叉摔在地上,只觉得后脑一阵剧痛,伸手一摸,一手的血,后脑竟摔开了一个大口子。
  “瞎了你的狗眼,谁你都敢抢?”沈彤大获全胜,意犹未尽,“不服的话起来,让你见识见识姑奶奶的空手道。”
  油球球感受着后脑的疼痛,意识到女汉子不可力敌,眼珠一转有了主意,爬起身来说:“刚才一时大意,不算数,不过说好了,你俩只能一个人上。”
  沈彤一愣:“我俩?”
  油球球一指她身后:“你朋友可不能插手,要不就太不公平了。”
  沈彤没想到油球球会使诈,不由得转头望去,却见身后空荡荡的根本没人,这才知道上了大当。她急忙转过头来,只见油球球早捡了包,落荒而逃。
  沈彤大怒,甩开双腿一阵风般追了上去。
  2.翻脸哥哥坑小妹
  这个时候,必须先回到古董店里,讲一讲张老板和沈春林的事。这次张老板要来买的,是沈春林的镇店之宝“清代乾隆龙纹青花瓶”。沈春林折腾了几年,也就这件“镇店之宝”是真货,再说,张老板是个行家,如果是赝品,根本入不了他老人家的法眼。张老板再三确认瓶子没问题之后,当场付了两百万元。沈春林将瓶子精心包装好,张老板抱着装花瓶的箱子,小心翼翼地往街对面的停车位走去。
  说话间张老板正走到街中间,恰在此时,抢了包的油球球亡命之徒一般冲了过来。张老板急忙躲开,没想到油球球想让他挡住身后追兵,经过他身边时,顺手往后推了他一下。张老板吃这一推,身子顿时失去平衡,捧着箱子摇晃欲倒。紧追不舍的沈彤此时也冲到了近前,她避开张老板,绕了个弯继续穷追不舍。而张老板拼尽了全力也没能让自己站稳,大叫一声倒了下去,箱子重重地摔在地上,传来了清脆的碎裂声。
  张老板爬起来手忙脚乱地打开箱子,只见瓶子已经四分五裂,他闷哼一声,捂着胸口趴在箱子上,口吐白沫不省人事……
  沈彤当然不知道身后发生的事情,凭着每天跑步练就的好脚力,瞄着油球球紧追不舍。两人一前一后、一追一逃,穿长街拐胡同,直把油球球累得汗如浆出,最后实在跑不动了,弯着腰喘着粗气叫道:“大姐,我服了,我把包还你,求你别追了行不?”
  没想到沈彤不肯善罢甘休,骂道:“你以为把包还掉就没事了?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?送你进局子呆几天吧!”
  说完,沈彤就扑了上去。没想到油球球早有防备,躲闪之际扬手将包甩向了大街,然后才再次亡命奔逃。沈彤不由得犹豫了一下,她的钱包、手机、证件什么的都在包里,还有刚才的那张欠条,无论如何丢不得。没奈何,她只好舍了油球球,跑过去捡回自己的包。
  刚才这长街追逐,沈彤真是累坏了,她找了个长椅坐下休息了一会儿,拉开包的拉链伸手一摸,整个人一下子呆住了,随后她把整只包翻了个底朝天,包里其他东西一样不少,唯独那张欠条不见了。
  沈彤的一颗心沉了下去,以她哥哥沈春林的德性,就算欠条在手,想要钱恐怕都要费些周折,更别说没有欠条了。她赶紧打了个车来到古董店,沈春林正哼着小曲自娱自乐,见了她问道:“刚才你追的是什么人?追上了没有?”
  沈彤没好气地说:“小偷,把我的欠条偷跑了。”
  沈春林看了一眼妹妹手上的包,问:“你的欠条不是放包里了吗?包还在,欠条没了?”
  沈彤点了点头,说:“所以我过来找你,你得再给我打张欠条。”
  “再给你打张欠条?”沈春林失声道,“小彤,你以为欠条是儿戏?我再给你打张欠条,到时候前一张找回来了,你拿两张欠条找我要四百万,我给还是不给?”
