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后一个苹果

每次吃苹果,我都会想起许多年前的一件小事。
  那年暑假,我跟哥哥进山找草药,结果迷了路。我们饥肠辘辘,能吃的东西只剩一个苹果,上面还有个指头大的烂点。我从袋子里掏出苹果,拿起小刀,准备将烂点挖掉。哥哥却阻止说:“不能吃。”
  我不高兴地问:“为什么不能吃?我都快饿死了。”
  哥哥看看天色,郑重地说:“今晚我们要在山里过夜,得赶紧找一户人家。我身上没钱,必须用这个苹果,做我们进门的礼物。”
  深山里,人烟稀少,我们走到天黑,才在山坳里找到一户人家。这家人十分贫穷,只有两间泥房,斑驳的墙壁已经有点倾斜。
  屋里有个十来岁的女孩,床上躺着一位老人。看见我们进门,女孩立刻通报:“爷爷,有人来,两个男人。”我这才发现,床上的老人是个瞎子。
  哥哥走到床前,俯下身说:“大爷,我和弟弟进山找草药,迷路了,想在你家住一晚。”
  女孩立刻反對:“我家没有多余的床。”看她忧虑的神色,显然担心我和哥哥是坏人。
  哥哥说:“我们不睡床,在地上铺些草,将就一晚就行。”
  我生怕今晚要在屋外露宿,赶紧把那个苹果递给女孩。女孩接过苹果,一下子高兴起来,大声说:“爷爷,苹果,好大的苹果。”
  哥哥却实话实说:“我们只剩这一个苹果了,还有个烂点,要挖掉烂点才能吃。来,小妹妹,我帮你处理一下。”
  哥哥拿过苹果,用小刀挖掉烂点。他还要削苹果皮,女孩立刻阻止:“不要削皮,洗一下就行了。”
  女孩夺回苹果洗了洗,然后放在了砧板上,望望爷爷,再望望我和哥哥。她要分苹果了。
  哥哥说:“我们吃过了,不用分给我们。”

  大爷说:“那不行,分成四份。”
  哥哥真诚地说:“大爷,我们几乎天天吃苹果,不缺这一口。我和弟弟饿坏了,现在最想喝两碗粥,有饭更好。”
  大爷说:“不好意思,饭吃完了,你们还要等一等。苦秀,先别切苹果,快去煮饭。”苦秀只好先去淘米煮饭,生了火,才重新回到砧板前,操刀切苹果。
  我饿得难受,非常想吃一口苹果,所以眼睛不由自主地盯着苦秀手里的刀,希望她切一小块给我。哥哥猜透了我的心思,伸手将我的脸扭向灶台。脸扭过去后,我的耳朵还能听到切苹果的“咔嚓”声。“咔嚓”了两声,苦秀就将一块苹果递给我,说:“小哥哥,这是你的。”
  我喜出望外,接过苹果,一口咬掉一大半,那个香甜啊,难以形容。
  苦秀又递给哥哥一块苹果:“大哥哥,这是你的。”
  哥哥不肯接:“苹果是给你和爷爷吃的,不用分给我们。”
  苦秀说:“你不吃,我们也不会吃的。大家一起吃,苹果才好吃。”
  哥哥终于接过那块苹果,称赞说:“你真是个好孩子。”
  此时,苦秀望着砧板上剩下的半边苹果,举着刀的手却迟迟不动。我忍不住催她:“半边苹果有什么好看的?快切呀。”
  苦秀懒得理我,又看了一会儿,才切下去。奇怪的是,她竟然把这半边苹果切成三块,两块给爷爷,一块留给自己。
  哥哥莫名其妙地问:“小妹妹,你为什么要把这半边切成三块呢?”
  苦秀望着自己手里的一小块苹果,解释说:“只有切成三块,才能把两边好的留给爷爷,中间有坑的留给我自己。”
  我和哥哥一看,苦秀手里的那一块,果然有个指头大的坑,是挖掉烂点后留下的。
最后一个苹果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