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泪草

余庆元是个老中医,擅长用中草药治疗各种疑难杂症,方圆数百里的老百姓都说余老是华佗再世,扁鹊重生。
  一天上午,一辆出租车在余老的家门前停下,从车内走出父女两人,走到门口,彬彬有礼地问:“请问您是余庆元老先生吗?”余老点点头并招呼他们进屋。
  病人坐下后想介绍自己的病史,余老摆摆手示意他别开口,让他伸出右手,仔细搭过脉后,又叫他伸出舌头,从舌尖观察到舌根,接着用手轻轻抚摸他的头颈、喉结。然后,余老直言不讳地说:“你患恶性肿瘤已经快十年了吧?”

  病人听了大吃一惊,忙说:“对,对。十年前,我发现喉咙不舒服,去医院检查,医生一开始说是咽喉炎。谁知吃了不少药也不见好转,再去大医院检查,说是患了恶性肿瘤已到晚期。这些年,我不知吃了多少药,花了多少钱,但病情始终不见好转,还一天天在加重。最近我在《东京日报》上看到您用中草药治病有奇效的报道,就让女儿陪我来找您……”
  余老点点头问:“请问病家姓甚名谁,家住何方?”
  那病人忙说:“我叫石川一郎,家住日本东京。”
  余老一听,“腾”地从座椅上弹了起来,两眼喷火似的问:“你,你就是日本人石川一郎?”
  石川一郎见状,忙说:“是呀,您认识我?”
  余老连忙说:“不,不,我随便问问。”思忖一会后,又说,“石川一郎,你的病已接近晚期,如果你再拖半年,那神仙也难救了。我虽不敢保证能根治你的病,但我保证你喝了我开的汤药,能延长寿命。不过,治这种病的药大多生长在原始森林里,来之不易,因此药价比较昂贵……”
  不等余老说完,石川一郎抢着说:“余老先生,钱不是问题,只要能治好病,我能承受。”
  余老一听心里有了底,说:“那好吧,我先给你配一个月的疗程,每天一剂。”
  石川一郎问:“多少钱一个疗程?”余老伸出一个手指头晃了晃。
  石川一郎问:“一万元?”余老说:“不,是十万元。”“是日元吗?”“不,是人民币。”
  石川一郎很大方地说:“不贵,不贵!”说着就让女儿惠子去银行取钱。石川一郎把钱交给余老后,余老就将三十帖中药交到了石川一郎手里,并交代了服用方法,最后说:“服完一个疗程病情有好转,再来复诊,如病情没有好转,就另请高明吧。”
  石川一郎回到日本后,按照余老的交代开始服药。刚服药,肚子就“咕噜咕噜”叫个不停,而且接二连三地放臭屁。服药二十多天后,肚子慢慢地叫得少了,屁也不太臭了,吃饭喝茶顺畅多了,精神也明显好了许多。
  一个疗程的中药很快吃完了,石川一郎让女儿陪同再次来中国请余老复诊。余老通过望闻问切后说:“石川一郎,恭喜你,你体内的毒素已通过大小便慢慢排出,肿瘤已得到明显抑制,我再开一个疗程的中药,你带回去继续治疗。”石川一郎父女俩连声说好。
  余老接着说:“不过,这次的药有所调整,加了几味十分珍贵而稀有的品种。因此,药价更贵,要一百万!”石川一郎考虑再三,还是叫惠子去银行办了转账手续。
  转眼又一个月过去了,石川一郎因为服了药,肚子不叫了,屁不臭了,大便颜色也正常了,而且胃口大开,吃啥啥香,喉咙口没有梗塞的感觉。他去东京医院做了次检查,医生十分惊讶,说他的病灶基本消除,只有一个小黑点了,只是还得继续服药。
  这次,石川一郎一个人乘飞机熟门熟路地赶到余老家中,一见余老就奔上去,紧握着他的双手兴奋地说:“我去医院检查,肿瘤基本已经消失了,谢谢神医救命之恩!”
  余老却说:“不,还没痊愈,要继续治疗。”他话锋一转说,“要根治你的病,需要一味药引子,名为‘血泪草’,不仅价格奇贵,而且我这里已没有存货了。”
  “那怎么办呢?”“你别急,办法总会有的。首先,你有买这味药引子的经济实力吗?”
  石川一郎问:“多少钱?”余老仍伸出一个手指头。
  石川一郎问:“一百万?”余老说:“不,一千万!”“是人民币?”“不,是美元!”
  石川一郎大吃一惊,开始有点犹豫不决了。他家里虽有家产,但自患病后,已经先后花了不少钱,如果再出资一千萬美元买血泪草,基本上算是倾家荡产了。可再一想,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,花光了还可以再挣,还是保命要紧。他咬咬牙拿定主意后对余老说:“只要能彻底治好病,钱不是问题。但您说已经无存货了,怎么办?”
  余老说:“我这里虽无存货,但有血泪草的种子。我可以给你一部分,你带回去种在宅前屋后。这药草生命力极强,繁殖快,等明年春天的时候你就可以尽情地享用,保证药到病除。”
  石川一郎听了,一边点头,一边说:“好,好。我马上通知女儿把钱汇来。”
  石川一郎回到日本,一边服药,一边把血泪草种子种在自家的宅前屋后。开春后,血泪草长出来了,石川一郎一看,大吃一惊,这不是跟日本的木排草一模一样吗?于是,他割了一把送到植物检验所一化验,证实余老视为宝贝的血泪草,就是当地养猪场作为青饲料的木排草。这下石川一郎气得差点晕倒,虽然余老先生救了自己的命,但诈钱的手段太缺德了。石川一郎愤愤不平,决定与女儿再次去中国,找余老算账。
  余老见石川一郎和女儿突然赶来,并不感到意外,他不卑不亢地说:“石川一郎,你的病已经彻底治愈,我晓得你肯定会再来,目的有两个:第一,我给你的药引子种子明明是木排草,为什么叫血泪草?我告诉你,我国江南地区历史上没有这种草,只有你们日本有。当年你们侵略中国时,把木排草运到中国作战马饲料,从此它在中国土地上疯狂地繁殖生长。日本侵略者不仅掠夺中华民族财富,还血腥屠杀平民百姓,我们村三百多人被杀害。这木排草,就是日本侵略者在中国留下的罪证。所以,我们叫它‘血泪草’!”
  石川一郎想了想,狡黠地说:“这是历史,与我这个战后出生的人有什么关系?你乘人之危,把木排草当灵丹妙药来敲诈,这是你的医德吗?”
  余老听了哈哈大笑,说:“问得好,问到点子上了。我是否缺少医德,恶意敲诈,我领你去看几个地方,你就知道了。”说着,余老领石川一郎等来到一座废旧工厂前,“石川一郎,这个地方你应该不陌生吧?”
  石川一郎见了,顿时满脸通红。原来,二十多年前,石川一郎把一家在日本早已禁止的化工企业搬到了这里,虽然在周围群众的反对声中,这家化工企业被迫搬迁了,但早已造成了严重的不可挽回的后果。
  余老又把石川一郎带到了一家康复院,指着里面的康复病人说:“你为了挣中国人的钱,昧着良心排放毒气,导致周围数公里严重污染,周边数百人患了与你一样的疾病。目前,还有数十人正在这里接受康复治疗。我正愁缺少资金,想不到苍天有眼,你竟然也得了这种病,跑到中国来找我治病。冤有头债有主,我不找你算账,找谁去算?”
  “这……”石川一郎听了,深感无地自容,只得灰溜溜地和女儿一起回日本去了。
  (发稿编辑:朱.虹)
血泪草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