  沈彤柳眉倒竖:“拿两张欠条找你要四百万?亏你想得出来。也就你能做出这种事来,我沈彤就不是那种人。”
  沈春林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,說:“你是不是那种人我不管,反正我不可能再给你打新欠条。我已经够烦了,你就别给我添乱了——你刚才把人家价值两百万的瓶子弄碎了,你知道吗?”
  沈彤一惊,当她听说经过后,冷笑着说:“少吓唬我,我连碰都没碰他,瓶子碎了跟我没关系。我就想问你,欠条你打还是不打?”
  沈春林笑眯眯地说:“对不起了妹妹,这事儿,哥哥真帮不了你。”
  沈彤简直气疯了,一咬牙一跺脚,喝道:“以后有事儿别找我,打死我都不会再帮你了。”
  目送沈彤气呼呼地出了店门,沈春林得意地笑了。这时,一个人急匆匆地闯了进来。沈春林赶紧收敛笑容迎了上去:“没事了张老板?刚去的医院,这么会儿就出来了?心脏的事儿可大意不得啊!”
  3.朋友圈里起涟漪
  来人正是张老板,刚才他心脏病犯了,沈春林拜托邻居开车将他送到了医院,他倒是没什么大事儿,苏醒后迫不及待地赶回来,问:“我那瓶子碎片呢?”
  沈春林坦然道:“都摔得粉碎了,毫无价值了,我给扔垃圾箱了。”
  张老板赶紧跑到门外的垃圾箱,可垃圾箱空空如也,原来已经有垃圾车收走了垃圾,估计现在已经倒在市外的垃圾场里了。
  张老板终于忍不住发作了,说:“沈老板,你第一时间扔掉碎片,垃圾车第一时间收走垃圾,怎么都这么巧?是不是你怕我找到碎片?你卖给我的瓶子不会是假的吧?”
  沈春林恼了:“张老板,你是行家,瓶子的真假你不是亲手鉴定过吗?你说话得负责任,不能无端诋毁我的名声!”
  “不提你名声还好点儿,要提你名声我就更不放心了。”张老板气昏了头,真是有什么说什么,“要不是我确定这个瓶子百分之百是真品,谁敢买你的货?”
  两人正说得火起,却见沈彤大步流星地冲了过来,指着沈春林的鼻子喝道:“沈春林,那个抢包的小贼,是不是你雇的?”
  沈春林叫起撞天屈来:“你怎么能这样冤枉我,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我妹妹,我能干那种缺德事儿?”
  沈彤双目喷火,刚才她离开之后,越想越不对劲,这小偷出现得太巧了,千辛万苦抢了包,可是连里面的钱包都没拿,却偏偏只拿走了欠条,他怎么知道那是最有价值的东西?再联想到自家哥哥的反常行为,她终于意识到,自己中了哥哥的圈套。沈彤咬牙切齿地问:“我是你的亲妹妹呀,你这么干还有一点良心吗?”
  沈春林脸色一变:“你说话要负责任,有证据吗?”
  “我没有证据,不过从今天起你不是我哥,我也不是你妹。”沈彤冷冷地说,“这两百万,就当买断我们的关系了。”
  沈彤转身要走,张老板却拦住了她,说:“我正要找你呢,刚才因为你追那个人,害我古董瓶子都摔碎了,你是不是也得负点责任?”
  沈彤大怒,喝道:“我抓的是小偷,撞你的也是小偷,你那瓶子碎不碎的,跟我有关系吗?”
