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P讨礼物

这天一大早,阿P的手机就陆续收到短信,他这才想起,今天是自己的生日,短信都是各种平台和公众号发来的温馨祝贺。一时之间,阿P心里暖暖的。
  小兰瞄了阿P一眼,说:“阿P,今天生日打算咋过?”
  阿P满不在乎地说:“简单点吧,下班时我买个蛋糕,回家小小地庆祝一下就可以了,也不打算在单位里嚷嚷了,让同事知道,还不是像往年一样,虽然拿点小礼物,却狠宰了我一顿,得不偿失啊!”

  小兰一乐,小声说:“那我就提前祝你生日快乐了,对了,都有谁给你发祝贺了?”
  阿P嘴一撇:“唉,都是些大公司,什么网易、腾讯啦,基金会和保险公司啦,反正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企业。”
  小兰“扑哧”笑了起来,这种系统提示几乎人人都经历过,可她不想捅破,反正阿P吹牛的毛病谁都知道,她打趣地说:“光问候有啥用啊?没礼物啥的?对了,如果你买保险公司的保险,你生日时候是应该有礼物的,我二伯生日就收到过他们送的礼物,你没有?”
  阿P一听,还真没有!再一想,对呀,别的公司也就罢了,他在保险公司投保,是花了钱的,每年生日他们应该对客户有所表示才对,哪怕给瓶酱油呢,为啥他没有?
  想到这里,阿P一直耿耿于怀,到了单位,他偷偷地躲进厕所打起电话来:“保险公司吗?我刚收到你们发来的生日祝福,谢谢啦,不过……只有短信祝贺,没为客户准备点啥?”
  对方好半天才弄明白阿P的意思,犹豫了一会儿,他说帮着协调,让阿P等电话。阿P心里舒服了点,如果不争取,还当他不懂行情呢!
  左等右等,直到晚上下班了,还是没动静。阿P回到家里,把这事跟小兰一说,小兰也表示很纳闷,她觉得保险公司应该送点礼物的。
  阿P冷笑一声,对小兰说: “不把他们的不正之风纠正过来,我就不叫阿P!”为了进一步证实,阿P打了几个电话,找了一些买过保险的朋友,一打听,都没听说生日还有送礼物的,这一下阿P没了底气。突然,他想起小兰说过,她二伯买了保险后有送礼物的,就让小兰打电话问一下。拗不过阿P,小兰只好打电话给二伯,结果,二伯说,他不但是生日,赶上大节日,业务员都会去看望,多少都会带些礼物。
  这下阿P的底气“腾”地足了:“看到了吧?保险公司就是看人下菜,这礼物我要定了!”
  第二天,阿P再次打电话给保险公司,说是他要退保,理由嘛,是保险公司的业务员对他关心不够。
  保险公司的经理昨天就听说了阿P要礼物这档子事,其实,送礼那是业务员为了业绩,而采取的个人行为,公司没有送礼物的先例,经理在电话里对阿P说:“这样吧,我派业务员小周过去给您解释一下!”
  第二天,小周来了,见到阿P满脸堆笑:“您是阿P哥吧?一整天忙着给您准备礼物,来晚了,不好意思。”
  阿P一听,这么隆重,还准备了一整天?他转怒为喜,可左瞧右瞧没见小周带啥东西,便故作高冷:“你们欠我一个完美的解释。”
  小周没说啥,掏出一份合同递给阿P:“阿P哥,生日快乐!”
  阿P接过来一看,这是小周本人的一份短期意外险,如果小周出现意外,能得到几十万的赔偿,可这跟他阿P有啥关系?
  小周示意阿P往下看,阿P顺着他手指的地方一看,蒙了,受益人竟是阿P!
  小周微笑着,慢慢从阿P手里拿回合同,放进自己的包里,见阿P还在发呆,小周说:“这份郑重的礼物,您喜欢吗?”
  阿P机械地点点头:“啊?啊……”
  小周走后,阿P渐渐回过神来,这小子太高明了,他没花几个钱给自己买份短期险,不但能给自己业绩冲量,还当礼物把阿P打发了,看似郑重,但都是狗屁!
  阿P回想着那份合同,想着想着,突然,阿P毛骨悚然起来:如果哪天小周真出了意外,警察在调查案情时,就有可能把他阿P纳入嫌疑人的范畴,因为小周跟他没啥关系,受益人却写着阿P的大名,这不是很值得怀疑吗?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!
  想到这里,阿P一身冷汗,连忙给小周打电话,让他把受益人改过来,可小周却说:“像阿P哥这么有才华、有地位的人,给您任何礼物都是对您的亵渎,现在我用生命给您作保障,您还不满意?”没等阿P说话,电话挂了。
  阿P知道,这次打脸了,自己要礼物,人家也给了,给的是空头支票,摸不着也看不到,他输了,输得哑口无言,输得窝囊憋气!不行,得跟他斗,可咋斗呢?
  接连几天,阿P越发心慌,吃不好睡不好,总感觉这是个隐患,总怕小周出事,可每次给小周打电话,他总说忙,不肯见阿P。
  咋办?除非说给家人买保险,小周一准能过来,阿P突然眼前一亮,何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呢?
  阿P抓起电话,假装说:“小周,我想给我老婆买份保险,你什么时候有空……”只听那边忙不迭地说:“我马上去您那儿!”
  很快,小周骑着摩托车赶来了,阿P清了下嗓子,说:“那份合同的受益人你没改吧?”
  小周不明白阿P是啥意思,便点了点头。
  “还好你没改主意。”阿P故意装出惊喜的样子,伸头看了眼小周的摩托车,随即打起了电话:“老同学,你好啊,还在事故科?太好了,你帮我记个车牌子……”阿P说了个车牌号码,“对,是摩托车……帮我留意这个号码,出了事故马上通知我,我是保险受益人……好嘞,回见。”
  小周见此情景,惊恐了:“阿、阿P哥,您这是干吗呀?”
  阿P盯了小周几秒后,意味深长地说:“你不出事,我这个受益人拿不到钱啊!”
  小周害怕了,看着阿P,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啥。難道阿P看上那笔钱了,他……他要干吗?小周隐隐不安起来。
  阿P拍了拍小周的肩膀:“你可以走了,骑车可要注意——安——全!”
  小周吓坏了,灰溜溜地回去了。
  阿P连日来的郁闷一扫而光,“跟我阿P斗,差远了!”
  过了一天,小周急匆匆地来了,手里拎着烟酒,满脸堆笑,说:“阿P哥,我知道错了,小小意思不成敬意,请一定收下。”说着,他掏出一份合同给阿P看,“哥,您看,受益人我已经更正过来了……其实,我们只要对客户说出不送礼物的实情,客户一定能理解的,但我偏偏对客户耍小聪明,我错在对客户不真诚啊!”
  阿P一听,心里乐开了花,他看了看那堆礼物,一本正经地说:“其实我冲你们要礼物也是个错误,东西拿回去,咱俩就算扯平了。”
  坦诚相对,雨过天晴,可小周忽然又担心起来,他支支吾吾地提到阿P那天给同学打的电话,阿P笑了,说:“你放心,这没啥事的!”
  小周急赤白脸地嚷了起来:“还说没事?交警队事故科的,记上了我的车牌号,我还会有好果子吃?”
  阿P“扑哧”笑了:“我哪来的交警队同学?我打的是10086!”
  (发稿编辑:姚自豪)
阿P讨礼物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