赌徒

闯 祸
  天津老城厢有个姓李的富户,五十岁才得了个儿子,取名李五十。五十上高小时,迷上了赌钱。开始时小赌,后来越赌胆子越大,赌资也越下越多,没钱就从家里偷,最后无钱可偷,他竟然把房契偷出去,押给宝局想扳回本儿,结果全输了。
  直到三天后,宝局的人拿着房契来收宅子,李老爷子才知道这事儿。他又气又急,抄起扫帚对儿子就是一顿暴打,气儿是出了,可宅子却成了宝局的。
  房子腾空后,李老爷子忽然想起一件事,心里十分为难。嘛事啊?儿子小时候和世交老张的闺女定了亲,如今儿子成了个赌徒,宅子都输没了,还怎么娶人家的闺女啊?思来想去,他决定去一趟张家,把这门亲事给退了,省得耽误人家闺女的终身大事。
  李老爷子拎了份礼物,就来到了张家,腆着老脸儿,说明了来意。张老爷子听后却坚决不答应:一是看在两家人的交情;二是怕悔婚了被街坊议论。最后,张老爷子想了一个辙,让五十倒插门,上他家做上门女婿。
  李老爷子叹口气说:“行!进了你家,替我好好管教,再也不能让他去耍赌了!”张老爷子答应了。
  回家后,李老爷子把五十叫到跟前,把婚事讲给他听,一再叮嘱,再不许去赌钱。五十满口答应了。两家就请人掐了个好日子,把俩孩子的婚事给办了。
  五十进了张家,果然收了心,用功学习准备报考美孚油行。张老爷子十分高兴,就给他安排了个差事,每天早晨,拿一分钱去水铺打开水。
  仨月后的一天,五十拎着水壶到了水铺等开门。门口旁边聚着几个闲人,在玩长短棍儿。设赌的人手里攥俩棍儿,一根长一根短,让人抽长短,抽对了就赔钱,押一分赔一分。看着几个人玩得来劲儿,五十也有些痒痒了,就把手里仅有的一分钱押了长棍儿,结果押中了,赢了一分钱。他又押了一分,这回赢了两分,等到水铺开门时,就赢了一块多钱。
  第二天一大早,五十就来打开水,那几个闲人也到了,他把水壶往旁边一放,就玩起了长短棍儿。
  再说五十媳妇,发现男人最近起得特别早,就问他起这么早干吗。五十说去遛早儿。媳妇心想,男人出去溜溜早是好事儿,就没当回事儿。五十呢,每天是早早出去,到了家里人起床后,准时拎着开水进了家门,嘛事儿也没有。
  半月后的一天,五十早早出去打水,回来后却脸色十分难看,进门后也不言语,耷拉着脑袋坐在椅子上,也不吃早饭。
  媳妇瞅着有些不对劲儿,就问他:“你怎么啦?哪儿不舒服?”
  五十半天才抬起了头,媳妇发现他眼里的眼泪在打转转儿,十分惊讶,问:“到底怎么了,你倒是說句痛快话啊?!”话音刚落,五十突然“扑通”一声,跪倒在了她面前:“媳妇啊,我对不起你和老爷子,我闯下大祸了!”
  想 辙
  媳妇被他吓得双腿直打软儿,颤着声儿问:“嘛大祸啊,你可别吓着我啊!”
  五十一把抓着媳妇的手:“我……我把老爷子的宅子输给宝局啦!”
  媳妇一听,又气又急:“你……这要是叫老爷子知道了,非活活要了他的命不可!你怎么这么糊涂啊,这可怎么办啊?!”说着,拳头雨点般地打在了男人的身上。