  见两人吵了起来,沈春林赶紧趁机悄悄溜走了。张老板正是火大的时候,哪肯就此罢休?他反唇相讥道:“你要不追小偷,他能撞碎我瓶子?那可是两百万呐……”
  说到这里,张老板悲从中来,忍不住哽咽出声。他这一哭,沈彤倒是不好意思了,毕竟张老板受了无妄之灾,她再雪上加霜就太没人性了,于是收起火气,耐着性子解释,说她哥哥也刚赖了她两百万。这一来,两人同仇敌忾,一起细细地分析这件事情,如果能抓到小偷,那小偷真是沈春林雇的,那两百万的欠条能追回,摔碎的古董瓶子也有人赔了。
  沈彤算算时间,她发现欠条丢失后第一时间打车返回了古董店,这短短的时间里,小偷十有八九还没将欠条送还沈春林,如果她守株待兔监视沈春林,或许能在小偷交还欠条时趁机抓住他。
  张老板也觉得这个法子可行,于是两人躲在张老板的车里,一边监视古董店,一边聊天。沈彤突然想到,小偷夺包时,她注意到小偷小指特别长,几乎和无名指一般长,和正常人不太一样。有了这个特征,想必找到他不会很难吧?沈彤把小偷的大致相貌描述发在朋友圈里,并说明情况,悬赏五万元捉贼。当然,因为担心欠条的事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所以对欠条只字未提,而是以摔碎古董、寻求赔偿的名义。一直到日落西山,也没发现那小贼的踪影,两人都开始怀疑,是不是真的冤枉了沈春林?但是五万元重酬的悬赏,却引得无数人跃跃欲试,这则消息非常迅速地在朋友圈中扩散开来。
  现在该说说油球球了,其实现在的油球球,早已经脱贫入富。不久前,油球球舅舅死了,无儿无女的舅舅给他留了一套价值百万的房子,还有几十万现金和股票。油球球决心金盆洗手,他把房子翻修了一遍,然后全力以赴为房子找女主人。没奈何,偷惯了的人手欠,有一天对沈春林下手时,刚摸出钱包却打了个喷嚏,被沈春林当场捉住。
  油球球苦苦哀求,沈春林让他写了认罪书,放了他一马。几天后,沈春林让他从沈彤那里把欠条弄回来,并说事成之后,不但把认罪书还他,还会另付五万元酬金。
  油球球本以为从一个女人手里或偷或抢,都是一件容易事,可没想到被一个弱女子踹了个跟头,跌破了头。好不容易逃走了,油球球先去医院处理了伤情,然后给沈春林打电话说五万元酬金不够,还得加上医药费、误工费和精神损失费,共计三十万元。
  沈春林怒了,威胁说别忘了认罪书的事。油球球说:“为了你这点破事,老子挨了顿打,脑袋都破了,要你三十万算多吗?你少拿认罪书说事,一个偷窃未遂能判我几天?欠条不想要你直说,我巴不得找别人卖个高价。”
  沈春林怎么肯出三十万?于是他指责油球球不守信用。油球球知道沈春林肯定不敢报警,就想好好吊吊他的胃口,当即关了手机。不过,手里这张两百万的欠条他还有用,虽说自己戴了大墨镜,街上又没几个人,不太可能被人识破身份,但小心谨慎总不会错。油球球留了个心眼没回家,找了家偏僻的旅店住了下来。
  4.天上掉下桃花运
  一直到日落西山,油球球才打开手机,刚开机就看到有个叫“小曼”的女网友加了他微信好友。看了对方头像,竟然是个艳丽的美女。油球球心里乐开了花,看来,刚装修好的房子要有女主人了。
  接下去的几天,油球球天天和小曼聊得不亦乐乎,暧昧不已。
  这天,小曼说自己空虚寂寞冷,约油球球出來见面,蹦迪狂欢,他赶紧答应下来。
  在赶去迪厅的路上,油球球又接到了沈春林的电话,沈春林说:“兄弟,你都急死我了,关机干啥?谈不拢咱可以慢慢谈嘛!”
