焦大和焦二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故事会2017年

焦大这人挺有意思,有人视他为宝,有人却视他为草。事实证明,视他为宝的人也会成宝,视他为草的人也会成草……
  主动下岗
  郝总是一家县级企业的老总,这几年他抓住发展机遇,企业成了当地一颗耀眼的明星,郝总满耳听惯了赞美之词。可是,在最近的一次会议上,有个工人却险些让郝总下不来台。
  这天,上级领导到厂里作质量调研,座谈会上,一个外号叫“焦大”的工人率先站起来,甩出几句顺口溜:“会上说得硬,实际瞎胡混,有功争着抢,出错都不认。”
  “焦大”本名叫焦宏新,在车间里做质检,他性格倔得像头牛,一张嘴更是直得像根针。眼看座谈会要不欢而散,这时,另一个工人站了起来,不紧不慢地也来了几句:“畅所欲言不客气,领导听了不生气,胸怀宽广真大气,全厂职工有福气。”
  郝总的脸色立刻阴转晴,心里像吃了蜜糖。这个出来打圆场的职工叫焦远亮,外号“焦二”。这次会议过后,焦大一张臭嘴,焦二一张甜嘴,在厂里一下子出名了。
  市场瞬息万变,不久后,一股经济低潮像寒流袭向工厂,厂内传出消息:一部分工人将要下岗。工人们都忐忑不安,怪的是,有一个人却主动递上了自愿下岗的申请书,谁也想不到,这个人就是焦二!
  厂领导大为惊讶,说:“就是厂里工人都下岗了,也轮不到你呀!”焦二说:“厂里待我恩重如山,在这关键时候,我不带头谁带头?”话说得掷地有声,焦二的申请被批准了,他成了厂里第一个下岗人员。
  焦二走后不久,下岗动员会开始了,主持会议的郝总在紧张气氛中,不忘来点幽默,给大家讲了一个笑话,他重复着笑话中的两句话:“该走的没走,不该走的走了!”话还没说完,焦大霍地站了起来,大声说:“别拐弯抹角了,我就是该走却没走的,我现在就走!”他当场写了份申请书,丢在主席台上,走出会场。
  半个月以后,焦大的下岗申请批了。离开工作多年的工厂,焦大心中当然失落,他买了瓶酒,准备回去“一醉解千愁”。
  回到家,酒瓶还没打开,外面传来一串脚步声,焦大抬眼一看,真是怪事,原来是焦二领着老婆孩子,手牵手迈进他的家门。
  焦大对焦二说:“你来干什么?祝贺我下岗,也用不着老婆孩子都来吧?”焦二说:“老哥,你想到哪里去了?实话对你说,我下岗后办了个厂,想请你到我的厂里,助我一臂之力!”
  焦大笑起来:“你是说笑话吧?”焦二说:“老哥啊,我是诚心实意上门求贤的!你还不相信,我们只好给你跪下了!”说着,焦二拉了拉孩子,“快,给大伯跪下!”孩子真的“扑通”一跪。
  焦大惊呆了,赶紧扶住孩子,长叹一声,说:“好啦好啦,不管你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,我答应就是了,大不了在你那里再下一次岗!”焦二喜形于色,拉住焦大就往外走,说:“车在外面等着。”
  轿车载着焦大驶进一个小厂区,这就是焦二办的厂。焦大不禁有些吃惊,焦二的新厂虽然不大,却井井有条,加工设备全是新的。焦二说:“我卖了一套房,岳父家又拿出了全部家当,两家办了这个厂。”焦大说:“你这是拿两家的命运做赌注啊!你有这个底气吗?”
  焦二笑而不答,只说:“老哥,从现在起,生产车间就交给你了,除了你,任何人都对车间无权过问,包括我在内。如果哪天我到车间来指手画脚,你不用说话,直接扇我的耳光就是!”焦大被感动了。

