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汉子和男娘们 故事会2017年

女汉子和男娘们

刀嫂身材高大,喜欢穿男装,走路说话也像男人,人称“女汉子”。刀嫂斜对门的邻居是个姓崔的老光棍,他长相瘦弱,说话细声细气,有个外号叫“男娘们”。男娘们喜欢画画,他不画花鸟虫鱼,专画仕女图。   刀嫂正值...
阅读全文
寻蜂老爹 故事会2017年

寻蜂老爹

他是乡野间寻蜂的粗汉子,却在内心为儿子保留了一份柔软……   寻蜂之人   杨老爹是寻蜂人,一辈子在山野丛林里钻,干的是寻野蜂、取巢、捉蛹、挖蜜、换钱的营生。他有个儿子叫杨丹宇,早早考上大学走出大山,...
阅读全文
纳西情仇 故事会2016年

纳西情仇

纳西山寨里,有一户人家,老爷爷今年八十岁,得了重病,眼看就要咽气了。家里人准备好后事,老爷爷又突然缓过气来,对坐在床边的老奶奶说:“有一件事情我一直瞒着你,不说出来,我死不瞑目。”老爷爷眼睛里闪着奇异...
阅读全文
万能机器人 故事会2016年

万能机器人

梁爱是个孝女,父亲老梁年纪大了,一个人住在农村老家,梁爱不放心,一直想着给他请个万能保姆。   这天,梁爱正看电视,电视上介绍了一款新研发的智能机器人,只要事先设定好程序,便忠心耿耿、无所不能,号称“...
阅读全文
陪护 故事会2016年

陪护

吕兴珍是一名医院的陪护工,这阵子,她负责陪护的是一位姓李的老人。李大爷每天晚上睡觉就来名堂:要吕兴珍坐在床头,他要拉着吕兴珍的衣角才能睡着。   邻床的陪护笑着说:“这老东西命都保不住,还要你陪睡。”...
阅读全文
我要转学 故事会2016年

我要转学

谢北林今年35岁,是一家公司的总经理,因抵抗不住年轻情人的纠缠,与妻子一番吵闹折腾之后,终于离了婚。   由于妻子伤透了心,受到巨大打击,精神上有些不大正常,考虑到孩子监护人的责任,法院将儿子判给了谢...
阅读全文
变色的蚂蚱 故事会2016年

变色的蚂蚱

这是发生在很多年前的一个故事。   晓红和大军青梅竹马,从小一起玩到大。高中毕业后,在双方父母的撮合下,他们便订了婚。订完婚,晓红到镇上裁缝店当学徒,大军则去了大上海当装修工人。临别那天,他们俩来到村...
阅读全文
小鸡睡着了 故事会2016年

小鸡睡着了

老马老两口都六十多岁了,本该颐养天年,可他们却不省心,身边缠着个淘气的外孙,让他们不得清闲。   老马的外孙叫周周,三岁了,调皮得很。老两口变着法子地顺着外孙,有时,周周闹得太厉害了,老两口子也会说他...
阅读全文
二十万元借款 故事会2016年

二十万元借款

这天一大早,方华就被一阵敲门声吵醒。她开门一看,来人是甄丽。   方华和甄丽是上大学时的一对闺蜜,毕业后又都留在了这座城市。但是由于各自忙于事业和家庭,两个人除了参加过对方婚礼,过年过节相互打打电话外...
阅读全文
失眠的母亲 故事会2016年

失眠的母亲

邱文是个单身爸爸。这天,他去幼儿园接了儿子明明,一起走路回家。经过天桥底下,有一堆小商贩在那里叫卖着。其中有个摊位前摆着一堆草药,旁边的牌子上写着:定神草,专治失眠。   邱文见了,不由得停住了脚步。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