  其实油球球也知道,一下子把酬金涨到三十万,沈春林肯定不会答应,他只是想狮子大开口,给沈春林一个还价的空间。两人谈来谈去,最后定下来二十万成交。沈春林说怕夜长梦多,要尽快交易,于是两人约好在迪厅东门见面。
  油球球左等右等,却迟迟不见沈春林踪影,等在西门的小曼有点不耐烦了,问他在哪儿,怀疑油球球故意放鸽子。油球球无法分身二用,于是让小曼来东门找他。
  油球球又打沈春林的电话,没想到沈春林着急地说:“我被人跟踪了,好像是我妹妹,我得先甩开他们再过去。你再等我一会儿。”
  油球球倒不怕沈春林搞鬼,于是拿了手机摆弄,突然,他看到微信群里有一条转发的消息,说有个小偷撞碎了价值两百万的古董瓶子,失主正悬赏五万元寻找小偷,而且信息里把小偷的特征描写得很清楚。
  油球球吓了一跳,当时他为了阻挡追兵,想也没想地推了张老板一把,他哪里知道张老板捧着的箱子里,居然也装了两百万?那两百万转眼就打了水漂,人家能饶了他才怪!这消息都已经转到他这里了,指不定有多少人正为了赚赏金在四处找他呢!
  油球球心里一“咯噔”,抬眼望去只觉得来往行人,好像都对他不怀好意。油球球决定赶紧离开这里。可就在这时,一辆面包车疾驰过来,停在他面前,一个漂亮女人跳下车来,笑着招呼道:“嗨,你好,我就是你在等的‘小曼’。”
  油球球感到一阵春心荡漾,正要上前,却见车里又下来三条大汉,一个个虎背熊腰、凶神恶煞,最前面那个人他认识,正是江湖上以心狠手辣著称的混混,大愣。
  大愣上前一把揽住油球球的肩膀,狞笑着说:“小子,抢人家包,撞碎古董瓶子的事,是你干的吧?”
  油球球害怕极了,哆哆嗦嗦地说:“不是我,不是我干的。”
  “还不承认?微信群里写得清清楚楚,小手指和无名指一般长,不是你是谁?”大愣扳转油球球的身子对着“小曼”说道,“为了找你,我让我女朋友加你好友,每天陪你聊天。我费了这么大心思,你还不说实话,你是看我大愣好欺负?”
  油球球这才知道,天上掉下来的根本不是桃花运,而是桃花劫。这时候后悔已经来不及了,他无奈之下把脖子一梗:“是我撞碎了古董瓶子。大愣哥,您是为了五万赏金来的吧?这五万块,我出了。”
  大愣“哈哈”大笑,说:“区区五万块,你觉得我会放在眼里吗?实话告诉你,我要的是二十万,如果你不肯出这笔钱,我就把你交给瓶子主人,到时候他们不逼你卖肾还钱才怪!”
  油球球暗自庆幸,幸好自己低调,对得了舅舅遗产的事守口如瓶,否则大愣绝不会只问他要二十万。不过,二十万,他也舍不得出啊!油球球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地,声泪俱下地说:“大愣哥,我都快穷死了,哪有钱?求你放过我吧!”
  大愣抬腿踹翻油球球,正待说话,一个人喝道: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光天化日之下欺负人,还有没有王法了?赶紧放了他,不然我可报110了。”
  油球球以为来了救星,抬头一看,发现眼前之人却是沈春林。
  沈春林开着车在街上兜了好几个圈子,总算甩掉了尾巴,火速赶到这里,结果看见油球球被几个混混团团围住,才知道局势不妙。这种情况下,想从油球球手中取回欠条,简直是痴人说梦,唯一的办法是救出油球球才有机会。所以他果断地站了出来,想借着110的威势吓退几人。
  大愣不由得愣了一下,然后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见义勇为?欢迎,快报警吧,不过报警之前,我建议你征求一下他的意见,说不定他宁可被我打,也不敢让你报警。”
  油球球连连点头:“对对对,不报警。他要二十万,沈哥你快把钱给他,让他放了我。”这时,已经有人发现了这儿的异样,并且上来围观。沈春林心里那个急啊,那张欠条就是一个定时炸弹,必须赶紧解决。他一咬牙,把装钱的袋子递过去,说:“这里正好是二十万,快拿走!”