  焦二又领着焦大,来到专门给焦大准备的宿舍里,哇,所有生活用品应有尽有,桌上还放着一台崭新的笔记本电脑。焦大疑惑地说:“这像是早就准备了的?”焦二说:“在你還没有下岗的时候,我都给你准备好了。”焦大瞪大眼睛说:“难道你早就知道我要下岗?”焦二笑笑,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  不速之客
  一个多月过去了,焦二夫妇信守承诺,车间里一切交给焦大全权负责。这一天,焦大在车间里,拿起一个工人加工的小部件,皱着眉头说:“必须返工!”那个工人咕哝说:“返了5道工了……”焦大斩钉截铁地说:“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,返100道工也必须返!”
  焦大没有注意到,在他说话的时候,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不声不响进了车间。焦大说完后,工人没有吭声,这位不速之客却在背后开了口:“嗬,不过是老板请的一个帮工,却拿着鸡毛当令箭,在工人面前抖威风,是不是官瘾发了?”
  焦大回头一看,以为他是厂里的管理人员,就耐着性子,指着要返工的小部件说:“这是大型机械重要部位的零件,有一丝误差都不行!”中年人凑近小部件,用手摸了一下,用揶揄的口气说:“这好像是一块钢吧,钢你懂吗?钢不是面做的馍馍,三五下就给磨碎了,别说得那样玄乎,吓唬谁呢!”
  焦大脸色变了,厉声质问:“你是谁?跑到这里来说些不负责的话。”
  中年人仰起头,伸出大拇指,对自己指了指:“我是谁?说出来吓得你屁滚尿流!我是你们老板的亲表弟,打虎还要亲兄弟,车间交给外人老板能放心吗?就请我到车间来坐镇,以后,咱们就是平起平坐的人物了!”
  焦大压抑着愤怒,说:“那好,你说说,你怎样来‘坐镇’?”
  中年人说:“老板说了,你动不动就返工,返来返去,老板一家子只有喝西北风,老板赚不到钱,他办个厂干什么?”
  焦大冷冷地说:“那老板的意思是……”
  中年人说:“老板的意思是,只要货能交出去,质量上不要死抠到底,多赚钱,对大家都有好处。”
  焦大爆发了:“我再说一遍,我们加工的都是大型机械的重要部件,质量上有一丝问题,就会机毁人亡,不死抓质量,等于要钱不要命,这和拦路打劫的强盗土匪没有两样,都是谋财害命!”
  焦大歇了口气,接着对中年人说:“你去告诉你的亲戚老板,他和我有言在先,我要是再见到你,我就当面扇他的耳光!”
  中年人似乎被吓住了,一边后退一边说:“好,你狠,我走,我走!”一转身,像只兔子跑得无影无踪。中年人没有停留,直接跑出厂,气都没有喘一口,奔回附近一家酒店,进车库钻进一辆轿车内,然后风驰电掣一般,离开县城,朝市里开去。一个钟头后,他驶进一处大型厂区内,下车就直奔总经理办公室,对着办公室的人大声喊道:“咱们发啦,咱们发啦!”
  无价之宝
  几天后,焦二夫妇上班刚进办公室,电话响了,焦二一接电话,对方仅报了一个名字,焦二的手就开始微微发抖。来电话的姓顾,是最有实力的民营工程机械制造商,他的公司即将挂牌上市,同行的都知道,谁傍上顾总,谁就兴旺发达。焦二屏住了呼吸,聆听电话。
  顾总直截了当地说:“明天我要来你的厂,我准备将主要部位的加工件全部交给你们厂加工,合作期三年。”
  放下電话,焦二“扑簌扑簌”落下眼泪,用发颤的声音对媳妇说:“我早知道有这一天,没想到来得这样快,这样快!”
  直到现在,谁也不知道焦二自愿下岗的真实原因。当时,厂里刚传出部分工人要下岗的消息,焦二已经从“内部消息”中得知焦大在下岗的名单内,他感到机遇来了。他清楚,焦大是真正的无价之宝,谁得到他,谁就会在产品质量上立于不败之地。而厂里的领导只爱听顺耳话,这样下去肯定是走不远的,因此焦二毫不犹豫地提前申请下岗,办了一个小厂。

  第二天,两辆轿车驶进焦二的厂,顾总带着助手来了。这个顾总,就是前几天那个自称焦二亲戚的中年人。顾总的公司即将上市,但他有一个深深的忧虑,至今没有找到一家放心的合作厂家!许多厂家说到质量,嘴里说得天花乱坠,落到实处,都是能蒙就蒙,能混就混。
  顾总心里清楚,质量不过硬,再红火的企业也是昙花一现,今天名列财富榜,明天跳楼跑路的多得是,他不想步他们的后尘。因此他单独一人,到许多厂进行了一轮特殊考察。当他来到焦二的车间,终于发现了一个在质量上能死扛到底、性格又直得像根针的人,这就是焦大,顾总内心欣喜若狂。
  焦二和顾总合作的消息,很快就在本地同行中传开了,同行们瞠目结舌,算算账:三年的合作期,足可以让焦二赚几个厂!
  焦二的厂红红火火,不过焦二没有忘记一件事:焦大的五十寿辰就要到了。这天,焦二找了一家酒店,准备给焦大好好做寿。早上上班的时候,他就嘱咐焦大,务必在11点左右赶到酒店。
  可11点过了,转眼快12点了,焦二打电话催焦大,电话接通却始终没有人接听,焦二打开电视,准备边看边等,然而一看,一则本地新闻惊得他喘不过气来——昨晚七点左右,焦二原来工作的厂,一栋在建并且即将完工的厂房大楼,突然倒塌了!
  焦二没有犹豫,奔出酒店,拦了一辆出租车,直奔老厂。在离老厂不远的地方,他的出租车和一辆公务车缓缓擦身而过,焦二几乎叫出声来,厂领导郝总正坐在这辆车上,他目光呆滞,面如死灰,此刻,他是被有关部门带去调查的……
  公务车远去了。焦二回头望着厂区的大门,大门已经禁止随便出入,但是有一个人,却不顾门卫的阻拦,发疯似的往里冲,嘴里声嘶力竭地高喊:“我要进去,我要进去!”
  这个人是焦大。
  (编辑:吕 佳)
焦大和焦二
焦大和焦二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