  等媳妇打够了,五十这才说了实话:他靠着在水铺门口赌长短棍儿,赢了一百多块钱,心里一痒痒,就忍不住去了一回宝局,没想到手气特别好,几个早上就赢了几千块钱。五十的心一下子野了,想把输掉的宅子赢回来,然后金盆洗手不赌了。谁知,从一个礼拜前开始,手气却臭到了姥姥家,他越输眼越红,今儿早上,用老丈人的宅子做抵押,借了一笔印子钱,结果却全输光了!
  讲完后,五十求媳妇说:“宝局的人三天后来收宅子。只要在这三天的时间里,我能扳回本儿,宅子就能保住!”
  媳妇赶紧打开箱子,把自个儿的几百块私房钱全拿了出来。可五十却直摇头:“这点还不够零头呢,咱得想别的辙。我问你,咱家的亲戚,是不是表舅家最有钱?”
  媳妇一听,连忙摆手说:“老爷子为了防你,早就给亲戚打了招呼,一分钱都不借给你。表舅是有钱,也甭打他的主意了!”
  五十却像肚子里有数似的,叮嘱媳妇说:“这你就甭操心了,该干吗还干吗。记住了,明儿一天,别让老爷子出门就成,把他稳住了,我就能把宅子赢回来!”媳妇只好点头答应了。
  当晚后半夜,五十悄没声儿地出了门,来到了表舅家门前,“咚咚”擂响了大门。伙房的人提溜着马灯,开门一瞅,见门外站着一身孝服的张家姑爷,立马就明白了,赶紧把表舅喊了起来。
  一见着表舅,五十就跪在地上,给他磕了三个孝子头,哽咽着说:“表舅,我家老爷子……过(死)了!”表舅大吃一惊:“不对啊,前儿晚上,咱老哥俩还在一起喝酒来着,怎么说过就过了呢?”
  五十一脸的自责:“这事怪我。前天我报考美孚油行,昨儿正好出榜。晚上,老爷子醉醺醺地回家,问我开榜了没。我说已经被录取了。老爷子一听特高兴,一阵哈哈大笑后,忽然身子向后一倒,跌倒在了地上。老爷子就……”
  表舅听后,怔了好一阵子,才愣过神来:“我知道了。你赶紧着,快去别家报信儿吧。明儿上午我就去吊丧。唉,多好的人哪,怎么说过了就过了!”
  谁知,五十却没有挪窝儿。表舅问:“还有嘛事吗?”五十低着脑袋:“表舅,我出来得急,忘了带钱。刚才去棺材铺给老爷子看上了一副金丝楠木棺材,可掌柜的要定钱,您看……”
  表舅一听就明白了,进去拿了三千块钱。五十说回头就把钱送来,匆匆忙忙消失在了夜色里。
  五十媳妇呢,一晚上没怎么合眼儿,提心吊胆瞎琢磨。好不容易熬到了天麻亮,五十“咣当”一声推门进来了,一脸的疲倦。
  媳妇急忙迎上前来:“赢回来了吗?”
  谁知,五十却嘛话也不说,一把拉起她,就火急火燎地打后门走了出去。媳妇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!救 赎
  到了一户宅子门前,媳妇才发现,竟是表舅家。她问上这儿干吗。五十回答说:“进去你就知道了。”
  表舅见着两口子,愣了一下:“你们不在家守灵,来干吗?”五十却拉着媳妇跪下了:“表舅,我对不起您。其实老爷子好好的,嘛事儿也没有。”

  表舅听后怔住了: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?”五十从兜里拿出三千块钱,红着脸,把事情的缘由一五一十讲了出来,求他千万别告诉老丈人。表舅听后哭笑不得:“你个孽障啊,我真服了你了。宅子真赢回来了?”五十点了点头。
  表舅还能说嘛,手一挥:“算了,这事儿就甭再提啦。记住了,不许再去耍钱!”在回来的路上,媳妇气得直骂五十忒缺德,竟然咒老爷子过了。
  到了第三天,放印子钱的人果然没来收宅子,媳妇终于松了一口气,她好奇地问五十:“你是怎么赢的宅子啊?”他却“嘿嘿”直笑,就是不说。
  一个月后,五十被美孚油行录取了。领到头一个月的薪水后,他对老丈人说:“老爷子,我把输的宅子赎回来了,明儿想搬过去。”
  张老爷子大吃一惊:“你哪来的钱啊?”五十胡编了个理由搪塞过去。媳妇却不信,搬完家后,她追问五十,究竟是怎么回事。五十这才講起了他赢钱的经过。
  从赌长短棍儿的人在水铺门前一出现,五十就知道,这是宝局又在设套引他,他决定将计就计,寻找机会赢回宅子。到了宝局,他提出和庄家用洋人的扑克玩对赌:只用26张红桃和方块对牌,每人拿一张牌后,从24张余牌中随便抽,先配成对儿的赢,要是都拿到对牌,按大小定输赢。
  一个礼拜后,五十终于发现了庄家出老千的规律,每天只换一张牌,从老K到尖儿,换完一轮后接着来。那天早上,五十算准庄家会换尖儿,就把赢来的钱全押上,结果一亮牌,庄家换的却是老K,五十输了。五十不服气,把老丈人的宅子押上,结果庄家换的竟是尖儿,他又输了。五十赌红了眼,说明儿来扳本儿。
  从表舅手里弄到钱后,五十立马就来到了宝局,一次全押上了。庄家发给他的牌是红桃圈儿,他抽牌时抽了张老K,心里就有了底儿,谁知,庄家抽到第五次牌后,“啪”的一下亮出了一对老K。五十一声冷笑,等了这么久,马脚终于露了出来,这牌里只有两张老K,他手上有一张,庄家哪来的一对!他对护场子的打手说:“劳驾,把你们老板请来!”
  老板到来后,五十指了指庄家跟前的两张老K,又让他瞅了一眼手里的老K。老板嘛话也没说,立马客客气气把五十请到了后院,问他想干吗。
  五十回答说:“这事儿您自个儿心里最清楚。只要宝局把我输的两套宅子还我,咱们就井水不犯河水,两清。”
  老板“嘿嘿”一笑:“只怕今儿你是有来无回啊!”五十也不示弱:“咱打开天窗说亮话。我来之前,就告诉了媳妇儿,要是今儿早上不见我回家,就去天津卫的各大报馆,说你们宝局庄家在出老千,还想杀人灭口,这事儿要是叫输了钱的人知道了,会发生嘛事儿?”
  老板愣住了,最后只好乖乖地把房契和借据还给了五十,并提了个条件,不许他再踏进宝局半步。五十痛快地答应了。
赌徒
赌徒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