  大愣打开袋子看了看,露出惊讶之色,问沈春林:“你替他还?”
  沈春林点了点头。大愣再问:“你们什么关系?”
  沈春林突然有种被狼盯上了的感觉,不过现在改口已经来不及了,只能硬着头皮说是朋友。大愣笑了笑,说:“为朋友能眼都不眨拿二十万?了不起,我也想交你这个朋友。来,我们上车谈谈。”
  5.不挨半砖挨整砖
  上车后,大愣不理沈春林,自顾自地对油球球说:“今天这事蹊跷,油球球你跟我说实话,敢撒一句谎,这二十万我宁可不要了,也要把你交到警察手里。”
  油球球汗如雨下,说了的话,他一分钱酬金都别想拿到,可他也不想坐牢。他犹犹豫豫、吞吞吐吐,大愣命人搜身,很快翻出了那张欠条。大愣大笑,问欠条是什么意思。
  油球球后悔死了,刚才没说实话,现在再不说,大愣不扒他皮才怪,于是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。大愣两眼放光,问沈春林:“在油球球手里,这张欠条值二十万,但他是一个人,我们是四个人,还有个美女,你是不是该出一百万,把欠条赎回去?”
  沈春林暗自盘算,如果给大愣一百万,自己还能落下一百万,但凭什么要便宜大愣?他把心一横,说:“就算没有欠条,我妹妹也不会轻易饶了我,你狮子大开口,我还不如重新给我妹妹打一张欠条,至少钱不会落在外人手里。”
  大愣心里清楚,这张欠条在别人手里,就是一张废纸,只有交给沈彤才值大价钱。听沈春林和油球球的话里话外,沈彤是个重情义的人,重情义的人不好对付,极有可能宁可破财也不会向他妥协。大愣决定速战速决、见好就收,一番讨价还价后,同意沈春林用五十万收回欠条。
  收到银行转账的大愣心情不错,关键是他一直以为,在油球球身上榨不出什么油水,于是把欠条还给沈春林,让他和油球球滚蛋。
  沈春林把欠条撕得粉碎,和油球球灰溜溜地下了车。目送得意的大愣驾车扬长而去,油球球摸摸头上的纱布,觍着脸说:“沈哥,我也不容易,你多少赏我几个钱呗。”
  沈春林恨死油球球了,大喝一声:“滚!”
  油球球落荒而逃,可没走多远,一辆车停在他身边,两个人跳下车包抄过去,油球球发觉不妙,已经被夹在中间逃脱不得。这两人正是张老板和沈彤。
  刚才,沈彤和张老板暗中跟着沈春林,却被沈春林绕了几个圈子甩掉了。两人猜测沈春林很有可能去见小偷,无论如何也不肯错过挽回损失的好机会。张老板发动关系查了路上的监控,结果找到了迪厅附近。正转悠呢,却看见了油球球。
  欠条已经撕了,承认欠条的事就是找不自在,油球球一口咬定没见过什么欠条。张老板又让油球球赔两百万元的瓶子钱,油球球当然哭穷。于是,沈彤和张老板准备将油球球扭送到派出所。
  这下,油球球慌了,抢劫判刑虽然闹心,但相比之下,那两百万的赔偿才可怕,要知道,现在他不是窮人,还有套上百万的房子在他名下,很容易被查出来,到时候被判顶账抵钱,他哭都来不及。油球球大叫:“等等,我要是被判刑,两百万这辈子你们都不用指望了。只要你们放过我,我找人帮我赔行吗?”
  张老板一听此言,精神大振。沈彤本来就对找回欠条没抱希望,她说如果能讨回张老板出的钱,欠条的事她可以不追究,放了油球球也没关系。
  油球球带着两人来到古董店,张老板恍然大悟道:“明白了,沈春林雇你偷欠条,所以他得为你损坏的古董买单,是这个意思吧?”
