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子鉴定 故事会2018年

亲子鉴定

崔杰在司法鉴定中心做DNA检测鉴定师。   这天上午,有四个人来到了鉴定中心,唯一的女性四十岁上下的样子,时髦漂亮。她旁边的少年看上去有十六七岁,还穿着中学校服,少年应该是女人的儿子,因为两人的五官很...
阅读全文
细细的红绳 故事会2017年

细细的红绳

宁桐是个社区工作者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她听说社区里有户姓武的人家特别困难,就决定上门看看。   武家住在一个老旧居民楼的三楼。宁桐敲了门,一个老头开了门,用诧异的眼神看着她。宁桐自我介绍道:“您是武伯吧...
阅读全文
学来的咳嗽声 故事会2017年

学来的咳嗽声

小朋八岁了,与爷爷张大爷一起生活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小朋就喜欢学爷爷咳嗽。张大爷以为他调皮,并没有注意,不料他天天学,有时候学不好,还央求张大爷再咳嗽一声。   张大爷觉得小朋这样不好,就立下了规矩...
阅读全文

无价之宝

陈铎是位文物鉴定专家。这天,他在民博会现场为广大藏友作免费鉴定。忙了一上午,也没发现一件有价值的藏品,他有些闷闷不乐。   临近散场时,一对老年男女来到陈铎的面前。男的眉头紧锁,有点不怒自威的气质。女...
阅读全文
晕碾 故事会2018年

晕碾

崔明海二十出头就从地主家里偷跑出来,参加了革命。十年之后,崔明海已经当上了连长,随部队凯旋,在胶东半岛休整待命。这时,他遇到了自己生命中的另一半——邵兰英。   邵兰英是一个村子的妇女主任,天天领着村...
阅读全文

傻女求娘

在大山深处的一个小山村,有个叫朱蓝蓝的傻女。蓝蓝儿时并不傻,聪明可爱。她六岁那年,娘一场大病,丢下了蓝蓝和她爹朱士龙。朱士龙爱蓝蓝,出门赶集、地里干活,都要背着蓝蓝,一路上唱着忧伤的山歌,唱着唱着,他...
阅读全文
这个夏天 故事会2017年

这个夏天

海强和华子是村里最胆大的两个少年,正逢暑假,两人上树掏鸟,下河捉鱼,碰着三个,惹着四个,这世上就没有他们不敢做的事。   最近两人瞄上了村西头的老龙头家,老龙头家的院子内长着十几棵梨树,现在梨子已挂满...
阅读全文
讨座位 故事会2018年

讨座位

雅楠在一家公司上班,这天早上,她要顺路去医院拿父亲的化验单,就早早地乘上了公交车。车上,雅楠遇上了闺密小艾,小艾说,她刚换了工作,以后也乘这路车了。两人一左一右坐着,聊了起来。   半途上,一个六七岁...
阅读全文
再留她两天 故事会2018年

再留她两天

张大爷的老伴查出癌症晚期,医生说,最多还有三个月时间。这段日子,张大爷每天都守在老伴床前。这几天,老伴一直没有睁眼,大儿子、二儿子都赶来了,要守着娘,送她最后一程。三儿子在南方打工还没来,还有老大家的...
阅读全文
尴尬的相亲 故事会2018年

尴尬的相亲

赵小宝人挺厚道,就是有点一根筋,运气也不太好。这不,他跟前女友璇子已经谈了好几年,眼看要扯证了,不料却因为一点小事杠上了,两人吵到最后,竟然一拍两散。   眼看着赵小宝单身了大半年,他家里人不干了,一...
阅读全文