  “哪有的事?”油球球当然不能承认,“我们是臭味相投的好朋友,朋友有难,他能看着不管?”
  沈春林当然不会管这事,他连亲妹妹的钱都坑,怎么可能替一个小偷还钱?他根本不承认自己认识油球球。油球球说道:“沈老板,我油球球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,让你帮忙还瓶子钱,其实我是给你一个机会,别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
  沈春林嗤之以鼻:“你一个小贼有什么资格给我机会?把你的罚酒端出来,看你沈爷我喝吗?”
  “你翻脸不认人,见死不救是吧?”油球球大怒,说,“那就别怪我不讲义气了。你利用我偷你钱包时的失手,逼我写认罪书,然后又要挟我偷欠条,这事你不打算承认是吗?”
  沈春林骂道:“我都不认识你,写什么认罪书,偷什么欠条?别在这儿胡说八道,给我滚蛋!”
  沈春林推搡油球球,张老板上前阻拦。趁此机会,油球球掏出手机,调出视频开始播放,竟然是沈春林指使油球球偷欠条的现场录像。录像中,只听沈春林说道:“你把欠条偷来给我,我把你的认罪书还给你,再给你五万酬金,以后咱俩谁也不认识谁,没问题吧?”油球球说:“没问题,不过你连妹妹的钱都坑,是不是有点太损了?”
  张老板看到录像大喜过望,上前一把揪住沈春林的衣领,骂道:“原来这家伙真是你雇的,证据确凿,快把两百万瓶子钱赔我!”
  沈春林冷汗涔涔而下,一时间无言以对。张老板却笑着说:“现在不只是两百万的瓶子钱了,欠条的事你也得给你妹妹一个交代。呵呵,半砖不挨挨整砖,沈老板你真是太有智商了。”
  6.别把人家当傻子
  沈彤叹了口气,问油球球:“你怎么录了这东西?你早就想要算计他了是吗?”
  油球球叫屈:“我才没有那么卑鄙。我只是想着他这人太阴险,一个天天拿假货骗人的家伙,说什么你敢信吗?万一我偷完欠条,认罪书他不还我怎么办?再逼我干其他坏事怎么办?我只是想留个防身的东西,刚才他要说帮我把瓶子钱还了,这视频我根本不会拿出来。”
  沈春林一屁股跌坐在地,冷汗如泉涌。沈彤叹了口气,说:“我的亲哥呀,让你整天算计人,这下栽了吧?本来这两百万我都打算不要了,可是这么确凿的证据摆在面前,我想不要都不行了。”
  事已至此,沈春林索性硬气起来:“还就还,有什么了不起?欠你两百万,我重新给你打张欠条。”沈彤心灰意冷地说:“重新打一张欠条?你想什么呢?你都想赖我钱了,我还会把钱借你吗?”
  沈春林举手投降:“好好好,我还钱总行了吧?欠张老板的瓶子,我还瓶子,张老板,记得我说过那瓶子一共两只,还有一只一模一样的吧?我把另一只赔给你,咱们就两清了,没问题吧?”
  张老板想了想,问:“你敢保证是一模一样的?”
  沈春林发誓说一模一样,于是张老板答应下来。沈春林终于松了口气,瞪着油球球,说:“在赔偿之前,我得先把我的损失拿回来,大愣那王八蛋讹了我五十万,你得给我作证,否则宁可坐牢我也不赔那个瓶子。”
  为了保住自己的财产,油球球也没有别的选择。
  大愣得知事情已被揭开老底,如果真闹到派出所,敲诈五十万也够给他定重罪了,况且沈春林也说了,不让大愣白忙活儿,愿意出两万块给他和兄弟们喝酒,于是顺水推舟地退还了其余的四十八万。
  沈彤也拿回了自己的两百万。
  两天后,沈春林通知张老板,说瓶子已经备好,请他们过去取货。张老板拿着放大镜验货确认无误后,沈春林把瓶子包装好,张老板正要抱着箱子走,沈春林却一把按住箱子,说:“张老板,别急呀,你想拿走瓶子,总得写一个说明,证明我把这个瓶子赔给了你,否则将来再有麻烦怎么办?说明我已经写好了,麻烦你签一个字就行。”
  张老板觉得这话在理,于是跟沈春林来到书桌前签字,签完字后,却说要重新验一下瓶子。沈春林大惊失色,说:“不是刚验完瓶子吗?就签个字的工夫,还重验什么?”
  张老板说:“上次我去垃圾箱找瓶子碎片,可碎片已经运到了垃圾场。我怎么想怎么不对劲,一般垃圾车都在早晨收垃圾,那天为什么偏偏中午去?后来我托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,说有人出钱雇了垃圾车特意去收的。我就奇了怪了,是什么人这样做的?到底想掩盖些什么呢?”
  沈春林心里一沉。上次,张老板拿走并被撞碎的,的确是个假瓶子。如果那瓶子没碎,就算张老板回头认出是赝品,沈春林都不在乎,因为古董这行有打眼的说法,钱货两清后,就算你发现是假的,都别想再找后账,谁让你眼力不行呢?但那个瓶子偏偏被油球球撞碎了,沈春林就动了歪心思:如果把碎片扔掉,张老板没办法从古董瓶子碎片的碴口判断瓶子的真假,就有可能再到他那儿買另一个瓶子,他就有机会再骗张老板一次。于是,沈春林急着扔掉了瓶子碎片,并找来垃圾车,第一时间把碎片运走了。可沈春林没想到,张老板到底还是起了疑心。
  沈春林勉强笑道:“张老板多心了吧?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?”
  “是啊,我就怕不可能的事变可能了,所以我得小心点。”张老板一边说,一边推开沈春林,打开箱子,拿起放大镜只看了几眼,露出一副“果然如此”的表情,“啧啧”赞叹道:“沈老板好手段,签个字的时间,真的就成了假的了。上一个也是这么换掉的吧?佩服,佩服。”
  沈春林突然醒悟,张老板早就起了疑心,却一直没有声张,就是为了抓他的现行,而自己却傻不拉叽地上了当。可他沈春林什么人?被人戳穿的时候多了,也没什么了不起。他取出真品还给张老板,不耐烦地说:“你牛,你了不起,最多以后不做你生意,少在这儿说风凉话,赶紧拿了瓶子走吧!”
  张老板定定地看了他半天,哑然失笑,伸出大拇指冲沈春林比画了一下,然后拿起放在柜台上的皮包背好,捧着古董箱子出了门。
  张老板直接来到一家咖啡馆,沈彤正等着他呢,问他录到证据了没有。原来,张老板皮包里面放了微型摄像机,摄像头一直对着古董箱子。他打开皮包取出摄像机内存卡,插在手提电脑上播放,只见在张老板跟随沈春林去签字的瞬间,墙边暗门打开,古董箱子在自动装置的控制下移了进去,然后又一个箱子运出来放在原位。这一切就在短短十秒内完成,神不知鬼不觉。
  张老板一声长叹,说:“这个沈春林啊,这是得下多大功夫,才能弄出这么精巧的骗人机关?幸好我因祸得福,要不是阴差阳错他答应赔我一个瓶子,我又多留了个心眼,怎么可能拿了真品回来?”
  沈彤无奈地叹了口气,张老板又说:“现在有证据了,要不要把它发网上去?不是我不依不饶,实在是你哥被我戳穿后,那副不要脸的样儿太可气了。但毕竟他是你亲哥,怎么办,我听你的。”
  沈彤犹豫了一下,说:“我哥?他那样对我,早就不是我哥了。发出去吧,就算他是我亲哥,也不能让他再骗别人了!”
  张老板麻利地一番操作,把视频发到了网站上……
  (发稿编辑:陶云韫)
费尽心机赔到底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